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边防部队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1979年2月17日凌晨,广西、云南边防部队奉命在边境全线对侵犯中国边境的越军进行自卫还击,经过激战迅速将其击退,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反击,沉重打击了当面越北边境浅近纵深地区的越军,有效地维护了中越边境地区的安定与和平。

    一、广西边防部队对高平、谅山地区的反击作战

    越南北部的高平省与中国广西接壤,境内多为山岳丛林地,石山石洞多,易守难攻。省会高平市为越北战略要地,山水环抱。3号公路由河内经高平与中国水口相通,4号公路由高平经东溪、七溪、同登至谅山。高平地区驻有越军346师及部分地方部队,其主力部署在高平至茶灵方向。该地越军经常侵犯中国边境,严重损害广西边境人民的生命财产,威胁广西边境的安全。

    广西边防部队前指依据当面越军部署和地形情况,决心在击退入侵广西边境的越军之后,组织南线和北线边防部队,分别从高平东南和西北的中越边境地区突破越军阵地,南北对进,钳击高平,多路打击高平地区越军。同时以部分兵力分别反击同登等地越军,以配合高平地区的反击作战。

    2月17日,奉命反击高平越军的广西南线边防部队,首先以部分兵力在布局方向实施突破,在东溪打开突破口,然后以其主力部队由布局经东溪沿4号公路北上,协同友邻部队打击高平地区越军。是日凌晨,南线部队击退入侵广西边境的越军后,在炮火掩护下分左、右两路向东溪挺进,迅速突破越军前沿阵地,并立即乘胜向纵深穿插。引导步兵实施突击的坦克营指战员,不畏艰难,猛打猛冲,闯过几十处急转弯路段和数座宽仅5米的木桥,胜利通过靠松山,于当日上午进入东溪地区。搭乘坦克的步兵右路主力,在攻击前进途中,数次下车激战,当天下午进入东溪。左路部队沿山间小路向东溪攻击前进,沿途与阻击越军战斗7次。至18日拂晓,南线部队控制了东溪及附近要点。广西边防部队不走平坦通途,却走崇山峻岭的乡村小路直扑东溪,从而迅速完成了穿插任务。东溪这个突破口打开后,南线部队主力立即沿着4号公路北上,向高平急进。

    南线部队在向东溪、高平攻击的同时,决定以部分兵力进抵复和地区,保障主力右翼的安全。复和距中越边境约12公里,3号公路经复和向东,跨过巴望河上中越边境的水口大桥与广西水口相通。越军在水口桥越南一端的桥头堡安放了大量炸药,起爆电源线与其后方工事相连接。担任夺占水口桥任务的广西边防部队侦察排指战员,在炮火准备的同时,爬到河边跳上竹筏,向对岸奋力划去。面对越军的猛烈射击,战士们勇往直前。当竹筏距对岸只有几米时,他们跳进冰冷的河水中,向岸上冲去。工兵战土抢在越军按电钮之前,眼疾手快地剪断了引爆炸药的电源线。经15分钟战斗,夺占了大桥,控制了这一重要通道。后续部队随即迅速通过大桥向预定目标攻击前进,于19日凌晨进抵复和县城。为保障主力左翼的安全,南线部队另一部兵力从那花突破,于21日进抵弄派出,切断了4号公路。至此,高平南面已为广西边防部队所控制。

    奉命反击高平越军的广西北线边防部队,以主力组成穿插部队,先从广西念井向越北莫隆突破,经莫隆、通家向班庄、扣屯地区穿插,协同广西南线边防部队打击高平地区越军。2月17日,广西北线边防部队经莫隆、通农向班庄穿插前进。搭乘坦克执行快速穿插任务的某部2营,在念井至国境线的急造公路修好后,沿着这条峭壁间的曲折道路向南猛插。行至傍晚,遇到一条大河,因木桥年久失修,水深流急,坦克无法通过。率领该营的副师长、老战斗英雄李培江当机立断,命令全营下车,徒步前进。该营艰苦奋战28个小时,粉碎越军多次袭扰,行程81公里,终于进至班庄以南附近地区。19日下午,北线部队主力相继到达班庄地区。21日,该部队以一部兵力在班庄地区组织防御,以另一部兵力向扣屯地区发展进攻。部队从19日起开始断粮,加上连续行军作战和连日阴雨,指战员们饥饿寒冷,疲惫不堪,但当接到进击扣屯的命令后,个个精神抖擞,直扑扣屯。到22日傍晚,北线部队主力已连续行军作战6昼夜,以刚毅的意志,翻越数座险峰,跨过3道铁索桥,奋勇穿插8000公里,经历大小战斗110多次,胜利插到扣屯地区,截断了高平西边的道路,完成了迂回穿插的艰巨任务。

