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定青海及甘肃藏(回)区的叛乱  在原西藏地方政府上层反动集团的策划下,与特务分子相勾结,向藏区派出代表煽动叛乱。叛乱首先发生于甘肃南部的临潭县。1958年3月18日,一小撮反动分子在车巴沟、扎尕那纠集在一起,组成反动武装,狂叫要赶走共产党,消灭解放军,不要人民政府,不走社会主义道路。以反动分子为骨干,很快裹胁不少群众参加,发展到29000余人,枪17000余枝。4月18日,在青海省以黄南州原州长夏日仓、海南州原政协副主席占德尔为首的煽动策划下,也发动叛乱。至6月上旬,已波及到循化、同仁、尖扎、泽库、蒙旗、共和、忠德、贵南、同德、兴海等10个县,形成解放以后人数最多,活动最猖獗的一次叛乱。公然提出要建立大藏旗王国

    叛匪活动十分疯狂残暴,大肆屠杀我各族干部、积极分子和不愿意参加叛乱的群众。抢劫贸易公司,烧毁房屋,破坏交通,围攻州、县政府,攻击机关守点分队。

    叛乱分子是落后的(武器装备、斗争艺术、文化素养等各方面)部落武装,可是它有长期武装斗争的经验,有美、蒋特务的支持,经过了长期准备,具有一定的顽固性和极大的残暴性。该区域地域辽阔,地形复杂,又有其生存和活动能力,使叛匪有很大的回旋余地,所以我难以集中兵力聚歼,导致了平叛斗争的反复性和长期性。

    叛乱分子利用一切可以欺骗群众的口号,打着保族保教的幌子进行欺骗宣传,达到反革命叛乱的目的。导致了平叛斗争既是阶级斗争,又要执行民族政策;既要坚持军事打击,又要做好争取群众的工作。

    兰州军区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先后出动了28个步兵团和骑兵团,29个民兵连,2个工兵团,3个汽车团及其他特种兵和保障分队,在空军配合下,投入平叛作战。

    对甘南地区的叛匪的作战,以甘肃省军区、甘南军分区为主,先后调集骑1师,步兵第11师、62师,独立步兵1团、2团,骑兵1、3团,甘南、临夏、岷县民兵,及32个地方武装民兵连参战。

    在1958年3月至8月的初期平叛作战阶段,首先选择气焰嚣张,最反动而破坏性又最大的大股叛匪,给以坚决的军事打击。甘南军分区于4月2日集中骑兵1、3团(欠1个连)又1个步兵连,选准阿木去乎叛匪作为合围攻击目标。攻击前,大力开展政治攻势,张贴布告,散发宣传品,揭露事实真相,教育群众,并向匪首去信劝降。当其拒绝后发起攻击,一举歼敌1500余人。随即转用兵力,给买务地区叛匪以猛烈一击。附近札油、卜拉、卡家等叛乱武装畏歼,各自散逃回本部落。在武装打击的同时,释放经过教育的俘虏,去揭露叛匪真相,宣传党和我军的政策,促其叛众缴械投降。卡拉加木关头人尕日藏被释放后,先后争取180余人投降。上述地区的叛乱武装遭我打击后,5天内有44个村子的叛众全部归降。经过札尕那、那木去乎、买务、卡赛沟、结买龙卡、南木他、可生托落滩等战斗,基本上歼灭了甘南地区的大股叛乱武装。

    在青海地区,以青海省军区、55师为主,组成青南前线指挥  部、果洛指挥部、玉树指挥部等。以163师3个团,134师401、402团,果西骑兵1、2、3团,果洛指挥所步骑大队,骑1师3团,黄南支队及地方武装、民兵、民警等参加作战。

    1958年4月25日,集中163团(欠第3营),165团、炮兵306团混合炮兵营,首战循化,将这股叛乱武装3000余人全部歼灭,使黄南叛乱武装受到震惊。随即乘胜进军同仁,将策划叛乱的中心据点棗隆务寺包围,迫使匪首夏日仓缴械投降。两战胜利,已叛或未叛之小股武装,有的龟缩动摇,有的潜逃溃散。平叛部队乘胜进到泽库、蒙旗、尖札等县,发动群众,收缴枪械,捕捉反、坏分子。3个月的连续斗争,平息了黄南叛乱武装集团。从7月11日开始转兵同德。股匪惧歼,逃向居布林,聚众5000余人。青南前指令步骑大队机动诱敌,以163团(欠3营)待机合围,于7月31日全歼该敌,创造了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使同德、贵南集股叛乱武装被基本消灭。7月31日,集中主力6个团,采用分进合围,多路合围的战法,歼灭了兴海东南部的集股叛乱武装7000余人。

    人民空军也出动了航空兵参战,担任侦察敌情,运输补给,和必要的轰炸扫射,到1958年底,共出动飞机486架次,有效地支援了地面作战。

    1958年9月至1959年6月,是平叛作战的中期阶段。叛乱武装遭受连续打击以后,迅速改变策略。由集中化分散,变大股为小股,转区域据守为到处流窜。冬季趁平叛部队休整,又回窜集中,煽众再叛,以扩大势力。鉴于我军声威,群众觉悟日益提高,顽固的叛匪处于孤立、恐慌、动摇状态。投降又顾虑罪恶大、血债大、怕杀、斗和劳改。

