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教育的内容与途径  国防教育的目标不仅要求有正确的国防教育的方针作保证,而且要通过科学的国防教育内容来实现。同时,正确的国防教育方针也规定了国防教育的内容,国防教育的方针和内容都是为实现国防教育的目标服务的。关于国防教育的内容,毛泽东在1940年12月起草并下发的《论政策》的指示中,作了总结性的简明概括:应以提高和普及人民大众的抗日的知识技能和民族自尊心为中心。

    中国共产党在陕甘宁边区和各抗日根据地所实现的国防教育,就是紧紧围绕着提高和普及人民大众的抗日知识技能和民族自尊心这个中心展开的。

  有没有民族自尊心,对于发动和组织民众的抗战,至关重要。所以,国防教育首先是从提高和普及民众的民族自尊心展开的。近代中国,广大民众的民族自尊心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严重打击。日本敢于欺侮中国,侵略中国,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民众缺乏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同时,日本帝国主义在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也千方百计地推行奴化教育和欺骗政策,以摧残中国人民的民族自尊心。因此,国防教育的中心内容之二就是要恢复、提高和普及中国民众的民族自尊心。为此,毛泽东、张闻天等党和军队领导人,首先通过一系列文章、报告,深刻揭露日本帝国主义所推行的奴化教育政策,以教育民众。在《论持久战》一文中,毛泽东一针见血地指出:日本帝国主义灭亡中国的政策,分为物质和精神的两方面在物质上,掠夺普通人民的衣食,使广大人民啼饥号寒;掠夺生产工具,使中国民族工业归于毁灭和奴役化。在精神上,摧残中国人民的民族意识。在太阳旗下,每个中国人只能当顺民,做牛马,不许有一丝一毫的中国气。1940年1月5日,张闻天在陕甘宁边区文化界救亡协会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大纲《抗战以来中华民族的新文化运动与今后任务》中,也对日寇灭亡中国的奴化运动与奴化政策作了深刻的揭露与批判。报告指出:日本帝国主义为了达到灭亡中国和奴化中国人民的目的,采取了:1.用武力毁灭与强占中国的文化机关与学校,焚灭与取缔中国革命的图书、文献、报纸、杂志,屠杀和监视爱国的文化人与青年知识分子。2.直接由日本文化浪人与经过汉奸文化人宣扬其奴化理论。3.在它的占领区,奴化教育的统治机关与制度的建立。如华北日军司令部特务机关所制造的新民会东亚文化协议会,华中的大民会等……。4.收买、欺骗、引诱、麻醉与强迫文化人与青年知识分子为其服务等。对日本帝国主义推行奴化教育政策进行深刻的揭露和批判,有力地教育和惊醒了全国民众,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尊心。

  与此同时,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的领导下,陕甘宁边区和各抗日根据地,大力推进以提高和普及中国人民的民族自尊心为内容的国防教育活动。在陕甘宁边区政府的指导下,各县区特别重视气节教育,普遍开展五不运动(有的称《五不誓约》):第一,不告诉敌人一句实话;第二,不告诉干部和八路军的情况;第三,不报告地洞和粮食的情况;第四,不要敌人的东西,不上敌人的当;第五,不参加敌人的少年团。冀中根据地的中小学除开展五不誓约的活动之外,还广泛进行了以下教育:一是讲述民族英雄的模范故事,培养学生崇高的民族气节,养成威武不屈的精神。但为减少损失,遇到敌伪,在方式上便不能不机智、灵活,随机应变;二是强调了应敌教育。教育每个学生经常准备敌伪追问时,如何答话。集体研究和课堂讲解,在什么情况下,应怎样对付敌人。一般的,敌伪参观学校,学生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学生,或说借取家具,或说闲串跑门子,敷衍支吾敌人;如果破坏分子告密,或敌伪确已发觉是学生,只承认学笔算、珠算、识字等课程,绝不承认抗日国语政治等。山东抗日根据地在教育中坚持:建立正确的抗战理论,提高民族意识;粉碎敌人奴化教育政策,肃清汉奸倾向的言论;提高民众抗战胜利的信心与民众觉悟程度,使自动地参加抗战。

