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战场国民党军的溃退  在敌后抗日游击战争日益发展的同时,正面战场国民党军却经历了一场丧师失地的大溃退。1944年初,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已失去战略主动权。由于美国海、空军的打击,日本本土与南洋群岛日军的海上联系已濒于断绝。在中国战场,自从美国空军第14航空队组建后,1943年一年中,美日航空兵为争夺制空权展开了激烈的空战,美国空军的活动范围逐步由中国西南部扩展至东南地区,也对日本至南洋海上运输线构成威胁。在此情况下,日本大本营为挽救其孤悬南洋的"南方军",决心消灭中国的空军基地,并打通从中国东北直至越南的大陆交通,以建立起联系南洋的陆上通道。

    1944年1月,经裕仁天皇批准,日本大本营正式下达了"1号作战"命令尽作战纲要,规定在从黄河至信阳间约400公里、从湖南岳阳至越南谅山约1400公里、从衡阳至广州间约600公里的绵长战线上,投入50余万兵力和250架飞机,用9至10个月的时间,实现预定的战略企图。

    "1号作战"的第一阶段是河南战役,其目的在于占领平汉路南段沿线要地。此役日军投入以第12集团军为主力的6个师、5个旅,共15万余人,由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首先以开封为中心集结兵力,尔后分路向豫中发动进攻。当时,驻守河南的中国军队是第1战区8个集团军,共40万人,以第1战区副司令长官汤恩伯指挥下的4个集团军为主力,分别沿平汉线和陇海线组成向东、向北两个防御正面。4月17日,日军由新以南至中牟一线渡过黄河发动进攻,于5月初抵达密县、许昌一线,随后以1个师继续沿平汉线南下,主力则折转向西进攻洛阳,寻歼第l战区主力。同时,原在信阳的日军沿平汉线北犯,与南下日军会师于西平,打通了平汉线南段。进攻洛阳之日军主力于19日发起强大攻势,国民党守军虽作了抵抗,洛阳仍于25日失陷。至此,日军仅用38天就实现了原定一个半月的作战计划。38天的河南战役中,汤恩伯部丢失城市38座,损失兵力达20万。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在撤退途中中弹身亡。

    河南战役后,日军立即着手实施1号作战计划的主体部分棗长衡战役。为此,日军投入了第11集团军8个师的兵力。布防湖南的中国军队是以第9战区薛岳部为主力,共4个集团军30余个师。薛岳根据第三次长沙战役的经验,以第1线兵团担任机动防御,诱敌深入,主力则集结于长沙附近,准备实施包围攻击。5月28日,日军兵分3路由洞庭湖两侧地区向湖南发起钳形攻击,连续突破守军阵地,中路日军于6月6日进抵长沙附近捞刀河北岸,中国军队利用工事顽强抵抗,使日军进攻受阻。但到15日前后,东西两路日军已分别攻占浏阳、益阳、宁乡等地,长沙陷于钳击中;同时,日军第2线3个师也加入作战,兵力大大增强。19日长沙失守,薛岳率余部退向湘南。6月22日,日军开始对湘南重镇衡阳发动进攻。衡阳不仅是粤汉、湘桂铁路的联结点和东南各省通往西南后方的公路枢纽,而且也是美国空军的一个重要基地。守卫衡阳的主力部队是薛岳部第10军。从6月下旬至7月下旬,日军以两个多师的兵力,发动了两次攻势,但均被守军击退。8月3日,日军增调3个师各一部和重炮部队,发动第三次进攻。由于国民党军各路援军被阻于衡阳周围地区,第10军孤军苦战,伤亡惨重。8日,第10军军长方先觉投降,衡阳失陷。

    日军因攻击衡阳费时47天,不得不推迟原定于7、8月间对广西用兵的计划。8月26日,日军编组第6方面军,由冈村宁次任司令官,统一指挥第11、第23、第34集团军,总兵力在11个师以上,准备进攻广西。国民党军第4战区以第16、第27、第35集团军共9个军担任桂柳等地区的守备,计划在湘桂铁路方面迟滞日军的进攻,在西江方面先取攻势,各个击破日军。9月中旬,日军第11集团军一部首先夺取了广西东北部要点全县,打开了通向桂林的门户;第23集团军主力沿西江西进,于9月下旬攻占梧州。10月下旬,日军开始大举进攻,以第11集团军6个师沿湘桂线向南推进,第23集团军以两个师继续向柳州方向发展攻势,另以1个旅由雷州半岛向北发动进攻。11月初,第11集团军包围桂林,并以两个师绕过桂林直趋柳州。11月11日,广西境内的两座主要城市桂林、柳州同时告失。此后,日军以一部继续西进,于12月初突进至贵州境内独山地区,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急调援军实施反击,才迫使日军返回广西;另一路日军沿湘桂铁路继续南犯,于11月24日进占南宁。此时,驻越南谅山的日军第21师一部乘势北上策应,接连攻克龙州、宁明等地。12月10日,南北日军会师绥渌。至此,日军完全打通了由中国东北通往越南的大陆交通线。

    历时8个月的豫湘桂战役,国民党军丧失了豫、湘、桂、粤4省的大部,共20余万平方公里,丢掉大小城市146座、空军基地7个、机场36处,损失兵力50?0万,沿途几千万人民的生命财产损失则无法计算。这是国民党军继抗战初期之后的第二次大溃退。尽管部分国民党军官兵表现顽强,但由于国民党当局奉行消极抗日的政策及部分高级军官的贪生怕死和腐化堕落,使整个部队的战斗力锐减。因此,国民党军豫湘桂作战的失败,并不是偶然的。

    另一方面,日军虽然实现了打通大陆交通线的战略目的,但也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同时,因运输工具缺乏等原因,这些交通线始终未能全线通车;为了保守交通线的安全,日军不得不投入大量兵力守备,这样反而得不偿失。(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10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