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建立  到1937年春夏之交,华北地区的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从4月下旬起,日本中国驻屯军开始在平津近郊举行战斗演习。进入6月,演习更为频繁。尤其是驻丰台的日军河边旅第1团,竟以攻夺卢沟桥、宛平城为目标,不分昼夜地举行演习。当时,北平已处于日军的三面包围之中,西南方向的卢沟桥成为北平对外联系的唯一通道,战略地位极为重要。驻守此地的中国军队是第29军第37师第110旅第219团第3营。

    7月7日夜,日军驻丰台的第1团第3营第8连,又在卢沟桥东北龙王庙附近举行军事演习。10时10分,宛平守军突然听到日军演习位置响起一阵枪声。少顷,几名日军来到城下,声称丢失一名士兵,要求进城搜查,遭到守军拒绝。日军第8连连长清水节郎一面派兵包围宛平城,一面派人去丰台请求援兵。20分钟后,因解手而离队的所谓失踪士兵已归队,但清水并不报告。8日凌晨1时左右,第3营营长一木清直率援兵赶到现场,并指挥部队占领了宛平城外的沙岗。5时半左右,日军第1团团长牟田口廉也上校明知失踪士兵已归队,却下令向宛平城发动攻击。守军219团在团长吉星文、营长金振中指挥下奋起反击,双方激战约1小时,互有伤亡。下午5时,牟田口发出通谍,限中国守军于当天下午8时前撤至永定河西岸。刚到下午6时,日军即炮轰宛平城,城内军民死伤甚众。9日凌晨第219团突击队夜袭铁路桥,几乎全歼日军一个连,恢复了永定河东岸阵地。几小时后,中日双方代表达成口头停战协议。

    卢沟桥事变的消息传到东京后,日本军部和内阁迅速确定了从国内增兵中国、扩大战争的方针。11日晚,日本政府发表《派兵华北的声明》,日军参谋本部下令调遣驻朝鲜的第20师和关东军之独立混成第1、第11旅主力增援华北。与此同时,日本海军也决定派陆战队和航空兵到中国青岛、台湾,以配合陆军作战。

    由于援兵开抵华北尚需一段时间,11日下午,日军中国驻屯军同中方缔结停战协定,以图缓兵。12日,新任中国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中将到达天津,并于15日制订了先占平津,再占保定,然后在德(县)石(家庄)线同中国军队决战的计划。

    在援兵陆续开抵平津之后,日军于25至26日相继挑起廊坊事件和广安门事件,使中日军事冲突急剧扩大。26日,香月清司向中国第29军军长宋哲元发出最后通谍,遭到拒绝。27日,日军统帅部决定向中国第二次增兵,将国内的第5、第6、第10师增派至华北。同日,中国驻屯军向北平发动总攻。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28日阵亡于南苑。当日晚,第29军放弃北平,撤向保定。29日,北平陷落。同日,日军第5师进犯天津、大沽。守军第38师展开反击,并围攻日军东局子军用机场及海光寺兵营,后遭日军陆海空联合攻击,被迫退向静海、马厂。30日,天津失守。日军攻占平津后,又开始酝酿更大规模的战略进攻。以卢沟桥事变为起点,中日战争全面展开。

    卢沟桥事变发生的次日,中共中央即发表通电指出: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9日,中国工农红军将领致电蒋介石,要求全国总动员,并代表全体红军将士请缨杀敌。15日,中共代表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递交国民党中央。宣言郑重声明:愿为彻底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而奋斗;取消苏维埃政府,改称特区政府;取消红军番号,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准备随时奔赴抗日前线;在特区内实行彻底的民主制度和停止以暴力没收地主土地的政策。

    7月17日,中共代表周恩来、秦邦宪、林伯渠,同国民党代表蒋介石、张冲、邵力子举行谈判。中共代表提议以《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作为国共两党合作的政治基础。同一天,蒋介石发表庐山谈话,指出: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但同时又表示,仍希望由和平的外交方法,求得卢事的解决,把中共的提议搁置起来。

    8月13日,日军进攻上海,威胁南京。国民党政府于14日发表《自卫抗战声明书》,宣布中国将进行全国抗战。经过中共与国民党的反复谈判斗争,8月22日,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式宣布将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公开发表了延搁两个多月的《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23日,蒋介石发表了承认中国共产党合法地位和国共实行合作的谈话。至此,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成立。尽管这个统一战线缺乏具体的组织形式和共同承认的政治纲领,然而它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开辟了一个新纪元,为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奠定了政治基础。(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10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