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战场的对日作战  日军占领广州后,又于1939年相继占领海南岛、汕头、潮州和深圳,切断了国民党政府在华南的海上交通线。与此同时,华中日军为巩固对武汉的占领,也发动了局部进攻。1939年3月下旬,日军攻占南昌。4月下旬国民党军第3、第9战区调集部队反攻南昌失败。5月初,日军以3个师向汉水东岸、襄阳以东随(县)枣(阳)地区进攻,第5战区进行了顽强抵抗,迫使日军于5月底撤回原防。

    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成立后,日军的进攻行动有所加强。1939年9月中旬,日军发动第一次长沙战役,以5个多师分3路向长沙发动进攻。至9月中旬已占领长沙外围诸据点。第9战区中国军队随即展开反击,并截断日军后方补给线,日军作战不利,被迫于10月上旬全线退却,中国军队返回新墙河阵地。国民党军在完成两期整训后,战斗力有所恢复。为了争取外援和抑阻汪伪政权的建立,根据蒋介石的命令,国民党军于1939年12月至1940年3月对日军发起冬季攻势。此役,国民党军投入了全军一半以上的兵力,攻击范围遍及绥西、晋南、豫北、豫东、豫南、鄂北、鄂中、鄂南、湘北、赣北、皖南、浙东和桂南等广大地区,其中反攻武汉战役、昆仑关战役和反攻包头战役予日军以严重打击。冬季攻势是抗日战争中国民党军所采取的唯一一次战略性攻势行动。它虽予日军以一定的打击,但由于国民党军并来改变其消极避战、保存实力的方针,也也有从战略上逐步改变战场态势的打算,因而并未对日军构成大的威胁。攻势结束后,正面战场很快恢复了原有态势。

    为解除武汉外围国民党军的威胁,并对中国军队的冬季攻势进行报复,日军第11集团军于1940年5月发动了以打击第5战区主力和攻占鄂西重镇宜昌为目标的宜昌战役(又称枣宜战役或第二次随枣会战)。5月1日,日军开始第一期行动,向枣阳地区实施合击,8日攻陷枣阳。第5战区主力转至外线对日军实施反包围,日军被迫向枣阳以南收缩。第5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第33集团军上将衔总司令张自忠率部截击南逃日军,5月16日在宜城南瓜店激战中壮烈殉国。日军乘机再度转兵北进,于21日第二次攻陷枣阳。6月初,日军开始第二期作战,兵分两路向宜昌进逼,12日,宜昌失守。此后,中日两军在宜昌、江陵、钟祥、随县、信阳一线对峙。

    鉴于国际形势的演变和对国民党政权诱降企图失败,日本大本营于1941年1月制订了《对华长期作战指导计划》,决定在同年秋天以后转向长期持久态势;在此之前,要发挥综合战力,给敌人以重大压力,力求解决事变。因此,日军在对国民党实行政治诱降的同时,强化了对国民党军的封锁战空袭战截击战

    1941年初,日军按照灵活、短距离截断作战的方案,相继发动了豫南、上高两个战役。1月日军利用汤恩伯之第3l集团军准备东进进攻新四军,豫南防务空虚之机,调集3个师向豫南平原发动进攻,第31集团军和第2集团军进行了抵抗,但损失严重。半月之内,10多个县城失守。日军由于后方交通线受到国民党军袭扰,弹药不继,遂于2月7日返回信阳地区。3月中旬,日军又在赣西北上高发动进攻。第9战区积极抵抗,将冒险突进的日军第34师包围于上高附近。日军第11集团军司令部急令第33师前往营救。4月初,日军败退。同年2月至4月,华南、华中日军先后在东南沿海各省10多个港口登陆,实施东南沿海封锁作战。达成目的后,兵主力行撤离,只以一部兵力占据宁波,打通了沪杭甬(宁波)铁路。在华北,日军为改善山西治安,于1941年5月向晋南中条山地区国民党军第1战区部队发动进攻。该地国民党军,长期以反共为主要任务,对日军疏于防范。在日军的猛烈攻击下,大部采取避战方针,不战而退,最后渡过黄河南撤。5月27日,中条山战役结束,中条山地区全部沦陷。

