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战役  1950年底进行的边界战役,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担负援越抗法任务后,协助越军组织指挥的第一个重要战役。

    法国殖民者为了控制越南全境,对付日益发展的越南人民抗法斗争,不断增派法国远征军和扩建越伪军。至1950年初,在印度支那的法、伪军总兵力已达23万余人。其中部署在越南北部的兵力有7.5万余人,重点加强对越中边界的封锁和对越北根据地的围困、进攻。

    从1950年4月起,中国援越物资开始运进越南根据地,第一批越军主力部队进入中国境内接受装备、训练。为了打破法军的封锁,打通与中国的交通线,取得中国的直接援助,巩固和扩大越北根据地,为尔后夺取抗法战争的胜利创造条件,越共中央于6月作出了发起边界战役的决定。

    越军总部原计划使用正在中国接受装备训练的4个主力团回越参战,分别攻打越西北重镇老街和越北重镇高平。后来考虑到后勤保障有困难,便改为集中力量攻打高平。为保障战役的胜利,越共中央在要求中国提供充分的后勤保障、军事顾问尽快入越的同时,还要求另派一位高级军事指挥员,协助进行整个战役的组织指挥。

    中共中央决定,委派广西军区司令员李天佑将军到边境会晤越军总司令武元甲,听取越方有关战役后勤保障的具体要求。并成立以李天佑为主任的支援委员会,负责领导战役所需粮食、弹药、药品等援助物资的筹集和运送工作。在边界附近的中国境内,设立两所专门收治越军伤员的野战医院。中共中央指示已集结广西南宁的军事顾问团,立即启程入越。同时,指派西南军区副司令员兼云南军区司令员陈赓将军,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赴越,在军事顾问团的配合下,协助进行边界战役的组织指挥。

    7月初,陈赓率20多名随员由昆明冒雨启程。赴越途中,陈赓首先到训练越军的云南砚山营地,听取中方负责人庄田、周希汉等关于装备、训练越军的情况汇报;又与越军308师的领导人座谈,了解越南战场敌情,征询、探讨边界战役的作战意见。进入越境后,他又一路上向越军干部、战士和地方干部、群众调查了解有关情况,进行分析研究。7月22日,陈赓将调查了解的情况和对边界战役作战方针的设想,报告中共中央:“越军主力一部经滇、桂整训装备后,情绪甚高,但营以上干部实战指挥经验较少。据此,目前越北作战方针,应争取于野战中歼敌之机动部队,并首先拔除一些较小的孤立据点,取得首战胜利,积累经验,提高与巩固部队士气,争取完全主动,逐步转入大规模作战。对于越方决定打高平,建议采取围城打援,先夺取外围孤立据点,取得经验,再夺取高平,并利于吸引谅山方向之敌,集中业经整训的部队,选择战场,歼灭谅山方向出援的法军机动部队。若谅山机动部队三至五个营被歼,则高平及谅山附近之若干据点均将便于攻占,越东北及越北敌我形势亦可大为变化。”26日,中央军委复电陈赓:“你的意见是正确的。”“目前不要直打高平,先打小据点,并争取围攻打援是适当的。”

    7月28日,陈赓一行抵达太原、宣光两省交界处的越共中央所在地,受到胡志明等越共中央领导人的热烈欢迎。早在1925、1926年间,胡志明在中国广州从事革命活动时,就曾与年轻的中共党员陈赓相处一室,结下了浓厚的友谊。老朋友此刻重逢,都十分高兴。

    当晚,胡志明等越共中央领导人,与陈赓一起研究边界战役的作战问题。陈赓讲述了对边界战役作战方针的意见。胡志明等越南中央领导人表示完全赞同,并要求陈赓到越军前指,帮助越军总司令武元甲制定了作战计划和进行战役的组织指挥。

    8月14日,陈赓一行抵达广渊越军前指。这时,韦国清率领的军事顾问团已先到两天。陈赓一行和军事顾问团一起,听取了越军总参谋长黄文泰和越军总部有关越南战局,特别是沿边界4号公路一线法军防御部署的情况介绍。

越北边境,是法军重点设防的地带。法国殖民者为了阻遏中国对越南的援助和中国革命对越南的影响,在东起芒街、西至老街的边境沿线,构筑了上百个大小据点,其中亭立至高平的4号公路一线已筑成完整的防御体系。谅山和高平是4号公路防御体系中的两个核心守备点,都是永备防御工事,各驻守1个精锐的机动兵团;谅山与高平之间,有同登、那岑、七溪、东溪等较小的孤立据点,各驻有1个营的兵力。

    陈赓向武元甲和越军前指阐述了关于战役作战方针的意见后,进一步指出:高平山水环抱,地势险要,设防坚固,易守难攻,且法军较多,而越军尚缺乏攻坚作战经验,难有胜利把握;即使能攻下,也极易打成得不偿失的消耗战,达不到歼灭法军有生力量的战役目的。最好暂时不攻高平,而首先攻打高平南面较小的孤立据点东溪,切断4号公路,孤立高平,迫使谅山方向法军出援,在野战中将其歼灭;接着解放七溪、那岑等据点。这样,即可使部队得到锻炼,提高战斗力,又使高平守军彻底孤立,丧失斗志,比较容易将其歼灭。

    在越军前指接受先打东溪的意见后,陈赓和军事顾问团一道,帮助越军前指拟制作战计划,并召开参战部队团以上干部会,传达讨论这一作战计划。陈赓应武元甲的邀请,在会上讲了话。他着重阐述了战役的作战方针和指导原则,以及攻坚战、夜战、近战等战术问题,并且解答了越军干部提出的有关战役的一些疑难问题,进行战前动员。随后,陈赓的部分随员及顾问团的师、团、营三级军事、政治顾问,分别下到参战部队,协助进行战前准备和组织指挥。后勤顾问全力帮助越军做好战役的后勤保障工作。

