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阶段自卫反击战  面对印度军队的再次武装入侵,为了捍卫自己的神圣领土,中国政府和中央军委决定再次对入侵印军实施反击,并随即命令西藏、新疆边防部队继续分别在东段、西段坚决反击入侵印军。西藏边防部队决定,以主要兵力反击西藏山南达旺河以南西山口、德让宗、邦迪拉地区的入侵印军;另以一部兵力,反击西藏昌都瓦弄地区的入侵印军,驻山南、林芝的边防部队在东段中部地区进行配合。新疆边防部队决定,向西藏阿里班公洛区的入侵印军实施反击。边防部队决心在打退入侵印军的进攻后,乘胜拔除中国境内的所有入侵印军据点,收复被印军侵占的中国领土。为加强东段东部地区自卫反击作战的组织指挥,总参谋部决定由军长丁盛、副军长韦统泰、副政治委员钟池、政治部主任蓝亦农和昌都军分区司令员郄晋武等组成东段东部地区的指挥所(简称丁指),负责统一指挥瓦弄地区的自卫反击作战行动。

    第二阶段自卫反击战,从11月16日开始,到21日胜利结束。

    一、东段的反击作战

    西山口——邦迪拉地区,位于喜马拉雅山主脉搏南侧,依山面水,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是印军进一步侵占中国边境地区,进入西藏腹地的咽喉之地。印度军队在第一阶段的全面进攻失败后,将6个作战旅部署中印边界东段,其中有4个旅8000余人位于西山口——邦迪拉地区。4师战术司令部所辖62旅5个步兵营、野炮5团(欠1个连)和野炮6团1个连及其他特勤分队一部约3300余人,位于西山口、申隔示地区;65旅2个步兵营及特勤分队一部约1500余人,位于略马东、德让宗地区;48旅3个步兵营、野炮6团1个连、阿萨姆步兵部队5营一部和其他特勤分队一部约2200余人,位于邦迪拉、拉洪、登班及波辛山口地区;4师战术司令部、炮兵4旅旅部及直属部(分)队约1000余人,位于新德让及其附近地区。此外,尚有67旅2个步兵营位于传统习惯线中国一侧的伏特山附近地区,为机动部队;4军军部位于印境提斯浦尔城。

    入侵印军在西山口——邦迪拉地区大量增兵后,以西山口为重点,沿西山口至伏特山公路两侧,作了前重后轻的线式分段部署,其外线兵力配备较强,侧后较弱。刘伯承元帅分析该地印军的  部署后指出:印军是一种“铜头、锡尾、背紧、腹松”“的布势,其企图是阻止中国边防部队向达旺河以南反击,并伺机进攻,向北再度推进。果然,16日15时许,西山口地区的入侵印军兵分3路,在强大炮火掩护下,向江和略克图拉的中国边防部队发起猛烈的进攻。根据印军布势特点,西藏边防部队决定以一部兵力反击西山口的入侵印军,打其头部;以一部兵力实施大迂回,直插德让宗、邦迪拉之间,切其尾部,形成对西山口——邦迪拉地区入侵印军的多路向心合击,将其分割包围,各个歼灭。17日晚,迂回部队翻越荒寒山路,出奇制胜,在登班击溃印军1个营,切断了德让宗棗邦迪拉公路。此时,入侵印军才发觉自己处于不利地位,于18日晨开始全线撤逃。但为时已晚,西藏边防部队已对他们达成了包围。

