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建公路  老挝没有铁路和出海港口,交通运输主要靠公路和骡马路。尤其是北部地区的道路,多为骡马和小路,交通极不方便。这对于老挝爱国武装力量的发展壮大和进行抗美救国的斗争非常不利。

    应老挝人民党和王国政府的请求,中国自1962年至1978年,无偿地为老挝修建了7条沥青路面的公路。

    一、修筑丰帕公路

   1961年4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和老挝王国政府首相梭发那·富马亲王在联合声明中指出:中国政府应老挝王国政府的请求,同意帮助老挝王国政府修建1条公路,即丰沙里至帕卡公路。6月,云南省派出技术考察团实地踏勘,按照中国公路6级乙标准进行设计。9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遵照周恩来关于援建丰帕公路要动用工兵部队包下来,修得快,修得好的指示,决定由昆明军区和铁道兵各组织一个工程大队,成立军工指挥部,在云南省援老筑路领导小组统一领导下,与民工大队共同完成筑路任务。1962年1月。13日,两国政府代表在老挝王国临时首都康开,签订了关于中国帮助老挝修筑丰帕公路的协定。2月10日,工程1、2大队共4315人,加强运输汽车60辆,骡马610匹,及部分施工机械,在完成中国云南省勐腊至中老边境公路的修筑任务后,陆续进入老挝境内展开施工。

    老挝北部地区,群山连绵,森林密布,河溪纵横,气候炎热,蚊虫孳生,疾病流行,修筑公路十分困难。由于工期紧迫,施工部队一边准备,一边测量设计,一边施工。为了缩短补给线,加快施速度,筑路指挥部决定由两个军工大队与民工大队逐段包干,同时进行路基、路面和桥涵的综合施工。施工初期,机械开不进工地,只能进行手工作业。施工部队虚心向民工大队学习,因地制宜,就地取材,自制手推车、滑土车和打夯机等简易工具,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率。经过精心施工,所修公路达到了路基坚实、路面平整、边坡整齐、桥涵稳固、外型美观的设计要求。1962年11月7日,梭发那·富马亲王视察了丰帕公路工地,十分赞赏中国筑路人员勇于克服困难的精神和就地取材的办法,对公路的质量表示满意。

    1963年3月15日,丰帕公路全线竣工。公路全长81.476公里,有桥涵209座,其中军工大队完成总工程量的50%左右。1963年4月12日,中老双方组织验收。13日,老挝王国首相府发表公报,称赞中国修筑的公路质量良好,并将这条公路命名为老中友谊路。5月25日,中老双方在丰沙里举行了签字移交仪式和通车典礼。

    二、修筑盂赛到波亭、孟夸、孟洪的三条公路

    1968年2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副部长彭德清和老挝爱国战线中央委员、老挝人民党中央财政委员会委员通占,在北京签订《中、寮双方关于修建公路(磨憨一孟赛一孟夸)问题的会  谈纪要》。1969年8月8日,中国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副主任李强和老挝人民党财政委员会委员提坛,在北京签订了《中、老双方关于修建(孟赛至孟洪)和考察(孟赛至孟献)公路的会谈纪要》。根据纪要规定,中国筑路部队同时担负孟赛至波亭(老西线)、孟赛至孟夸(老东线)、孟赛至孟洪(新西线)这3条公路的施工任务。1968年2月17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援老筑路工作由总参谋部和交通部共同领导。8月16日,毛泽东签发命令,由援越筑路的中国后勤部队5支队组成筑路指挥部,率4个工程大队、云南省第一民工总队以及防空、警卫和后勤部队共2万人,入老担任筑路任务。当时,5支队刚刚撤离越南战场,还没来得及休整,就接到奔赴老挝战场的命令。他们经过短时间的准备,于9月18日从中国云南省勐腊县磨憨口岸分批入老。筑路指挥部驻云南勐腊县尚勇。中国交通部第二公路勘察设计院组成的测设指挥组和4个测设队,按照中国公路6级甲标准进行勘测设计。

    根据老挝人民党的要求和展开施工的需要,筑路指挥部决定集中4个大队的力量,首先抢修老西线,打通中老边境的道路,同时以1个大队的力量进入老东线,进行施工准备。为了便于展开施工力量和保障材料供应,筑路指挥部要求各大队组织先遣突击队,首先沿公路勘定中心线,修一条能通汽车的便道(简称粗通)。9月份,老挝正值雨季,阴雨连绵。施工部队安家没土地,做饭无干柴,加之空中有飞机轰炸,地面有特务袭扰,条件非常艰苦。筑路工程部队克服各种困难,背着沉重的施工器材和生活用品,陆续开进茫茫森林中的施工地段,一边安家,一边投入施工。702大队率先于9月22日开始清场和抢修便道。广大指战员忘我奋战,砍伐参天大树,清除丛竹、荆棘、杂草和乱石,排除美机投下的炸弹,削山填沟,架设便桥,只用了3个月的时间,就修通了老西线102公里的汽车便道,为修筑正线创造了条件。

