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保卫战  武昌首义爆发后,逃到兵舰上的瑞潋连夜将省城失守的消息电告清廷。次日,新建立的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也将武昌光复的消息宣告中外。清廷异常震惊,急令陆军大臣荫昌统第一军、军谘使冯国璋统第二军、海军司令萨镇冰统海军舰只前往湖北镇压。旬日之间,清援军陆续到达武汉外围。面对这一形势,湖北军政府10月15日决定首先扫荡汉口敌军,然后向北推进,以阻止清军南下。从10月18日出战汉口,到11月27日汉阳失陷,前后战斗41天,史称“武汉保卫战”,又称“阳夏战争”。

    武汉保卫战是辛亥革命中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战役。10月18日凌晨,军政府第二协所部官兵经汉口刘家花园(今武汉市青少年宫)、歆生路(今江汉路)西北端、洋商跑马场,掩护步兵沿租界后铁路线挺进,以二协四标谢元凯所部为先锋,正面进攻刘家庙。下午,在刘家庙痛击敌军。19日革命军进占刘家庙,清兵退至三道桥以北。当晚,汉口全市欢庆刘家庙大捷,商界和市民踊跃劳军,革命军士气太增。10月22日,革命军进攻三道桥。以后几天,两军在三道桥南北对峙、这时清北洋军大部南下,已部署在孝感、祁家湾、摄口一线,司令部设在孝感。26日,清军水陆大举夹攻刘家庙,革命军英勇反击。刘家庙失而复得。27日,清军一路从造纸厂沿铁路正面进攻刘家庙,一路绕戴家山、姑嫂树侧击革命军后路。战线迅速向汉口市区逼近。清兵大军压境,武器精良,革命军中的起义老战士损失过大,新招募的士兵缺乏作战经验,又加上汉口前敌司令张景良(旧军官)通敌,前线一时指挥混乱,形势逆转。28日,清军占领大智门,革命军退守玉带桥车站和市区内张美之巷(今民生路)一带。30日,清军第二军总统、北洋悍将冯国璋到达汉阳,在大智门车站设立司令部。冯国璋命令清军在汉口纵火焚烧,大火延烧三昼夜,汉口十里繁华之地顿成焦土。就在汉口战事紧急的时刻,黄兴来到武昌,自请到汉口组织反攻,设指挥部于汉口满春茶园。由于敌强我弱,反攻计划未能实现。11月1日,清军占领汉口。袁世凯自河南彰德(今安阳)南下,同日在孝感设立大本营,亲自部署对汉阳的战争。2日,汉口失陷,革命军退保汉阳。此次争夺汉口之战,双方各死伤2000余人。

    11月3日,湖北军政府以都督黎元洪名义拜黄兴为战时总司令。黄兴当即率领参谋长李书城、秘书长田桐等于汉阳城西昭忠祠设司令部,全面部署汉阳防务。革命军由于在汉口战斗中大量减员,加上来援湘军,也不过1.3万余人。黄兴将防线布置在南岸嘴、汉水沿岸至三眼桥一线,在武昌两望、蛇山和汉阳龟山、汤家山安设了炮阵地,但对西侧蔡甸、新沟一线未部署重兵。清军占领汉口后,将战线设在轿口至龙王庙一线,准备渡江作战。11月中旬,黄兴作出反攻汉口的决定。16日晚,担任主攻的湘鄂军在琴断口通过浮桥,到达汉水北岸。次日晨,在黄兴指挥下,湘鄂军分左右翼向博学书院、既济水电厂敌阵地攻击,前锋到达玉带门。清军增援部队至,革命军左翼发生动摇,其他部队受到牵制,一发溃退而不可止。反攻失败。全军当晚退至汉阳。11月21日,清军一部自孝感出发经新沟、蔡甸到达三眼桥附近。22日,两军在三眼桥激战。同日,清军另一部自汉口水电厂至舵落口附近渡汉水成功,突破美娘山防线。然后,三眼桥防线也被突破。此后,革命军在仙女山、锅底山、扁担山一线与清军反复争夺,血战经日,艰苦撑持,阵地数次易手。11月27日汉阳失陷。

    此次战役,革命军伤亡3.3余人,清军亦死伤惨重。袁世凯面对各省纷纷独立和起义的局势,南下镇压的海军舰只又于11月中在九江附近江面宣布站到革命军方面,因而举棋不定。为了给“和谈”留下余地,没有马上进攻武昌。武汉战场再次呈现隔江对峙的局面。

    武汉保卫战虽然失败了,但它打破了清政府妄想以北洋精锐之师,一举将革命起义扼杀在摇篮中的企图,给北洋军以重大杀伤,使首义地区成为坚固的革命堡垒,各地革命党人从中受到巨大鼓舞,为各省组织起义赢得了时间,对全国产生了重大影响。

    首义战士在战场上英勇奋战、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对中国人民是一个巨大的鼓舞。但汉口、汉阳保卫战,革命军在作战指挥上有不少失误,诸如偏重了从正面与兵力火力均占优势的清军争夺阵地和街道,未能充分利用道路纷歧、街道纵横的特点,迂回侧击敌人;让内奸张景良充当前线指挥,并在已经发现其有通敌行为后仍不作断然处置;不顾主客观条件,贸然反攻汉口;将汉阳设防重点放在汉水岸边,未能以更多兵力控制侧翼和制高点,也未掌握足够的预备队,以及湘鄂军之间团结不够好、新军缺少训练而临战惊慌,等等。这些都是导致汉口、汉阳失守的重要原因。(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0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