    18日8时半,西藏边防部队发起总攻。边防部队主力,兵分东、西两路,西路从西山口正面强攻,东路从西山口右侧后迂回反击。当东路部队进至西山口东北侧无名高地时,遭印军密集炮火拦阻。无名高地海拔4000米,面积1.5平方公里,居高临下,北部、东北部可控制达(旺)申(隔宗)公路和佳山口,南部瞰制申隔宗、略马东地区。因而它既是西山口右翼,又是印军南北机动的咽喉要地。边防部队九连冒着密集炮火连续发起冲击,摧毁印军火力点,清除印军炮兵阵地,夺回了无名高地,为打击西山口的入侵印军创造了条件。在战斗中,9连4班副班长庞国兴,为追歼一股溃逃印军与连队失去了联系,途中与失散的3名战友自动组成战斗小组,深入印军纵深地区15公里,作战5次,攻占2个炮兵阵地,击毙7个印军士兵,缴获7门火炮和2台汽车。战后,庞国兴被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无名高地被我边防部队夺占后,入侵西山口的印军,除一部依托工事顽抗外,大部均向南溃逃。18日下午,边防部队经4小时战斗,夺回西山口,斩掉了入侵印军的“头部”,使整个西山口棗邦迪拉入侵印军的防线迅速瓦解。

    在打击入侵印军“头部”的同时,执行“切尾”任务的边防部队也深入印度纵深地区,和先期执行奇袭任务的分队一起,在登班、拉洪扩大成果,粉碎印军的节节阻击,割断德让宗、邦迪拉两地印军的联系,构成打击入侵印军的对外正面。另一迂回分队也于18日进占略马东的列木来,从另一处切断了邦迪拉棗西山口公路,形成对西山口棗邦迪拉地区入侵印军的多段分割包围。接着,中国边防部队继续前进,沿公路南的小道向邦迪拉山口反击。侵占该地的印军凭借预设阵地和有利地形进行阻击,中国边防部队勇猛攻击,夺回邦迪拉主峰阵地,尔后兵分两路向邦迪拉市区攻击,于19日收复邦迪拉。入侵该地的印军纷纷南逃。11时,南逃印军一部与前来邦迪交接班增援的查谟·克什米尔联队3营共约700余人,在坦加帕尼河谷的登嘎威利西侧汇合,企图阻止中国边防部队南进。中国边防部队趁印军立足未稳之际发起冲击,印军慌忙以巨石、沟渠和汽车等为依托进行阻击。中国边防部队前仆后继,英勇战斗,清除了这部分入侵印军,并继续向南反击。20日夜间,在比里山口南面的查库,又与北援邦迪拉的印军廓尔喀第8联队6营遭遇。中国边防部队利用夜暗实行突袭。5连连长任玉宽率先冲入印军阵地,遭2名印军士兵夹击。他击毙1名,却被另1名刺伤胸部。他忍着剧痛,把第2名印军士兵击毙,自己却因耗尽精力、伤势过重而壮烈牺牲。反击部队在任玉宽英勇顽强精神的鼓舞下,奋力反击,清除了查库的入侵印军。随后,中国边防部队在查库、比里山口、鹰剿山口组织防御,阻敌北援。经过几天的连续作战,西山口——邦迪拉地区的入侵印军已被“掐头”“切尾”,其“腹背”就完全暴露了。

    根据西山口——邦迪拉反击作战的总体部署,打击印军“腹背”的中国边防部队,于18日从两翼夹击申隔宗、略马东。当进抵邦嘎江寺时,发现印军已大部撤逃,中国边防部队主力遂转向申隔宗,并于当日黄昏夺回申隔宗。山南边防分队越过崎岖小路,在申隔守北侧的罗布泽击退入侵印军后,进至略马东的南侧,切断德让宗一略马东之间的公路,随即就地抢筑工事,阻击由西山口南逃的印军。18日11时许,1000余名印军乘数十辆汽车,进至阵地前沿,向中国边防部队发起攻击。山南边防分队利用有利地形,击毁印军汽车数辆,歼灭印军一部。印军进攻受挫后,为了夺路南逃略马东,又以数百人接连冲击了3次。当冲击被打退后,印军又利用夜暗进行偷袭,山南边防分队与其展开白刃格斗,再次击退了印军。这时,另一支中国边防部队已进至略马东的西南,堵住了印军渡河南逃的道路。19日,两支边防部队转阻为攻,实施反击,给这批印军以沉重打击。

