奠边府战役  1953年夏天,越共中央要求顾问团帮助拟订1953年秋冬至1954年春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作战计划。同时,中共中央军委也指示顾问团,在当前一定时期内,越南战场宜加强游击战,发展运动战和攻坚战,三者紧密结合,积极主动作战。军事顾问团根据越共中央的要求和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拟制了一个作战方案,建议越南北部正面战场主力仍向西北发展,解放莱州,吸引法军,在地形有利于越军的战区歼灭法军有生力量,进一步开辟西北战场;同时,进一步开辟各敌后战场,积极开展游击活动,挫败法军扫荡,配合主战场作战,为解放以河内、海防为中心的红河三角洲平原创造有利条件。

    当时,有人提出了另一个作战方案,主张集中全部或大部主力于红河三角洲平原,相对分散活动,争取消灭法军一部主力,进而解放河内、海防。

    9月,越共中央政治局听取了两个方案的说明,并进行讨论。胡志明肯定了进一步开辟西北战场的主张,作出了战略方向不变的结论。越共中央政治局通过了顾问团拟制的作战计划。11月中旬,越军316师3个团及325师、304师各1个团,向西北进军,准备攻打莱州。

    当时,侵越远东法军总司令已由纳瓦尔接任。他发现西北地区再度受到威胁,急派6个机动营,空降于莱州南面的奠边府;另以6个营空降占领位于奠边府西南、老挝境内的孟溪、孟夸,建立  起连结上寮和奠边府的南乌江防线。纳瓦尔的企图是确保上寮,重占西北,稳住阵脚,进而歼灭越军主力。

    奠边府,在莱州以南约75公里处,紧靠越、老边界。该地是越南西北高原上较大的盆地,南北长约18公里,东西宽6~8公里,四面环山、人烟稀少,交通闭塞,但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侵越远东法军总部认为,奠边府不仅是联结越西北、上寮的战略十字口和上寮的屏障,而且是建成控制整个印度支那的陆、空军重要基地的理想处所。因而纳瓦尔在12月3日发出的训令中强调,必须把整个西北的防御力量集中到奠边府,必须不惜任何代价守住这个陆、空基地。法军占领奠边府后,即空运大批工程机械、器材,紧张地构筑工事,修建机场,迅速建立起集团防御据点群。

    正随越军前指向西北行进的军事顾问团团长韦国清获悉上述情况后,召集前指顾问组认真分析了法军的企图和战场形势,提出了歼灭奠边府法军的设想,并向中共中央军委作了报告,建议在继续按原计划攻取莱州的同时,迅速增调兵力包围奠边府,发起奠边府战役。中共中央军委同意顾问团向越军提出这一建议,发起奠边府战役。中共中央军委同意顾问团向越军提出这一建议,并指出,奠边府战役无论在军事上、政治上都有重要意义,而且在国际上将产生重大影响。指示顾问团要帮助越军总部尽快下决心,并协助组织指挥这一战役。

    越军前指接受了军事顾问团的建议,拟制了奠边府战役作战方案。12月6日,越共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了奠边府作战方案,决定成立奠边府前线党委和指挥部,由武元甲任总前委书记和总指挥,中国军事顾问团团长韦国清为前线总顾问。同日,胡志明指示:全军、全民、全党务必集中全力打好这次战役

    在战役准备阶段,越军参战部队主力按原计划迅速解放了莱州市,从北面迫近奠边府;其他参战部队也按预定时间向奠边府开进,很快构成了对奠边府的包围。当时,防守奠边府的法军只有6个营的兵力,防御工事也尚未完善。为不失战机,曾设想趁法军立足未稳,发起强攻,速战速决,一举将其全歼。但由于山高林密,越军的火炮未能按时到达指定位置;而法军兵力已迅速增至16个营,并划为南、北和中心3个分区,建成了由49个大小据点构成的8个据点群和2个野战机场。法国国防部长及三军部分高级将领在视察奠军官府布防后宣称,奠边府是不能攻克的堡垒,是东南亚的凡尔登。在这种情况下,速战速决已难实现。军事顾问团与越军前指经过共同深入分析,一致认为解放奠边府的战役决心不能动摇,并确定把速战速决改为稳扎稳打,采取严密包围,逐点分割攻占、逐步紧缩、层层剥皮、波浪式推进的作战方法,最后发起总攻,全歼守军。

