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路中的防空作战   为了保障筑路工程的顺利进行和施工人员的安全,根据老挝人民党的要求和中老双方的协议。中国人民解放军自1969年3月至1973年11月,先后派出705大队和302、303、304支队担任援老筑路中的防空作战任务。

    1968年8月16日,中央军委将705大队配属援老筑路指挥部,担任对空掩护任务。705大队于1969年3月7日进入老挝,部署在中国筑路部队所修公路的沿线地区。

    当时,美国万象当局不断派出飞机对中国筑路部队进行监视性侦察,并伺机进行攻击,平均每月达100多批、400~500架次。据此,中央军委、总参谋部于1969年2月规定了中国援老部队防空作战的原则:对过往民航班机,一律禁止射击;对一时无法判明国籍与活动企图的飞机,只监视其行动,不得射击;对有敌对行动的运输机、直升机,只有当其向援老部队轰炸、扫射、空投或盘旋侦察时,才能进行射击;对进入筑路工地上空进行轰炸、扫射的作战飞机,则坚决予以打击。

    705大队在筑路部队的积极配合下,克服重重困难,构筑了7个临空指挥所和47个高炮连阵地,并采用手拉肩顶的办法,把高炮拉上山。他们根据热带山岳丛林地通视不良等特点,采取环视雷达分散配置、观察哨上山等方法,构成远近结合的空情报知系统,百倍警惕地注视着空情动向。他们顶烈日,战风雨,坚持坐炮值班。8月22日,雨后初晴,4架T?8型飞机飞临孟赛桥上空,企图袭击中国筑路部队。   

  705大队指挥所立即命令担负守桥任务的分队进入战斗。指挥员迅速判明情况,指挥射击,击落飞机1架;接着,又将另一架击伤。至1969年年底,705大队防空作战8次,取得击落飞机3架,击伤5架的战果,保障了施工的顺利进行。

    1970年1月1日,302支队率707、710大队进入老挝,接替705大队的防空任务。他们与先期进入老挝的两个高炮营和筑路指挥部的高射机枪分队统一部署,将中、小高炮和高射机枪混合配置,组成严密的防空火力配系。1月2日,美军3架T28型飞机对中国筑路部队710大队6连进行轰炸扫射,发射了上千发机关炮弹和26枚火箭弹,还投掷了气浪炸弹。这个大队高射机枪分队,与高炮部队一起投入战斗。2排排长吴春祥等人把机枪找到一片开阔地进行射击,吸引飞机。高炮、高射机枪分队紧密配合,协同作战,击落、击伤来犯飞机各1架,吴春祥壮烈牺牲。战后,老挝人民共和国主席苏发努冯授予吴春祥烈土一级英雄勋章。

    302支队越战越有经验,战果不断扩大。707大队2营运用集火近战、各个击破的战术,取得了三战三捷的战果。2月5日,2营在索波罗的防空战斗中,冒着来犯飞机的轮番攻击,以密集的火力击落其中1架,击伤2架。10月23日,在纳缅的防空战斗中击落1架F4型美国战斗机。11月23日,在会商宁的防空战斗中打下1架F4型飞机。在1970年中,302支队共作战26次,击落来犯飞机9架,击伤7架。

    1971年1月3日,中央军委命令303支队进入老挝,接替302支队的防务。为适应修筑北线、孟北线公路的防空需要,中央军委又于5月24日命令304支队进入老挝,担负孟本、孟洪筑路地区的防空任务。至此,在筑路地区共有我军高炮部队2个支队部、6个大队及3个营。根据筑路工程一线展开、多点施工、逐段延伸的特点,高炮部队在孟赛、南塔(今玳南塔)等7个地区进行重点设防;同时在其他几个设防地段的高山上设伏,进行机动作战。高炮部队以灵活的战术,声东击西,隐真示假,迷惑和打击来犯的飞机。5月5日,美国F1型飞机1批3架,窜入老东线东端的孟夸地区上空,采取前双机佯动,后单机跟进攻击的战术,发射导弹6枚。303支队712大队2营和另1个高炮营,密切配合,击落美机2架。14日,美机再次进犯孟夸地区上空,投下的气浪弹、钢珠弹,在2营4连、5连的阵地上不停地爆炸,形成一片硝烟火海。指战员们毫不畏惧,坚守岗位,顽强战斗。5连副连长负了重伤,2排长挺身而出;2排长负伤后,指挥排长又站出来接替指挥。战士欧阳征生一手捂着伤口,一手紧握高低轮瞄准。指战员们打得英勇顽强,机智灵活,一举击落美机2架,击伤1架。

    针对美国主要以快速战斗机袭击中国援老筑路部队的新情况,昆明军区于7月17日,在云南思茅召开了援老高炮部队经验座谈会,分析快、慢速飞机的不同特点,总结交流了作战经验。会后,高炮部队加强临空指挥所的建设,训练应付各种复杂情况的高超技能,以果断的指挥和快速的战斗行动,打击来犯的美国快速战斗机。12月,孟北线展开全面施工。303支队组织2个高炮营负责对空掩护。这2个高炮营在当月21日至30日的10天内,接连打了4仗,击落美机4架,有效地保障了施工的安全。

    在中国援老高炮部队的炮击下,美机逐渐减少了对筑路部队的攻击。303、304支队分别于1971年12月1973年11月回国。在4年多的时间里,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派出援老高炮部队2.1万余人,对空作战95次,击落飞机35架,击伤25架,有效地保障了中国筑路工程部队和民工大队的安全。

    为了支援老挝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中国人民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筑路所需物资,除砂、石和一般木材在老挝就地取用外,其他如钢材、水泥等都由中国供应。中国人民解放军援老部队一切费用也都由中国负担。为了把援老物资及时运入老挝,中国不仅在国内组织了铁路、公路和航空运输,而且长年使用汽车2600余辆、临时调用汽车660余辆、骡马900多匹担负运输任务。援老部队在艰苦的筑路施工和对空作战中,顽强奋战,有不少人光荣负伤致残,269人英勇牺牲,其中210人长眠在老挝孟赛和班南舍的烈士陵园里。

    在援老筑路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模范地执行中央军委颁发的《援老人员纪律守则》和筑路指挥部的有关规定,虚心向老挝人民学习、爱护老挝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热情地为老挝人民做好事。他们利用施工和作战的间隙,为老挝盖小学32所,修便道40公里,修便桥130座,挖水井100多口,修水渠5.1万多米,助民劳动3.1万多人次,修理车、船和机械1.2万多台(件),出动运输车辆2500多台次,治病26万余人次。他们还积极参加了当地的抢险救灾活动。708大队3连副指导员杨金堂,在洪水淹没老挝村庄的紧急关头,带领战士奋力抢救群众的生命财产,不幸被洪水吞没,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老挝人民共和国主席苏发努冯授予他一级英雄勋章。援老部队的崇高国际主义精神,赢得了老挝人民的爱戴和信赖。

    老挝人民革命党和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政府,对于中国人民为老挝人民所做出的贡献,给予了很高的评价。1974年10月10日,老挝人民解放军最高指挥部参谋部在写给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的信中说:中国人民的援助,是在真正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基础上的援助。这些援助,增强了老挝军队继续完成自己民族民主革命的力量。老挝人民革命党代表团在老挝的烈士陵园向中国烈士献花圈时表示,对于中国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我们子孙后代将永远铭记在心。 (参见《国防历史》(下),王中兴、刘立勤编著,军事科学出版社,2003年1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1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