    与此同时,另两支中国边防部队由申隔宗向略马东方向进攻,19日抵达略马东、米龙岗地区。20日由德让宗出发,向南反击。21日进至打拢、普冬地区,夺回吉莫山口。至此,西山口——邦油拉方向的反击作战胜利结束,清除了这一带的印军据点。

    此次作战,中国边防部队成功地运用了集中优势兵力、实行迂回包围这一打歼灭战的传统战法,又同时多路投入兵力,实行钳形攻击,置印军于多处挨打、首尾不能相顾的境地,使其欲抗无力,要逃不能,直至最后被歼。

    在向西山口棗邦迪拉地区入侵印军进行反击的同时,另一支中国边防部队也向瓦弄地区的入侵印军发起了反击。

    瓦弄地区,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中印边界东段传统习惯线以北,其东、南与缅甸、印度相邻,西、北与西藏昌都的前门里、察隅地区相连。这里山高坡陡,并有水流湍急的察隅河由北向南穿过。入侵印军11旅4个营2000余人部署在这里。它以主力3个营展开在察隅河西,另以1个营位于察隅河东,旅部设在瓦弄机场附近。其正面曲子扎公、河东台地工事坚固;火力较强,翼侧的兵力相对薄弱。据此,反击瓦弄入侵印军的中国边防部队成一梯队展开,主要兵力、兵器集中于察隅河西的左翼,并决定以迂回包围、穿分割的战术和近战、夜战的手段,驱逐瓦弄入侵印军。

    11月13日,入侵印军为使曲子扎公阵地与其西北高地连成一线,派出兵力控制了曲子扎公西北的重要高地。14日,印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向中国边防部队前沿阵地发动了6次进攻。从16日6时起,瓦弄入侵印军兵分3路,向当面中国边防部队发动全线进攻。中国边防部队在打退入侵印军的进攻后,当即发起全面反击。右翼部队主力在察隅河西岸向瓦弄扎公反击。经近两小时的激烈战斗,夺占了瓦弄扎公,把河西印军锡克、库马联队两个营分割开来;左翼部队在察隅河东岸向侵占“80”高地的印军发起反击。7连3排长周天喜带领一个加强班冲在最前面,经过93小时苦战,打下了印军第一个地堡群。当向印军第二个地堡群冲击时,周天喜不幸牺牲。全排踏着他的血迹奋勇前进,终于攻占了“80”高地。战后,国防部授予周天喜“战斗英雄”称号。

    左、右两翼反击部队进展神速,瓦弄的印军指挥中心岌岌司危。入侵印军指挥员随即下令全线后撤。右翼反击部队主力向曲子扎公西北高地反击,一举铲除道格拉联队4营指挥所。当进至瓦弄西北无名高地时,遭印军猛烈炮火拦阻。该地坡陡路险,森林密布,系瓦弄翼侧屏障。5连为保证主力部队通过,以一部兵力作正面牵制,一部兵力夺占印军侧后山梁,并插入无名高地中央地堡群,摧毁印军2个子堡。当摧毁其母堡时,投到母堡里的4枚手榴弹均被反掷出来,负责爆破的战士当场壮烈牺牲。此时,战士陈代富奉命执行摧毁母堡的任务。当他将爆破筒塞入母堡撤离时,爆破筒又被印军推了出来。在这危急时刻,陈代富爬上母堡,扒开堡顶积土,将爆破筒从顶盖园木间隙插入,并用身体压住爆破筒,不让印军推出。在爆破筒即将爆炸的瞬间,陈代富迅速撤离和隐蔽,保存了自己,消灭了母堡里的印军。全连趁势攻击前进,连克数堡,占领了高地。战后,国防部授予陈代富“战斗英雄”光荣称号。16日17时许,中国边防部队进驻瓦弄。至此,中国边防部队驱逐了入侵瓦弄地区的全部印军,清除了10余个印军据点。

