隋唐时期的国防教育 隋朝从公元581年建立到618年覆灭,共37年,历二帝。隋朝同秦代一样,是一个朝兴暮衰、昙花一现的皇朝。隋朝虽立国不到40年,但在中华民族五千年发展史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对中国封建社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隋文帝时期,重视国防建设,并取得了巨大的成效。史称:昔在有隋,统一环宇,甲兵强锐,三十余年,风行万里,威动殊俗。

隋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太原留守李渊乘农民起义之机起兵反隋,进而攻取长安。次年五月,李渊在长安称帝,建立唐朝。唐太宗李世民执政时期,以"亡隋为戒",居安思危,练兵讲武,成功地实现了"中国既安、四夷自服"的战略目标。但到唐玄宗统治的后期,统治者以为天下太平,不思进取,高枕无忧,沉醉于酒色之中,导致朝政腐败,国防废弛,引发了绵延8年之久的"安史之乱",唐王朝从此由盛而衰。唐王朝开展国防教育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值得后世吸取借鉴。

一、革新府兵,寓兵于农

隋王朝建立后,隋文帝吸取了北周灭亡的教训,在强化政治和经济改革的同时,对兵制也进行了重大革新。

隋朝的兵制改革,集中反映在对府兵制度的完善上。府兵制起源于西魏和北周。西魏时期,府兵不编户籍、不从事生产,兵农分离,除执勤、作战、训练外,不担负其它赋税徭役。北周武帝时期,由于府兵数量激增,大量均田户的农民当了府兵,府兵不从事生产的先例被打破,开始采取平时生产、农闲教战的形式,但由于其军籍专列,不归地方州县管理,其家属往往随军住居,不能长居久安,给其生产、生活造成很多困难。为了发展府兵制度,加强府兵建设,开皇二年(公元582年),隋文帝对此作了重大改革。

开皇二年(公元582年),朝廷在均田、租调和徭役新令中规定男子成丁的年龄为18岁,每年服役的时间为1个月。开皇三年(公元583年),又把成丁的年龄放宽到21岁,将每年服役的时间缩短成20天。开皇十年(公元590年),隋在灭陈统一全国后,文帝再一次颁诏:魏末丧乱,寓县瓜分,役车岁动,未遑休息。兵士军人,权置坊府,南征北伐,居处无定。家无完堵,地罕包桑,恒为流寓之人,竟无乡里之号,朕甚愍之。凡是军人,可悉属州县,垦田籍帐,一与民同。军府统领,宜依旧式

经过上述改革后,府兵除继续保留军籍外,开始与自己的家属在州县落籍。他们同民众一样依据均田法受领田地,平日从事生产,定时轮番宿卫,接受军府的训练,战时出征。府兵均免除赋税和徭役,参战时自备兵甲粮草。这样,府兵的家属即可同民户一样安居乐业,不再随从府兵流动了。隋文帝对西魏以来府兵制的这一变革,使府兵制由过去的兵民分离、兵民分治而成为兵民共籍、兵民合治、兵民屯田、寓兵于农的军事制度,一方面改军人世代服役为普遍征发,进一步扩大了府兵的兵源;一方面减少了国家的财政开支,减轻了久苦于军费重压的广大民众的负担。此外,府兵制的实现,对民众进行广泛的军事教育训练,增强国防意识,也有积极的意义。

隋文帝统一全国后,诏令偃武修文,国家教育重点由学武转向学文,武备不断削减。开皇十五年,又诏令收缴天下兵器,禁止私造。这样寓兵于民的府兵对于军事训练也就不再认真执行了。

唐代前期的统治者不仅重视用兵,同时还注重强兵,对军队的建设极为关注。李渊父子太原起兵前即着手发展和扩充自己的军力,并设立了大将军府,用以加强对军队的建设和兵权的控制。李渊父子占据长安建立政权后,为了解决战时的兵源和粮食供应的困难,沿用了隋朝耕战结合的府兵制。

唐太宗李世民继位以后,对唐朝军队的建设倍加重视。他首先对唐高祖时期承袭前朝的府兵制度进行了改革和整顿,使府兵的组织体制、征调办法、兵员补充、训练教阅等都有了比较完备的制度。从而,使北魏以来创建的府兵制,进入了完善时期。唐初规定,年满20的农民开始服兵役,到60岁除役。后来规定21岁从军,61岁除役。征兵的标准是:"财均者取其强,力均者取其富,财力又均,先取其多丁"。到唐玄宗李隆基时期,曾把服兵役的年龄改为25岁应征,50岁而免。唐玄宗的这一规定,是强者为兵,具有精兵的含义,同时府兵卫士多选富裕农民和中小地主子弟充当,使其通过从军而进入仕途,扩大了统治阶级在军队中的力量。府兵平时在家从事农耕生产,农闲时从事军事技艺的训练,"亦即三时农耕,一时教战",不误农时,对社会经济没有多大影响。唐太宗这一改革,一方面使全民屯兵屯田,劳武结合,扩大了兵源,增强了民众的国防观念;一方面民众服兵役的劳苦也比较平均,减轻了民众的负担和国家的军费开支。