    北线部队在向班庄穿插的同时,以一部兵力攻下了素有“天险”之称的朔江,打通了平孟至安乐的公路,有力地保障了部队的穿插行动。同时,还以另一支部队从广西龙邦向越北茶灵实施牵制性的攻击,使整个茶灵地区的越军未敢向其他方向机动。

    由于北线部队截断了高平西边的道路,高平至太原的公路就成了高平越军通往后方的惟一要道。而位于高平西南15公里处的纳隆和横跨任河的纳隆大桥,是这条道路上的重要关卡。越军以3个连的兵力控制公路和桥梁,企图保住退路。南线部队指派某部2营从果冈沿小路插向纳隆。该营4连连长曾佩强率领1个班,利用夜暗接近纳隆桥头,查明了桥梁和越军阵地情况后,利用浓雾发起攻击,一举攻占桥边制高点,控制了这个重要关卡。2月21日下午,南线部队开始向高平南侧和东侧逼进。其中向高平东侧逼进的部队,必须东渡平江。平江宽60多米,江水湍急,河岸山峦耸立,怪石嶙峋,越军据险阻击。担任武装泅渡、掩护工兵架枥任务的某部3营指战员赶到江边,跳进急流,劈波斩浪,在弹雨中奋力游向对岸,仅用1个小时就强渡成功,之后掩护工兵架起了浮桥,保证了东进部队全部过江。边防部队前指增调一支部队向扣屯至高平一线南侧地区开进,协同南线部队打击高平越军。22日、23日,南线部队派出小分队夜间出击,进入高平城内侦察,发现城区已无重兵驻扎,遂报请上级批准,不等增调部队到达,至25日夜间进抵高平城区。

    广西边防部队在以主要兵力反击高平地区越军的同时,还以部分兵力对同登地区及其以南几个边境要点的越军进行反击。同登镇北距中国友谊关4公里,是中越交通的要冲,通往谅山市的咽喉,越北的军事重镇之一。广西边防部队首先炮击同登越军的炮兵阵地和支撑点。尔后以担负穿插任务的部队从友谊关东侧向南穿插,攻占同登南面那派至探垄一线高地,控制了同登地区的铁路和公路,并准备抗击越军的反扑。经6天连续作战,沉重打击了同登地区的越军,攻占了同登这个被越军称为“坚不可摧的堡垒”。在反击同登的同时,广西边防部队以部分兵力从广西爱店向禄平方向反击;以另一支部队拔除了一批经常入侵我国边境的越军据点和公安屯,有力地配合了高平和同登地区的反击作战。

    从2月27日起,广西边防部队运用速战速决的手段,发起了谅山地区的反击作战。谅山市为谅山省省会。市区四面环山,有铁路、公路南通河内,北经同登与中国湘桂铁路及公路相接,奇穷河横贯谅山市,有一座铁路公路两用桥沟通南北市区。反击谅山越军的广西边防部队,兵分3路,中路主力沿同登至谅山公路两侧向谅山攻击前进;左翼和右翼助攻部队进行配合。战斗发起的当天,下着蒙蒙细雨,中路主力部队边打边侦察,相继占了越军前沿阵地诸要点。当部队抵近417高地时,被越军所阻。奉命攻击417高地的3连,在激战中干部全部伤亡。这时配属该连的步谈机员陈日升主动代替干部指挥,率领战士们攻上主峰。中路主力部队在左、右两翼助攻部队密切配合下,于28日进至谅山附近地区,兵临谅山城下。

    3月1日9时许,广西边防部队开始反击谅山市区的越军。中路主力的预备队加入战斗后,沿公路和铁路两侧向谅山市区实施突击。当推进到市区北缘时,遭到坚固设防的大石山、小石山越军阵地火力的猛烈射击,双方形成对峙局面。该预备队以夜袭手段,查明大、小石山越军火力位置后,于3月2日将这些越军火力点一一摧毁,并乘势推进到奇穷河大桥北侧。中路主攻部队的另一部分兵力于当日11时进至奇穷河以北、铁路以西市区,并就地组织防御,左翼助攻部队打下扣当山后,迅速西进,并抵达谅山市区。沿奇穷河以北地区东进的右翼助攻部队经过激战,打下了北市区西边的几个要点。

