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自卫反击作战  针对南越军队的侵犯活动,经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军委副主席叶剑英研究,并报经毛泽东主席同意,决定采取加强巡逻和相应的军事措施,保卫西沙群岛。随后,叶剑英、邓小平等军委领导人,部署了打击南越入侵军舰,收复珊瑚、甘泉、金银三岛的军事行动。

    1974年1月17日,中央军委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立即派出舰艇,驶抵西沙永乐群岛海域进行巡逻;命令海南军区派出民兵,随海军舰艇进驻西沙永乐群岛的晋卿、琛航、广金三岛。

    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广州军区作出决定:南海舰队派出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的396、389号舰(称396编队)和榆林基地猎潜艇73大队的271、274号艇(称271编队),于17日至18日进至西沙永乐群岛附近海域,执行巡逻任务;海南军区也派出4个武装民兵排,分别进驻晋卿、琛航、广金三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派出猎潜艇第74大队的281、282号艇(称281编队),驶抵永兴岛附近执行机动任务。海上编队指挥员由榆林基地副司令员魏鸣森担任,海上指挥所设在271号猎潜艇上。此外,广州军区又命令南海舰队航空兵22团派出双机,飞抵永乐群岛上空进行侦察和巡逻;还命令广州军区空军派出部分兵力进行支援。

    中国海军271编队和所载1个民兵排抵达西沙永乐群岛海域时,发现南越驱逐舰李常杰号、陈庆瑜号正在甘泉岛附近对中国渔轮进行挑衅。于是,271编队立即发出警告,要他们停止侵略活动,撤离中国领海。这两艘南越驱逐舰不得不转向离去。

    18日上午,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舰又侵入甘泉岛附近海面,驶近中国407号渔轮。一个南越军官拿着喇叭筒叫喊,妄图强迫中国渔轮离开该岛附近海域。407号渔轮船长杨贵愤怒地驳斥说:这是中国的领海,你们必须马上离开!南越军舰上的官兵见中国渔民不畏强暴,便转动机枪、大炮,瞄准中国渔轮。这个南越军官用手指了指他所在舰上的美式大炮,伸出一个大姆指,又指了指中国渔轮,伸出了一个小指头,然后又作了一个渔轮下沉的手势,威胁说:不走,就叫你们船沉人亡!中国渔民不理睬他们的恫吓,陈庆瑜号舰便猛冲过来,撞毁了407号渔轮的驾驶台。此时,快速赶来的中国海军271编队,再次发出警告,迫使南越军舰离开了甘泉岛海域。

    18日深夜,南越当局增派的护航舰怒涛号闯入西沙永乐群岛海域,与原来的3艘军舰会合在一起。19日清晨,南越李常杰号、怒涛号舰从广金岛以北海面向中国海军舰艇编队接近;陈庆瑜号、陈平重号舰从羚羊礁以南外海向琛航、广金两岛接近。南越军队妄图凭借其军舰的优势,吃掉中国海军巡逻舰艇,强占西沙永乐群岛。针对南越军队的侵略企图,广州军区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要求海上指挥所和各舰艇编队提高警惕,在与南越侵略军进行说理斗争的同时,就在军事上采取相应措施;如果南越军队敢于发动突然攻击,应立即进行自卫反击。海军南海舰队按照广州军区的部署,命令396编队进至广金岛东南海面,监视陈庆瑜号、陈平重号舰。各舰艇编队根据命令,迅速驶到指定的海域。

    这时,南越李常杰号舰依仗其装备优势,竟向着中国海军396编队猛冲过来。396、389号舰上的指战员们,面对吨位4倍于己的南越军舰毫不示弱,继续前进,严令南越军舰迅速离开。李常杰号舰上的南越官兵蛮不讲理,猛然掉转船头,撞坏了389号舰的指挥台支柱、左舷栏杆和扫雷器。接着,南越军舰又蛮横地从中国海军396编队中间穿过,抵近琛航、广金两岛,以4只橡皮舟运送40多名官兵登陆,并在广金岛上向中国民兵开枪射击。早已严阵以待的中国民兵立即还击,打死南越士兵1人,打伤3人。南越官兵只好撤退,但并不甘心失败。不久,4艘南越军舰突然向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开炮,致使中国海军舰艇接连中弹,少数人员伤亡。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忍无可忍,立即进行自卫还击。

    当时,南越的4艘军舰,大的有1770吨,小的也有650吨,总吨位为6000多吨,装备有127毫米以下口径火炮50门,而且处于有利的外线阵位。但是,南越军舰船体大,机动不便,被弹面也大,火炮射速慢,死角大,在近距离内难以充分发挥作用。尤其南越军队是侵略者,政治虚弱,胆小怕死,这更是无法克服的弱点。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的4艘舰艇,大的570吨,小的300吨,总吨位只有1760吨;仅装备85毫米以下口径火炮16门,而且其中大部分还是双管小口径火炮,在装备上处于劣势;加之处于被动的内线阵位,又是第一次远离大陆同外国军舰作战,缺乏海战经验,形势对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十分不利。然而,中国海军也有自己的优势:舰艇虽小,却机动灵活;火炮口径不大,却射速快;更重要的是指战员们有英勇顽强、敢打必胜的精神。所以,只要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充分运用集火近战的手段,以自己的长处,对付南越军队的短处,就能变不利为有利,变被动为主动,并最终取得海战的胜利。

