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的实施  一、坚持以党中央、中央军委关于加强战备工作的有关指示和党与国家领导人在不同场合对"随时准备打仗"战略思想的阐述,作为教育宣传活动的基本指导思想。

    毛泽东认为,"帝"、"修"、"反"的联合反华可能导致军事上对我的联合进攻。他强调各省、区都要做好战争准备。1963年2月19日,毛泽东在听取中印自卫反击作战的汇报时强调:我们要准备打仗,不要以为天下太平。各省、市的同志和中央的同志都要注意抓军队。1965年4月,中央召开了全军工作会议,制定了全军作战计划和战备计划。14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加强战备工作的指示》指出:美国在越南扩大侵略战争,严重威胁着我国安全形势下,应加强战备,对小打、中打以至大打都要有所准备,在思想上和工作上准备应付最严重的局面。同月,周恩来在会见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时说:"如果美国扩大战争,战争是会逐步扩大到中国来的。对此我们已有精神准备和物质准备。" 5月,周恩来在接见军委作战会议全体人员时说到:"今天的战备会议,大家都想到战争会来得快,会大打,当年打,帝国主义跟修正主义联合打,甚至于打核战争,这些都是从最坏处打算,我们要作这个准备,这是完全正确的。""我们要准备大打,准备快打,准备两面都打"。这些都表明,到60年代中期,国家领导人认为战争危险大大增加了,并且不打则已,要打就很可能是全面战争。不过对战争紧迫性的估计,当时还是留有余地的。周恩来曾指出,战争"是不是马上就来呢?不是,还有个过程"。就是说,对于打与不打,中国要作两手准备,但要立足于打,而且要立足于早打、大打、打原子战争。7月,中共中央在转发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民兵工作会议纪要》中进一步指出:我们必须高度发扬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以临战状态,加紧做好战争准备,立足于打,准备早打、大打、准备打常规战争,也准备敌人把核战争强加在我们头上。与这一方针相一致,毛泽东提出建设战略后方的任务,"三线建设"全面展开。

    此后,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不同场合表达了"早打、大打、打核战争"战略思想的基本内涵。一是认为针对面临的紧迫形势,要准备早打。1965年9月29日,陈毅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指出:"如果美帝国主义决心要把侵略战争强加于我们,那就欢迎他们早点来,欢迎他们明天就来。"二是认为战争打起来就没有界限,要准备大打。1965年9月30日,国务院副总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在首都各界人民庆祝抗日战争胜利二十周年大会上说:"一定要做好对付美帝国主义扩大侵略越南战争,把战争强加到我头上来的准备。"周恩来在1966年接见巴基斯坦《黎明报》记者时指出:"战争打起来,就没有界线。""你能从空中来,难道我们不能从陆上去吗?"三是针对核威慑,要准备打核战争。"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中苏矛盾进一步激化。苏联在中苏边境集结军队,多次对中国进行武装挑衅。此后,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认为,战争的危险和对中国的威胁已由美国一方转为美苏两方。九大开幕前夕的3月间,发生苏联军队多次侵入我国黑龙江省珍宝岛地区的边境武装冲突事件。为此,毛泽东在九大前的中央文革小组碰头会上着重谈了准备打仗的问题。九大的政治报告写上了准备同苏联美国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内容。指出:"决不可以忽视美帝、苏修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的危险性。我们要作好充分准备,准备他们大打,准备他们早打。准备他们打常规战争,也准备他们打核战争。""早打,大打、打核战争"不仅成为九大的重要议题,而且成为这一时期国防教育的指导方针。

    二、开展以宣传学习贯彻毛泽东一系列重要指示为重点的战备理论教育

    毛泽东和党中央根据新的国家安全形势和斗争实践的要求,对我军建设和今后反侵略战争准备的问题,作了一系列重要指示,根据这些指示和论断,全国的国防教育宣传得以持续不断地展开。

