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长征  1934年8月,红军第6军团在任弼时、肖克、王震率领下,从湘赣革命根据地突围西征。10月,红6军团进入黔东革命根据地同红3军会合。之后,红3军改编为红军第2军团,贺龙任军团长,任弼时任政治委员。接着,两军发起湘西攻势,创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

    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被迫进行长征。1934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从瑞金出发,率领中央红军第1、第3、第5,第8、第9军团和后方机关及其直属队共8万余人,开始战略转移,准备进至湘西同红2、红6军团会合。

    中央红军在长征初期,"左"倾冒险主义者又犯了逃跑主义的错误。中央红军以第1军团为左前卫,第3军团为右前卫,第9军团掩护左翼,第8军团掩护右翼,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和直属部队编成的军委第1、第2纵队居中,第5军团担任后卫,于1934年10月21日晚从江西于都县城西南的王母渡、新田之间,突破国民党军的第一道封锁线,25日全部渡过信丰河。此后,中央红军继续以这种甬道式的队形,携带大量笨重的物资器材沿山路西进,行动缓慢。直到11月15日,才先后通过国民党军的第二、第三道封锁线,进至临武、蓝山、嘉禾地区。这时,蒋介石以16个师的兵力"迫剿",并令粤军、桂军9个师进行堵截,企图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地区。湘南广大地区国民党军兵力薄弱,且属不同派系,存在着矛盾,动作不一致。这种情况,有利于红军机动作战。但是博古等人一味退却,消极避战,使红军继续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12月1日,中央红军通过血战,渡过湘江,通过了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中央红军损失惨重,由长征开始的8.6万余人锐减至3万余人。这时,蒋介石在北去湘西的路上预置重兵,准备围歼红军。毛泽东力主放弃去湘西同红2、6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黎平举行会议,肯定了毛泽东的正确主张。中央红军向西挺进,渡过乌江,于1935年1月7日占领贵州遵义。

    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扩大会议。会议总结了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以来的经验教训,肯定了毛泽东关于红军作战的基本原则,通过了《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会议选举毛泽东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后,政治局常委分工,张闻天代替博古负总的责任,并成立了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三人军事小组,负责指挥红军的行动。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使红军和中共中央得以在极其危急的情况下保存下来,这在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历史上,是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在三人军事小组的指挥下,一反长征初期消极避战、被动挨打的局面,在云贵川边境地区进行了一场高度机动的运动战。1月19日,中央红军从松坎、桐梓、遵义地区向西北前进,准备北渡长江,进至川西北地区创建新根据地。1月29日一渡赤水河,进入川南。这时,国民党军分路对中央红军进行围追堵截,并且加强了长江两岸的防御,企图围歼红军于川南地区。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根据敌情的变化,决定中央红军暂缓渡江,改在云贵川边境地区机动作战。2月11日,中央红军掉头向东,于18日至21日二渡赤水河,返回黔北地区。接着,在娄山关和遵义地区击溃和歼灭国民党军两个师又8个团,取得了长征以来最大一次胜利。为打破国民党军以重点进攻和堡垒主义围歼红军于遵义地区的企图,调动敌人,寻求新的战机,中央红军于3月16日至17日三渡赤水河,再入川南。然后,乘敌不备折而向东,于3月21日四渡赤水河,秘密折回黔北。3月27日,中央红军在黔北地区钳制国民党军,主力向南急进,31日渡过乌江,逼近贵阳,把围迫堵截的国民党军甩在乌江以北。接着,中央红军从贵阳、龙里之间突破国民党军的防线,绕过贵阳,进军云南,5月上旬北渡金沙江,夺取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红4方面军在川陕革命根据地先后粉碎了川军的二路围攻和六路围攻,根据地得到巩固,部队发展到8万余人。1935年3月28日至4月21日,红4方面军进行了嘉陵江战役,歼灭国民党军1万余人。蒋介石为阻止红4方面军在嘉陵江与涪江之间地区建立根据地,命令刘湘调集13个旅以上的兵力发动新的围攻,企图围歼红4方面军于江油地区。5月初,各路国民党军向红军逼近,而当时新区的群众尚未发动,处境不利。为争取主动,并策应已经渡过金沙江北上的中央红军,红4方面军开始向岷江地区转移,由第30军政治委员李先念率第88师和第9军一部向懋功(今小金)地区前进。5月中旬,红4方面军先后占领茂县(今茂汶羌族自治县)、威州、理番(今理县)和松潘以内的镇江关、片口等地,控制了以茂县、理县为中心的广大地区。6月中旬,中央红军渡过大渡河,翻越夹金山,同先期到达川西懋功地区的红4方面军胜利会师。两大主力红军会师,为粉碎敌人进攻,开创革命战争的新局面,创造了有利条件。

