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被迫作出反击的决定  中国政府以亚洲和平和中印友谊为重,对印度的武装侵占活动一直采取克制忍让态度,并为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中国政府根据大量历史资料,从历史和现实情况出发,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提出了有关中印边界的基本事实和基本看法:在历史上,中印两国从未划定过边界,但确实存在三条形成的各自行政管辖范围所及的受到两国人民尊重的传统习惯边界线;所谓的麦克马洪线是非法的;1954年印度当局片面修改中印传统习惯边界线,和盘托出英国殖民者制造的所谓中印边界线也是无效的,对中国没有约束力,不能作为中印边界线;由于印度政府派兵强行越过传统习惯线,侵占中国领土,两国形成了一条同传统习惯线有出入的双方实际控制线;双方有争议的地区,历来就属于中国,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在中国政府的有效控制之下,另外大部分是  印度军队越过中印边界传统习惯线侵占的中国领土。

    中国政府根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友好协商、互谅互让的一贯原则,提出了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原则立场:中印之间的边界,有待两国政府在友好协商的基础上有准备有步骤地谈判划定和全面解决;在边界问题尚未解决之前,作为临时措施,双方应维持现状,而不应以片面行动,更不应以武力改变这种现状;边界问题的存在不影响两国友好关系的发展,对一部分边界争端,可以通过谈判,达成局部性和临时性的协议。

    中国政府的上述主张,通过多种外交途径,多次向印度作了陈述,一再表示了自己的和平诚意,希望能够得到印度政府的响应。周恩来总理为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作了长期不懈的努力。1959年11月7日,他致函尼赫鲁总理指出:为了有效地维持两国边界的现状,确保边境的安谧,并且为边界问题的友好解决创造良好气氛,建议两国武装部队立即从实际控制各自后撤20公里,脱离武装接触。不久,他提出两国总理会谈的建议。1960年4月19日至25日,周恩来访问印度,同尼赫鲁就边界问题举行会谈。中国政府积极倡导,促成两国官员多次会晤,讨论边界问题。然而,中国政府及其领导人的合理主张和友好诚意,都没有得到印度政府的积极响应。尽管如此,中国政府仍然从中印友好的大局出发,在继续寻求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途径的同时,再三采取克制忍让态度,力图避免武装冲突,耐心等待印度政府态度和立场。中国边防部队遵照中国政府和中央军委的指示,单方面采取了一系列非常措施,如在实际控制线本侧30公里内不开枪、不巡逻,不平叛,不打猎;在20公里内不打靶,不演习,不爆破;而且对挑衅滋事的入侵印军,总是先提出警告,劝其撤退,当劝阻无效时,才依照国际惯例解除他们的武装,经说服后,就发还武器,让其离去,不使事态扩大了。对此,有的外国报刊评价说:中国方面迄今对印度方面是太宽容了。 但是,印度当局却把中国政府的宽容忍让视为软弱可欺,得寸进尺,步步进逼。1962年10月2日,印度总理在新德里的集会上说,印度政府将以军事力量对付中国。12日,他公开下令,要把中国军队从印军侵占的中国领土上全部清除掉。14日,印度国防部长宣称,要同中国打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枝枪。接着,他又乘飞机赶到靠近中印边界东段的印境提斯浦尔城,进行军事部署。随后,印军在东段大量增兵。17、18两日,在中印边界东段和西段,入侵印军同时向中国边防部队进行猛烈炮击,挑起了大规模的边界武装冲突。

  当印度军队侵占中国领土、频繁挑起边界纠纷的时候,中国政府指示中国边防部队,必须作好应付印军队进攻的准备。毛泽东主席曾适时告诫中国边防部队,要提高警惕,加强边防,防范印度军队的进攻。当印度军队大肆占地设点,步步向前推进,严重威胁中国边防部队安全的时候,毛泽东又指示:对印军的入侵,决不退让,力争避免流血;犬牙交错,长期武装共处。根据当时的严重形势,为防备印军的全面进攻,中国政府作出了加强战备、准备自卫反击的决定。这一决定,是为了粉碎入侵印军的大举进攻,同时也是为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创造条件。

    遵照中国政府和中央军委的决定,中国西藏、新疆边防部队立即进入战备状态。为加强自卫反击作战的组织指挥,西藏边防部队由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副司令员邓少东、赵文进和副政治委员吕义山等组成了东段指挥部;西藏军区政治委员谭冠三、副司令员陈明义、副政治委员詹化雨和参谋长王亢等留在拉萨基本指挥所主持工作。新疆边防部队成立了以南疆军区司令员何家产负责的西段指挥部。

    1962年10月20日,印度军队在中印边界东、西两段同时向中国边防部队发起全面进攻。中国西藏、新疆边防部队于当天奉命反击,拉开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帷幕。(参见《国防历史》(下),王中兴、刘立勤编著,军事科学出版社,2003年1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1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