    一是进行认识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就是现代战争根源的理论教育。早在1955年,毛泽东就深刻指出:"今天,世界战争的危险和对中国的威胁主要来自美国的好战分子"。进入60年代,毛泽东一再强调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就是现代战争根源的思想。根据毛泽东的这一思想,在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中间开展了以认识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就是现代战争根源的理论教育和学习。为了配合对全国人民进行这方面的教育,《人民日报》于1963年11月19日发表编辑部文章,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帝国主义代替德、意、日法西斯的地位,侵略和控制处于美国和社会主义之间的中间地带,扑灭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并且进而消灭社会主义国家,独霸全世界。为了实现这种称霸世界的野心,美帝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十八年来,连续不断地在世界各地进行侵略战争和反革命武装干涉,并且积极准备新的世界战争。事实很清楚,帝国主义仍然是现代战争的根源。当代侵略和战争的主要力量是美帝国主义。" 1965年5月11日,上海《文汇报》在头版发表总参谋长罗瑞卿《纪念战胜德国法西斯把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进行到底》的文章,指出:"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只要世界上还存在帝国主义,社会主义国家和一切革命人民,就必须保持高度的革命警惕性,切实准备好对付帝国主义可能突然强加在我们头上的战争。"这一些,对教育全党、全军和全国民众充分认识只要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存在,战争就不可避免起了很好的作用。

    二是进行认识新的世界大战有可能避免与不可避免两种可能性的理论教育。毛泽东根据战争与和平的辩证关系,考察世界大战的发展趋势,认为战争是两个和平之间的现象,只要有阶级存在,战争就不可避免,并形成了以此为主导的战争预测思想。早在1950年6月6日党的七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就指出,战争有可以避免与不可避免两种可能性。60年代前,毛泽东和党中央一直坚持认为:"世界性的战争有可能避免。这里是存在着战争可以避免和战争不可以避免这样两种可能性。"60年代后,由于国际形势和我国周边环境发生急剧变化,毛泽东对战争与和平问题的认识发生了变化。70年代初,毛泽东又特别强调说,准备打仗!准备他们在世界上闹事,绝不想念持久和平,或者所谓一代人的和平。1970年5月20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联合发表了《全世界入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声明,强调:"新的世界大战危险依然存在,各国人民必须有所准备"。《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还用毛主席语录的形式不断刊登毛泽东的有关指示,如,"为维护民族独立和国家主权,必须同侵略成性的美帝国主义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帝国主义者和国内反动派决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他们还要作最后的挣扎。在全国平定以后,他们也还会以各种方式从事破坏和捣乱,他们将每日每时企图在中国复辟。这是必然的,毫无疑义的,我们务必不要松懈自己的警惕性。"等等,以教育和警示全国人民。

    三是进行要"从最坏的估计出发",做好战争准备的思想教育。新中国成立后,鉴于形势复杂多变,毛泽东和党中央始终把做好反侵略战争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抓。在新中国诞生前夕毛泽东就指出:"我们决不可因为胜利,而放松对于帝国主义分子及其走狗们的疯狂的报复阴谋的警惕性。"50年代中期,毛泽东又提出要准备应付突然事变。60年代后,毛泽东更一再强调要准备打仗,从最困难的情况着想,从最坏的估计出发。毛泽东多次强调,在战争危险依然存在的情况下,必须做好充分而必要的战争准备。做好了准备,敌人不敢轻举妄动,就有可能推迟和制止战争的爆发。1965年毛泽东关于战备问题的指示中说:"世界上的事情总是那样的,你准备不好,敌人来了,准备好了,敌人反而不敢来"。"我们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都要有所准备,当突然事变发生的时候,才不至于措手不及。"针对美国侵略越南,周恩来也指出:"在军事上,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如果美国把战火烧过来,我们不能不扑灭它。" 4月12日,针对美国侵越战争不断升级的趋势,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加强备战工作的指示》,指出,鉴于美帝国主义正在越南采取扩大侵略的步骤,直接侵犯越南民主共和国,严重地威胁着我国的安全,因此,中央认为,在目前形势下,应加强备战。《指示》号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在思想上和工作上要准备应付最严重的局面。在1969年4月28日举行的九届一中全会上,毛泽东又说到了要准备打仗的问题。他说,备战主要是要有精神上的准备。精神上的准备,就是要有打仗的精神。不仅是我们中央委员会,要使全体人民中间的大多数有这个精神准备。不仅是我们中央委员会,要使全体人民中间的大多数有这个精神准备。6月28日,毛泽东签发《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命令》,《命令》要求边疆各省、市、自治区各级革命委员会、各族人民和中国人民解放军驻边疆部队全体指战员,随时准备对付武装挑衅,防止突然袭击,并充分做好反侵略战争的准备。1973年在中国共产党召开十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中,进一步传达了毛泽东关于"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强调对帝国主义可能发动的侵略战争,应保持高度警惕,做好一切准备。

