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北抗战到武汉陷落  日军占领平津后,继续扩大在华北的侵略战争。8月,日军分3路,沿平绥、平汉、津浦三大铁路线发动大规模战略进攻,企图摧毁中国军队的战斗意志,一举结束战争。

    为抵抗日军进攻,国民党军以傅作义、汤恩伯,刘汝明等部合编为第7集团军,担任平绥线守备,以宋哲元之第1集团军和刘峙的第2集团军分别担任津浦线、平汉线防御。

    平绥线方面日军于11日向南口发起进攻。中国守军凭险要地势进行抵抗。14日,南口失陷。23日,日军占领居庸关,突破长城防线。与此同时,关东军一部向张北地区发动进攻,27日占领张家口。此后,日军继续沿平绥线西犯。至9月下旬,察南、绥东和大同周围地区均沦入敌手。

    津浦线方面日军第10师于9月11日攻占马厂。21日向姚官屯发动攻击,守军经抵抗后于24日撤退。日军于同日占领姚官屯、沧县(今沧州)。10月5日,德县(今德州)失守。平汉线是日军的主攻方向。中国军队以涿州为中心组织防御。9月14日,日军开始向涿州、保定地区发动进攻。至18日,守军阵地多处被突破。第2集团军总司令刘峙惊慌失措,下令退却。日军乘胜追击,迅速突破第2道防线,于24日占领保定。平绥线方面日军继突破内长城防线后,于10月13日开始进攻忻口、太原。国民党守军在南怀化、大白水、红沟等地与日军交战,使日军进攻受阻。日军鉴于正面进攻不逞,遂改用迂回战法,以第20师沿正太路由东向西进攻中国军队翼侧,于10月26日攻占娘子关,30日占领阳泉、平定。忻口守军见两面受敌,被迫于11月1日全线撤退。11月9日,太原失陷。

    在华中方面,8月9日,驻沪日海军陆战队官兵两人驱车闯进虹桥机场寻衅,被中国保安队士兵击毙。日军以此为借口向上海增兵,并要挟中国政府将保安队撤出上海。8月11日,中国政府令京沪警备司令张治中率第87、第88师开赴上海组织防御。

    8月13日,日军向上海驻军发起攻击。次日,张治中令第87、第88师开始反击。19日投入第36师,突破日军杨树浦阵地,21日攻至汇山码头,双方在北站、引翔港一线形成对峙。8月下旬,蒋介石为加强淞沪防御,以第9集团军组成淞沪围攻区,第8集团军组成杭州湾北岸守备区,第10集团军组成浙东守备区,第54军组成长江南岸守备区,第57军组成长江北岸守备区,准备迎战。这时,日军组成上海派遣军,由松井石根任司令官,指挥两个师在张华浜及川沙口相继登陆。守军第9集团军在第15集团军增援下,于罗店、狮子林和月浦镇与日军激战。至9月18日,日军先后攻占吴淞、宝山、杨行、月浦,守军退至北站、江湾、庙行一线。9月20日,蒋介石自兼第3战区司令长官。为稳住战局,重新调整部署:以第9集团军为中央军,部署于北站、江湾、罗店一线及其以西地区;第8、第10集团军为右翼军,部署于苏州河以南区;第15、第19集团军为左翼军,部署于嘉定、浏河、新镇地区。日军增派3个师另2个旅援沪,于30日分路强渡蕴藻浜,向大场、南翔进攻。10月中旬,蒋介石曾调第21集团军从大场附近实施反击未成。日军集中3个师突破第21集团军防线,于26日攻占庙行和大场。苏州河以北守军腹背受敌,西撤至南翔、浏河一线。此时,日军统帅部将侵华主攻方向由华北转移至华中方面,再派第10集团军增援上海,于11月5日拂晓在杭州湾的全公亭、金山咀登陆,对淞沪实施迂回包围。守军右翼军因大部沿海守备部队奉调支援市区作战,阵地相继失守,战局急转直下。蒋介石被迫于8日下令全线撤退,日军9日陷松江,12日占上海。然后沿沪宁路西进,进攻中国首都南京。国民党军事当局集中10余万部队,由唐生智指挥守卫南京。12月1日,日本大本营正式下达进攻南京的命令。3日,其华中方面军以6个师向南京发起进攻,守军虽然进行了抵抗,但由于死守孤城,兵力单薄,加以上海失守后部队士气受到影响,因此防线很快被日军突破。12日,日军对南京形成包围,当晚守军奉命突围,由于组织不力,各部队争相逃命,溃不成军,只有第66军成功地突围到了浙皖边境。13日,南京失陷。日军入城后,进行了骇人听闻的大屠杀,30多万中国同胞惨死于日军屠刀之下。

