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军对陕北、山东的重点进攻受挫  国民党在1946年10月11日,即在侵占张家口市的当天下午,公然撕毁政协决议,正式宣布召开所谓"国民大会",并于11月在南京召开,通过了维护蒋介石独裁统治的所谓宪法。在此期间,周恩来由南京返回延安,驻南京、北平、上海、重庆等地的中共代表也被迫于1947年3月日前全部撤离。和平谈判完全失败,国共关系彻底破裂。

    从1947年3月开始,国民党军在全面进攻战略受挫后,改为在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等战场上取守势,集中兵力对陕北、山东解放区实行重点进攻的战略。蒋介石认为如果占领延安这个"政治根据地",则中共在国内外就丧失了号召力;如果消灭山东解放军,占领沂蒙山区"军事根据地",则其他战场的解放军就容易对付了。为达到此目的,蒋介石决定以94个旅70万人的兵力用于陕北和山东,占其进攻解放区总兵力的43%。同时,强使黄河在花园口合拢回归故道,构成了从风陵渡到济南约千公里正面的所谓"黄河防线",以小部分兵力驻守,阻止晋冀鲁豫野战军渡河南进支援山东解放军。海军主力置于黄海、渤海间,以封锁长江以北解放区海岸;截断解放军在辽东、胶东两半岛间之海上交通;空军除轰炸机大队由空军总部指挥外,其余各部队配属各空军军区,直接支援各战场作战。

    针对蒋介石的重点进攻战略,中共中央军委的对策是:全军继续执行积极防御战略方钒在内线大量消灭敌人。要求陕北、山东解放军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捕捉战机,各个歼灭进犯之敌;要求其他战场上的解放军依据本战场具体情况,进行战略性反攻,以配合陕北、山东两战场粉碎国民党军的重点进攻。

    一、西北解放军三战三捷

    蒋介石为首先解决西北问题,驱逐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出西北,然后调动兵力进攻华北,达到各个击破之目的,集中34个旅25万人的兵力,分由南、西、北三面进攻陕甘宁解放区,其中主力为第1战区(后改称西安绥靖公署)胡宗南集团15个旅14万人,从1947年3月13日开始,自洛川、宜川之线分两路直扑延安。在"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口号鼓舞下,西北野战兵团(后改称西北野战军)在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彭德怀指挥下,依托既设阵地节节抗击,在完成掩护党政军领导机关转移和群众疏散的任务后,于3月放弃延安。

    解放军撤出延安后,中共中央决定,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留在陕北,指挥全国各战场的作战;刘少奇、朱德等组成以刘少奇为书记的中央工作委员会,前往晋西北或其它适当地区,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叶剑英、杨尚昆等组成以叶剑英为书记的中央后方委员会,在晋西北临县,统筹后方工作。

    胡宗南占领延安后,气焰嚣张,急于寻找西北解放军主力决战。西北野战兵团(6个旅,2.7万人)以小部兵力伪装主力,引诱胡军5个旅北上安塞;集中主力部队以伏击手段,于3月25日将担任翼侧掩护由临真镇向青化砭前进的胡军第31旅,全部歼灭在青化砭地区。胡宗南发现解放军主力在蟠龙、青化砭地区集绪,又以8个旅向青化砭西北方向前进,以一个旅 (第135旅)从子长南下策应,寻求决战。西北野战兵团仍以一部兵力箝制胡军主力,集中主力在子长西南的羊马河设伏,于4月14日一举全歼第135旅。羊马河战役后,国民党军统帅部错误地判断西北解放军主力已"北窜",并有东渡黄河之可能,乃令胡宗南跟踪追击,令榆林守军南下配合,南北夹击,企图歼灭西北解放军于佳县、吴堡地区。西北解放军又以一部兵力伪装主力,引诱胡军北进,而集中主力秘密南下,突然攻击仅有一个旅守备的国民党军重要补给基地蟠龙。经5月2日至4日激战攻占蟠龙,全歼守军,缴获大批武器弹药。西北解放军经过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战,共消灭胡宗南部14万余人,稳定了陕北战局。胡宗南军被西北解放军的"蘑菇"战术磨得精疲力竭,陷于进退两难的境地。接着,5月下旬至7月上旬,西北解放军进行了陇东、三边战役,收复了环县、定边、安边、靖边等地,共歼青海马步芳部、宁夏马鸿逵部2万余人。国民党军对陕北的重点进攻遭到沉重打击。