    汽车便道修通时,已进入旱季中期。筑路指挥部抓住这一黄金季节,及时调整部署,全面展开正线施工。各大队在负责的20~30公里地段上,科学分工,密切协作,集中人力和机械,首先突击路基土石方。在筑路指挥部统一组织下,各部队积极开展了比速度、比质量的竞赛活动,有效地加快了施工进度,提高了工程质量。702大队一营与技术营配合,实行机械集中定点作业,劈山填谷,仅用17个工作日就完成了2公里多的路基土石方,计4万多立方米。担任备料任务的分队,采取就地取材和开辟场外料场相结合的办法,保证了每公里路段所需的2200立方米石料的及时供应。在铺砌路面底层时,706大队1连从日进30米很快提高到68米,以后又提高到214米。经过近1年时间的艰苦奋斗,老西线于1969年12月25日竣工,公路长100.397公里,有桥梁11座,涵洞315个。老西线建成通车后,筑路指挥部将3个大队的主要力量及时调往新西线。筑路部队抢旱季,战雨季,一心一意扑在施工上。1970年1月,云南省峨山、通海等地发生强烈地震,704大队有735人的家庭遭受重大损失,其中141人的直系亲属在地震中死亡。但是,他们忍痛节哀,继续忘我战斗在筑路岗位上,没有一个人要求回家看望。

    援老筑路部队发扬国际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争分夺秒地进行施工,加速了筑路工程的胜利完成。1971年4月,新西线圆满竣工。次年3月,老东线也宣告竣工。至此,3条公路全部完成,共长293.009公里,从而使老挝北部的交通状况大为改善,有效地支援了老挝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第一批筑路部队完成任务后,陆续回国。为了保障公路畅通,中国人民解放军从1972年3月开始,又先后派出2个工程大队,担任老西线的维护保养任务,时间长达6年之久。

    三、修通北线和孟北线

    1970年12月,老挝人民党请求中国再帮助修建那堆至孟新东北侧的北线和孟洪至北本的孟北线公路。这两条公路对于老挝发展地方经济、开展抗美救国斗争有重要作用。中共中央、国务院同意援建。1971年1月9日,中老双方签订了关于中国帮助老挝修建公路的换文和会谈纪要。

    1971年1月26日,中央军委命令,调2个工程大队与云南省再次组建的1个民工总队,共同担任北线施工任务。5月24日,中央军委又命令2个工程大队,担任孟北线的施工任务。这批援老筑路部队,除715大队已于4月到达老挝外,其余均于9、10月间进入老挝。1972年4月10日,昆明军区抽调400多名干部,组成新的筑路指挥机关,接替原筑路指挥部,并在老挝南巴(今盂南巴)设立前方指挥所。9月,由贵州省交通勘察设计院组织的测设指挥组,接替了原测设指挥组的工作。山西、云南省交通局组织的3个测设队,担负勘测设计任务。

    北线公路的越岭线和沿溪线占80%,工程量很大。担任北线施工的715大队,是雷锋生前所在部队。这个大队进入老挝后,筑路指挥部号召全体筑路人员,学习雷锋的实干精神和献身精神,搞好援老筑路。在施工中,他们紧张战斗,十天、半月甚至1个月才休息1天,到1971年底就完成了清场、粗通任务。1972年初,为加快施工进度,各筑路部队普遍采取了路基、路面、桥涵和备料4项工程联合作业的施工方式。一个大队一次展开25~30公里,以营为单位组成4个专业队,形成作业一条龙,各负其责,互相促进。各大队经常组织施工会战,不断掀起竞赛高潮。机械分队坚持满负荷作业,平均每个班的土石方量达到350立方米,最高的达到400立方米。715大队雷锋班担任运输任务,从1971年4月至1972年2月,安全行车13万余公里。雨季中,粗通的汽车便道往往难以行车,他们就踏着稀泥,一天往返40多公里,将物资背到工地。1973年1月,筑路指挥部给雷锋班记集体二等功一次。

    孟北公路大部为沿溪线,常常要盘山过河,平均每公里的桥涵纵长达45米,施工任务非常艰巨。718大队负责修筑的路段中,有1公里多长的险要地段,悬崖峭壁高达20余米,人称老虎口。718大队3连,在715大队技术1连的配合下,实行三班制连续作业,登悬崖,攀绝壁,悬空打眼放炮。担任打炮眼任务的7班,在狭窄的导洞里跑着钻孔,爬着出渣,洞内又闷又热,加之放炮后硝烟呛人,有的战士一天昏倒多次,仍不肯离开战斗岗位。经过17个昼夜的奋战,三连终于打通了老虎口。在桥涵施工中,714大队的桥涵专业队采用墩、梁整体浇灌法,替代打筑预制梁吊装法,缩短养护期,提前两个月完成了桥涵工程任务。担任铺筑沥青路面的部队,根据热带气候特点和科学试验结果,严格掌握技术规范,以营为单位按工序进行流水作业,保质保量地按时完成了各条公路沥青路面的铺设任务。

