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时期的国防教育 1840年的鸦片战争,打开了古老中国的大门。落后的封建的中国社会逐渐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鸦片战争中中国的惨败,惊醒了地主阶级中一批睁眼看世界的爱国志士。为什么有着和平传统的民族受到蹂躏和嘲弄?为什么有着"十全武功"征战历史的八旗、绿营将士,在"化外之民"、"蛮夷小邦"面前毫无还手之力,甚至不战自溃,不战而降?林则徐、魏源等人从思考怎样战胜西方列强的"船坚炮利"入手,经过深入研究和亲身实践,总结出了"民心可用"、"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思想,率先提出了一套了解西方、学习西方的自强御侮、安邦治国之策。

重视依靠民众抗敌。林则徐号召广东沿海居民组织团练自卫,协防炮台、隘口,痛杀入侵之敌;将火攻船只交给渔民、户,由弁(biàn)兵带领,伺机夜袭敌船。魏源反对临时从内地抽调"客兵"拒敌,主张沿海各省就地招募"义民"编练成军,认为只要募练得法,调度得人,一省之精兵足捍一省之疆圉(yǔ)。

注重学习西方先进军事技术。林则徐认真总结经验教训,破除成见,提出"师敌之长技以制敌"的新观点。从当时清军武器装备水平远逊于西方的实际情况出发,他认识到研究、仿制外国战舰、火器的重要性,建议组建强大水军,严防海口,争锋海上,认为这关系到对外反侵略战争的成败,"剿夷而不谋船炮水军,是自取败也"。他还主张以"器良技熟,胆壮心齐"(《林则徐书简》卷六)为宗旨,大力整顿清军。魏源指出"西洋之长技有三:一曰战舰,二曰火器,三曰养兵练兵之法。"在"制敌者必使敌失其所长"的思想指导下,提出了"师夷之长技以制夷"(《海国图志·筹海篇·议守上》)的著名口号,倡导学习外国制造战船、火器的先进技术和养兵练兵之法,"尽得西洋之长技为中国之长技"(《海国图志·筹海篇·议战》),以改变中国军事落后的状态;认为只要着重学习西方的新知识,在军事上注重武器装备的改进,提高军官和士兵的素质,改革兵员招募制度,实行新式练兵方法,建立常备海军,中国就能够改变现状和命运。

重视边防建设。林则徐在充军新疆期间,曾建议在当地屯田实边,将屯兵制改为由当地驻军轮流耕种和训练的"操防制"。在对付边境现实威胁的同时,还强调警惕沙俄的侵略野心,提出"为中国患者,其俄罗斯乎!"(《清史稿·林则徐传》)后来沙俄的侵华行径印证了他的预言。魏源在鸦片战争以后,注意到俄国兼并西北、英国蚕食东南的严峻国防形势,强调海防、塞防并重。

林则徐、魏源的国防建设思想对陈陈相因的清朝兵学界有振聋发聩之功,对中国军事近代化也具有深远影响。但是,他们的见解与呼声,没有唤醒处于麻醉状态的封建统治者,也没有在全社会形成共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思想,长期没有转变为实际措施和实际行动。只是到19世纪60年代开展洋务运动,"师夷长技"才形成规模。

清王朝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遭到惨败,割地赔款,内外交困,使封建统治阶级受到巨大震撼的,以奕訢、曾国藩、李鸿章等为代表的清政府官吏才逐渐认识到国防的重要,于是出现了以洋务运动为标志的军事变革,购进了一些先进装备,注意了"有人才以御外侮",使国防建设和国防教育有所增进。

编练新军,改进装备。清朝传统武装八旗、绿营被外国侵略军和农民起义军打得溃不成军,迫使统治阶级中的某些人物产生了"改弦更张"的思想。曾国藩、李鸿章等仿效明代戚继光的"束伍成法",编练了新型地主武装棗湘军、淮军。它冲破了清廷"以骑射为根本"的思想束缚,从国外购进一批火炮装备其水陆师;加之待遇较好,社会地位较高,因而具有较强的战斗力,吸引了大批农民甚至中小地主参军,"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丁"的传统开始动摇。随着边疆危机日趋严重,清廷开始加紧筹办海防,向西方购买舰船,筹组近代海军。其设防思想也开始由以陆防为主发展到陆、海并重。中法战争失败后,进一步提出"以大治水师为主"的方针,设立海军衙门,加速购买外国舰船,优先扩充北洋海军。1888年,北洋海军正式成军。《北洋海军章程》的制订,标志着近代资产阶级军事思想开始在海军占据主导地位。1900年,清军在抗击八国联军入侵战争中失败,迫使清政府进一步变革政治、军事制度,改为以日本陆军编制为蓝本,普练新军,确立了全面学习外国先进军制的思想,标志着清代军制正式步入近代化的轨道。同时,对各省的旧军汰弱留强,改编成巡防营,初步形成了类似野战军与地方军相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