    战役发起前夕,胡志明亲临前指看望陈赓和军事顾问团的领导人。胡志明对陈赓说,部队都交给你指挥了,但有一条,只许打胜,不许打败。陈赓表示,打胜仗主要还是要靠越南军民,但自己一定尽力协助指挥打好这一仗,决不辜负胡主席的期望。攻打东溪的作战,于16日拂晓发起攻击,18日凌晨拿下法军中心据点,共歼灭守军270余人,夺取了东溪县城。

    东溪的解放,腰斩了法军4号公路一防线,孤立了高平守军。河内法军指挥部对此十分震惊,急调1个机动兵团向七溪集结;同时出动5个机动营,向越北根据地首府太原进犯,威胁越方党政首脑机关的安全。陈赓判断,法军此举的目的,在于吸引越军主力回援而撤离东溪,以便其从七溪反扑东溪并接应高平守军;同时,高平守军定会弃城出逃。于是,他建议参战部队坚持原定方案,继续驻守东溪,隐蔽待机,歼灭法军。

    9月30日夜,集结七溪的法军勒巴兵团乘夜暗出动,企图重占东溪。10月1日晨,在东溪以南山地遭到越军209团阻击,形成对峙。10月3日拂晓,高平法军沙格东兵团果然开始弃城南路向谷社山地区转移,企图凭借险要地形,抵抗越军进攻,接应沙格东兵团南逃。越军前指命令308师、209团和1个独立营迅速尾随勒巴兵团,将其包围于谷社山地区。沙格东兵团于5日晨撤退到东溪西北的梅弄地区,得悉勒巴兵团未能占领东溪,随即焚烧车辆、火炮和辎重,徒步转入4号公路西侧的河谷继续南逃。6日,沙格东兵团接近谷社山地区,而勒巴兵团仍据守谷社山的山沿顽抗。越军多次冲击未能奏效,伤亡不断增加。经过几天连续战斗,部队已相当疲劳,攻击力有所减弱。正在带病坚持协助指挥的陈赓将军得悉上述情况后,当即向越军前指提出,现在战场形势很严峻,是全歼这两股法军和锻炼部队的关键时刻。如果让这两股法军会合逃走,那将前功尽弃,等于把即将到手的胜利白白丢掉。应该动员部队,克服一切困难,坚持连续战斗,在7日清晨以前坚决歼灭包围中的勒巴兵团,然后集中全力围歼沙格东兵团,夺取战役的最后胜利。同时,陈赓建议胡志明鼓励前线官兵,发扬不怕疲劳、不怕牺牲的精神,坚持连续作战,坚决全歼法军。越军前指根据陈赓的建议,下达了限时攻歼两路法军的命令;胡志明向前线官兵发出了慰问鼓励信。参战部队指战员深受鼓舞,坚决执行命令,勇猛发起冲击。至8日下午,勒巴兵团4个营被全歼,上校指挥官勒巴及其参谋部人员全部被俘。越军士气大振,立即移师围歼沙格东兵团。10日,沙格东兵团3个营全部被歼,上校指挥官沙格东及高平省伪省长等均被活捉。经过7昼夜连续激战,越军全歼了法军2个精锐兵团3000余人,解放了高平,并乘胜攻占了七溪。

    七溪以南4号公路一线的那岭、同登、谅山、亭立、安州等处法军惧怕被歼,纷纷撤逃。法国殖民者多年苦心经营的越、中边境封锁线全线崩溃。进犯太原的法军和驻老街、沙巴的守军也先后撤离。美国《合众社》报道说:“法国在中越边境3500人的精锐部队,遭受在新中国邻邦受训和武装的越盟军队的强大进攻,法军大部分被消灭。与中国接壤的边境约250英里地区已完全没有防卫力量。这是法军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军事失败。”

    边界战役刚结束,陈赓就收到由毛泽东起草的中央军委的电报:越军大胜,极慰。越军经胜利必能提高一步。越军还年轻,只有从今后多次作战中才能逐步学会近战的各项技术和战术。你们应更好地帮助他们。战役结束后应休整一下,总结经验,补充兵员,进行近战教育及政治教育,选定下次作战目标,做好下次作战计划。

    据此,陈赓和军事顾问团向胡志明和越军前指提出开展战役讲评,总结战役经验的建议。陈赓亲临战地现场,帮助各级指挥员分析战例,总结经验教训。在越军参战部队营以上干部的战役总结大会上,长征代表越共中央作了战役总结报告。接着,陈赓应邀作了长篇讲话。他首先从战役指导思想、作战指挥、战术运用等方面,总结作战经验,赞扬参战部队英勇顽强、连续作战的精神,同时也坦率诚恳地指出了存在的一些问题。最后,他勉励越军官兵,在胜利面前不骄傲不自满,发扬光荣传统,不怕艰难困苦,在胡志明主席的领导下继续艰苦奋斗,争取各方面有更大的进步,更大的胜利。陈赓的报告,受到胡志明和到会干部的热烈欢迎。胡志明在会议总结讲话中高兴地说:“我们已经打了两个胜仗,第一个胜仗是我消灭了敌人并解放了高平、东溪和七溪;第二个胜仗是我们已经看清了自己的优点和缺点。”

    边界战役,是越南人民军建军以来一次空前的胜利,是越南人民抗击法国殖民者的斗争由被动防御转入主动进攻,由游击战转入运动攻坚战相结合的新阶段的重要标志。这一胜利,为夺取抗法战争的胜利打下了基础。(参见《国防历史》(下),王中兴、刘立勤编著,军事科学出版社,2003年1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1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