    三、采取多种形式,开展以提高全民国防意识和战备观念为主要内容的国防教育宣传

    新中国建立后,尽管有过建国初期的抗美援朝战争,尽管新中国建立后也一再进行相关的国防教育,但"长期的和平环境,安乐的生活,加上发展又很顺利,不思忧患了,产生了和平思想。"所以从60年代起,对全国人民包括各级干部进行提高国防意识和战备观念的国防教育宣传就显得十分必要。

    1961年1月,贺龙《在国防工业三级干部会议上的发言》就指出:"作为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绝不能无视帝国主义的存在而幻想和平,在积极为和平而斗争中,必须准备两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有备无患,才能处于主动地位。否则,一旦帝国主义突然发动战争,我们就会措手不及,就会遭受无可挽回的损失。……这就要求我们每一个从事国防工业建设工作的干部都树立明确的国防观念。"     1962年6月,针对美帝国主义扶持和唆使蒋介石集团窜犯大陆的阴谋,总政治部发出批示在全军开展控诉美蒋罪行的思想教育,许多部队在教育中同驻地群众一起学习,一起控拆,既提高了部队干部战士的战备观念,也增强了全民的国防意识。

  在开展以提高全民国防意识和战备观念教育中,主要采取了以下形式:

    一是开展了以抗美援越斗争为主要内容的战备教育。广泛开展抗美援越斗争的教育,是提高国民战备观念和国防意识的有效方式。1965年3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表示中国政府和人民决心支持南越人民取得胜利,准备向南越人民提供包括武器在内的一切援助,在南越人民需要的时刻,将派出中国人员和南越人民配合作战。中国在谴责美国对越南侵略的同时,积极声援越南人民的正义斗争。1965年4月2日,周恩来在同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会谈中强调中国坚决支持越南人民的抗美战争指出,"美国以为,不把对越南的侵略扩大到中国,中国就不援助越南。我们认为,即使不扩大到中国,中国也一样要援助越南人民。""美国要玩火,要冒险。中国要扑灭这场火。""如果美国把战争强加于中国人民,中国人民将抵抗到底,别的出路是没有的。"增强战争胜利的信心,也是抗美援越战备教育的重要内容。毛泽东在同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党代表团谈话时说,"胜利的信念是打出来的,是斗争中间得出来的。比如,美国人是可以打的,这是一条经验。这条经验,只有打才能取得。美国人是可以打的,而且是可以打败的。要打破那种美国人不可打、不可以打败的神话。"11月13日,周恩来在同法国外交部长代表肖维尔谈话中指出,"不打到美国认输,不可能有和谈。""我们是作了准备,我们早已作了准备。我们不寄希望于别的方面,而寄希望于自己的人民。"他认为,中国要敢于面对原子弹。"当然,我们的原子弹现在还处于试验阶段,如果美国使用原子弹,我们还不能反击,要付出相当代价,这些我们都是有准备的。……如果美国决心把战争扩大到中国,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抵抗。"1965年12月20日,周恩来在庆祝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成立五周年招待会上讲到,"中国人民早巳作好准备。如果美帝国主义一定要在扩大战争的道路上走下去,同中国人民再较量一次,中国人民将坚决应战,奉陪到底。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中国人民都将坚定不移地同兄弟的越南人民站在一起,为打败美帝国主义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此外,还结合越南战争形势,开展了控拆美帝侵略罪行的教育。毛泽东还提出要警惕苏联对我发动侵略战争,他曾说,不能只注意东边,不注意北边,只注意帝国主义,不注意修正主义。