二、改革选士年度,实行科举选将

隋朝开始实行科举制,这是我国选士制度史上的一座里程碑。隋炀帝实行了科举选将制,大业三年(公元607年)降诏,才堪将略,则拔之以御侮,膂力骁壮,则任之以爪牙,明确提出了选拔武将的标准。唐代继承和发展了隋朝的科举选将制,实行了武举制,唐高宗显庆二年(公元657年)皇帝下诏,令京官五品以上及诸州牧守,各举所知。或勇冠三军,翘关拔山之力……可精加采访,各以奏闻公元702年,武则天始创的包括马射、步射、穿扎、负重等八个科目的武科,每年一次考选优秀武略人才,由兵部派任朝廷武臣和军队将领,此举开创了中国军官训练之先河,为历代所借鉴。武举选将是由皇帝根据实际需要,在一定肘期诏令天下,选拔文武才能之士。唐代的武举制,是在隋代举选将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唐代武举制的创立和推行,使民间"教人习武艺"的军事教育活动得以普遍开展,内容更加丰富,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军事人才。从此,军功显进,世族瓦解,不仅平民百姓认为"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匈奴今未灭,画地取封侯",而且原先世族的子弟也积极投身军旅,寻求武功了。盛唐有名的边塞诗歌就反映了当时以从军戍边为荣的情形。加上唐王朝优待士兵,士兵服役期间免除租税,卫府番上时给以"侍官"荣号,土兵父母死亡皇帝派员吊祭、封赠官爵,唐朝军队一时强盛无比。

三、整理发展兵书理论

汉代校订文献典籍后,经汉末及两晋、南北朝的战乱,兵书大量散失民间或毁于战火。隋开皇三年(公元583年)文帝下诏民间献书,并对书籍进行编纂整理,其中包括大量的兵书,如《六韬》、《三略》等。唐代的军事学术比较活跃,重视对前人经验的总结和优秀军事思想的发掘与继承。据统计,仅在贞观年间,就著录兵书达89部之多。这些兵书的著录,一方面使前人的广泛军事实践得到了总结和升华,另一方面给后代留下了宝贵的军事理论遗产,起着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当时,不但一些著名的军事家注重军事学术研究,酷爱兵法理论,谈论治国治军和兴国安邦之道,许多文人也热爱兵学,热衷于谈兵习武,出现了文人论兵的热潮。在唐代兵书中,成就最大、学术价值最高、影响最深远的,首推《李卫公问对》。

《李卫公问对》是唐太宗李世民与唐代著名军事家李靖就有关军事问题切磋的言论辑录。世传为李靖所撰。该书分上、中、下三卷,研讨的问题有98条之多,总计约1万余字。它采用我国兵书的传统体裁,通过一问一答的讨论式结构,对用兵的原则、前人及当时战争的成败得失,以及军制、阵法、选将练兵、军事教育、边防建设等问题作了全面、系统、精辟的论述。它是我国古代兵书精华,在中国军事学术史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宋代《将鉴论断》评价本书曰:"兴废得失,事宜情实,兵家术法,灿然毕举,皆可垂范将来"。

此外,杜佑、杜牧、陆贽、王析等一大批唐代文人,不仅积极地整理总结前代的军事论著,为《孙子兵法》作注,而且还撰写了一些具有较高学术价值的军事文章,为唐代军事思想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这些兵书,客观上为隋唐时期的国防教育提供了教材。

综上所述,唐代尤其是中唐以前,军事学术的研讨和军事思想的发展较有成就,反映了这一时期国防教育思想的繁荣。

四、边塞诗歌宣扬尚武精神

唐朝,是我国文学史上诗歌的极盛时代。而歌颂从军征战、戍守边塞的边塞诗歌,又是唐诗中闪耀夺目光彩的奇珍异宝。当时成千上万的诗人怀着对民族的责任感,抱着对祖国的无限热爱和对南征北战、开辟疆土的将士们的崇敬心情,挥毫疾书,放声高歌,写出了大量扣人心弦、振奋人心的爱国诗篇。有的表达了向往投笔从戎、为国立功、立志报效国家的慷慨激情,如杨炯《从军行》中的"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有的讴歌了那些为维护华夏统一、转战四方、驰骋雄关大漠、视死如归的崇高情操,如高适《燕歌行》中的"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有的歌颂了边防将土不避艰辛的英雄气概和决心安邦保边的宏远抱负,如王昌龄《从军行》中的"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有的赞扬了远征健儿英武善战、凯旋而归的坚毅乐观的精神,如陈子昂《薛将军歌》中的"将军三箭定天山,战士长歌入汉关";有的或以矫健、粗犷的笔墨描绘那鼓锣宣天、人马嘶鸣、波澜壮阔的激烈战争场面,或以奔放的笔调抒发自己对祖国千山万水的热爱和对塞外风光的赞美,或者以诗鞭打朝庭的腐败无能和国防废弛,反映广大民众渴望抵御外患、平息内乱、热爱和平的迫切心情。这些作品,涉猎的题材广泛,表达形式丰富多彩,充分展现了唐代军事诗坛上百家争鸣、百花斗艳、万紫千红的繁荣景象,激励着许多有志之士习武练兵,从军参战,杀敌建功,保家卫国,为国捐躯,对巩固国防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成为开展国防教育的绝好教材。

 

【字体:  】           2010-04-20 11:21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