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  淮海战役是人民解放军同国民党军进行战略决战的第二个大战役。决战之前,华东人民解放军在中原人民解放军的配合下,于1948年9月16日至24日,仅仅用8昼夜时间,就攻克了有10万国民党军重兵据守的工事坚固的济南。济南的攻克,说明人民解放军已有了强大的攻坚能力,从而宣告了国民党军"重点防御"方针的破产。济南的攻克,为整个战略决战揭开了序幕,并使华北、华东两大解放区完全连成一片,从而大大地加强了支援战争的能力,从此,华东野战军可 以无后顾之忧而全力南进,打更大规模的歼灭战了。

    济南失守后,国民党军统帅部判断华东、中原两野战军下一步将在陇海铁路以南发动大规模攻势,攻取徐州,威胁南京,因此决定以华中"剿总"白崇禧所部3个兵团、4个绥靖区部队,约35万人,对付中原野战军,将其抑留在平汉铁路以西;以徐州"剿总"刘峙所部4个兵团、4个绥靖区的部队,约60万人,配置于津浦铁路临城(今薛城)至蚌埠段,陇海铁路开封至海州段,形成以徐州为中心的一点两线部署,企图阻止华东野战军由鲁西南或鲁南地区南进。

    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代政治委员粟裕在济南战役刚结束时,  曾向中共中央军委建议,在淮阴、淮安、海州地区举行淮海战役,求歼刘峙集团一部,为尔后夺取徐州创造条件。中共中央军委批准了上述建议,指出该战役第一阶段的作战重心应是集中兵力歼灭位于徐州以东新安镇地区的黄百韬第7兵团;第二阶段,攻歼海州、连云港地区之敌;第三阶段,歼灭淮阴、淮安地区之敌。为配合华东野战军作战,中共中央军委指示中原野战军以主力攻击郑州,尔后相机攻取宿县、蚌埠,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破毁津浦路,使敌交通断绝,陷刘峙全军于孤立地位。

    11月初,辽沈战役结束,中国的军事形势发生了根本转变。在中原、华东战场上,中原野战军主力于10月22日夺取郑州后挥师东进,11月初进抵河南柘城、安徽毫县地区,从西面威逼徐州;一部兵力在豫西积极活动,牵制了白崇禧部。华东野战军完成了大战前的准备工作,并按计划向指定地域开进。这样,就出现了华东、中原两野战军联合作战,夹击徐州的战略态势。

    国民党军统帅部为避免徐州刘峙集团重蹈卫立煌集团的覆辙,决定将白崇禧集团中的黄维第12兵团由平汉铁路南段东调,增强徐蚌地区的兵力,由统帅部直接指挥;同时调整刘峙集团的兵力部署,将其主要兵力配置在津浦铁路徐州至蚌埠段及两侧地区,以攻势防御,确保该线交通,拱卫南京、上海,并准备在必要时放弃徐州,依托淮河拦阻解放军的进攻。这样,国民党投入徐蚌地区的兵力达29个军、70个师,约70万人。蒋介石说:此次徐蚌会战,"实为我革命成败国家存亡最大之关键",他要求各级将领"务希严督所部切实训导,同心一德,团结奋斗,期在必胜。"

    中共中央军委根据全国形势发展和华东、中原战场敌我双方情况的变化,决心在原定淮海战役计划的基础上,扩大战役规模,迫使刘峙集团在不利条件下决战,将其就地歼灭。11月9日,毛泽东在为中央军委起草的电报中指出:"现在不是让敌人退至淮河以南或长江以南的问题,而是第一步(即现在举行之淮海战役)歼敌主力于淮河以北,第二步(即将来举行的江淮战役)歼敌余部于长江以北的问题。"为保证这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战役的胜利,中共中央确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5人组成党的总前委,邓小平为书记,统一指挥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和华东、中原两大军区的参战部队60余万人;同时责成中原、华东、华北三大解放区用全力组织支援工作。为保障人民解放军作战,在淮海战役期间,华北、华东、中原解放区共出动民工500余万人(包括随军、二线及在后方的民工),手推车41万辆,畜力车3000余万辆,运送粮食5.7亿斤;

    11月6日,淮海战役开始。8日,国民党军第3绥靖区所属两个军的大部2.3万余人,在绥区副司令官何基沣、张克侠率领下,按照华东野战军的部署,在徐州东北贾汪、台儿庄地区起义,为解放军迅速截断陇海铁路,包围由新安镇地区西撤的黄百韬兵团创造了条件。毛泽东称这一起义是淮海战役的"第一个大胜利"。至11月11日,华东野战军将黄百韬兵团主力4个军7个师包围在运河以西以碾庄圩为中心的狭小区域内,同时将该兵团担任翼侧掩护的1个军消灭在窑湾镇地区。经过激烈战斗,至22日全歼黄百韬兵团,击毙黄百韬。