    中国海军舰艇编队指挥所,根据双方的装备情况和战场态势,及时命令各舰艇编队,采用近战手段打击南越军舰。两个舰艇编队高速接近南越军舰,互相配合,各自寻找最近的目标,进行猛烈的反击。271号、274号艇分别攻击陈庆瑜号、陈平重号舰;396、389号舰分别攻击李常杰号、怒涛号舰。南越军舰旋即拉大距离,企图发挥其远程火炮的优势。但是中国海军舰艇紧紧咬住南越军舰不放,距离从5~7链缩小到2链,直至与南越军舰接舷相战。经过13分钟激战,初步扭转了被动局面。

    南越指挥舰陈庆瑜号为夺回失去的优势,就向271号艇疯狂开炮。271号艇在274号艇的配合下英勇还击,压制陈庆瑜号舰的主炮,并击中了它的驾驶台和指挥通信设施,使其通信中断,指挥失灵。陈庆瑜号舰遂急忙转头,拖着浓烟而逃离。274号艇紧迫不舍,越追越近。这时,陈平重号舰正从右侧方冲过来。不料,274号艇的电舵突然发生故障,失去控制,眼看就要越过阵位,冲到陈庆瑜号、陈平重号舰中间,陷入两面受敌的危险境地。274号艇是立过战功的英雄艇,在10年前的一次海战中,曾击沉两艘国民党武装特务船,有善于处置紧急情况的经验。在这紧急关头,艇长李福祥当机立断,命令转换人力舵,并迅速赶到机舱口,指挥主机班由全速前进转为全速倒车,使战艇摆脱了被动局面,重新占据了有利阵位。此时,敌1发炮弹击中274号艇的指挥台,造成通信线路损坏,指挥中断。指挥员们只好各自用口令和手势进行指挥。战士们严守岗位,继续战斗,打得陈庆瑜号舰多处中弹,在甲板上的几个南越士兵连同舰挂军旗一起掉进了大海。

    在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的另一个阵位上,396号舰在389号舰的配合下,冒着南越军的猛烈的炮火,冲到李常杰号舰跟前进行集火近射,一串串炮弹落在李常杰号舰的舱面上爆炸,将该舰击伤。这时,怒涛”“号舰忽然从前方30度的方位偷袭过来。389号、396号舰立即转移火力,向怒涛号舰开炮,打中它的弹药舱,顿时炸声如雷,碎片四飞。

    389号舰紧紧咬住怒涛号舰不放,进行猛烈炮击。389号舰是20世纪50年代的老舰,刚从工厂维修归建,来不及试航、试炮,就连夜开赴西沙前线参加海战。激战中,该舰指战员充分发挥近战的优势,尽量接近怒涛”“号舰,使它中弹多处,无法发挥大口径火炮的作用。但是,389号舰的指挥台也被打坏,人员伤亡很大。在危难的情况下,指战员们依然英勇顽强地坚持战斗。身负重伤的给养员郭玉东,见海水从弹洞涌进弹药舱,就脱下衣服,奋不顾身地扑向弹孔,及时地堵住了漏洞,保住了战斗所需的弹药。他在腰部和双膝受了重伤以后,仍然坚持搬运炮弹,直到壮烈牺牲。副机舱内的5名战土,为了抢修被炸坏的发电机,在硝烟弥漫、在机盘舱严重缺氧的情况下,始终坚守岗位,直至全部壮烈牺牲。

    389号舰的指战员驾驶战舰,迎着怒涛号舰勇猛冲击,吓得甲板上的南越官兵慌忙卧倒,不敢动弹,当离南越军舰只有10多米时,战土们端起机枪和冲锋枪横扫,接着又投掷手榴弹,打得南  越官兵焦头烂额,狼狈不堪。忽然,南越军舰的一发炮弹打在389号舰两部主机之间,爆炸起火,火势迅速蔓延。全舰指战员,一部分坚持作战,一部分奋力灭火。在灭火中,许多战士被烧伤,有6名战士英勇献身。经过20多分钟的紧张奋战,指战员们扑灭了烈火,保住了舰艇。这时,躲在外围的南越李常杰号舰,见负了重伤的中国389号舰舰体倾斜,行驶缓慢,就掉转头来进行袭击。舰长肖德万在炮弹打光、南越军舰越逼越近的危急时刻,果断地命令:装好深弹,准备发射!”“指战员们知道,在低速情况下发射深弹,有炸伤自己的严重危险,但他们为了维护祖国的尊严,置生死于度外。水雷兵装上深弹,肖德万驾着战舰,向南越李常杰号舰猛冲过去。正当389号舰准备发射深弹,誓与敌人决一生死的时候,396号舰及时赶来支援。南越的李常杰号舰害怕再次挨打,急忙掉头逃往外海。

    此时,陈庆瑜号、陈平重号舰上的南越官兵见大势已去,无心恋战,驾驶军舰分别向西北和东南方向逃走。只有怒涛号舰,由于伤势严重,航行速度很慢,远远地落在后面。中国海军舰艇编队指挥官的立即命令在琛航岛以东海域待命的281号、282号艇,给怒涛号舰以毁灭性打击。281号艇奋勇当先,全速接近怒涛号舰,采取集火近战的战术,10条炮管一齐开火。怒涛号舰再次中弹起火。14时52分,怒涛号舰轰隆一声巨响,沉没在羚羊礁以南的海域。

    海战以中国军民的胜利而结束了。南越当局不敢公开承认这次惨败,在怒涛号舰沉没的当天,指使新闻发布官,宣布了一则耸人听闻的新闻,说什么南越军舰遭受失败,是因为中国海军派出强大的科马尔级的驱逐舰,并使用了冥河式导弹。实际并非如此。(参见《国防历史》(下),王中兴、刘立勤编著,军事科学出版社,2003年1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1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