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战争  讨袁战争失败以后,袁世凯的势力扩张到原来国民党军人和他派系所控制的长江流域和南方各省。除了广西、贵州、四川、云南四省由地方军阀盘踞外,其他各省都在北洋军阀及其附庸的统治之下。激进的国民党领导人孙中山、黄兴、李烈钧等人,均被袁世凯严令通缉。袁世凯为了利用黎元洪、梁启超等人为首的进步党,让进步党的熊希龄当了内阁总理。同时操纵他的亲信梁士怡收买一些议员,拼凑成公民党,在国会中充当打手。在袁世凯胁迫下,10月6日国会进行选举时,袁世凯派出千余便衣军警,自称公民团,严密包围了会场,逼迫议员从早8时到晚10时连续投票3次,终于选出袁世凯为大总统,次日又选黎元洪为副总统。10月10日,袁世凯在前清皇帝登极的大和殿宣誓就职,然后在天安门检阅拱卫军、禁卫军及京卫队等北洋精锐部队。

    袁世凯当上正式大总统后,帝国主义列强立即予以承认,袁的气焰更为嚣张。11月4日,他下令解散国民党,取消国民党议员资格,以致国会无法召开会议,宪法起草委员会解散。1914年1月10日又公然下令取消国会,不久又将各省议会一律解散。熊希龄内阁也于2月被迫辞职。5月1日,袁世凯又废除了民国初年由孙中山主持制定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公布了由他一手策划炮制出来的《中华民国约法》。这个约法规定废除内阁制,改行总统制,由总统总揽统治权。撤销国务院,在总统府内设完全听命于袁世凯的政事堂。同时成立了代行立法机关的参政院,其成员全部由袁任命。参政院又通过大总统选举法,给袁世凯以终身担任总统并能指定其儿子继承的保证。这个约法还规定,以大总统为陆海军大元帅。袁世凯遂于5月8日设立大元帅统率办事处,作为最高的军事指挥机构,其办事员由参谋总长、陆军总长、海军总长、大元帅特派之高级军官及办事处总务厅长组成。办事员轮流值班,一切军事要政均由值班人呈袁世凯定夺。这样就削夺了陆军总长段祺瑞的军权,统由袁一人掌握。7月18日,袁世凯又在中央组织将军府,作为最高军事顾问机关,实际上是用以安置无地盘无军队的闲散将领。以段祺瑞为建威上将军兼管将军府事务。后来,袁世凯又建立了专门训练各级军官的模范团,从第二期起由其长子袁克定为团长,为其家天下作准备。为了控制各地的军权,袁世凯废除地方上的都督一职,而由大总统派出将军督理地方军务,并组织将军行署,率领各省防军。这样就完成了袁世凯专制独裁军事体制,他一人独揽军政大权,成为不称皇帝的皇帝。但是袁世凯仍不满足,他要真的当皇帝。为此,他下令在全国大搞祀孔、祭天活动,以制造复辟帝制的舆论。德、英、美等帝国主义国家,为了便于通过袁世凯扩大对华侵略,也怂恿袁世凯称帝。日本以赞助袁世凯复辟帝制为诱饵,要袁世凯承认严重侵犯中国主权的二十一条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欧洲主要帝国主义国家无暇东顾,日本趁此机会,借口进攻德国侵占的青岛,派两万多人在山东北部的龙口登陆,进兵黄县、掖县、平度、莱阳,即墨等地。袁世凯竟然宣布局外中立,并划出所谓交战地区,供日军作战。1914年11月,日本打败德国在青岛的驻军,不但占领青岛,而且超出所谓战区,占领胶济铁路沿线。1915年1月,袁政府声明取消中立战区,但日军不肯撤退,日本驻华公使于1月18日正式向袁世凯提出了二十一条,要求中国政府承认日本享有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利,并要求在中国享有租借、筑路、开矿、办厂等种种特权。二十一条激起全国人民的强烈愤慨,然而袁世凯为换取日本对其复辟帝制的支持,竟于5月9日接受了日本的要求,仅把个别内容改为日后另行协商。袁世凯接受二十一条后,于同年12月12日,正式宣布实行帝制,31日下令自1916年起改称中华帝国洪宪元年