    广西边防部队在反击谅山越军的同时,以部分兵力进抵禄平等城镇和高巴岭,有力地配合了反击谅山北市区越军的作战。

    广西边防部队拿下谅山北市区后,能否渡过奇穷河,是有效打击谅山南市区越军的关键。当时越军已从纵深增调部队加强防御,而中国边防部队离预定的回撤时间已经很近,要冒雨渡过奇穷河攻打谅山南市区,可能会影响按时回撤。广西边防部队遵照上级指示,决定以部分兵力渡过奇穷河,打击南市区的越军。3月4日清晨,广西边防部队分多路强渡奇穷河。其中,在市区西北渡过奇穷河的1、3营,前进中被一道布雷区挡住。排长周道裕、刘东胜和战士苏焕军、张庆利密切配合,粉碎了越军引爆地雷的企图,迅速排除30多枚地雷,扫清了前进的障碍。在市区以东及禄平渡过奇穷河的部队,攻下了谅山东南屏障迷迈山。与此同时,2营率先冲上谅山大桥,夺取了桥南的桥头堡,接着,该营乘胜前进,开入南市区。跟进的3营通过大桥后,经两个多小时激战,攻下了两个高地。4日下午,广西边防部队主动停止前进,反击谅山越军的战斗即告结束。

    二、云南边防部队反击老街、沙巴地区的越军

    老街原为黄连山省省会,是越南西北地区的重镇。它位于南溪河、红河汇合处,与中国云南省河口瑶族自治县城关镇隔河相望。滇越铁路穿越其间,是通往中越边境云南段的第一咽喉要道。越军在这一地区部署有1个师(345师)又4个独立团的兵力,经常对中国边境进行挑衅和侵犯活动。

    为了打好老街等地的反击作战,云南边防部队前指认真研究了越西北边境地区的自然地理条件、越军的兵力部署和作战特点,决心在击退入侵云南边境的越军后,集中优势兵力夹击老街,并作出了如下部署:右翼部队在北山至坝洒一线横渡红河,迅速抢占控制红河沿岸的制高点,巩固滩头阵地。尔后以一部兵力向东攻击前进,夺取谷柳,协同左翼合击老街截止军;以另一部兵力向纵深穿插,在代乃抢占有利地形,切断越军的联系,置345师于孤立挨打的地位。左翼部队主力度南溪河后,在右翼部队的配合下,以主力向老街发起攻击,打击老街越军,并以一部兵力打击发隆、孟康地区越军。尔后,主力部队沿7号公路向南推进并抵达柑塘地区,协同右翼部队合击越军345师。

    红河是云南边防部队反击当面越军的一道障碍。从龙膊河与红河汇合处至河口瑶族自治县城关镇红河段为中越边界界河。界河段长48公里,河宽水深流急,无论雨季、旱季都不能徒涉。在红河南岸山峦起伏的230、248等高地上,越军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其炮火可控制红河水面和北岸道路。战斗打响前3天,又连续下雨,红河水位上涨,这就给云南边防部队的渡河行动带来了更大困难。

    2月17日凌晨,云南边防部队击退入侵云南边境的越军之后,随即转入反击。其右翼先头部队从北山至坝洒一线7个渡场开始渡河。指战员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暗里,冒雨乘舟,一船接一船,一个波次又一个波次地横渡红河。4时许,右翼先头部队已经出现在红河南岸的越军面前。与此同时,各舟桥部队开始在预定地段架设舟桥。这时,越军发现了我边防部队的企图,于是紧急调整部署,迅实施速阻击。

    我右翼先头部队渡过红河后,旋即转入攻击沿河越军据点的战斗。230、248高地系红河南岸越军的突出要点,夺取这两个高地,可以巩固滩头阵地,保证后续部队渡过。右翼先头部队一部经两个小时激战,一举攻占了这两个高地。

    17日下午1时,右翼部队主力全部渡过了红河。越军在“红河防线”被突破后,即调部队增援谷柳,企图阻止我军的反击行动,掩护老街翼侧的安全。我右翼部队则以一部兵力继续南下,向代乃反击。同时,以另一部兵力向东,直取谷柳,以配合左翼部队打击老街越军。

