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相持阶段后的形势  以广州、武汉失守为标志,中国抗日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相持。战略相持是中国抗日战争的第二阶段,也是中国人民持久抗战的一个过渡性的中间阶段和枢纽阶段。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曾预言,广州、武汉失守后,中日战争将进入相持阶段,即日本停止战略进攻,转入确保占领区;中国的抗战将以游击战争为主,运动战为辅。历史的发展证实了这个科学预见。在抗日战争由战略防御到战略相持的重大转变时期,战争各方的战略态势与方针政策都发生了变化。

    日军侵占广州、武汉后,战线进一步延长,兵力进一步分散。其华北方面军的战线,北起绥远的西苏尼特、包头,中经山西的同蒲铁路至风陵渡,接着沿黄河东至河南开封,转而南至安徽亳县,上述各点连线以东地区成为华北方面军的后方。其华中派遣军的战线,一部分北起合肥,中经芜湖、宣城,南至杭州的连线以东地区;一部分以武汉为中心,北至信阳,西至安陆、应城、南至岳州、东至九江附近地区。其在华南的第21集团军,则控制以广州为中心的地区。

    根据战局变化,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于11月下旬召开南岳军事会议,决定重新调整部署和划分战区:以第3、第2、第1战区共60个师的兵力,在北起绥远西部,中经山西西北、西南部及河南西部、中部和安徽北部地区,与日军华北方面军对峙;以第5、第9、第3战区共109个师的兵力,于皖西、鄂北、豫南和鄂南、湘北、赣西以及皖南、苏南、浙西、豫北等地区与日军华中派遣军相对峙;以第4战区18个师的兵力于粤北、粤西等地区与日军第21集团军相对峙;同时,成立鲁苏和冀察两个战区,指挥留在华北敌后的部队。

    至广州、武汉失守,八路军、新四军已在华北、华中敌后开辟了广阔的敌后战场,创建了大小十几块抗日根据地,消耗和牵制了日军大量兵力,对日军后方构成严重威胁,并与正面战场友军在战略上构成了对日军的夹击态势,从而形成了正面与敌内线与外线,有后方与无后方、包围与反包围及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斗争的犬牙交错的战争形态。

    日军侵占广州、武汉后,虽部分地实现了它的侵略企图,但由于战线过长,兵力不足,人力物力消耗巨大,财政经济陷入困境,特别是由于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对其后方构成严重威胁,日军不得不停止对正面战场的战略进攻,转而对其侵华政策进行重大调整。在政治上,日本政府以虽国民政府亦不拒绝的方针取了10个月前的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的方针,转而对国民党政府采取以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策略。为适应这一改变,日军在军事战略上也作了相应的调整:置重点于确保华北、华中的广大占领区,加强对中共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的进攻;对正面战场国民党军,则配合政治诱降实行有限度的军事进攻。根据上述方针,日军将占领区划分为以确保治安为主的治安地区和以消灭抗日势力为主的作战地区,并对侵华兵力进行了调整。1939年9月,日军撤销华中派遣军指挥机构,在南京设立了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统一指挥除关东军、台湾军以外的所有驻华部队。至1939年底,中国派遣军共辖25个师,20个独立混成旅、2个骑兵旅、2个重炮兵旅、1个飞行集团和1个独立飞行队,总兵力约85万余人,占当时日本陆军总兵力的一半以亡。

    中国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国际形势也发生了复杂的变化。1939年9月,德国入侵受英、法保护的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展开。在此形势下,英、美、法等国为了在西方与德、意对抗,因而在东方极力避免与日本直接冲突,对日本继续推行绥靖政策,积极策划远东慕尼黑阴谋,准备召开太平洋国际会议,企图以牺牲中国的利益,换取同日本的妥协。

    日本侵华方针的改变,西方大国的绥靖主义政策和远东慕尼黑阴谋,对中国抗战产生了严重影响。国民党内部发生分化,亲日派首领汪精卫于1938年12月18日逃离重庆,公开投敌,于1940年3月在南京成立伪国民政府。汪精卫集团的投敌,给中国抗战造成了巨大危害。它不仅直接帮助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而且引起了国民党内部分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动摇。以蒋介石为首的亲英美派虽然仍坚持抗战,但由于受到英美对日政策的影响,由于正面战场军事压力减轻,加之仇恨和惧怕八路军、新四军发展壮大,因而其政策的重心开始由对外转向对内,实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方针。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制定了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方针,这是其政策转变的重要标志。在对日问题上,国民党军事当局于1938年底、1939年初先后在湖南南岳、陕西武功召集军事会议,确定今后继续执行持久战略,具体方针是:一方面发动有限度之攻势与反击,以制消耗敌人,……阻止其全面统制与物资掠夺,粉碎其以华制战养战之企图;与此同时,要抽调部队,轮流整训,强化战力,准备总反攻,也就是说,要保存实力,避免大战,等待国际形势的变化。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战争形势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中共中央于1938年9月16日至11月6日在延安召开了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会议根据毛泽东《论新阶段》的政治报告和总结,确定了坚持抗战,坚持持久抗战,巩固与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以便克服困难,停止敌之进攻,准备力量,实行我反攻,达到最后驱逐敌人的全国抗战的总任务。军事上,进一步贯彻执行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的战略方针,广泛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会议最后根据对各不同地区的形势判断,确定了巩固华北、发展华中和华南的战略任务,并对中央领导机构作了相应的调整,撤销长江局,设立中原局与南方局。(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10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