    袁世凯复辟帝制引起举国上下强烈反对。孙中山逃亡日本后,总结辛亥革命的经验教训,于1914年7月8日组建了中华革命党,秘密组织讨袁武装斗争,但因未能充分发动和依靠群众,在国内发动的一些军事冒险活动均未成功。不过,原国民党的一些要人和国内的一些部队仍有联系。原来支持袁世凯的以梁启超为首的进步党人,包括没有实权的副总统黎元洪,在袁世凯称帝后也转而反袁。原任云南都督以后调到北京的蔡锷,1915年8月与其老师粱启超密谋了策动云贵起兵的反袁计划。当月,梁启超公开发表反袁文章,震动全国。与此同时,蔡锷则伪装拥袁,发起赞成帝制的签名。11月由天津潜赴日本,然后于12月19日与戴戡等回到云南。这时,原国民党将领李烈钧、熊克武等人也到云南鼓励云南将军唐继尧讨袁。蔡锷到后统一各派力量,于12月25日宣布云南独立,组成中华民国护国军。蔡锷任护国军第1军总司令官,李烈钧为护国军第2军总司令官,唐继尧被推为云南都督兼护国军第3军总司令官。出兵总方略是:第1军进军四川;第2军出兵广西;第3军居中策应,并以一部进入贵州。护国军以四川为首先夺取的战略目标。因为四川踞长江上游,进可沿江东下,直取武汉,或北出陕晋,直捣北京;退可以天府的富力,扼守自固,与袁世凯长期抗衡。进军四川的第1军为主力,约9000人,下辖3个梯团(相当旅)、6个支队 (相当团,每梯团辖两个支队),刘云峰等为梯团长,朱德等为支队长。

     这时,北洋军总兵力约38万余人,势力扩展到上海、南京、武汉、岳州一线,四川、湖南、广东的将军也都是袁世凯的亲信。云南宣布独立后,袁世凯设立由他亲自主持的征滇临时军务处,调集重兵从四川、湖南、广东三面向云南进攻。他派驻岳州的第3师师长曹锟为攻滇的行军总司令,由原驻南昌的第6师师长马继曾为第1路司令官,率领约8个混成旅的兵力,由湘西进兵。由原驻南苑的第七师师长张敬尧为第2路司令官,率领约3个师的兵力,在重庆集结,与川军会合,由川南进兵。因北洋军调兵困难,第3路由广东第1师师长龙觐光率粤军假道广西进攻云南。上述3路攻滇兵力共7万人。

    护国军共约2万人,因分驻各地,仓促起兵,所以陆续分途前进。为先机制敌,第1军左翼刘云峰的第1梯团(辖1、2支队),于1915年12月27日首先出发,由昭通直趋川南叙州(今宜宾)。次年1月16日蔡锷率部向泸州进发。此时,刘云峰部在滇川边境的新场,突破北洋守军伍祥祯旅的防线,进入川南,采用迂回包抄战术,连续攻克燕子坡、横江、安边等要冲,北渡长江,于21日夜进驻叙州城,取得护国战争的第一个重大胜利。

    护国军第1军中路前锋董鸿勋的第3支队,经贵州毕节进入川南后,川军第2师师长刘存厚于2月2日在纳溪宣布起义,自任护国军川军总司令。6日,董、刘所部共同攻占泸州的南大门蓝田坝,直逼泸州。