    西藏边防部队夺回瓦弄后,继续向南反击,18日进至哈拉,19日进至拉木维西和萨木维尔,21日进至金古底,逼近了传统习惯线,完成了反击任务。

    为了配合西山口——邦迪拉及瓦弄地区的反击作战,山南、林芝边防分队,分别于11月18日和19日,向中印边境东段中部里米金、梅楚卡、都登等地的入侵印军进行反击。入侵梅楚卡的印军阿萨姆步兵部队11营500余人,在中国边防部队的震慑下,于日拂晓前弃阵逃遁。林芝边防分队乘胜沿梅楚卡河谷向南跟踪追击,经13个小时的猛追猛打,于20日拂晓在热公附近将溃逃的印军清除。至21日,拔除入侵印军16个据点,并进驻里米金、梅楚卡、更仁等要地。

    担任配合作战任务的昌都边防分队,于16日7时许向曲子扎公反击,经一天激战,夺回曲子扎公。察隅河以东的反击部队,于16日17时许,由刀底曲向印军反击。23时进占敌能。向印军侧翼前门里方向反击的中国边防部队,在打秋山口地区2米深的雪地里继续行军两天,战胜雪崩,忍受饥饿,先后夺回卡里、古里、卡伦等地,于17日进驻汉洋底,有力地配合了主要方向上的反击作战。

    二、西段班公洛地区的反击作战

    在西藏边防部队对东段入侵印军进行反击的同时,新疆边防部队也在西段班公洛地区进行反击。

    班公洛位于中印边界西段西藏阿里日土县斯潘古尔湖西侧地区,西面与印度实际控制区的拉达克相接,是入侵印军的一个重要前进基地。印军在第一阶段全面进攻失败后,又在这里增加兵力,并于班公洛及斯潘古尔湖南面的热琼西侧地区建立了6个据点。其中有3个据点最险要,分布在一个南北走向的山梁上。这3个据点可以控制西藏阿里边防分队的哨卡,威胁西藏阿里纵深地区的安全。

    18日上午,印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向驻守斯潘古尔湖地区的新疆边防部队发起进攻。新疆边防部队决定以主力部队和阿里边防分队进行反击。迂回到入侵印军的侧后,摧毁印军据点,清除侵入班公洛地区的全部印军。负责拔除热琼沟西侧高地入侵印军据点的主力部队,冒着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顶着大风雪,翻越海拔5200米的冰大坂,以顽强的毅力战胜种种困难,按时进抵反击出发阵地。18日9时许,边防部队以连为单位,分别向3个入侵印军据点发起冲击。攻打第一据点的9连,一鼓作气战斗30分钟,摧毁了印军的半地下室和21个地堡,攻克了这个据点。攻打第二个据点的7连指战员,冒着印军猛烈的机枪火力,英勇顽强、前仆后继,缴战近1个小时,攻克了25个地堡,拔掉了这个据点。攻打第三个据点的8连,以果敢迅猛的动作,扫荡印军连部,摧毁了这个据点。当8连和9连转向攻击印军炮兵阵地时,由于地堡挡路,反击受阻。9连战士王忠殿在执行爆破任务时,3次塞进地堡里的爆破筒都被印军推了出来。在这紧急关头,他用身体顶住爆破筒拉火引爆,炸掉了地堡,自己壮烈牺牲。负责清除班公洛西北入侵的印军据点的阿里边防分队,冲击时先头人员误入雷区,并遭受印军火力的拦阻。连长立即命令工兵排雷。工兵排长在排雷中负伤后,战士罗光燮争着冲入雷区排雷。在作业中,他的左腿、右臂相继被地雷炸断,排雷器材也已用完,眼看已无法完成任务了。可他以大无畏的献身精神,用身体在雷区滚进,为部队开避通路,最后壮烈牺牲。战后,国防部授予他“战斗英雄”光荣称号。中国边防部队经两个小时的激战,清除了印军廓尔喀11联队1营3连的大部兵力。担任配合作战任务的边防部队,向班公洛地区的其他入侵印军据点发起猛烈冲击。19日夜,入侵印军撤逃,20日上午,侵入班公洛地区未及撤逃的印军全部被清除,西段边防部队反击作战取得了重大胜利。(参见《国防历史》(下),王中兴、刘立勤编著,军事科学出版社,2003年1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1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