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定思痛后的果断行动  一方面,结合驻南使馆被炸事件和中美撞机事件,进行实时国防教育。在驻南使馆被炸事件和中美撞机事件爆发后,全国人民爱国热情空前高涨,自觉组织了各种爱国活动。党和政府因势利导,利用经过这两次事件被警醒的国民热情,不失时机地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和国防教育活动。

    一是揭批霸权主义、唤醒民众。在我驻南使馆被炸的当天,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的高校学生率先行动起来,在美国驻华外交机构外进行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胡锦涛代表党中央和政府对此给予高度赞扬。在随后的几天里,社会各界都自觉加入声讨霸权主义的行列。从5月9日到11日,全国科技界、文艺界、首都新闻界、教育界纷纷举行主题为“唤起民众、振兴中华”的座谈会。12日,中宣部、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召开纪念五四运动80周年座谈会,强调“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还在发展,天下并不太平。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和足够的警惕。”

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在长期时间内拒不道歉。为抗议美国霸权主义行径,各界群众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以各种形式揭批美国霸权主义行径,迫使美国政府不得不于2001年4月11日向中方表示“歉意”。中美撞机事件取得阶段性成果。

    二是追悼烈士、学习英模。1999年5月12日,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专程前往新华社、光明日报社,悼念三烈士。此后,有关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学习英雄,坚守岗位,强我中华”的活动。20日许杏虎烈士的家乡江苏省首先召开了向许杏虎烈士学习大会。驻南工作人员和新闻工作者英雄事迹报告会则先后在人民大会堂、北大、清华等高校举行。26日中宣部发出通知,要求“开展向邵云环、许杏虎、朱颖三位烈士和我驻南新闻工作者学习活动”。

    2001年在确定王伟牺牲后,全国又开展了向烈士学习的活动。4月15日,海南、浙江两省率先开展以实际行动向王伟同志学习活动。16日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签署命令,正式授予王伟“海空卫士”荣誉称号。接着,人民日报等各大报纸纷纷介绍了王伟烈士的生平事迹。

    通过上述活动,有力揭露了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本质,使国人克服了和平麻痹思想,加强了对建设强大国防的重要性的认识,弘扬了民族正气,增强了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确立了立足岗位,励精图治,为全面提升我国综合国力的目标。这为《国防教育法》的制定和国防教育的全面开展奠定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和深厚的思想基础。

    另一方面,加快《国防教育法》的制定,将国防教育纳入法制轨道。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虽然陆续修订或制定了《宪法》、《国防法》、《教育法》、《兵役法》、《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军事设施保护法》、《预备役军官法》、《人民防空法》等,都规定了国防教育方面的内容。但是与早巳就制定了《国防教育法》的美国(1958年)等西方国家相比,我国国防教育立法还是显得相当落后。直到20世纪末,我国还没有一部全国性的《国防教育法》,以指导全国的国防教育工作。

    1989年3月,山西省出台了第一部地方性国防教育法规。此后,全国已经有2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相继制定了本行政区域的国防教育法规,有的已多次对国防教育法规作了修改、补充。在地方立法的有力推动下,国防教育法的制定呼之欲出。改革开放以来,党和国家领导人和一些有识之士曾强调开展国防教育并保持经常性、长期性的重要性,呼吁将国防教育纳入法制轨道。1988年3月,在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李文卿等百名全国人大代表分别联名提出了建议制订《国防教育法》的3个议案。1988年10月25日,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也在《解放军报》发表了《国防教育应纳入思想教育总体系》的文章,指出:“只要国家存在,就有国防,国防教育就要长期进行下去,作为公民的终身教育来抓。不能搞‘一阵风’;不能形势紧张就搞,形势缓和就不搞。”但是由于天下承平已久,许多人沉浸在改革开放以来的歌舞升平之中,对立法并不热心。直到1994年1月,《国防教育法》才被列入《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1999年初,在江泽民和军队部门的推动下,《国防教育法》起草工作才启动。驻南使馆被炸事件发生后,国民的居安思危意识大大提高,爱国热情迅速高涨,在此形势推动下,国防教育法的起草工作迅速进入立法快车道。经过立法调研、专题论证、草案拟制及征求意见阶段之后,2001年4月28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教育法》。《国防教育法》的制定是我国国防教育史中上一个重要里程碑。

    《国防教育法》共分为《总则》、《学校国防教育》、《社会国防教育》、《国防教育的保障》、《法律责任》和《附则》等六章,38条。它明确了加强国防教育的目的意义,地位作用,方针原则,权利义务和途径举措;规范了国防教育的组织领导,内容形式和保障措施;规定了违反本法的行为及其惩治办法。纵观全法,其指导思想鲜明,内容全面系统,条文简明规范,作用重大深远,具有很高的权威性和广泛的实用性。它一方面反映了驻南使馆被炸事件后国民的“强我中华”的呼声,另一方面它的产生对保证此后以强我中华为核心的国防教育经常性和长期性的开展起到决定性作用。

    《国防教育法》还学习西方一些国家的成功经验,规定“国家设立全民国防教育日”。2001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设立全民国防教育日的决定》,决定每年9月的第三个星期六为“全民国防教育日”。国防教育日的设立,是中国政府推行全民国防教育的一个重要标志,比八一建军节有着更广泛的社会性,使国防成为全民参与的国防、全民关心的国防。

    此外,根据《国防教育法》,2001年4月国家正式设立了国防教育办公室,在国家国防动员委员会的领导下,具体负责全国防教育的规划、组织、指导和协调工作。此后,从中央到地方基本上建立起一整套负责国防教育的组织机构。这为国防教育的全面开展奠定了良好的组织基础。(参见《新中国国防教育理论与实践》,季云飞主编,海潮出版社,2004年5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21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