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兵种的发展  (一)海军

    中国近代海军始建于19世纪末叶。由于引进了西方国家的技术装备,实力一度居日本之上,但因战略战术思想的消极保守,在甲午海战中被日本海军击败,从此一蹶不振。国民政府建立后,由于经费不足、技术落后,海军仍未得到大的发展。到抗战前夕,中国海军只有4支小型近海舰队,另有1支练习舰队和两个旅的海军陆战队,拥有大小舰艇118艘,总排水量仅8万余吨,与当时日本海军总吨位相比为1:18。

     中国海军不仅数量少,且质量差,所用舰艇多为逾龄陈旧舰艇。驱逐舰只有"建康号"1艘,3900吨;至于炮舰,最大者不过400吨,最小者仅三、四吨,平时仅为巡缉海岸内河之用,无法作战;一些鱼雷艇系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所造,几乎不堪使用。总计,全军堪与日本海军作战者,仅"平海"、"宁海"、"应瑞"、"逸仙"4艘巡洋舰,总吨位9063吨,尚不抵日本1艘万吨巡洋舰。海军航空兵几乎等于零,原来仅有的10余架水上飞机,后来也被归并到航空委员会。

    中国海军战斗力弱的另一原因是指挥无法统一。海军统帅机构国民政府海军部只能指挥第1、第2舰队及练习舰队和两个旅的海军陆战队,驻青岛的第3舰队和驻广东的第4舰队(后改称广东江防舰队)各自为政。

    抗战爆发后,海军第1、第2舰队奉命集中于长江,协同陆空军攻击溯江而上的日军舰队,其余部队分别在胶州湾、厦门马尾港和广东沿海阻敌。其中,第1、第2舰队的上海、江阴作战予日本海军以较大打击,有力配合了陆军的淞沪抗战,但同时第1、第2舰队主力也几乎损失殆尽。1938年初,国民党政府决定裁撤海军部,同年2月在岳阳成立海军总司令部,隶属军政部,原海军部部长陈绍宽改任海军总司令,下设参谋、军衡、舰械、军部4处,编余人员一律遣散,所有剩余舰艇共34艘重新编组为第1、第2舰队,总吨位1.66万吨;练习舰队及17个建制单位均奉命撤销。

    驻防青岛的第3舰队舰艇全部自沉,用于封锁胶州湾。青岛失守后,舰队官兵改编为海军江防守备部队。广东江防舰队从1937年9月至1938年10月在广东沿海与日军作战,除"平西"舰外,其余舰艇先后被日军炸沉。

    武汉会战中,海军守备部队和海军炮台担任了长江江面防务  并负责守备马挡、湖口、田家镇要塞核心阵地。舰艇部队先后驻守鄱阳湖、洞庭湖,并往来于武汉与湖口之间,从事布雷和运输任务,遭到日军航空兵猛烈轰炸,结果第1、第2舰队主力全部损失,仅剩下14艘小型军舰,总排水量只有8666吨,丧失了战斗力。

    1939年初,海军总司令部奉命西迁重庆,残余舰艇分别集中于宜昌和万县江面,扼守长江三峡。原江防要塞司令部撤销,所属守备部队担任三峡要塞守备任务。经过1940年日机轰炸,海军又有4艘舰艇被炸沉。至抗战结束时,堂堂中国海军只有10艘小型舰艇。

    1943年底,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所招募的知识青年中,抽调了一批,集中于重庆唐家沱进行海军训练,不久又派赴美国迈阿密海军训练营受训。此外还派遣一批青年赴英国接受海军训练。受训事宜均由桂永清负责督导。这两批人后来成为国民政府在日本投降后重建海军的核心基础。

     (二)空军

     中国空军始建于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之后。抗日战争中,中国空军由于得到了英、美两国的援助,有较大发展,其贡献也较海军为大。

全国抗战爆发前,中国空军有9个大队,每大队辖2至4个中队,另有4个直属中队,共计31个中队。装备各式作战飞机314架,主要型号有:美制霍克(Hawk-l.Ⅱ.Ⅲ)型战斗轰炸机、马丁(Martin-B)型轰炸机、罗斯诺普(North Rop-E)型轰炸机、波音(Boein9281)型驱逐机雪莱克(Sbrick)攻击机、可塞(03u)型侦察机、意制菲亚特伍沁(Fiat Br)型驱逐机、德制亨格尔(Heinkel)轰炸机,其中性能良好者仅200余架。