    谷柳是老街市的一个区,西通坝洒,南达柑塘,夺取谷柳既可拊老街的侧背,亦可打通南下柑塘的通道。2月17日,攻打谷柳的部队分成两路从西、南两个方向夹击谷柳。谷柳越军依托谷柳后山的环形阵地和市内钢筋混凝土坑道工事进行阻击,我军攻击154高地的行动受阻。154高地位于谷柳西侧,地形险要,是谷柳越军的一个要点,夺取谷柳必须首先攻占154高地。为了迅速攻占154高地,我主攻部队先以突击方式夺取了两个外围高地;尔后,集中火力攻占了孤立无援的154高地。越军先后组织了9次连、营规模的反扑,企图夺回154高地。我军以无比顽强的精神坚守阵地,击退了越军的反扑,有力地配合了左翼部队对老街越军的反击作战。

    当我右翼先头部队在老街以西横渡红河时,左翼部队主力在老街以东80余公里的地段上,向越军发起反击。该部在以主力反击老街越军的同时,以一部兵力反击发隆、孟康地区的越军。

    根据老街的地形和越军的部署特点,左翼部队主力以一部渡过南溪河后,避开老街的正面,向老街东侧迂回,首先在小曹打开突破口,尔后从东向西反击老街越军。经过激烈战斗,在攻占了10、9、8、7号高地之后,我左翼部队主力于19日中午进入老街市区。

    云南边防部队拿下老街后,又控制了龙膊河至谷柳、孟康至宅街的2条公路,并前出谷珊、深曼、班菲一线。这时,越军急忙调整部署,以345师118团、124团等部,在红河以东的龙徽、坂甘、褐南、郭参、铺镂等地区组织梯次防御;另以部分兵力加强红河以西谷萨、典那、容荷、真尉地区的防御,阻止我军沿着红河东西两岸的进攻。同时,以其316A师驰援老街方向,协同其345师夹击我军。

    在这种情况下,我军必须坚决地把越军316A师阻击于代乃以西,才能切断该师与345师的联系,有效打击陷于孤立的345师。担任穿插任务的云南边防部队奉命于21日前赶到代乃地区。当穿插先头部队进至岳山地区时,越军依托387高地进行顽抗。某部2连副连长山达凭借平时练就的过硬本领,带领突击排与越军斗智斗勇,先后摧毁了数十个明暗火力点,一举夺取了387高地及附近5个山头,扫清了前进道路上的一大障碍。22日,穿插部队一部经14个小时的激战,攻占了代乃一线高地。越军见其316A师东进受阻,随令该师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打开通道,援救345师。我坚守代乃一线高地的某部6连指战员,溶血奋战两天一夜,打退越军18次反扑,始终坚守在代乃阵地上。

    我穿插部队主力一部昼夜兼程赶赴代乃阵地后,立即构筑工事,抗击反扑。某部2连在这里先后顶住了越南军12次冲击,顽强地坚守代乃高地,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为不给越军345师以喘息之机,左翼部队在红河东岸沿7号公路继续向栋光方向实施反击;右翼部队在红河西岸以钳形攻势威逼柑塘。在这种形势下,越军企图守住柑塘,顶住反击,扭转败局。云南边防部队前指决心集中右翼、左翼两支部队的主力合击驻柑塘的越军的345师。同时,增调一支部队赶赴代乃地区,准备追击越军316A师。23日清晨,云南边防部队的右翼部队分成东、西两路,向柑塘地区越军进行反击。东路沿谷柳至柑塘公路两侧攻击前进,西路沿大寨、容荷向朗拉攻击前进。东、西两路部队,经过连续战斗,于当日推进到柑塘以北谷萨、朗堂、容荷一线。25日,右翼东、西两路部队顺利完成了对柑塘越军的反击任务。

    为配合反击柑塘越军的作战,左翼部队在红河东岸积极行动,以7号公路为攻击轴线向前反击,先后进抵龙徽、朗忠、班罗、得南、坂甘。25日,左翼部队一部在栋光地区占领有利地形,准备阻击安沛方向增援越军的反扑。

    为了牵制越军316A师,配合老街方向的作战行动,云南边防部队一部,于17日清晨对封土、莱州方向的越军发起反击,突破越军一线阵地后,直指封土以北的巴沙山口。23日清晨,该部从南北两个方向对巴沙山口越军发起反击,当日傍晚,进至巴沙山口。云南边防部队在勇猛反击老街、柑塘等地越军后,随即对沙巴地区越军316A师实施反击作战。