    二是充分利用报刊、广播等媒体,向广大人民群众灌输国防意识和战备观念。1966年8月12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首先运用中共中央八届十中全会公报传达毛泽东关于"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指示。毛泽东指出,"第一是备战,人民和军队总得先有饭吃先有衣穿,才能打仗,否则虽有枪炮,无所用之;第二是备荒,遇到荒年,地方无粮、棉、油等储备,依赖国家经济,总不是长久之计,一遇战争,困难更大";"第三是国家的积累不可太多,要为一部分人民至今口粮还不够吃、衣被甚少着想;再则要为全体人民分散储备以为备战备荒之用着想。"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注意在各种场合加强国防教育宣传。1967年毛泽东在视察中南、华东等地时,强调要"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指示又很快通过最新指示的方式向全国人民进行了宣传。1968年9月之后,在当时中央重要会议公报、重要文件、两报一刊重要社论以及党政领导人的讲话中,都反复强调:要保持高度警惕,进一步巩固国防,随时准备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敢于入侵之敌。同年7月30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发表纪念建军42周年社论:《人民军队所向无敌》。社论指出,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必须对美国和苏联的侵略野心有足够的估计。我们的方针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就我们自己的愿望说,我们连一天也不愿意打。但是,如果美苏硬要把战争强加到我们头上,迫使我们不得不打的话,我们一定奉陪到底。9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20周年口号》,号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提高警惕,保卫祖国!随时准备歼灭入侵之敌";6月25日至26日,北京及全国务省会纷纷隆重集会,纪念朝鲜解放战争20周年,谴责美帝国主义霸占南朝鲜和中国领土台湾。6月25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发表社论《亚洲人民团结起来,把美国侵略者从亚洲赶出去》,矛头指向美帝国主义在全世界特别是亚洲的侵略罪行。《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用毛主席语录的形式不断刊登毛泽东的有关指示,以提高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的战备观念。如"全国学人民解放军。""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越南人民的胜利向全世界证明,美帝国主义这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是完全能够打败的。""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帝国主义者如此欺负我们,这是需要认真对待的。我们不但要有强大的正规军,我们还要大办民兵师。这样,在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时候,就会使他们寸步难行。"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弱国能够打败强国,小国能够打败大国。小国人民只要敢于起来斗争,敢于拿起武器,掌握自己国家的命运,就一定能够战胜大国的侵略,这是一条历史的规律。"并发表评论员文章:《坚决制止美帝扩大侵略印度支那的罪行》、《粉碎美帝在印度支那的新战争冒险》、《坚决支持越南人民彻底打败美国侵略者》。通过这些报刊文章,有效地增强全国人民的国防观念和战备意识。

    在利用报刊、广播对全国人民进行国防意识教育中,还进行了第三世界反霸斗争的相关教育。1974年,毛泽东提出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同年2月24日,周恩来在同赞比亚总统卡翁达谈话时讲到,"我们总要全世界人民防备两霸争夺挑起世界大战,我们必须有准备。你不准备,它就欺负你,因为你弱嘛。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他认为如果第三世界联合起来,"一致对付两个超级大国,那它们就得考虑考虑了。"毛泽东在同几位第三世界国家领导人谈话时指出,两霸的争夺,酝酿着战争,"不是你们要打世界战争,我们要打,第三世界要打世界战争,也不是这些富国的人民想要打世界大战,这种东西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1975年2月28日邓小平在欢迎洛佩斯总理宴会上的讲话中指出:现在的形势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超级大国激烈争夺终将导致新的世界战争,各国人民对此必须有所准备。"毛泽东关于三个世界的理论和周恩来、邓小平等宣传、介绍三个世界理论的有关谈话,都通过报刊、广播及时向全国人民传达,从而增强了全国民众的国防意识。

