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革命  1913年初,国民党在第一届国会选举中获得压倒多数席位,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3月20日在上海火车站准备乘车返回北京时遭到暗杀。这一事件的主谋是袁世凯,直接布置暗杀的是国务总理赵秉钧。此事真相公布后,全国震惊。孙中山从专心致力于建设的幻梦中猛醒,主张立即兴师讨袁。但国民党内部妥协气氛很浓,黄兴等对武装讨袁缺乏信心,主张依靠法律解决;南方一些省的都督大多采取观望态度;只有江西都督李烈钧等积极拥护孙中山的讨袁主张。4月中旬和5月初,国民党在上海召开过两次秘密军事会议,均无结果。然而袁世凯早已打定主意要消灭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力量。为了筹集进行战争的经费,他下令接受英、法、德、日、俄五国银行团提出的苛刻的贷款条件,不经国会审批,就指派赵秉钧等于4月26日与五国银行团签订了2500万英镑的巨额借款合同,以加紧进行内战准备。4月30日,他在中南海召开秘密军事会议,次日命令陆军总长段棋瑞代理总理,从而加强了军事控制,增强了战争气氛。

    袁世凯上台以后,针对南方作了严密的军事部署:把驻豫南的李纯的第6师,在兖州的张勋的武卫前军,驻颖州的倪嗣冲的武卫右军,作为监视南方的第一线部队;护军使雷震春驻兵郑州,直隶混成旅旅长刘询驻廊坊;段芝贵的护卫军分驻北京、彰德两地,作为战略总预备队。袁世凯直接指挥的北洋各军分驻北方各地:何宗莲的第1师驻张家口;王占元的第2师、曹锟的第3师、杨善德的第4师驻在京畿、直隶一带,护卫京师;冯国璋统率的前清禁卫军仍驻北京;靳云鹏的第5师驻山东;卢永祥的第20师驻奉天新民;吴庆桐的中央第2混成旅驻奉天旺官屯。此外,姜桂题的毅军主力驻热河,一部由赵倜统带驻豫西,另一部交直隶提督马金叙统带。在地方上,河南有1师1旅,山东兖州还有田中玉的巡防营等。上述总兵力大约相当于15个建制师,整补后的总兵力超过15万人。而国民党方面的军队,经过裁遣整编,兵员不足,又缺乏应变的准备,可以控制的兵力不过十二、三个师。

    袁世凯的作战方略是,以湖北为前进基地,以江西为首要目标,以夺取九江、进窥南昌为首期进军方向。5月中旬,李纯率第6师到达蕲春、田家镇一线,其前锋进驻江西边界的武穴,与江西码头驻军隔江对峙,准备进占九江对岸的小池口战略要地,然后南渡长江。5月底,王占元又率第2师从保定南下,进驻湖北孝感,为第6师后援。5月中旬,海军总长刘冠雄把长江和沿海的军舰,调赴烟台集中检阅,以防止海军附合国民党起义,使海军为袁世凯收买。

    袁世凯一面积极调兵遣将,一面施放和平烟幕,欺骗舆论,并竭力拉拢黎元洪及其进步党为其帮凶。国民党中的一些要人步步退让,甚至寄希望于南北调和。在袁世凯的分化互解、威胁利诱下,国民党不能统一思想、统一行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6月9日,袁世凯突然下令罢免李烈钧江西都督职务。14日又调胡汉民为西藏宣慰使,免去其广东都督职务。30日又调柏文蔚为陕甘筹边使,免去其安徽都督职务。孙中山见战火迫在眉睫,不顾党内一些人反对,毅然决定发动“二次革命”,武力讨袁。6月下旬,他先在港、澳,后到上海积极进行讨袁的发动和准备。黄兴迫于大势,也开始规划讨袁的部署。孙中山虽在上海召开过军事会议,但革命党人在决战前夕没有形成统一的计划和指挥。此时,袁世凯抢占先机,命令部队火速向南推进。7月6日,北洋第4师臧致平团,共3营约1300余人,伪装成海军警卫队,由海军中将郑汝成率领,在上海登陆,抢占军械重地上海制造局,在南方腹地插进一把利刃。与此同时,北洋第6师师长李纯,在黎元洪支持下挥军入赣。九江、湖口为长江要冲。7月8日李纯率部占领了九江。同一天,李烈钧奉孙中山之命潜抵湖口,部署起义。但李的基干部队不在湖口,只能依靠战斗力较弱的第9、10两团和辎重、工程两营,以湖口为基地,设讨袁司令部。11日,李烈钧令江西第1师第1旅旅长林虎为左翼司令,指挥第1、2、7团攻击沙河、十里铺一线北军,任命混成旅旅长方声涛为右翼司令,指挥第3、9;10团攻击九江城南金鸡坡炮台北军,任命水巡总监何子奇为湖口守备司令。12日拂晓,林虎所部首先发起攻击。当日,李烈钧在湖口发布讨袁檄文和通电,二次革命战争从此开始。14日,黄兴到南京发动讨袁,次日强迫程德全宣布江苏独立。接着,安徽、上海、广东、福建、湖南、四川重庆等地相继宣布独立讨袁。这次讨袁战争以江西和江苏南京为中心,故称“赣宁之战”,亦称“癸丑之役”。