    兰州军区及时指示各部队,由集中打击改为分区反复清剿。以师或军分区为基础,组成地区指挥部,分区划片,包干负责。入冬前,青海和甘南地区继续打击成股之敌,仅青南前指所属部队,又作战百余次,歼敌7755名。同时又大力开展政治争取,发动群众。宣传四不(不杀、不关、不判、不斗)政策,执行四不政策,对叛乱武装造成军事打击和群众运动两面夹击,造成战必死,降有生的局面。

    1959年开春后,对重新集股和漏网之敌进行打击。甘南地区集中兵力,对凭借光盖山有利地形垂死挣扎的大苏奴、桑周为首的400余人,进行合围和清剿。持续2个多月,战斗17次,歼敌175名。由于群众发动起来了,叛匪生活资料、情报来源断绝。遂以煮皮袄、牛皮充饥。在此有利时机,平叛部队便发动群众去招降。群众中形成亲招亲、邻招邻,父母招儿子、妻子招丈夫的局面。20天内有550余人次上山,招回90余人,对劝降者一律按四不政策办事。两面夹击使叛匪陷入绝境,最后以大、小苏奴,桑周为首的200余叛乱武装全部投降。在青海重点清剿青南地区的同时,第134师400团、工兵营、通信营及炮兵541团抽组之混合炮营,于7月3日开始,对玉树地区集股叛乱武装进行清剿,至12月6日止,战斗148次,歼敌9556人。胜利后,除留少数连队常驻清剿外,其余部队撤回休整。

    青南地区开春后散而复聚的叛乱武装已达5000余人,枪800余枝,采取大分散、小集中,凭借山区、寺院活动。于是清剿指挥部集中步兵163团、165团,骑兵3团,黄南支队,民警民兵一部共4403人,以集中对集中,以分散对分散的清剿。4月15日,歼灭什藏寺地区之股匪300余人。5月17日,转战兴海,对更藏为首的股匪连续作战,歼敌800余人,解放群众1500余人,击毙匪首更藏。后即转入分片清剿、政治瓦解相结合,歼灭了该地区的叛乱武装。

    1959年7月至1961年底,是平叛后期。在股集匪基本被消灭。公开的散匪也少了,残存的多系死心踏地的反动骨干,有一定反动伎俩,行动狡猾隐蔽。多在暗中串联,煽风点火,组织凶杀再叛。根据军委指示,54军调往西藏后,青海和甘南增调第21军部分兵力,参加肃清残匪。这一时期,以发动群众为主,结合军事打击和政治争取,挖匪根、除匪患。在作战部署上,严密控制匪巢、挖根、扎点、布网,多路搜剿相结合。对阿木去乎旦增青稞股匪26人,玛曲乔科格桃、窝吾股匪20人,曾使用数十倍于敌的兵力,清剿一年而无成果,小分队反而多次吃亏。后改为组织多路武工队发动群众,仅青南就组织了42个武工队,占总兵力的三分之二。打法上改和多路追、伏、堵、突袭等办法,最后才将这两股叛匪全歼。

    在青海和甘南地区平叛作战中,至1961年底统计,共歼灭叛匪160189名,毙、俘美蒋空投特务18名。缴获各种枪81345枝(挺),炮4门,电台8部,彻底平息了甘南、临夏、黄南、海南、果洛、玉树等32个县的叛乱,并达到了净化要求(无10人以上的股匪)。

    大规模的武装叛乱从青海、甘南地区首先开始,我军集中力量首先给予打击,对于教育群众,分化敌人,孤立少数顽固分子意义十分重大。对外部势力,企图借机煽风点火,分裂祖国,制造民族矛盾的阴谋是彻底的揭露。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发动群众是有机结合的,但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重点,不能不加区别的套用。在叛乱分子气焰十分嚣张的时候,只能是以军事打击为主。当其集中大股受到严厉打击的时候,有的开始动摇,则以三者结合,造成两面夹击之势。当集中大股的叛乱武装基本被消灭以后,则以发动群众为主,辅以政治瓦解和军事打击。所以平叛斗争的过程,实际上是军队学习党的方针政策的过程,也是向群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的过程。玉树地区过分强调军事打击,擅自修改宽俘政策,发生对俘虏捆、吊、杀、打事件,有的对外逃群众不加区别地加以杀害,导致这个地区平叛的复杂化,造成敌人煽动群众进行顽抗的不利局面。1958年集股叛匪即已基本肃清,由于政策上的偏差,仅军分区负责人孙某批准秘密处决降、俘人员128名,使这个地区1961年零星叛匪还在顽抗。多数部队,按照政策办事,在平叛中全区派出干部战土9000余人,组成工作队、武工队,帮助建政建党,战斗间隙,助民劳动77万个劳动日,为民治病28.85万人次,救济物资6500件,救济粮食局156.6万斤,深刻地教育了群众,极大地孤立、瓦解了敌人。鉴于叛乱骨干是少数,有不少是被裹胁的和受蒙蔽的,在政治瓦解的做法上,有的是先打后争取,有的边打边争取,有的先争取不成再打,有的则争取、等待、再争取。不仅部队做,亲友、邻居都做争取工作,促使其内部分化,争取被胁从群众团结教育广大藏族同胞,达到不战而歼之目的。(参见《国防历史》(下),王中兴、刘立勤编著,军事科学出版社,2003年1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1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