三是广泛开展了以提高"三打"、"三防"等国防技能为中心的教育训练。全军广大官兵和广大民兵预备役人员在提高战备观念的同时,根据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的有关指示,1958年以后,贯彻"以我为主"和"少而精"的方针,人民解放军对以往开展的正规化教育训练从内容到方法都进行了一些调整,强调了以毛泽东军事思想为指针,以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为依据,努力创造、总结和推广教育训练的新经验。1961年9月,叶剑英作了《关于军事训练问题向军委的报告》,确立了新的训练原则,新的训练方针原则的调整,学习毛泽东军事著作活动的开展,新的条令、条例和教材的颁布,以及训练重点的进一步明确等,为掀起大规模的群众练兵运动创造了有利条件。1962年,中央军委鉴于国际形势和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局势的变化,发出了"备战整军,增加全训师,大搞训练"的指示,强调了加强军事训练的重要性,要求在全军掀起训练高潮。

    全军在60年代初开始的群众性练兵运动中,突出了推广郭兴福教学法为重点的军事技能训练,并以"大比武"为契机形成高潮。1964年1月3日,中央军委转发了叶剑英的报告,号召全军立即行动起来,学习郭兴福教学法。25日至30日,罗瑞卿在南京军区主持召开推广郭兴福教学方法现场会议,全军各大单位2000余人出席。会后,全军各部队掀起了学习推广郭兴福教学法的热潮,一个轰轰烈烈的群众性练兵运动在全军展开。1964年七、八月间,中央军委倡导和组织了全军的大比武活动,按照各军兵种的不同专业,在全国18个地区分别举行了比武大会。1969年的珍宝岛事件之后,毛泽东发出多次指示,要求全党都要学习军事,注重战争,准备打仗。1969年下半年至1970年初,新疆、沈阳、济南、北京等军区的一些部队走出营房,进行野营训练,并迅速普及到全军。野营拉练在全军各部队掀起高潮。通过野营拉练,发扬吃苦耐劳精神,部队的野战生存能力明显提高,也增进了官兵团结和军民团结,提高了部队走、打、吃、住、藏的综合战斗能力。1972年起,解放军开展了以打坦克为重点的"三打"(打坦克、打飞机、打空降)和防核武器、化学武器、生物武器为重点的"三防"训练,全军迅速掀起了以"三打""三防"为主要内容的群众性练兵热潮。1978年5月13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加强部队教育训练的决定》,"要求全军把教育训练提到战略地位,按照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军事路线,把我军整顿好、训练好,全面提高部队战斗力,做好反侵略战争的准备。"这一系列教育训练的开展,对于提高全军官兵的战备意识和军事技能起了很好的作用;广大民兵预备役人员也结合实际,在部队人员的指导下,开展"三打"、"三防"的技能训练。加强民兵训练是当时国防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早在1958年8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在讲话时就指出,"必须在全国范围内把能拿武器的男女公民武装起来,以民兵组织的形式,实行全民皆兵。"1962年6月19日,毛泽东在中南地区视察工作期间,当广州军区领导向其汇报工作谈到战备工作和民兵工作还不够落实时,他指出:"民兵工作要做到组织落实、政治落实、军事落实",敌人不管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地下冒出来的,怎样对付,要有些办法"。要实现"三落实",自然要对民兵进行军事政治教育。各地先后建立了民兵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制度。1965年9月,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召开民兵工作会议。会议强调,"必须以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思想武装亿万民兵,进一步实现民兵工作的组织、政治、军事三落实,百倍警惕,加强战备。"9月21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国防建设的一项重要的战略任务》的社论,指出:加强民兵建设,是对付美帝国主义扩大侵略战争的一项极关重要的措施,是加强我国国防建设的一项战略任务。我们一定要根据民兵工作会议的精神,把我国的民兵建设得更好。