    驰援受阻的越军316A师,在代乃得知柑塘345师受到沉重打击以后,不得不采取紧急措施,将所属部队收缩到沙巴地区的言光胡、威龙松、珍珠琳地区,组织“沙巴防线”,进行正面抵抗;并以一部兵力集结于沙巴西北之新寨以其以北山垭口、格盖苗地区,掩护沙巴翼侧的安全。

    沙巴为黄连山省沙巴县城所在地,地处黄连山主峰番西邦山北麓。这里山高坡陡,地形复杂,交通不便,仅有10号公路贯穿其间。山势从代乃至沙巴逐步增高,易守难攻。云南边防部队前指,决心集中兵力沿10号公路两侧向沙巴实施主要攻击,同时以一部奔袭沙巴侧后,切断316A师西去之路。

    2月25日,我穿插部队犹如一把利剑,经龙江、班佛,直插沙巴西北之新寨及北山垭口,沿着山间羊肠小道,急速前进。在没有道路的地段,便将重火器拆开,扛在肩上,穿林过涧。28日,穿插部队进至新寨北侧荷毛地区,监视316A师的动向,待机拿下新寨垭口,配合主力夹击沙巴。此时,出色完成了代乃阻击任务的指战员,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奋勇向西追击,先后夺取了10号公路以北奔西爱、吉光胡东侧的山脊。28日夜间,负责正面攻击的主力。部队在奔西爱、威龙松一线加入战斗。3月1日,该部沿10号公路向沙巴外围前进,当先头2营进至4号桥北侧时,遭越军阻击。2营指战员面对不利态势,临危不乱。利用夜暗和大雨,采取搭人梯的办法抢占了4号桥附近的一个制高点,并迅速撤离了敌人的火控地带。在友邻配合下,2营攻占了4号桥北侧无名高地,与越军对峙。3月2日,1营在2营支援下,经3个多小时的战斗夺取了4号桥,打开了通往沙巴的第一道口子。正面攻击部队乘胜进抵蒙先、威龙松和珍珠琳,突破了越军“沙巴防线”。3月2日夜间,正面攻击部队一部向沙巴”外围的最后抵抗线攻击前进。具有光荣传统的某部“红一连”,在逼近沙巴东北侧8号桥一带高地后,就利用有利地形,正面吸引越军火力,掩护营主力迂回到越军侧后,拿下8号桥周围高地。3日清晨,“红一连”在友邻支援下,经40分钟激战,摧毁了沙巴最后一个桥头堡。3日上午,主力部队进入沙巴县城,“沙巴防线”全线崩溃。我担任穿插的部队,3日傍晚抵达新寨和黄连山垭口,堵住了316A师残部的去路。4日拂晓,我正面主攻部队与穿插部队胜利会师,反击沙巴地区越军之战至此结束。

    正当在红河西岸的云南边防部队追击316A师的时候,在红河东岸的云南边防部队兵分两路,以迅猛的动作,在铺镂、郭参攻击前进。

    铺镂位于红河河谷,为滇越铁路线上的一个车站,是越西北地区又一交通枢纽。25日深夜,进抵友徽、朗忠地区的云南边防部队,投入了奔袭朗多、铺镂的战斗。奔袭铺镂的部队指战员沿铁路跑步前进,途中接连摧毁越军的阻击阵地,于当日傍晚进抵铺镂,并顺势攻占了朗格姆渡口,切断了红河两岸越军的联系。

    郭参为友谊7号公路上越军的一个防御要点。负责打击郭参地区越军的我云南边防部队,决定首先攻占为麻,扫清前进障碍,再从东、西两翼包抄郭参。28日清晨,向为麻越军发起反击。经过1天多的激烈战斗,于3月1日进抵为麻,打通了进击郭参的通道。当天下午,向郭参推进的部队以一部兵力沿7号公路直插郭参以东之葵沙,抢占要点,切断郭参越军东去之路。3日上午,又以一部兵力沿7号公路西侧抵近郭参地区主要制高点12号高地。接着从西、南两上方向发起攻击,一举攻占了12号高地。4日下午进入郭参。尔后又以一部兵力前出郭参以东之楠卡。

    云南边防部队在夺取巴沙山口后,主力继续向封土攻击前进,胜利地完成了对这一地区的越军的反击作战。(参见《国防历史》(下),王中兴、刘立勤编著,军事科学出版社,2003年1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1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