    二、华东野战军歼灭蒋介石的王牌军

    国民党军统帅部为贯彻其重点进攻方针,于1947年3月撤销了徐州、郑州两个绥靖公署,组成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主持的陆军总司令部徐州指挥部,统一指挥原徐州、郑州两区部队。顾祝同集中24个整编师约45万人到山东战场,并以主力17个整编师编成第l、第2、第3兵团,采取密集靠拢、稳扎稳打、齐头并进的战法,向鲁中山区进攻,企图消灭华东野战军主力或迫其北渡黄河,达到占领整个山东解放区的目的。陈毅、粟裕遵照中共中央军委关于对密集之敌,不要性急,不要分兵,不过早惊动敌人后方,让敌大胆前进的指示,实行"耍龙灯"式的高度机动回旋,并主动后撤至新泰、莱芜以东地区隐蔽待机,迷惑了敌人。蒋介石顾祝同下令"跟踪追剿",企图迫使华东野战军于不利地位进行决战。第1兵团司令官汤恩伯一变其稳扎稳打之战法,不待友邻兵团统一行动,就以其"王牌"整编第74师为骨干,在左右两侧的整编第25、第83师配合下,5月11日由蒙阴东南的垛庄东西地区北进坦埠。陈毅、粟裕利用该师孤立突出的不利态势和骄横轻敌的心理,采取集中兵力,四面包围的战术,以4个纵队分别箝制整编第25、第83师,集中5个纵队迅速将整编第74师包围在孟良崮地区。经过13日至16日三天激战,以伤亡1.2万人的代价,换取了歼灭蒋介石的"五大主力"之一整编第74师3.2万余人的重大胜利。蒋介石哀叹该师歼灭是他"最痛心、最惋惜"的事。

    孟良崮战役后,国民党军经过40天的重新整理,又再次集中32个旅24万人,于6月下旬向鲁中山区进攻。就在这时刘伯承、邓小平根据中共中央的战略决策,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强渡黄河,举行鲁西南战役。为着配合这一战略行动,并打破国民党军彻底摧毁山东解放区的计划,华东野战军遵照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决定分兵向敌侧后方出击:以5个纵队继续在内线鲁中地区作战牵制敌军主力;以5个纵队分两路选择敌人间隙较大的莱芜、博山地区及临沂、蒙阴地区,向外线津浦路泰安以西以南和鲁南地区出击。经过一个月的内外线连续作战,从战略上调动、分散了敌人,基本上打破了国民党军对山东的重点进攻。

    三、晋冀鲁豫、晋察冀和东北解放军举行战略性反攻

    当国民党军在陕北、山东实行重点进攻时,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战场的人民解放军向处于防守之敌发动了战略反攻。

    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于1947年3月23日至5月28日,攻击平汉铁路东黄河以北的豫北地区之敌,歼灭国民党军4万余人;一部主力于4月4日至5月4日发动晋西南攻势,连克县城20余座,歼灭国民党军1.4万余人。豫北攻势和晋西南攻势有力地配合了山东、陕北解放军打破国民党军的重点进攻,并为尔后向黄河以南战略出击创造了有利条件。

    晋察冀野战军于1947年4月9日至5月4月,向石家庄外围及正太线东段出击,歼灭国民党军3.5万余人,孤立了石家庄,使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解放区连成一片。6月12日至15日,6月25日至28日,又进行了青(县)沧(县)战役和保(定)北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1.6万余人,有力地配合了东北人民解放军的作战行动。

    东北民主联军于1947年5月13日至7月1日发动了大规模夏季攻势,经过50天作战,歼灭国民党军8万余人,收复城市42座。使东、西、南、北满解放区连成一片。国民党东北行辕主任熊式辉、保安司令杜聿明,均因作战失利而被撤职。参谋总长陈诚充任东北最高指挥官,企图扭转局势。

    在1947年3月至6月4个月中,人民解放军共计歼灭国民党军40.7万余人,自己伤亡11.6万余人;国民党军占领解放区城市95座,人民解放军解放城市153座,两相比较,解放军净得城市58座。国民党对陕北、山东的重点进攻虽然仍在坚持,但其攻势已成强弩之末,而其它战场局势更加恶化。整个战局越来越不利于国民党军。(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10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