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化目标的提出  新中国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为了应付可能的战争,军队一直处于临战状态。在这种社会环境中,国防观念和战争意识自然而然地得到人们普遍的重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针对日益缓和的国际形势,我们党做出了历史性的选择,决定把经济建设作为中心工作来抓,并强调军队建设要服从经济建设的大局。邓小平在1985年6月4日的军委扩大会议上明确指出:“现在就是要硬着头皮把经济搞上去,就这一个大局,一切都要服从于这个大局。”实践证明,“一心一意搞建设”的政策是对的。但由此也带来了一个问题:没有了战争的威胁,没有了战备动员,怎样保持和加强军队和人民的国防观念?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国防教育作为培养国防观念和忧患意识主要途径的作用日益突出。而如何保证国防教育的顺利有效开展就成了一个急待解决的问题。

    开展国防教育,就是要提高军民的国防意识,强化其国防观念,从而进一步增强捍卫国家的能力。所以,不论是在战争时期还是和平时期,不论是强国还是弱国,国防教育始终是作为提高民族危机意识,强化国防观念的主要途径。国防教育是上层建筑领域内的国家行为。这一国家行为应该而且必须有自己的法律依据,否则,“名不正,言不顺”,形成不了长久的、普遍的国防教育良好局面。用法制形式保证国防教育的顺利有效开展,已经成为现代国防教育事业发展的一种世界性趋势。1957年前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震动了西方世界,也使美国如坐针毡,惶恐不安。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美国国会在1958年制订出《国防教育法》,作为美国联邦政府督促、协助有关部门加强全民国防教育的基本法律依据。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曾说:“通过这个法律,大大地加强我们美国的教育制度,使之能够满足国家安全所提出来的要求。”事实证明,该法的通过,对于提高美国民众的国防意识以及美国的防务能力都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原苏联制定了《军事技术义务教育法》,规定对适合服役年龄的青年进行初级军事训练,对大专院校和中等专业院校的学生进行军事训练等,并结合军事训练,进行以军事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国防教育。世界其他许多国家,也在有关的国防教育法中规定了国防教育的法定地位、机构、内容、形式和方法,推动了全民国防教育的真正落实,保证了全民国防观念的加强。

    国防教育走向法制化道路,既是历史发展的趋势,也是我国现实的要求。建国50多年来,尤其是近30年来,我国不断深化军事改革,国防力量得到增强。但与美国、俄罗斯等军事大国相比,我们的国防建设仍有很大差距,目前的国防力量尚不足以保证国家的安全与发展。另外,并不太平的世界局势同样要求我们加强国防建设。和平与发展虽然是当今时代的主题,但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等不和谐的音符仍然存在,各种武装冲突和局部战争时有爆发。我国周边环境也并不安宁。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同志就告诫我们:现在国际局势并不太平,我们必须巩固国防。开展国防教育,强化全体公民的国防观念,是国防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1997年3月14日公布实施的《国防法》,就将国防教育单列一章加以规定。国防教育法制化也是我国实现依法治国目标的一个重要环节。我们党和政府顺应历史的发展要求,提出依法治国的目标,力求将我国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法制化国家。国防教育作为国家一项重要工作,自然应该走上法制化道路。

    新中国建立后,党和国家一直强调搞好国防建设和国防教育,并用许多政策加以保障。但提出制订国防教育法,以保证国防教育的顺利开展还是在1988年3月的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经过深入调研,李文卿等百名全国人大代表在这次代表大会上分别联名提出了3个议案,建议制订《国防教育法》。由此,国防教育法制化提上人大议程,也成为我国各地积极探索的目标。(参见《新中国国防教育理论与实践》,季云飞主编,海潮出版社,2004年5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21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