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国防教育 1911年爆发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的统治,彻底废除了封建专制制度,建立了"中华民国"。以孙中山为首的资产阶级革命派首次提出了"国防教育"的概念,并将其纳入《建国方略》,对国民进行了"军国民教育、实利教育、公民道德教育、美感教育及世界观教育",从而,拓展了国防教育领域。这是对古今中外国防教育经验的发展,同时,也是对我国丧权辱国悲剧反省的结果。但是,由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局限性,国家政权仍然掌握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产阶级的股掌之中,国防教育教育仍未能充分实施。中国依然是有边不固,有海无防,人民有家难安。

    辛亥革命以后,在国民党内,以孙中山为首的资产阶级革命先行者,为振兴中国国防、发展国防教育,进行了长期的探索和斗争。1921年,孙中山先生在其所著《建国方略》的续编(国家建设)中首次提出来。《建国方略》共由四部著作组成,即孙文学说棗知易行难(心理建设)、实业计划(物质建设)、民权初步(社会建设)、十年国防计划(国家建设)等。在第四部"国防计划"中,作者共拟定了62项计划纲目,其中第十五项为"发展国防教育计划"。属于国防教育范畴的,尚有"训练国防基本人才三千万计划"、"训练国防物质技术人才一千万计划"等等。

    在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孙中山吸取依靠一部分军阀反击另一部分军阀,结果招致军阀挟制的惨痛教训中认识到,南北军阀乃是"一丘之貉"的教训,决定重新建立一支革命军队。1924年5月,孙中山在广州建立了黄埔军校,他提出了"以党治军",军队与"国民相结合","进而成为群众的武力"的建军方针,在军队中建立党代表和政治工作制度,对官兵进行三民主义的教育,在中国国防教育史上也具有重要地位。1926年,经过孙中山改组过的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合作,指挥国民革命军开始了推翻北洋军阀统治的北伐战争。由于国民革命军采取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战略方针,在工农群众的支援下,先后击败了吴佩孚、孙传芳军阀集团,控制了长江中下游广大地区,取得了北伐战争的重大胜利。

    孙中山先生逝世后,一些爱国将领与军事理论家继承和发扬了他的国防教育思想,纷纷著书立说,在结合中国实际开展国防建设,进行国防教育上作了新的探索,其中如蒋百里的《国防论》,杨杰的《国防新论》具有较高的水平。

    蒋百里(1882~1938),名方震,字百里,号澹宁,浙江海宁人。清末先后赴日、德留学军事。辛亥革命后历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吴佩孚军总参谋长、代理陆军大学校校长等职。死后追赠陆军上将军衔。他一生精心研究国防和军事理论,立足于中国传统文化,不断吸收外国国防理论精华,试图在融汇中西军事思想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思想观点。其主要著述有《孙子新释》、《军事常识》、《国防论》等,其中以《国防论》为代表作。他认为,战争是交战双方政略冲突的结果,政略是由国家根本利益、基本国策决定的,"故政略定而战略生焉,战略定而军队生焉"(《军事常识》第一章)。国防的基本力量是由兵力、武力、国力三个层次构成的。从根本上说兵力之源在武力,武力之源在国力。武力是加以军事的组织、锻炼的国力,包括国民的体力、智力和道德力,以及农业、工业、矿业、牧畜和经济等各要素。在国力综合体之中,政体和制度堪称"原动力",而要增强中国的国防力量,应改革政治,实行民主宪政和义务兵役制,使人民有参与政治之权利,也有保卫国家之义务。而要做到这一点,除了对军人进行军纪教育和军事知识教育外,还要特别提倡爱国主义教育,通过启发士兵的爱国心及自尊心,"使人人乐于为国家效命"。同时,还要通过"文武合一"的办法提高国民与军队的素质,"利用国民自卫心来保卫国家"。建议规定每个高中学生每年要接受两个月的军事训练,只有专门学校以上学校的毕业生才有担任军官的资格,从而达到兵民相通、寓兵于民的目的。蒋百里的国防思想,集中反映了中国近代资产阶级军事理论界的基本观点和态度,在民国时期具有较大的社会影响,也是中国国防教育思想史上一份有价值的历史遗产。

    杨杰 (1889~1949),字耿光,云南大理人。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历任师长、军长、陆军大学校校长和参谋本部参谋次长等职。曾参加护国战争、北伐战争、蒋冯阎战争和抗日战争。"九一八"事变后,目睹日军不断扩大对中国的侵略,加紧国防理论研究,力图变革军事现状,建设强大的国防以拯救民族危亡。反映其国防建设思想的主要著作有《国防新论》,由战争与国防、近代国防的形式及其组织、如何建设中国国防三部分组成,1942年成书并由军方印行,次年由中华书局公开发行。另著有《军事与国防》、《国防建设》等。他针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有些政论家认为法西斯武装被解除,侵略战争自然就会消弭的议论指出:"要是在文化不同的民族和国家之间还有阶级存在,要是这一种文化还歧视排斥并企图消灭另一种文化,要是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还进行着政治的压迫和经济的榨取……侵略战争在世界上仍旧是不会从此消弭的。"(《军事与国防》第3、第4页)他认为,和平有暂时和永久两种存在方式。永久和平只能在国家衰亡之后才能实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有可能出现暂时性的和平。但国家组织并没有在战争中毁灭,阶级对立现象并没有在战争中消除。在一定条件下和平还会转化为战争。只要战争威胁还存在,国防建设就不能终止,中华民族就不能不集中力量从事国防建设,因此,在法西斯侵略战争失败后,还要提高警惕,继续加强国防建设。他认为,政治建设是国防建设的重要因素,主张建立以三民主义为中心内容的国防政治。特别强调依靠政治工作的"亲和力",靠廉洁有效率的政府,去发扬民主,建立民主制度;文化建设既是实现国家现代化和国防现代化的必备条件,又是加强国家战斗力的手段,必须"在人民的脑袋里设防,以防御敌人文化队伍的进攻"(《军事与国防》第54页);要建立人民国防,必须向国民不断灌输爱国主义思想,增强人们的国防观念,培养新型的"国防人","真正的人民的国防,又为社会主义国家国防组织的特色"(《军事与国防》第13页)。他的国防思想,对于开展国防教育,动员人民群众抗战,起了积极作用,也给中国国防思想宝库增添了一份珍贵的遗产。

    在国防教育科学研究方面,抗日战争前夕,国民党统治区曾出版《国防教育与各科教学》一书,该书虽然是一些文章的汇集,但在如何实施学校的国防教育方面,却进行了一定深度的探讨。其中,收入了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的《地理教学与民族观念》等文章,对国防教育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堪称国防教育理论研究的一件盛事。再者,1940年,董问樵的《国防经济论》一书问世,该书具有国防教育学的启迪作用。文章中,除了提到国防教育学之外,还介绍了1934年德国曾编制国防科学的体系表,以为提倡国防科学之用。作者认为"国防心理学和国防教育学,是将来的民众教育家所必需的。这种学科就要指示如何唤起民众团体、对于初级和中级的国防学程之理解,及如何提高和培养民族之国防力量。国防心理学和国防教育学也是对每个官吏所必需的,以便使他能够在负责的和有目的形式之下,完成其领导民众之国民的义务"等等。从而使国防教育学的概念、与其他学科之间的关系及重要性,在现代得以明确,使国防教育"学"得以萌生。

   

【字体:  】           2010-04-20 11:21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