    七七事变前,全国共有机场262个,其中规模较大、设备尚好的军用机场有太原、运城、洛阳、周家口、归德、徐州、汉口、襄樊、广德、南京、句容、杭州、笕桥、汕头、南宁、龙州、成都、昆明和兰州等处。

    抗战爆发后,周至柔任空军前敌司令部指挥官,宋美龄任航空委员会秘书长,两人统管空军事宜。淞沪抗战中,中国空军积极出动,在上海、南京,杭州等地上空与日本海军木更津、鹿屋航空队展开激烈战斗,几天之内击落日机数十架,涌现了高志航等一批空军英雄。但由于连续作战,消耗过大,至11月底作战飞机减至30架左右,几乎丧失作战能力。

    1937年底,中国开始从苏联获得军事援助。到1941年止,共从苏联购买飞机997架,其中作战飞机884架,包括驱逐机双翼E5、单翼E6和153式共586架,CB轻型轰炸机和TB?重型轰炸机共298架。此外还有侦察机及教练机113架及航空预备发动机、发动机零配件、各种配套设备等。由于苏联的援助,中国空军恢复了元气,在同一时期内拥有作战飞机最多时达200余架。

    与此同时,苏联还于1937年底直接派遣志愿航空队来华支援中国抗战。当时,该航空队拥有作战飞机500架,空地勤人员800余人。截止1939年底,苏联援华的空军志愿人员达2000多人。到1939年夏季止,苏联专家还帮助中国训练飞行员1045人,领航员81人,射手兼无线电员198人,其他空军技术人员8354人。援华期间,苏联志愿航空队共过25次战役,击落日机100余架,炸沉日舰70余艘。包括轰炸机大队长库里申科和驱逐机大队长拉赫曼诺夫在内的200多名志愿飞行人员牺牲在中国战场上。

    1939年欧战爆发后,苏联逐步停止了对华军援,并撤走了志愿航空队,中国空军再度陷入困境,实力日渐衰微。到1940年,仅余作战飞机65架,制空权基本丧失。在此形势下,中国空军采取了以保管、修理、补充、训练为主的方针,暂时保存实力。1941年月1日,援华的美国志愿航空队在昆明正式成立,定名为中国空军美国志愿大队。随后集中缅甸训练。此时,该队共260人,下辖了3个驱逐机中队,拥有飞机125架,陈纳德上校任指挥官。珍珠港事变后,中美成为反法西斯盟国,以志愿人员援华的方式已无存在必要,因此1942年7月,该志愿队改编为美国空军驻华特遣队,隶属美国空军第10航空队。1943年3月又扩编为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实力大大增强,拥有作战飞机600余架,人员约5000余名,陈纳德晋升为该航空队少将司令,归属中缅印战区美军司令史迪威指挥。

    1942年,中国政府在印度拉合尔成立空军军官学校初级班,派员接受美空军教官训练,同时接收美制新式飞机。翌年,校本部亦迁至拉合尔,在美空军教官指导下从事整训。同年,中国空军还分别在美国科罗拉多、亚利桑那和德克萨斯州空军基地设立训练营,接受美空军训练,并就近取给美制飞机。至抗战胜利时止,由印度拉合尔基地训练毕业的空军人员达10879人,由美国空军训练营归国参战的空军官兵计803人。所装备美制飞机主要有波音P-2E型、容克K-7型侦察机,洛克希德(Lockheed A-9)型、P-8L、P-0、P-0C、P-3、P-7N、P1、P6型驱逐机,B-4、B-5型重型轰炸机及C-3、C-6、C-7型运输机等。中国空军由于得到美国援助,从1942年冬开始改变避战方针,同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并肩作战。到1942年底已基本制止了日本航空兵对中国大后方的狂轰滥炸,尔后又逐步从日军手中夺取了制空权。至1944年,中国空军计有5个大队,另外,还与美国空军合组中美混合团(在编制上隶属中国空军),专司战略轰炸。