    在江西战场,7月12日,左翼林虎率先进占沙河,迫北军退守瓜子岭。但右翼方声涛部未协同行动,在九江城内的赣军又未能及时响应,使讨袁军失去集中优势兵力歼灭孤军深入的北军第6师的良好战机。李纯一面呼援,一面集中3个团的兵力向林虎部队发起进攻,在林虎受挫后,右翼方声涛才于16日进攻金鸡坡炮台,北军团长张敬尧率3个营在八里坡一线竭力抵抗,李纯抽调两个营增援,向讨袁军左翼抄袭,方部在被迫撤退途中,营长龚星胜枪杀团长叛变,率两个营和炮队、机关枪队投敌,使右翼军遭受重大挫折。江西讨袁军只经过5天时间,左右两翼的进攻先后失败,失去了战争主动权。

    战争爆发后,袁世凯任命拱卫军总司令段芝贵为第1军军长、江西宜抚使,节制江西、湖北各北洋军,并派北洋第2师和中央混成旅一部开赴江西哉场。20日,段率拱卫军8营抵达九江。段芝贵认为攻坚不如摧弱,遂以一部兵力牵制兵力较强的林虎部,其余各部兵分3路进攻湖口。右路进攻姑塘,左路进攻灰山,中路在海军掩护下,于25日凌晨乘夜黑偷渡,从正面实施登陆作战。激战至次日中午,讨袁军被迫从湖口撤退。从此,讨袁军战线崩溃,士气瓦解。8月18日,北军占领南昌,讨袁军余部撤到湖南后解散,李烈钧、林虎等先后逃往日本。

    在江苏战场上,北洋军尚未南下时,驻徐州的讨袁军江苏第3师于7月15日占领利国驿,次日又向韩庄进攻,激战竟日未能得手。17日至20日间,双方逐次增兵。北洋第5师两个团、张勋一部、田中玉部巡防营,与讨袁军的江苏第3师、第8师及第1师1支队,在利国驿一带鏖战,互有进退。20日,黄兴获悉驻扬州的江苏第4师徐宝珍部附袁,遂令第8师回防六合。徐州前线讨袁军实力削弱。22日,北洋第4师何丰林旅开抵前线,张勋所部马队绕道兖州袭击讨袁军侧背,双方在徐州以北的柳泉棗茅村之间激战。这时,江苏第3师所属张宗昌部马队受北洋间谍策反,率先退出战线,讨袁军全线溃退。7月24日北洋军占领徐州。

    7月23日凌晨,上海讨袁军向北军驻守的制造局发起进攻。由于海军倒向了北军一边,帝国主义列强又明显支持袁世凯,上海租界当局悍然于当日议决,将黄兴、孙中山等8人逐出租界,蒋介石所率原61团一部约207名讨袁军官兵还被英军缴械。讨袁军对制造局的几次进攻均未成功,被迫撤退,退守江湾棗吴淞一隅。这时,江苏都督程德全见讨袁军失利,又通电投靠袁世凯,并密令南京卫队营长捉拿黄兴。7月28日,黄兴离宁出走,转赴日本。在南京的江苏代理民政长和第8师、第1师的高级将领于次日宣布取消独立。

    正当整个讨袁战线崩溃之际,8月11日,在南京的江苏第1师、第8师的下级军官和士兵群众,在革命党人何海鸣等人策动下,自动起义,驱逐高级将领,宣布恢复独立。这时,北洋第2军军长、江淮宣抚使冯国璋,于7月24日率禁卫军、拱卫军诸部并督率北洋第4师、第5师等部,沿津浦铁路南下。张勋奉命取道清江、扬州,由水路进取镇江,与冯会攻南京。由于铁路被南撤的讨袁军破坏,进兵迟缓。8月11日,冯部前锋才到达浦口,张部前锋也于翌日到达南京郊外的龙潭。张勋到达龙潭后,十分轻敌,急于争功,遂联合徐宝珍,于8月14日拂晓贸然袭占南京锁钥天保城。旋被城内守军发现,发炮攻击,并组织反攻。张、徐部伤亡惨重,被迫撤退。讨袁军在天保一线,与张勋顽强争战,曾五失五得。这时,冯国璋隔江观火,讨袁军中一些军官虽每每动摇,甚至密谋叛变,但士兵群众斗志高昂,无须军官指挥,勇往直前。北洋军损失严重,屡攻不克。直到8月21日,张勋才重占天保。26日,张勋马队突入朝阳门,又遭到预设坑道阻拦,被全部歼灭。8月29日,北洋军重兵云集,部署总攻,张勋、徐宝珍攻朝阳门,第3师攻神策门,第5师攻太平门,第7师及第4师一部攻雨花台,海军控制江面。8月31日,北洋军发起总攻击。9月1日,南京陷落,讨袁军经巷战后失败。

    在两军争夺南京时,四川也在激战。四川第5师师长熊克武于8月4日在重庆宣布独立后,四川都督胡景伊指挥四川第1、2、3、4师,和奉袁世凯命令由湖北、陕西、云南、贵州派来的援军,与讨袁军经过多次激战,直到9月12日才占领重庆。熊克武于11日离渝出走,四川讨袁军余部陆续溃散。至此,整个讨袁战争完全沉寂。

    二次革命的失败,暴露了资产阶级领导革命的软弱性。他们没有创建起一支真正革命的、有战斗力的、统一指挥的军队;它的领导层在野心勃勃的袁世凯面前一再退让,以为通过调和妥协可以维持共和局面;当战争迫在眉睫时,依然徘徊观望,思想涣散;被迫仓促应战之后,没有统一的指挥,只是少数人的军事行动,没有形成为群众性的革命战争;在作战中不能根据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和战场条件,以机动灵活的战法歼灭敌人。尽管如此,二次革命仍然继承了辛亥革命武装斗争的传统,举起了保卫民主共和制度、反对袁世凯独裁统治斗争的旗帜,具有积极的历史意义。(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0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