    民族自信心与民族自尊心同属精神范畴,它们都是坚持抗战必不可少的精神力量。所以提高和普及民族自信心,也是国防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毛泽东在抗战初期特别强调了自信心教育的重要性。他在《论持久战》中,对亡国论和民族失败主义情绪作了深刻的分析批驳,同时科学阐明了抗战是持久的,最后胜利必定属于中国的论断。这对鼓舞中国人民的抗战斗志,提高和普及中国民众的民族自信心起了巨大作用。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随着一些大城市与交通线的丧失,一些人看不到抗日战争的发展趋势,看不到日军的缺点和中国军队的优势,再度产生悲观失望的情绪。一些亲日派恐日症患者则大肆散布妥协言论,动摇中国军民的抗战决心。所以,毛泽东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的报告《论新阶段》中,特别指出:高度的发扬民族自尊心与自信心,坚持抗战到底,克服悲观情绪,反对妥协企图,比过去任何时期都显得重要。为此目的,必须动员报纸,刊物,学校,宣传团体,文化艺术团体,军队政治机关,民众团体,及其他一切可能力量,向前线官兵,后方留守部队,沦陷区人民,全国民众,作广大之宣传鼓动,坚定地有计划地执行这一方针,主张抗战到底,反对妥协投降,清洗悲观情绪,反复地指明最后胜利的可能性与必然性,指明妥协就是灭亡,抗战才有出路,号全民族团结起来,不怕困难,不怕牺牲,我们一定要自由,我们一定要胜利,用以达到继续抗战之目的。”“为此目的,一切宣传鼓动应照应到下述各方面。一方面利用已经产生并正在继续产生的民族革命典型(英勇抗战,为国捐躯,平型关、台儿庄,八百壮士,游击战争的前进,慷慨捐输,华侨爱国等等)向前线后方国内国外,广为传播。又一方面,揭发,清洗,淘汰民族阵线中存在着与增长着的消极性(妥协倾向,悲观情绪,腐败现象等等)。再一方面,将敌人一切残暴兽行的具体实例,向全国公布,向全世界控诉,用以达到提高民族觉悟,发扬民族自尊心与自信心之目的。

    大力推进和加强抗战的新文化建设,也是提高和普及民众的民族自信心的重要方面。抗战的新文化运动,无疑的,是尽了文化支持抗战的伟大任务。因为抗战的新文化运动是主张民族独立与解放,提倡民族的自信心的。同时,她又是大众化的文化成为大众所能接受的新文化。通过这种新文化对民众所进行的国防意识教育,可以极大地增强民众的自信心。像著名历史学家郭沫若创作的《屈原》、《棠棣之花》等表现中国伟大历史人物爱国主义题材的历史剧,抗日根据地涌现的《兄妹开荒》、《白毛女》等都成为教育群众、教育干部的有效工具之一,都对增强根据地军民的民族自信心,鼓舞抗日斗志,产生了积极而广泛的影响。

    提高和普及中国民众的抗日的文化知识技能,培养各类抗战人才,也成为抗战时期国防教育的主要内容和重点。长期的贫穷落后,使得中国民众的文化知识技能十分低下,抗战人才十分缺乏。要想争取抗战的胜利,没有中国民众的抗战的文化知识技能的提高和大量人才的培养,也是不可能的。开展各种形式的国防教育,成为培养抗战人才和普及中国民众的抗战的文化知识技能的关键。为此,共产党首先在各根据地创办了各级各类学校。一是各级党校的创办。为了培养一大批能在抗战条件下,懂得马列主义,并运用马列主义指导抗战实践的干部,中共中央十分重视加强各级党校建设。早在1935年12月,中共中央就在延安的瓦窑堡恢复了中共中央党校,作为高中级干部系统学习马列主义理论的学校。1938年5月,党中央又在延安北郊的益家坪西山创办了马列学院,成为培养党的理论干部的学校。1940年2月15日,中共中央专门发出的《关于办理党校的指示》,要求各级党组织均应办理党校,规定各中央局、分局办理训练中级干部的党校;各省委、区党委、地委办理训练区级干部的党校;各地委和县委办理训练初级干部的训练班。因此,在各抗日根据地,都创办了培养中、初级干部的党校和训练班。二是培养抗日军事政治及其它各类专门人才学校的创办。早在抗战爆发之前,中共中央就创办了红军大学,抗战爆发后,改为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作为培养抗日军政干部的高级学校。后来,抗大还在各根据地创办了12个分校。随着党中央的所在地延安成为大批知识分子和革命青年、爱国华侨的荟萃之地,中共中央在延安和陕北先后创办了陕北公学(1937年9月)、鲁迅艺术学院(1938年4月)、自然科学院(1939年)和中国女子大学(1939年7月)、中国医科大学(1940年9月)、延安大学(1941年9月)、延安炮兵学校(1945年4月)等20多所干部学校。1939年冬,从陕北公学、鲁迅艺术学院、青年训练班和工人学校中分出教职员及学员1500余人,赴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成立华北联合大学。1940年3月,抗日军政大学总校迁入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在晋绥抗日根据地,创办了抗战建国学院等学校。在其他根据地,都创办了各种干部学校和各种短期干部训练班。众多培养抗日军政十部和各种专门人才学校的创办,不仅为我党我军培养造就数十万干部和各类专门人才,也为提高和普及民众的抗日文化知识技能作出了巨大贡献。三是培养初级干部和普及儿童教育的各类中等学校及小学的创办、发展。在陕甘宁边区,由边区政府和教育厅管理的中等学校有很大的发展,计有鲁迅师范、延安师范、边区师范、米脂中学、子长中学等20余所。其他抗日根据地,中等学校也有大发展。仅华中抗日根据地,至1945春,就有各类中学130余所。小学教育的发展也相当快。在陕甘宁边区,采取了民办公助的办法,迅速发展了小学教育,至1940年,就有小1341所,学生达43000余人,比抗战爆发前的1936年增长了近10倍。1940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专门下发了《关于各抗日根据地内小学教育的指示》,明确和强调了发展小学教育的有关方针、原则以及课程设置、教材和师资等问题,从而进一步推动了各抗日根据地小学教育的发展。到1945年春,冀南抗日根据地达到村村有小学;华中抗日根据地的初小达到5500余所,三分之一的乡有小学;山东抗日根据地普遍设立抗日小学,及成立民众学校,使得儿童、青年、妇女、及工农大众,都受一定时间免费强迫教育。改良私塾,加强私立学校的之领导。一律采用抗日教材,改善小学教员待遇,大量培养师资,并筹划地方教育经费,普遍设立民众教育馆,教育巡视团,农村俱乐部,普遍举办地方报纸,推办社会教育,厉行扫除文盲,促进社会文化教育。