    至日本投降时,中国空军划分为5个"路"司令部,这种编制与陆军的战区划分类似,第1路辖重庆地区,第2路辖桂林地区,第3路辖成都地区,第4路辖兰州地区,第5路辖昆明地区。飞行队有第1、第3、第4、第5、第8大队及尚在美国受训的空运第1、第2、第11大队。这些空军力量后来被蒋介石投入了反共内战。

    八年抗战中,中国空军始终以不满300架飞机的劣势兵力,同日本航空兵展开激烈战斗,共击落击毁敌机1543架,击伤敌机330架,炸伤炸沉大批日军舰艇,并在多次战役中直接配合陆军作战,为中国抗日战争做出了重大贡献。

    (三)各兵种

    炮兵,抗战前共有4个旅另20个独立团。主要装备6年式山炮、沪造10年式山炮、福斯山炮、38式野炮、克虏伯野炮、15年式榴弹炮、20年式迫击炮、31年式迫击炮,还有少量苏罗通榴弹炮、卜福斯高射炮和仿制的30年式战车防御炮、37年式平射炮等。抗战爆发后,炮兵也由于苏、美的援助而得到发展。苏制M1909式762野炮,美制M2A1榴弹炮、M0榴弹炮的运入,使国民党军重炮兵有了明显加强。作战中,炮兵多以团为单位配属各战区使用,旅一级编制逐步取消,其司令部人员在战区建立炮兵指挥部,指挥配属的各炮兵团。抗战后期,旅的编制恢复,共编6个旅。未加入战斗序列的炮兵由军政部直辖。

    国民党军独立的工兵部队,组建于七七事变之后,由军政部直接管理,以团为基本单位,每团辖3营,配属到各战区使用。至抗战胜利前,独立工兵团发展到20余个,另外还有航空工兵团1个、要塞工兵团2个。

    通信兵,抗战前仅有2个团,抗战中扩建为6个团另3个独立营,分别配属各战区和驻印军及兵站总监部。其连以上分队均有独立作业能力。

    装甲兵,1935年国民党政府从英国购进威克斯炮坦克及威克斯轻型两栖坦克32辆,组建了第一个战车教导营。1937年5月,将从德国购进的克虏伯坦克16辆与战车教导营、步兵炮第2营、摩托车连、装甲汽车队、高射炮营合编为装甲兵第1团。第一次入缅作战后又将接受的数十辆英国威克斯轻型坦克编成装甲兵第2团。1943年,驻印军曾组建数个战车营,装备了美制M3A3和M5A1轻型坦克。装甲兵曾参与部分战役,但主要是从事训练。

    化学兵,抗战前军政部兵工署内设一学兵队,专门训练化学兵干部,抗战开始后不断扩充,至1940年前后,建成4个团。1942年,在美军建议下,编组化学兵突击队,并利用美援装备将原有的4个团改编为步、炮各2团,以适应不同的作战需要。

    辎重汽车兵,抗战前仅有1个团,拥有汽车750辆,抗战中发展至20余团,除军政部直接控制一部外,多以团为单位配属到各战区兵站总监部,担任运输任务。其编制采用"三角制"(即"三三制")。

    骑兵,抗战前共有9个师另6个旅,抗战期间发展至22个师另数个旅(团),成为国民党陆军中仅决于步兵的第二大兵种。它直属于各级部队作为基本作战力量使用,而不象其他特种兵仅配属于各部队协同作战。由于地理条件的差异,骑兵多分布于北方各省的非嫡系部队中,中央军和南方各省非嫡系部队中骑兵极少。

    此外,宪兵和铁道兵等兵种在抗战期间也得到不同程度的发展。

    总的来看,抗日战争中国民党军军兵种的发展,开启了中国军队多军兵种合成的新时代,是一个不小的进步。但是,这种发展并不是建立在本国牢固的国防工业基础之上,几乎所有武器装备都依赖进口,因而基础十分脆弱,一旦零备件用完,来源断绝,即无法得到补充;并且,由于进口来源不一,武器装备型号不同,操纵各异,更增加了使用和补充的困难。这两个致命弱点,大大抑制了中国海、空军及特种兵作用的发挥。(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10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