    12月中旬,日军华中方面军又发起杭州作战,于12月24日攻陷杭州。至此,日军实现了对宁沪杭地区的占领。日军占领南京后,为打通津浦铁路,使华北、华中日军联成一片,先后集中8个师、5个旅,约24万人的兵力,于1938年1月下旬开始南北对进,夹击华东战略要地徐州。中国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约60万兵力防守徐州地区:主力集中于徐州以北,抗击北线日军,一部兵力部署于津浦线南段,阻止南线日军北犯。

    南线方面,日军第13师于2月1日陷临淮关,3日占蚌埠。守军第31军节节抗击。9日,日军强渡淮河,李宗仁先后以第51军和第59军增援,同时以第7军向日军侧后攻击,日军第13师回撤,至3月初,守军恢复淮河以北阵地,与日军隔河对峙。北线方面,日军兵分两路:一路为第5师,1938年初开始沿胶济铁路东进,尔后从潍县南犯,连陷莒县、日照,直扑临沂,3月14日,守军张自忠之第59军与庞炳勋之第40军合击日军,激战数昼夜,歼其两个团大部,日军退入莒县。另一路日军第10师沿津浦线南下,于1937年12月下旬占领济南、泰安及胶济铁路西段,1938年3月17日攻占滕县。尔后在其左翼第5师被阻的情况下继续南犯,24日开始攻击台儿庄。守军以孙连仲之第2集团军3个师防守台儿庄,同时以汤恩伯之第20军团让开津浦路正面,退入峄县以东地区,诱敌深入。日军置后方于不顾,继续攻击台儿庄。守军与其逐屋争夺,苦战旬日。李宗仁乘日军第10师孤军深入,以第20军团拊敌之背,与第2集团军形成内外夹击之势,并以第55军进至临城、枣庄以北,切断日军退路。日军为解第10师之危,以第5师坂本支队驰援,守军将其击破。4月4日,中国军队全线出击,激战3日,歼第10师大部、第5师一部,获台儿庄大捷。其后,守军为扩大战果,增调约20万人至徐州,准备再次围歼日军。日军随即改变战法,以少数兵力于正面牵制守军,主力向西迂回,从侧后包围徐州。5月16日,南北日军会师砀山,对徐州形成包围之势。守军为避免不利决战,遂向皖豫边山区突围。19日,徐州陷落。日军沿陇海铁路向西追击,6月6日进至商丘、开封。为阻止日军,9日,蒋介石令河南守军于郑县(今郑州)东北花园口炸开黄河堤岸,河水南泛,日军被迫退至黄泛区以东。花园口决堤虽然暂时阻止了日军西进,但洪水泛及豫、皖、苏3省,使灾区人民的生命财产蒙受了极大损失。

    徐州会战以日军的胜利而告结束。通过这次会战,日军打通了津浦线,扩大了占领区,为武汉作战解除了后顾之忧,但其妄图歼灭中国军队主力的目标却未能实现。徐州会战的结局对中国方面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中国军队失去了牵制日军的战略要地和防御武汉的屏障,使武汉三镇直接处于日军威胁之下。

    日军侵占徐州后,又调集9个师另3个旅约25万人,编成第11集团军和第2集团军,于1938年7月分别沿长江两岸和大别山麓合击武汉。蒋介石指挥江北的第5战区和江南的第9战区共130个师和海、空军各一部约100万人,组织防御,保卫武汉。