    在各级各类学校的教学中,一般都开设与抗战相关的课程或教学内容,使学生掌握战争所需要的文化知识与技能。抗日军政大学设有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国革命问题、战争和战略问题、抗日游击战争等课程;陕北公学等高等学校,一般都设有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抗日游击战争和抗日民运工作等抗战理论课程和军事课。学生们在校期间既学习一般的战略战术、游击战原理、原则,也学队列、射击等技能。在陕甘宁边区的中、小学教育中,为了使学生成为既具有现代生活技能,又能担负抗战建国之任务的战士和建设者,在教学内容上也作了大的调整,取消了不适合战时需要的课程,使一切课程的内容及其配备方法都以抗战建国为中心,以求学生能在最短时间内学得战时急需的知识技能,使他们一离开学校,就可以用他们所学的东西为抗战建国努力奋斗。为适应战时环境的需要,边区政府要求中等以上学校实行军事化训练,小学实行半军事化组织,使学生在必要时可直接参加抗战。在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小学教育中,规定抗战教育课程,取消和减少不必要的科目,编辑小学课本如国语课本、国语讲话、通俗抗战故事等。中学教育主要是在各区成立民革中学,课程以抗战教育为主,使学生对目前抗战问题有透彻了解和认识。生活上中小学教育要求完全军事化。在所有抗日根据地的学校教育中,课程和教学内容,随着敌我斗争的形式和需要而灵活变更。

    除了发展正规的学校教育外,干部的在职教育和民众的社会教育得到极大发展。自1939年起,根据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的决定,延安开展了大规模的在职干部教育。1940年3月20日,中央书记处发出了《关于在职干部教育的指示》。1940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又发出了《关于抗日根据地在职干部教育中的几个问题的指示》,要求各地切实的开展在职干部教育,并且指出在制订教育计划时要适应战争的环境

    社会教育主要是针对缺少文化又难以进入正规学校学习的广大民众而进行的一种教育活动,主要目的在于提高一般民众的文化知识水平和民族觉悟。在陕甘宁边区,通过对六届六中全会精神的学习的,边区政府也意识到发展社会教育的重要性。1939年3月,边区教育厅的一份通令就明确指出:本厅两年来,本战时国防教育方针,对于教育工作尽力推行,不遗余力,但在边区经济困难、交通不便、人口稀少的各种条件限制下,欲求大量的聘请教员,大量的扩充学校,以教育成青年及学龄儿童,是不容易做到的事情。同时许多成年青年群众因生产关系,又不能经常脱离生产。所以对这许多失学群众要想施以补习教育,大量去消灭文盲,非广泛的发展推进社会教育不可。

    当时边区社会教育的组织形式主要有识字组、冬学和民众教育馆。这是群众创造性在社会教育中的体现。识字组是一种最简便、最经济、最灵活的教育组织,以生活、工作接近的人为单位组织,小组编制灵活多样。有以生产组建立起来的地头识字组、运输识字组、放羊识字组、民兵识字组、家庭识字组等。识字组通常为3到7人,以识字读报为主要内容。为了加强对识字组的领导,各个村庄还建立了识字促进会或识字俱乐部。天寒地冻把书念,花开水暖务庄农。这是对冬学最形象的描述。冬学是利用边区冬季的农闲时间,实施民众学习教育的一种方式。冬学的校址一般设立在人口比较集中的地方,学习时间为3个月(一般从11月到1月)。其课程主要有:识字、政治、算术、唱歌等,以识字政治为主要课目。分高、初级教学。白天上课,晚间自习,星期天参加社会活动(如抗战宣传、放哨、慰问抗属等)。民众教育馆是县级社教常设机构,兼有领导机关与实施机关的双重性质。根据1939年5月边区教育厅公布的《民众教育管理简则》和1940年11月公布的《民教馆组织规程》规定,在人口众多之城市或集镇中心地带,选择固定房舍设立民教馆。其主要任务是负责社会教育和民众动员的宣传工作。据统计,至1941年,边区就有夜校、冬学、妇女、半日校等达1380余所,参加学习人员达31000余人。(参见《新中国国防教育理论与实践》,季云飞主编,海潮出版社,2004年5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21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