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彻积极防御战略方针  在当今世界政治、经济和军事格局的挤压之下,全面战争逐步变形,而现代局部战争一跃成为当代世界战争舞台的主角。每一个在这种格局中求生存和发展的国家,都必然不同程度地要承受来自局部战争的威胁,因而也不能不从军事上采取适当的对策。

    传统的观点认为,只要做好全面战争的准备,就足以应付一切战争危机。这在现在看来,显然是值得商榷的。全面战争是一种竭尽全力的战争,争取战争胜利是国家战略所能作出的惟一选择。在全面战争战略思想的指导下,国防建设耗资巨大、难以突出重点不说,而且根本就无法适应灵活反应的要求。它只适用于本土的大规模持久作战的要求,而难以在边界局部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

    建国以后,我国把国防建设和战争准备置于“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临战状态。几十年“盘以弯弓箭不发”。结果,是劳师误时,更加拉大了同发达国家军队之间的距离。今天,我国的国情、现有实力及其国家所处的国际环境,迫使我们对防务建设要作出最佳的选择,一方面,并不完全放弃全面战争的准备,但同时又把这种准备控制在最必要的范围内。另一方面则应积极调整战略重点,加强应付周边局部战争的战争准备和安全防备。从某种意义上讲,做好了对付周边局部战争的准备,对付全面战争就有了坚实的基础。因为一切武装力量都可以在全面战争中发挥作用。而局部战争所表现出的突出特点和多样化,则对国家武装力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积极防御”,这个在我国几乎是家喻户晓的战略指导方针,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一方面它体现了我国一贯的政治主张、社会制度、战争观点和立场。另一方面,积极防御本身的内容就极其丰富,是一条可随客观事物发展而发展的辩证的战略指导思想。它既不会因作战对象的变换而过时,也不受战争规模的制约。但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针对不同的战争,积极防御应有相应的侧重和发展。把这一原则运用到今天的防务建设上,就应“内松外紧”,“攻防兼备”。反映在周边防务上就是一个“积极主动”的则,这一原则既适用于平时的边防建设,又适用于中、小规模的局部战争。其基本要点是:在没有战事的情况下,利用和平时期,加强战争准备,宁可千日不战,不可一日不备;防患于未然。当对方蓄意挑起事端时,我应迅速做出反应,果断地使用机动力量,以积极的防御兼攻势行动,消灭或驱逐入侵之敌,并保持一定的继续进攻能力,把握住战局发展的主动权,积极配合国家的政治、外交斗争。

    积极主动的军事战略原则,主要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一是我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决不要别人的一寸领土,但在战争威胁面前,也决不示弱,应针锋相对,寸土必争。这是我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客观要求。二是积极主动的原则包含有充分准备,不打则已,打则必胜的思想,这样就会使敌人在挑起战争之前,估计到一旦发生武装冲突,我方反击的严重后果,从而不敢轻举妄动,有利于达成“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抑制战争的发生。三是未来在我国周边地区爆发中、小规模的局部战争,将具有比以往战争更强的突然性和不稳定性。确立积极主动的军事战略原则,做好灵活应变的准备,有利于在复杂多变的情况下,应付自如。四是周边地区中、小规模的局部战争打得如何,将对全局产生重大的影响,标志着一个国家、民族是否具有抵御外来入侵的能力。打好了,可以显示国力、军力,对敌起到震撼、威慑作用;打不好,不仅影响国威军威,还可能助长侵略者的气焰。同时也有利于抑制战争规模的升级。五是中、小规模的边境局部战争,通常具有节奏快、进程短的特点,决定了防御一方在开战后,用于改变被动地位的时间极其短暂。确立积极主动的军事战略原则,有利于防御一方适时对入侵之敌实施反击或者在必要的情况下组织强有力的攻势行动,迅速夺取战争主动权。

    建设强大国防,维护国家的统一,领土的完整,不应只是陆地疆土的概念,它应包括陆地主权、海洋主权和领空主权。旧中国,轻视海防,有海无防,曾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割地赔款、国土沦丧、民遭殃的屈辱历史。仅从鸦片战争到新中国成立前夕的100多年间,英、美、日、俄、法、德、意、奥、葡、荷、西等十多个帝国主义国家从海上入侵我国就达84次之多,强加给我国的不平等条约和协定达50余种。同时,由于空防能力低弱,领空屡遭侵犯,敌人的狂轰滥炸给边境地区和内地造成了深重的灾难。现代战争,更具立体性。为了维护我海疆主权和领空不被侵犯,必须重视海、空防力量的建设和运用,建立陆地、海洋、空中“三位一体”的立体防卫机制。这些都是我们在当代国防建设中还需要加以重视和解决的问题。(参见《国防历史》(下),王中兴、刘立勤编著,军事科学出版社,2003年1月版)

 

 

 

【字体:  】           2010-04-20 11:1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