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工作  八路军、新四军的编制最初是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而确定的。八路军以师为基本战略单位,每师辖2旅每旅辖2?团,每旅约7000人,每团2000余人,全军共3个师,每师定员约1.5万人。新四军则以支队(相当于旅)为基本战略单位,兵力自1800人至4000人不等,支队下设团,每团700人至2000人不等。重建军部后,也采用了师、旅、团序列,逐步正规化。随着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的不断发展,敌后人民抗日武装不断壮大,在八路军(第18集团军)和新四军的总番号不变的前提下,新扩充部队多采用各种非正规番号,如纵队、支队、挺进军、指挥部等,编制大小不一,一般相当于18集团军中原有的旅或团,个别的相当于师。为适应保卫根据地的需要,敌后各抗日根据地还建立了大批地方军,设置了军区、分区,分区下辖若干独立团、营。这样一来,八路军、新四军在编制、番号上就出现了番号小而编制大的特殊情形。以1940年为例,八路军第115师兵力发展到49492人,装备各种枪3.03万支(挺);120师兵力为58735人,各种枪2.3万支(挺);129师兵力为92757人,各种枪4.35万支(挺)。各师实力均相当于或超过5个正常编制师。上述3师,连同晋察冀军区、山东纵队、冀鲁豫军区、八路军总部直属部队、中共中央军委直属部队及八路军留守兵团等部兵力,1940年八路军总兵力达39.3万人,拥有各种枪19.52万支(挺)、炮240门。同时期,新四军兵力达13.61万人,装备各种枪7.44万支(挺)、迫击炮30门。至抗战结束时,八路军发展到100余万人,新四军发展到近30万人,其编制实力已远远超过一般的集团军和军,相当于国民党军数个战区。

    八路军、新四军的主要武器有中正式、仿中正式、79式、自制81式、自制46式、日造38式、仿38式步枪,81式马枪,仿捷克24年式、26年式轻机枪,毛瑟十响、廿响驳壳枪,仿德造空炸式手榴弹,27年式50、60、88及120掷弹筒,31年式50、60追击炮、日造41式山炮等,此外还有少量重机枪、手提式机枪、高射机枪、平射炮、野炮、枪榴弹发射筒等。上述武器主要来源于战场缴获、自行制造和民间收集三个方面,抗战初期还得到国民党政府的少量补给。由于来源渠道多样,因而武器种类繁杂,规格不一,性能也相差很大。八路军、新四军各部队在装备的种类和数量上无法整齐划一,更无法制定全军统一的编制装备表,武器装备总的质量、数量水平都不及友军。特别是弹药缺乏,常常出现有枪(炮)无弹的情况。

    八路军的司令部工作与旧军队和国民党军有所不同,它的司令部单指参谋部或参谋处,不设副官处,军需、军医等诸勤务另设供给部、卫生部负责。司令部下设第1至第5科,即作战科、侦察科,通讯科、管理科和教育科,并建立了值班制度、会报制度、检查制度、报告制度等。1940年,八路军颁布了《八路军各级司令部(军、师、旅、团)暂行工作条例》(草案)对司令部的地位、职责、分工、工作制度及与其他部门的关系作了明确规定。新四军各级司令部在抗战初期基本沿袭了国民党军的编制,1941年重组军部后又按八路军司令部工作条例对各级司令部进行了改造。

    八路军、新四军均以步兵为主要兵种,只有少量炮兵、骑兵、工兵、通信兵和辎重兵分队。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抗战期间,八路军、新四军的兵种建设没有大的发展。

    八路军、新四军的军事教育和干部培训主要由抗日军政大学、军政学院、军事学院和其他专门学校及各级教导队承担。从1939年7月,抗大开始在华北、华中敌后办学,先后开办了10所分校。1941年,中共中央成立军事教育委员会,负责领导军事教育工作。各军事院校在该委员会领导下,坚决贯彻毛泽东为抗大规定的"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的教育方针,边学习,边战斗,边生产,边训练,为抗日战争培养了20余万名军政干部和专门人才。在艰苦的斗争中,八路军、新四军的大批干部没有条件进入院校学习,他们大多数是在战斗中和实际工作中学习、锻炼和提高的。