    在黄百韬兵团陷入重围后,蒋介石严令刘峙由徐州出兵增  援,并企图将华东野战军主力消灭在徐州以东、运河以西地区。从11月12日至22日,邱清泉第2兵团、李弥第13兵团倾全力沿陇海铁路东进,但被华东野战军的阻援部队挡在大许家地区,眼睁睁地看着黄百韬兵团被歼而无可奈何。

    与此同时,中原野战军在商丘东南地区歼灭国民党军第4绥靖区部队1个师后,从11月12日开始举行徐蚌线作战。16日攻占徐州、蚌埠间的战略枢纽宿县,截断了徐蚌交通线,使徐州完全陷于孤立。随后将由确山、驻马店地区东进的黄维兵团阻止在懈河以南地区,为尔后求歼该兵团创造了条件。

    黄百韬兵团被歼后,国民党军的所谓"徐蚌会战"的败局已定。为挽救失败,蒋介石决定以李弥兵团守徐州;以邱清泉、孙元良(第16兵团)两兵团自徐州南进;以新组建的李延年第6兵团、刘汝明第8兵团(由第4绥靖区部队改称)自蚌埠、固镇北进;以黄维兵团经浍河南坪集向东北前进,企图南北夹击,重占宿县,恢复津浦路徐蚌间交通,并派参谋总长顾祝同到蚌埠指挥南线两路军的行动。还在黄百韬兵团行将全歼之时,中共中央军委就下一个歼击目标同淮海前线指挥员进行了研究。11月19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在周密分析了战场形势后,认为以歼击南线的黄维、李延年兵团为上策,对北线的邱、李、孙三个兵团则实行监视,阻其南撤。23日,刘、陈、邓又根据李延年兵团迟迟不北进,而黄维兵团孤军进至南坪集等情况,建议集中中原野战军全军(7个纵队,约15万人)和华东野战军一部,先打黄维兵团。24日,毛泽东代中央军委起草的复电表示:"完全同意先打黄维",并指示:"情况紧急时机,一切由刘陈邓临机处置,不要请示"。黄维兵团是蒋介石赖以解徐州之围的王牌,全兵团4个军11个师12万余人,装备精良,有较强的战斗力。11月23日,该兵团分三路向南坪集解放军阵地猛攻。当晚坚守阵地的解放军奉命后撤,诱敌深入。24日中午,黄维兵团进入解放军的预设阵地内,因发觉态势不利,又急忙向浍河南岸退却,准备改向胡沟集、固镇方向前进,同李延年兵团会合。中原野战军当日晚全线出击,至次日晨将黄维兵团合围于以双堆集为中心的地区内。27日,该兵团四个主力师向东南方向突围,被击退,其第85军第110师师长廖运周乘突围之机率该师起义。黄维鉴于数度突围均未实现,乃在双堆集周围若干个村落内,修筑大量地堡群,用坦克、汽车及大量器材构成环形防御阵地,固守待援。刘伯承、陈毅、邓小平为迅速歼灭该兵团,集中了中原野战军6个纵队和华东野战军4个纵队及特纵炮兵主力,调整部署,组成东、南、西三个突击集团,同时为弥补炮火不足,采取"以地堡对地堡","以战壕对战壕"的战法,进行工程浩大的土工作业,逐步延伸工事,构成完整的进攻阵地。12月6日发起总攻击,激战至12月15日将黄维兵团全歼,兵团司令官黄维被俘。

    在此期间,邱、孙两兵团和李、刘两兵团分由徐州、蚌埠对进受阻。11月30日,徐州"剿匪"副总司令杜聿明根据蒋介石的决策,率邱、李、孙三个兵团,放弃徐州,沿徐州、永城公路撤退。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10个纵队展开追击与拦击,于12月4日将杜聿明集团包围于永城东北青龙集、陈官庄、李石林地区。孙元良兵团于12月6日单独突围,当即被解放军消灭,孙元良只身潜逃。

    黄维兵团被歼灭后,李延年、刘汝明兵团退守淮河以南,杜聿明集团陷入绝境。这时,人民解放军同国民党军进行战略决战的另一个战役棗平津战役已经开始。为了不使蒋介石迅速决策海运平津地区国民党军南下,淮海前线人民解放军根据毛泽东的战略部署,在一个时间内,对杜聿明集团只作防御,不作攻击。从12月16日起至第二年的1月5日,部队转入战场休整。在休整期间,华东野战军对被围之敌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有1.4万余国民党军官兵向解放军投诚。杜聿明集团处在饥寒交迫、迅速瓦解的绝境中。但是,杜聿明等人拒绝放下武器,继续进行抵抗。

    1949年1月6日,华东野战军10个步兵纵队和1个特种兵纵队,组成东、南、北三个集团,向青龙集、陈官庄发起总攻击,至10日,全歼杜聿明集团,俘虏杜聿明,击毙邱清泉。李弥脱逃。

    淮海战役历时66天,人民解放军伤亡13.4万余人,歼灭国民党军一个最大的战略主力集团55.5万余人,解放了长江中下游以北广大地区。从此,国民党的统治中心南京和重要城市上海、武汉处于人民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10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