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提出  这一时期,全国开展以随时准备打仗为主要内容的国防教育宣传,是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我国所面临的安全形势的认识分不开的,也是与党中央、中央军委提出的随时准备打仗的战略思想密切相关的。从60年代初开始,我国所面临的日趋恶化的安全形势和周边环境,是党中央、中央军委确定随时准备打仗战略思想的客观依据。

    首先,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一直采取敌视和颠覆中国的政策,特别是美国以特种战争方式介入越南战争威胁中国安全的严峻形势,是党中央、中央军委确定随时准备打仗”“战略思想的首要因素。朝鲜战争后,美国高层确定了尽量避免同中国进行直接、全面交手的方针,但它在东南亚,利用日本、台湾蒋介石集团和南越傀儡,继续实施和强化对我国的半月形包围。这种形势不能不使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保持高度警惕。正如周恩来在1962年6月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上所指出的东南亚是个战略方向,是和美帝国主义长期进行争夺的地方

    从6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在越南的战争升级,更加严重地威胁我国的安全。1964年3月,美国总统约翰逊批准轰炸北越,6月美国政府正式确定了南打北炸的扩大战争计划。8月制造了北部湾事件后,美国公然轰炸越南北方,将特种战争升级为局部战争。地面部队在越南南方参战,侵越战争升级,把战火烧到中越边境附近。与此同时,美国在我国周围建立军事基地,缔结反华军事同盟,还不断派遣飞机、军舰侵犯我国领空和领海。美国在越南的战争行径,引起中国领导人的高度警觉。同时,美国对中国大力援助越南充满了仇恨,发出一连串的战争威胁。中国成功地进行第一颗原子弹试验之后,美国更声称:此后美国对外政策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对付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共产党中国。时任国防部长的麦克纳马拉在国会作证说:中国是今天美国最主要的敌人。约翰逊政府则扬言:存在着同中国发生战争的危险。这些信息,大大加深了中国对安全环境的疑虑和担心。

    其次,盘踞台湾的蒋介石集团,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和怂恿之下,利用我经济困难和中苏关系不断恶化的形势,大肆进行反攻大陆的战争准备和活动,是党中央、中央军委确定随时准备打仗战略思想的又一重要因素。60年代初期,大陆处于十分严重的经济困难时期,国际上各种反华势力乘机联合掀起了一股强大的反华逆流,一直心存反共复国企图的蒋介石集团错误估计形势,认为给他反攻大陆提供了难得的机遇。1962年是海峡两岸形势极为紧张的一年,蒋介石以元旦文告的形式,鼓吹我们已掌握了复国之钥,进而要打开铁幕之门的时刻到了;叫嚷要动员和集中反共力量,以战斗争取反共的胜利。不久,蒋介石主持召开国民党八届五中全会,正式通过了《光复大陆指导纲领》;成立了以蒋介石、陈诚为首的反攻行动委员会,大规模地开展反攻大陆的各项战争准备活动。同时,还不断派遣武装力量,加紧对我东南沿海地区进行武装袭扰活动。面对日益紧张的海峡两岸形势,党中央在年初召开的七千人大会上就提出了要准备应付出现这样的局势:一是发生局部战争,一是发生天灾。根据这一精神,在随后召开的中央军委常务会议上周恩来代表中央提出了整军备战的方针。毛泽东又将这个方针调整为备战整军,以强化战备意识,加快备战步伐。同年6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提高警惕,从各方面做好粉碎蒋介石集团反攻大陆的准备工作。此后,应付台湾蒋介石集团反攻大陆的企图,成为党中央、中央军委在60年代提出和实施随时准备打仗战略思想的客观因素之一,也成为全国开展以随时准备打仗为主要内容的国防教育宣传的特定历史原因。

    第三,从60年代中期开始,尤其是苏联在中国珍宝岛挑起武装冲突,使得党中央、中央军委更加警惕苏联可能对我发动侵略战争的危险,从而突出强调随时准备打仗的战略思想和提出准备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战略指导方针。从50年代中后期开始,中苏两党关系逐渐恶化,特别是赫鲁晓夫提出在中国建立中苏共同核潜艇舰队和特种长波收发报无线电台的无理要求遭到毛泽东主席的断然拒绝后,苏联政府进一步恶化中苏两国关系。1963年7月苏联政府与蒙古政府签订了《关于苏联帮助蒙古加强南部边界防务的协定》,苏军随之进驻蒙古,实施针对中国的战略布置。从1964年开始,苏联在中苏边境地区对我国进行颠覆和分裂活动,挑起边界冲突。并且在中苏、中蒙边境地区大量增兵,不断从军事上对中国施加压力。不断恶化的中苏关系和苏联军队屡屡在边境地区挑起事端的行为最终酿成了1969年初的珍宝岛边境冲突的流血事件,更加重了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对苏修、美帝联手向我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甚至核战争的忧虑和防范。早在1964年10月16日,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后,毛泽东于该月22日在国防科委的一份请示报告上批示:必须立足于战争,从准备大打、早打出发,积极备战,立足于早打、大打、打原子战争。我们不仅要在战略部署、后方建设、作战准备和国防工业建设等方面,充分注意这个问题,同时也要在国民经济建设方面充分注意这个问题。珍宝岛边境冲突事件发生后不久,中国共产党召开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所通过的政治报告向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发出了:我们决不可放松自己的革命警惕性,决不可忽视美帝、苏修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的危险性。我们要做好充分准备,准备他们大打,准备他们早打,准备他们打常规战争,也准备他们打核大战。总而言之,我们要有准备的号召。从此,全国进入更加紧张的临战状态。

    最后,60年代初期曾一度紧张的中印关系和边境冲突,也加重了我国安全形势的负担,同样成为党中央、中央军委确定随时准备打仗战略思想的一个客观因素。中印边界问题由来已久,我国政府一直采取忍让和克制的态度,以求通过和平谈判友好解决中印边界长期存在的问题。但印度政府不仅一再拒绝中国政府关于和平谈判、协商解决边界问题的建议,而且屡屡提出并侵占中国领土的无理要求,不断挑起边境冲突。尤其从1962年起,印度军队在中印边境挑起的武装入侵事件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同年10月中旬,印度方面在中印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大规模的武装进攻,中国政府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命令边防部队奋起还击。虽然中印边界冲突在中国边防部队的自卫还击下很快得到平息,但印度政府对我国推行侵略扩张政策和领土要求的行径,使中国党和政府感到必须对势力的战争政策保持高度警惕。(参见《新中国国防教育理论与实践》,季云飞主编,海潮出版社,2004年5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21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