    日军第11集团军主力沿长江南岸地区进攻,在江西庐山一带与中国军队遭遇,展开战斗,第101师受阻一个月,第106师受阻达两个月之久,损失较重。8月下旬,日军第11集团军又集中第9、第27师强攻马头镇(今码头)要塞,经一周激战,突破了中国军队防线,10月27日,截断了武汉南面的粤汉路。9月29日,沿长江北岸进攻的第11集团军第6师突破了中国军队在武汉外围的最大据点田家镇。尔后攻占浠水,直逼武汉。

    日军第2集团军沿大别山北麓地区进攻,其中一路自正阳关向河南固始、潢川、罗山、信阳进攻。10月12日,攻占信阳,接着又攻占武胜关、平靖关、直逼汉口以北。另一路日军攻占商城、麻城与溯江西上的日军相呼应。至此,武汉外围要塞阵地均被日军攻陷,武汉已处于日军三面包围之中。

    为避免主力被围歼,蒋介石于10月24日下令放弃武汉。27日,武汉沦陷。武汉会战,国民党军事当局重复了以往消极防御的错误,在南阳至南昌1200公里的宽大防御正面上分兵把口,宽正面设防,没有重点和主要防御方向,结果是处处薄弱,罅隙百出,致使投入的庞大兵力并未取得相称的战果。但是广大爱国官兵的奋勇战斗迟滞了日军的战略进攻,消耗了日军的有生力量,为中国的持久抗战赢得了4个月的时间。

    在武汉会战期间,日军为切断海外援华通道,并为南进建立军事基地,10月12日由台湾军司令官古庄干郎率第21集团军,在广州大亚湾登陆,先后攻陷淡水、惠阳、博罗、增城,21日占领广州。从1937年7月至1938年10月广州、武汉失守的一年零三个月,是中国抗日战争的战略防御阶段。在这个阶段里,中国军队的防御和退却是为客观形势所决定的,因而是不可避免的。广大国民党军爱国官兵激于民族义愤,对日军进行了奋勇抵抗,并取得了一些胜利。但是,从总体上看,国民党军的防御和退却基本上是被动的、消极的、无计划的和混乱的。因此,它没有能够在防御作战中大量歼灭日军有生力量,达成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战略目的,致使国家经济和人民生命财产蒙受了极其严重的损失。在短短的15个月里,正面战场国民党军从北至南后退了1800公里,从东到西后退了700余公里,丧失了察哈尔、绥远、山西、河北、山东、河南、江苏、浙江、安徽、湖北、湖南、江西、广东13个省的100余万平方公里的经济发达的国土,丢掉北平、天津、上海、太原、济南、南京、武汉、广州等340余座城市,1亿多同胞沦为亡国奴,教训是十分惨痛的。

    全国抗战爆发后,蒋介石改变了"九·一八"事变以来的不抵抗主义,开始了全国性对日作战,这是一个历史性进步。在战略防御阶段,国民党当局的抗战态度是比较积极的。广大爱国官兵的英勇抗战,消耗了日本的军力和经济力,打破了日本帝国主义关于中国"不堪一击"的政治宣传,使日军未能实现速战速决的战略企图,被迫转入长期作战。

    但是,蒋介石拒绝进行有利于民族革命战争和社会进步的政治、经济改革,继续阻挠和限制人民群众参加抗战,企图把抗日战争变成单纯的政府抗战和军队抗战,这种脱离人民的片面抗战路线,成为导致国民党军失败的最根本的政治原因。在军事战略指导上,拒绝采纳中共的正确建议,采取了完全错误的消极防御的战略方针,把阵地战置于主要地位,实行分散兵力的单纯防御,而不敢集中优势兵力,以机动灵活的运动战,主动地对敌实行战役战斗的迂回包围攻击。在广大的国土上,实行无重点、无纵深、宽正面的单纯阵地防御,不仅无法有效地阻止日军的进攻,反给自己带来巨大的本来可能避免的损失。这种情形,在淞沪战役中体现得尤为突出。另外,国民党军队内部派系复杂,矛盾重重,战场上常常各自为战,互不协同,部分将领甚至消极避战,保存实力,这也是战略防御中国民党军失利的重要原因。(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10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