    1973年10月,孟北线和北线公路同时竣工。孟北线全长51.558公里,有桥梁14座,涵洞191个;北线全长115.506公里,有桥梁21座,涵洞373个。第二批援老筑路部队在完成任务后相继回国。

    四、修筑新东线

    根据老挝人民党的请求,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同意再次帮助老挝修建纳双至孟献的新东线公路。1972年8月11日,中老双方签订换文予以确认。

    1973年1月30日,中共中央决定,先调3个工程大队进行施工,中期轮换一次,前后动用6个工程大队,5年完成任务。2月13日,国务院、中央军委对昆明军区、工程兵和交通部在援老筑路中的领导分工等问题作出明确规定。6月6日,中央军委下达了关于筑路部队的行动命令。7月7日,工程兵和昆明军区在北京共同召开援老筑路工作会议。会议由工程兵司令员陈士榘、昆明军区副司令员查玉升主持。与会人员认真总结交流了1968年以来的援老筑路经验,研究了援建新东线的具体部署。

    新东线勘测设计长度约为300公里,要反复跨越高山峡谷,工程特别艰巨。该线的勘测设计任务由贵州省交通局组织的3个测设队承担。为了保障勘测任务的完成,担负地面警卫任务的720大队的指战员们,使用砍刀在密林中开辟人行通道290多公里,被誉为开路先锋。筑路部队于1973年9月进入老挝后,立即投入了紧张的施工。由于地形复杂,路基开挖土石平均每公里达5.9万多立方米,比已经修筑的各条公路几乎多出1倍。筑路部队依照精心设计、精心施工的原则,在正式施工之前,指派负责干部、工程技术人员与勘测设计人员一道爬山涉水,对线路进行全面复查,使线路的实际长度比原设计缩短13.7公里,减少桥涵100座,从而加快了工程进度,降低了工程造价。筑路部队旱季在干,雨季不闲,每年施工均超过规定的工作日,最多的超过73天。在突击重点工程时,他们实行机群(每群4~5台)多班作业,做到人员休息机械不停,使推土机平均每台班的作业量成倍增长。726大队在1个月内,完成土石方55万余平方米,创造了援老筑路部队的最高纪录。筑路部队为支援老挝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不惜奉献自己的一切。725大队战士黄小毛,跟随大队负责人前往工地执行任务。在徒涉南巴河时,他主动下水探路,不幸被急流冲走,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筑路部队指战员以他为榜样,连续苦干。不少部队在人员没有增加的情况下,将两班制改为三班制(两种作业制每班均为8小时),增加了作业时间,加快了施工进度。

    楠乌河大桥,是中国援老修建的桥梁中最长的一座。桥位处的水面宽160多米,水深2~4米,旱季和汛期水位差达18米。733大队2营指战员在云南省交通局技术组指导下,战胜了土质不良,水文资料缺乏等困难,攻克了预应力钢筋混凝土梁的生产难点,并成功地进行了深水桥墩围堰施工。经过艰苦奋战,他们共排除土石14.7万立方米,浇筑混凝土4400多立方米,砌砖石1.98万余立方米,终于在1978年1月,将这座长256米的9孔大桥胜利建成。

    1978年3月,纳双至孟献的新东线公路胜利竣工,全长280.867公里,有桥梁32座,涵洞904个。3月17日,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主席苏发努冯签署了《国家主席关于表彰中国工程队先进单位和个人的决定》,授予中国筑路工程队指挥部一级自由勋章,725、726、727、732、733、734大队及7个大队一级劳动勋章,17个单位和2名个人二级劳动勋章,黄小毛烈士等23人一级英雄勋章,另外207位烈士二级英雄勋章。政府总理凯山·丰威汉签发了给中国筑路工程队2498位立功人员的奖状。4月8日,中老两国政府在老挝孟外县举行隆重的签字移交仪式,中国交通部副部长潘琪率中国政府代表团出席了这次仪式。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政府代表团团长、公共工程和交通运输部部长萨南在签字移交仪式上说:中国援建的老中友谊一号公路,是中国筑路干部和工人阶级国际主义精神和英勇精神的历史标志,它将永远树立在这块英雄的老挝土地上。老挝政府代表团在会上将勋章、奖状颁发给中国筑路工程队指挥部。

    至此,中国人民解放军完成了援老筑路的全部工程。1978年5月底,援老筑路工程部队及后勤保障单位全部回国归建。十多年中,中国先后派出18个工程大队、3今民工总(大)队,直接施工力量7万余人,投入各种主要施工机械2250多台。总计为老挝修建公路822.416公里,桥梁131座,涵洞2677个,铺设沥青路面458万多平方米。平均每公里公路的造价为中国人民币31万余元。这是一项宏伟的工程,如果将路基作业完成的3100多万立方米土石,筑成2米宽、3米高的城墙,可环绕老挝全境一周。(参见《国防历史》(下),王中兴、刘立勤编著,军事科学出版社,2003年1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1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