    法军为了长期固守奠边府,除频繁出动常驻野战机场的14架飞机外,每天还从河内、海防出动数十架次(最高达五六十架次)战斗机和运输机,轰炸、扫射越军的阵地和补给运输线,同时为守军运送、空投弹药及食粮、用水等。为了打破法军的空中优势,保障奠边府战役的胜利,军事顾问团建议越军一面组织地面炮火压制法军飞机的起飞和降落,破坏机场;一面组织以高炮、高射机枪为主,辅以其他步兵火器的对空射击,打击及限制法军飞机的空中活动。同时,建议正在中国装备、训练的越军4个37毫米高炮营,配备中国顾问(教员),提前返越参战。越军采纳了这一建议。采取上述措施后,越军先后击落、击伤法军飞机50余架。随着越军地面火力的加强和包围圈的逐步紧缩,法军飞机不但轰炸、扫射难以奏效,而且有过半数的空投物资落到越军的阵地上,法军连食用水也发生问题,士气越来越低落。

    在战役进攻发起前,越、法双方形成了深沟高垒的对峙。法军凭借坚固的地堡、其他工事和空中及地面的火力优势,有恃无恐,常常三五成群地离开地堡出来活动。为了打击法军的气焰,杀伤其有生力量,军事顾问团向.越军介绍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开展冷枪冷炮活动、狙击杀伤美军的经验,帮助培训各种火器的狙击手,并及时总结推广经验。越军狙击活动的开展,给法军以有效杀伤,使其官兵再不敢轻易离开工事活动,处于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与此同时,工兵顾问组及从中国人民志愿军抽调的10多名工兵干部,深入前沿阵地,传授经验,具体指导越军加强阵地工事构筑。越军克服各种困难,构筑了交通壕干线50公里,形成纵横交错,明暗结合,进可攻,退可守,直抵法军阵地前沿的工事网,为逐点分割歼灭法军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完成各项准备工作之后,越军于1954年3月13日和30日,先后发起战役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作战,相继攻占北分区的据点群和中心区芒清东面的所有高地及西、北两面的一批据点,并占领芒清机场,切断了中心区与南分区的联系。至此,外围屏障或被清除或被割裂。中心区已陷于孤立并处于越军炮火控制之下。此时,雨季来临,山头笼罩浓雾,地面一片泥泞,战壕里已有齐腰深的积水,部队行动和后勤补给十分困难。也就在这时,在侵朝战争中遭到失败的美国,加紧了对法国侵越战争的支援,向法军紧急提供一批作战和运输飞机,同时派出2艘航空母舰进入北部湾,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雷德福公然宣称,准备动用美国空军B9型战略轰炸机,大规模轰炸包围奠边府的越军;并示意将考虑对越南使用原子弹。面对上述情况,有人以部队连续作战太疲劳,雨季行动困难太大为由,主张趁河水泛滥之前撤离莫边府。在这种情况下,是坚持原方案发起战役最后总攻,还是趁河水泛滥前撤离奠边府,就成了必须慎重抉择的一个重大问题。

    军事顾问团团长韦国清将军与越军前指一起分析当时形势,认为美国进行战争恫吓的真实目的,正是要压越军撤出奠边府,为面临绝境的法军解围。当时越军已具备发起总攻全歼守敌的条件,绝不能功亏一篑,坐失良机。如果仓卒撤离,法军势必乘机反击,后果将不堪设想。越军前指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在河水泛滥之前发起总攻。

    与此同时,为战役总攻提供的弹药等物资,已由中国境内源源运到,在中国境内装备训练的越军75无后坐力炮和火箭炮各1个营也相继赶到。中共中央军委指示顾问团,为了全歼守敌,取得战役的全部胜利,应很好组织发扬炮火,不要吝惜炮弹的消耗。我们将供给、运送足够的炮弹

    5月1日午夜,奠边府战役总攻开始。越军在强大炮火掩护下,向奠边府发起攻击。6日傍晚,越军炮火向法军中心据点猛烈轰击。刚刚进入阵地的12门6管火箭炮发挥了威力,摧毁了一个又一个残存的法军据点。7日17时半,奠边府法军最高指挥官德卡斯特里准将及其参谋部军官从地下指挥所里一个接一个地走出来,举着白旗投降。举世瞩目的莫边府战役,以1.6万余名法、伪军全部被歼而胜利结束。

    莫边府的解放,宣告了法国侵越战争的彻底失败。法国代表不得不在日内瓦协议上签字,确认越南、老挝、柬埔寨印支三国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是年7月,越南全境实现了停火,法军撤出越南和整个印度支那,北纬17度线以北的越南北方全部解放。

    奠边府战役总前委书记、总指挥武元甲,1964年在阐述奠边府战役和1953年至1954年冬春作战取胜的原因时,这样写道:毛泽东军事思想对于我党领导这场抗战有着重大的贡献。自1950年以来,在中国革命胜利以后,我国军民更有条件学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宝贵经验,学习毛泽东军事思想并创造性地成功地运用到我国的武装斗争的具体实践中去。这也是帮助我军迅速成长,使我军取得接连的胜利,特别是取得1953年至1954年冬春作战和奠边府战役历史性的伟大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素。(参见《国防历史》(下),王中兴、刘立勤编著,军事科学出版社,2003年1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1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