    为增加对国民党的军事压力,1941年9月初日军又投入4个师约、12万人的兵力,对长沙发动第二次进攻。第9战区司令薛岳指挥13个军约17万人的兵力,在长沙以北地区逐次阻击,于9月下旬将日军诱至长沙附近捞刀河两岸地区,尔后从南北两面对日军实行夹击。与此同时,第3、第5、第6战区向当面日军发动进攻,以牵制长沙之敌。10月1日,日军开始北撤,9日退回新墙河以北地区。

    1941年12月8日,日军偷袭珍珠港美军基地,太平洋战争爆发。在此形势下,国民党当局对日妥协的倾向有所改变,依赖美英打败日本的情绪却大为增强。同年底,国民党军于当局重新将全国划分为8个战区,407个步(骑)兵师另63个独立步(骑)兵旅分属各战区指挥。此时,日军中国派遣军所辖兵力为20个师另20个独立混成旅。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为配合其在华南及东南亚地区的进攻,防止中国军队向南转移支援英军在香港、九龙及缅北防御,遂以4个师3个旅约10万兵力于同年12月23日发动第三次长沙战役。21日,日军渡汨罗江,31日开始进攻长沙。薛岳指挥守军进行抵抗,并以优势兵力从东、南、北三面对日军形成反包围,给日军以严重杀伤。4日夜,被围日军在其他日军接应下突围北撤,中国军队展开追击,斩获颇多。至15日,日军退回新墙河以北。此役,日军投入兵方10万,伤亡数万人。三次长沙战役的胜利对中国人民是一个鼓舞,同时也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

    1942年4月,美国B?5轰炸机群由航空母舰起飞,空袭日本本土,随后降落在中国东南金华、衢州、玉山等地机场。此举震动了日本朝野、其大本营遂批准实施中途岛海战,企图彻底摧垮美国太平洋舰队。同时,下令中国派遣军向浙赣线发动进攻,以破坏美空军赖以利用的机场。5月中旬,日军以第12集团军为主攻,从宁波、余姚等地由东向西发动进攻。5月底又以第11集团军为策应,从南昌出发由西向东沿浙赣路攻击前进。国民党军战前得知日军的进攻动向,以第3战区30多个师在浙赣东线组织防御,以第9战区近10个师的兵力部署于浙赣西线。5月下旬,东路日军第13集团军连续突破第3战区几道防线,逼近衢州,第3战区被迫将主力撤至铁路线两侧山区。6月7日,日军占领衢州,尔后继续西进,连陷玉山、上饶等地,并以一部南下攻占丽水。西路日军首先攻占临川、南城,并于崇仁、宜黄一带与第9战区国民党军发生激战。6月12日以后,该敌主力转向浙赣线,在攻占鹰潭、贵溪后,7月1日在横峰与东路日军会师,打通了浙赣线。日军在所经之地,破坏机场,拆毁铁路,掠夺战略物资,给中国军队造成重大损失。7月下旬,日军开始按计划撤退。中国军队乘势跟进,收复失地。至8月下旬,除金华、兰豁等地外,第3战区基本恢复了战前态势。

    1943年,日军为进一步控制长江上游交通,威胁四川,并夺占洞庭湖主要产粮区,先后发动了鄂西战役及常德战役。

    5月初,日军第11集团军以两个师分别由华容、宜昌向第6战区国民党军发起进攻,企图摧毁中国军队江防阵地。第6、第9战区部队利用预设井田式战壕地带阻敌前进,并以重兵坚守江防要塞石牌等据点。5月底,中国军队以优势兵力发动反击,日军全线撤退,于6月底返回原防。

    为牵制中国向南方及缅甸方面转用兵力,10月下旬,日军第11集团军开始进犯湘北重镇常德。至11月中旬,日军连克南县、公安、石门等要点,逼近常德。第6战区以第57师固守常德,以另一部主力担任侧击。同时第9战区也向常德增派了援军。21日,日军向常德猛攻。守军第57师奋勇抗击,伤亡殆尽,日军于12月2日突入城内。7日,中国军队展开反攻,于9日收复常德,日军突围北撤。中国军队乘胜追击,收复失地。至1944年1月初,双方恢复原防。(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10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