    中央红军同红4方面军会师后,中共中央根据全国形势和当时情况,提出了继续北上创建陕甘苏区的战略方针。张国焘不同意这一方针。为统一战略思想,中共中央政治局于6月26日在懋功以北的两河口举行会议,决定中央红军和红4方面军共同北上,创建川陕甘苏区。7月18日,中共中央任命张国焘为红军总政治委员。7月21日,中革军委决定以红4方面军总指挥部为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徐向前兼任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陈昌浩兼任政治委员,叶剑英任参谋长;同时,将中央红军第1、第3、第5、第9军团依次改为第1、第3、第5、第32军。8月上旬,中共中央决定恢复红军第1方面军番号,周恩来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为贯彻中共中央的北上方针,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治委员张国焘率领由第5、第9、第31、第32、第33军组成的左路军,于8月15日从卓克基地区出发向阿坝地区开进;前敌总指挥部率领由第1、第3、第4、第30军组成的右路军于8月21日从毛儿盖地区出发向班佑、巴西开进。中共中央、中革军委随右路军行动。红军指战员历尽艰辛,通过茫茫草地,左路军先头部队于8月20日到达阿坝地区,右路军于8月27日全部到达班佑、巴西地区。8月29日至31日,右路军第30军和第4军一部,在包座全歼国民党军第49师约5000人,打开了通向甘南的门户。在北进途中,张国焘制造借口,拒不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左路军向右路靠拢,共同北上的指示,反而提出了红军主力南下川康边的计划,电令陈昌浩率右路军南下,企图分裂和危害中共中央。叶剑英将这一严重情况报告了中共中央。中共中央遂率红1方面军第1、第3军(后改编为红军陕甘支队)先行北上,9月17日突破天险腊子口,18日占领哈达铺,胜利进入甘南。接着,突破国民党军的渭河防线,翻越六盘山,于10月19日到达陕甘苏区的吴起镇,结束了历时一年、纵横11个省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中央红军长征开始后,红军第25军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于1934年11月16日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突围开始长征。12月上旬,红25军进到陕南,后来打破国民党军的两次"围剿",创建了鄂豫陕边革命根据地。1935年7月,红25军继续长征,9月到达陕北革命根据地同红军第26、第27军会合。三个军合编为红军第15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治委员。1935年11月,陕甘支队由吴起镇地区东进,同红15军团会师,组成红1方面军,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任政治委员。接着,红1方面军胜利地进行了直罗镇战役,歼灭国民党军一个师又一个团,为中共中央把革命的大本营放在西北奠定了基础。

    张国焘在1935年9月中旬命令红军左路军和右路军的第4、第30军分别从阿坝和包座地区南下,企图在川康边少数民族聚居区建立根据地。10月5日,张国焘公然在理番县卓木碉 (今马尔康县足木脚)另立"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公开分裂中国共产党和红军。为打开通往天全、芦山的道路,南下红军于10月8日至20日进行了绥(靖)崇(化)丹(巴)懋(功)战役,击溃川军6个旅。10月24日,又发起天(全)芦(山)名 (山)雅(安)邛(崃)大(邑)战役。红军在名山东北百丈地区同川军十几个旅激战7昼夜,虽歼川军1.5万余人,但红军也伤亡近万人。1936年2月,红军被迫向西转移,4月进至道孚、千霍、甘孜地区。这时,部队由南下时的8万余人减少为4万余士,张国焘的南下方针遭到失败。在中共中央的劝导和督促,经过朱德、刘伯承及红4方面军广大指战员的斗争,张国焘被迫于6月6日取消第二"中央",同意北上。

    1935年9月,国民党军集中130个团的兵力,对湘鄂川黔根据地进行新的大规模"围剿"。为保存实力,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红2、红6军团于11月退出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开始长征。两军团经湘中西进贵州,于1936年2月中旬进至黔西、大定、毕节地区。接着,同优势的国民党军在乌蒙山区进行了一个月的回旋战,于3月下旬进至黔西南的盘县、亦资孔地区,随后,两军团根据红军总部的指示,经云南北渡金沙江,翻越多座高山,于1936年7月在西康的甘孜地区同红4方面军会师。这时,红2、红6军团奉命组成红军第2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治委员,红32军编入红二方面军序列。7月旬,红2、红4方面军共同北上,广大指战员以惊人的革命毅力,克服重重困难,通过数百里草地,击破国民党军的拦阻,于8月进入甘南,控制了广大地区。10月9日和22日,红4、红2方面军先后同红l方面军在甘肃省的会宁、静宁地区会师。伟大的长征胜利结束。

    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行程1万余公里,纵横10余个省,翻越终年积雪的巍巍高山,走过人迹罕至的茫茫草地,粉碎数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克服共产党内的"左"右倾机会主义的干扰,最终取得了胜利。这是一部气壮山河的革命史诗,它以铁的事实证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是不可战胜的。

    红军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壮举。长征胜利的基本经验是:(1)从实际出发,根据敌情、地形、居民、经济和当时全国不断发展着的形势,适时改变战略方针和退却方向,力避被动,争取主动。(2)实施广泛的机动作战,处理好"打"与"走"的关系,击和消灭了大量敌人,减少了自己的损失。(3)加强政治思想工作,发挥各级干部的模范作用,激发广大指战员不畏艰险、不怕牺牲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坚定了革命事业必胜的信念。(4)在长征中,先后纠正了王明的"左"倾错误和张国焘分裂主义错误,坚持了共产党对红军的绝对领导,这是胜利完成长征的根本保证。(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10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