广设学堂,培养人才。洋务运动对旧的军事制度和传统产生了很大的冲击,促使清末军制的改革,并迫切需要懂得近代军事理论,能很好掌握西洋火器并指挥军队进行训练、作战的专门人才。因此,在编练新军的同时,洋务派还本着"用人最为急务,储才尤为远图"的方针,着手兴办聘有洋人当教员的军事学堂,并选派学生出国留学。清朝两江总督左宗棠最早于1867年就在福建创办了第一所近代海军学校棗船政学堂。1885年李鸿章又在天津创办了第一所近代陆军学校棗武备学堂。此后,朝廷大臣张之洞、刘坤一等也在各地创办军事学堂。表明在清朝开明官僚培养军事人才的领域内开始冲破武科举的束缚,吸收并贯彻近代资产阶级国防建设思想。1905年,正式宣布废除武举制度,在全国广设学堂,建立由陆军小学、中学、大学和专门军事技术学校组成的较完整的军事教育体系。陆军小学以学习普通课程和初级军事学科为主;陆军中学以学习高级普通学科和中等军事学科为主;陆军兵官学堂以学习各种军事学术为主,并与操场和野外训练相结合;陆军大学则分为深造和速成两科,主要讲授军事学术。经过40多年的努力,近代国防教育形成了以普通军校(正规学堂)为主,军事技术学校为辅;以初级教育为主,出洋留学深造为辅;正规教育与速成教育和在职教育相结合的新体制。这个体制在运行中,尽管遇到了各种困难,并未完全按照设计的那样全部落实,但确实为清末新军培养了一大批军事人才,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在清军实行全面变革的过程中,还翻译、编撰了一批军事学术著作,西方资产阶级的战争理论、军制学、战略学等开始在中国传播。一些军事家已直接论述到战争是"政略冲突的结果",倡导实行西方的义务兵役制。徐建寅编写的《兵学新书》,袁世凯等编纂的《训练操法详晰图说》等,在传播西方军事思想,促进中西军事思想融合方面,作了初步的尝试。

洋务运动创建了一批采用大机器的兵工厂,建立了近代海军和新式陆军,开设了水师学堂和一些武备学堂。从长远看,这些事物对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国防事业仍有着积极的作用。然而,由于政治制度毫无变化,加之统治者的腐败、昏庸和参与者的软弱,在这场改革中,战略方针依然如故,军事领导体制实质未动,兵学理论无足称道,军事思想陈旧不堪,卫国胜敌的军事人才寥寥可数,至于广大人民群众抵抗侵略、建设国防的力量也就根本没有凝聚起来。康有为《上皇帝第四书》中部分说明了当时改革的结果:"近者设立海军,使馆,招商局,同文馆,制造局,水师堂,洋操,船厂,而根本未净,百事皆非。故有海军而不知驾驶……有水师堂、洋操而兵无精卒,有制造局、船厂而器无新制……故徒糜巨款,无救危败。"直至清朝灭亡,兵连祸结,国防危机日甚一日。

历时30多年的洋务运动,到中日甲午战争结束时画上了残缺的句号。甲午一战,李鸿章苦心经营的北洋舰队坐毙在威海港内。如果说,败在西洋人手下尚情有可原,而败在日本人手里则使仁人志士们不能容忍。在中国人眼里,日本向来是蕞尔小邦,现在它不仅敢、而且能把大清帝国打得一败涂地,的确使稍有自尊心的中国人都无地自容。于是,在甲午战争后列强再次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涛恶浪之际,资产阶级提出了"教育救国"、"革命之教育"和"全民皆兵"等思想,企图挽狂澜于既倒。

康有为、梁启超等资产阶级维新派认为,引进西方的坚船利炮,学习西方的练兵方法,这都是必要的,但是如果整个社会武功颓废,丧失了应有的尚武生机,强兵就缺乏应有的社会根基。他们主张"托古改制",改造政治、改造社会,改造国民不良心理;倡导"爱国"、"利群"、"尚武"、"自尊"和"冒险"等新观念,号召勿为世俗的奴隶,发挥勇敢进取之意志。梁启超在《论尚武》一文中说:"尚武者,国民之元气,国家所恃以成立,而文明赖以维护者也",指出国家的生存、民族的进步要靠尚武的国民和铁血精神来维系。在他们的影响下,知识界开始对尚武发生兴趣。"军人乃强国之根本"的观点,也被写进了《新国民读本》的教科书。

以章太炎、邹容、陈天华等为代表资产阶级革命家,把爱国主义和武备作为民族振兴的两大支柱,提出了革命性的国防思想。邹容的《革命军》,陈天华的《警世钟》和《猛回头》,以及鲁迅翻译的《斯巴达之魂》,都极力倡导尚武和爱国,其中陈天华还提出了"全民皆兵"的重要思想,主张推翻洋人和朝廷。蔡锷认为,一个国家实力不在其政府,不在贵族,而在其全国人民,"国民之战斗力,保国之大经也",而近代中国遭受帝国主义入侵,"造成漫长之悲风惨景"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封建统治阶级与人民大众的根本对立,中国民众的国防意识在大多数时间内上于受压抑、被摧残的状态,致使民众的国防意识和政府的国防活动长期相脱离,这种脱离无论从近代的教育、学术、文学甚至体魄武器音乐风俗国势中,都显而易见,因此,中国要摆脱外患危机,必须进行全面国防教育,以增强全国人民的国防意识,"陶冶国民成军之资格",从而建立政府、人民民众和军队紧密结合的全民国防体系。资产阶级革命的先驱孙中山,也由改良转向尚武,决心从根本上推翻腐朽的封建统治,挽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华民族。

近代资产阶级国防思想的宣传及其理论的传播,对唤起民众、鼓舞斗志、振奋民族精神、实现中国国防教育思想的近代化起了积极的作用。

 

 

【字体:  】           2010-04-20 11:21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