    与此同时,还在大中学校普遍开展了民兵训练。1963年国务院批转了国防部、教育部《关于高等学校和高等中学(中专)民兵试点训练大纲》,指示中指出:"通过民兵训练,提高学生的阶级觉悟,加强国防观念,增强组织性、纪律性,并使他们掌握一定的军事知识和技能,这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和巩固国防都有很大好处"。大纲规定高校训练时间为128学时,中等学校为96学时。按国务院批示和大纲规定,大部分学校以民兵训练形式先后进行了军训试点。1964年,按照毛泽东、周恩来和彭真同志关于加强大、中学生军事训练,组织高校学生到部队当兵锻炼体验生活的指示,一些学校组织了学生短期当兵。至1966年1月,全国有13个省、市、自治区共组织了八万多名高等学校学生"当兵"。1967年毛泽东在北京卫戍区(关于五所高等院校短期军政训练试点的总结报告》和《关于两个中学军训试点工作的总结报告》上批示:大学、中学和小学高年级每年训练一次,每次20天。党、政、军机关,除老年外,中年、青年都要实行军训,每年20天。至1970年对学生、工人等的军事训练进一步增强。1970年11月24日,毛泽东在北京卫戍区《关于部队进行千里战备野营拉练的总结报告》上批示:"大、中、小学(高年级)学生是否利用寒假也可以实行野营训练一个月。工厂是否可以抽少数工人(例如四分之一,但生产不能减少)进行野营练习。"根据毛主席的这一指示,有条件的工厂、企业和学校曾开展了野营拉练活动。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后,毛泽东强调打起仗来,还是要靠人民战争,靠民兵,要加强民兵军事训练。1970年8月,根据毛泽东的这一指示,总参、总政在北京召开了全军民兵工作座谈会,着重研究了有关民兵战备工作问题,强调了要加强民兵的战备工作和军事训练,提高军事技能。根据会议精神,各地民兵普遍加强了军事技能训练。沿海地区的基于民兵一般还协助边防部队开展巡逻、站岗、放哨等活动。

    四是通令嘉奖有功将士,在全国开展学习英模活动。广泛开展学习英模活动,是提高广大群众国防意识和战备观念的有效方法。1962年的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胜利后,解放军三总部及时总结了有关英雄人物的事迹,并以国防部名义授予"战斗英雄"称号的有吴元明、王忠殿等,他们的英雄模范充分表现了人民解放军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的高尚精神,在全国军民中广为传颂,成为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1965年6月10日,毛泽东与周恩来、朱德等接见参加国庆观礼的击落入侵我国领空的美军F?04型战斗机的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部队的有功人员,活捉美国空军上尉飞行员的民兵代表,本年两次击落入侵我国领空的美军高空侦察机的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部队的有功人员。"八·六"海战与祟武以东海战后,国防部通令嘉奖参加作战的部队,并授予麦贤得以"战斗英雄"称号。授予海军611护卫艇为"海上英雄艇"、119鱼雷艇为"英雄快艇"称号。8月17日,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见了参加"八·六"海战部队的代表。11月20日,周恩来和罗瑞卿在上海接见参战部队代表,勉励大家认真总结经验,不骄不躁,争取新的胜利。1969年3月,苏军出动坦克、装甲车、步兵入侵我黑龙江省虎林县珍宝岛,解放军进行了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为表彰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的胜利,3月20日,中央军委通令表扬参加作战的全体指战员。党的"九大"期间,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自接见孙玉国等"战斗英雄"代表。7月30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授予孙玉国等10人为"战斗英雄"。1974年,南越反动当局公然派军舰入侵我西沙群岛海域,强占我岛屿,袭击我渔船,我海军和民兵被迫反击,收复了被占岛屿。1979年,为了粉碎越军对我云南、广西边境进行多次武装挑衅,保卫祖国神圣领土和边境安全,从1979年2月17日起,到3月16日止,进行了28天的自卫还击战。在战斗中,涌现了众多的英模人物,总部及时总结表彰了有功人员,并广泛宣扬了他们的英雄事迹,为国防教育提供了生动素材。(参见《新中国国防教育理论与实践》,季云飞主编,海潮出版社,2004年5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21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