    基于敌后游击战争的特殊性,八路军、新四军的筑城作业也具有不同于国民党军的特点。它以野战筑城为主,具体包括:修筑野战阵地;对日军交通线实施破坏作业;在平原地区挖掘道沟,改造地形,巧妙地构筑和利用地道工事,开展地道战等。八路军、新四军的野战阵地,规模一般较小,多系利用、改造地形,或以沙袋、石块垒筑而成,抗力较弱,但它结构简单,构筑迅速,符合游击战需要。对日军交通线实施大规模破击,也是八路军、新四军筑城作业的重要内容。这种破击对于截断日军交通补给线,削弱日军对占领区的控制具有重要意义。据统计,八年抗战中,八路军、新四军共破坏铁路5963.5公里、公路81268.5公里,破坏桥梁4684座,破坏封锁沟19033.5公里、封锁墙4054公里,另外还毁电杆上百万根、缴电线数百万公斤,有力地配合了游击战的开展。在华北平原地区,由于缺少自然屏障,八路军因地制宜,发动群众改造地形,挖掘抗日道沟。这种近似于壕沟的道沟,深约2米,长约50米,宽只可通过人马或马车,呈弯曲状,可以有效地迟滞日军机械化部队的行动,便利八路军的作战和转移,因此很快遍及冀鲁平原地区。但是,随着日军"囚笼政策"、"蚕食政策"的推行,裸露式的道沟已不适应对敌斗争的需要。冀中军民开始在村内和家中挖掘地洞,用以藏人藏物,取得一定效果。但这种地洞无法作战,又无法转移。他们在实践中逐步加以改进,把地洞相互打通,建成有多个出口,环绕全村的地道工事,然后,再将村落地道向四野延伸,与邻村的地道衔接起来,构成村村相通的地道网。地道内设有秘密的了望孔和射击孔,建有休息室、会议室、仓库、水井,并采用土办法解决了通风、照明、防水、防火、防毒、防挖掘等问题,可以坚持长期斗争。有的地道挖成上下两层,平行数条,层条之间设有翻口,可以上下翻,也可以左右翻,既利于隐蔽转移,又利于出击歼敌。许多地区还进一步把地道与改造村落相结合,在村的四周筑起夹墙,层层建筑工事;在坚固的高房上构筑房顶堡垒,各幢房屋之间架设天桥,互相连接,各家掏墙连院,通为一体,构成房顶、地面、地道和村沿、街内、院内纵横各3层的交叉火网。再以野外地道为纽带,把村庄、野外的地道组成一个连环的立体的坚强阵地。地道战的经验在华北平原地区得到推广,其中以冀中地区最为成功。至1944年,冀中根据地的地道工事,总长度达1.25万公里以上,几乎通遍大小村庄,有的甚至延伸到日伪军据点之下,形成了古今中外罕见的地道奇观,对于打击日伪军,坚持冀中平原抗日根据地发挥了巨大威力。

    抗战中,八路军、新四军的军队整训工作经历了扩大主力军、主力军地方化、大练兵与地方军正规化3个重要阶段。七七事变爆发后至1940年是八路军大发展时期,根据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训令,八路军各部队在加强原有主力部队的同时,另外分4期整编了110个团,大大增强了主力部队。1941年至1942年是敌后抗战最为艰苦的时期,为打破敌顽夹击,战胜严重困难,中共中央军委于1941年11月正式提出:抗日根据地内实行主力军、地方军和人民武装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并以发展地方军和人民武装为主,主力军采取"精兵主义"。据此,八路军、新四军普遍实行主力军地方化和地方军群众化,使主力军与地方军的比例在山区达到2:1,在平原达到1:1,在一些最困难的地区则全部实现地方化、群众化。事实证明,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是实行人民战争的最有效的组织形式,主力军地方化的措施对于克服财政困难,战胜敌顽夹击具有重要意义。为适应战略反攻的需要,八路军,新四军根据中共中央《关于整训军队的指示》,从1944年10月起,先后进行了以反对军阀主义,改善官兵关系为中心的政治整训和以射击、投弹、刺杀、爆破与作业为主,以游击战术为辅的大练兵运动,进一步加强了部队的组织纪律性和官兵团结,提高了战术。、技术水平。与此同时,八路军、新四军开始逐渐由分散的游击战向集中较大兵力的正规战过渡。1945年8月,在日本即将投降,国民党军准备发动内战,采摘抗战胜利果实的形势下,八路军、新四军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全党任务的决定,将大部主力迅速集中,脱离分散游击状态,分甲乙丙3等,组成团或旅或师,变成超地方性的正规的野战兵团或地方兵团。其中,野战兵团以纵队为基本战略单位,采取三三制,每个纵队辖3至5个旅(师),每师(旅)辖3个团。这标志着八路军、新四军完成了由地方化向正规化的转变,同时也标志着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完成了向抗日正规战争的军事战略转变。(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10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