    进军贵州的护国军第3军先遣纵队,在戴戡和徐进率领下,于1月初离滇向贵阳前进,受到贵州人民的热烈欢迎。24日,严戡率20骑先抵贵阳。次日,贵州护军使刘显世宣布贵州独立,自任都督。戴戡为护国军第l军右翼总司令,2月4日率部北进,经遵义、娄山关、桐梓、松坎,向重庆进发。14日向川黔门户綦江境内的敌人发起进攻,连克九盘子、青羊寺、东溪等据点,直抵綦江城郊。

    积极推动贵州独立的黔军第1团团长王文华,出任护国军第1军右翼东路司令,率3个团出镇远,分左、中、右3路,进攻湘西,以牵制两湖的北洋军。2月初,王文华率中路占领湘西的晃州、芷江,右路攻克黔阳、洪江,左路攻占麻阳。由湘西经贵州向云南进兵的袁军第1路司令官马继曾,见所部连连败北,服毒自杀。代理司令官周文炳率领3个支队,于3月初开始反攻,相继占领麻阳、洪江、黔阳、怀化、芷江等地。与此同时,在川南的叙州、泸州一线,袁军与护国军也在进行激战。曹锟入川督战后,袁军第2路司令官张敬尧率部于2月旬赶到泸州,凭借优势兵力解除泸州之围,并直扑纳溪。蔡锷19日指挥全军分3路进行反击,战斗持续三天三夜,扼制了袁军的攻势,但袁军第7师又源源开到泸州。蔡锷部署护国军经过五天休整后,再次发动反攻,并带病亲往前线督战。四川将军陈宦趁驻叙州的护国军抽兵增援泸州,命令冯玉祥旅和伍祥祯部一个团猛攻叙州。3月3日叙州被冯旅占领,给战斗在纳溪前线的护国军极为不利的影响。3月6日护国军撤离纳溪,继又放弃江安、南溪。此时,分兵略取綦江的护国军第1军右翼戴戡部也因兵力不足,退守松坎。

    袁世凯正在得意洋洋为其部将加功授勋,夸口指日荡平护国军时,由李烈钧为总司令的护国军第2军进入广西,广西将军陆荣廷在粱启超等策动下于3月15日宣布独立,并配合护国军,将号称袁军第3路入桂攻滇的粤军龙觐光部围困于百色,迫使龙部缴械投降,从而有力地支援了正在川南、湘西浴血奋战的护国军。蔡锷所部经过10天整训后,于3月17日至23日,指挥3路大军对泸州发动第3次攻击,连连得胜,相继收复江安、南溪、纳溪,张敬尧负伤,仓皇逃到泸州,被迫处于守势。

    在护国军分路出征的同时,孙中山领导的中华革命党也全面展开军事讨袁活动。广东中华革命军在司令长官朱执信领导下,于1916年2、3月间发动的两次以攻取广州为目标的军事行动虽然失败,但给拥兵7万的广东将军龙济光很大震动,牵制了粤军对攻滇的支援。四川、湖南、湖北、山东等省中华革命党人也纷纷回籍召集旧部、运动军队、联络会党、组织武装起义,与云贵护国军相呼应。特别是各阶层人民对护国战争的支援,给袁世凯及其各省代理人以沉重打击。

    帝国主义国家看到袁世凯陷于困境,也改变了支持复辟帝制的态度。特别是日本态度的变化,对袁世凯打击最大。北洋军阀内部的分裂也表面化了,首先是段祺瑞、冯国璋两员北洋干将,已不甘心作袁世凯的工具,准备迫袁退位以取而代之。冯国璋与护国阵营暗通声气,并与江西、山东、浙江等省将军一起,给袁发电请求取消帝制。袁世凯在众叛亲离的窘境中,被迫于3月22日撤销帝制,次日废除洪宪年号。但是,袁世凯继续窃据总统位置,又恢复黎元洪的副总统职务,让段祺瑞担任内阁总理,企图玩弄议和阴谋,继续保持其独裁统治。孙中山于4月底从日本回到上海,5月9日发表号召彻底打倒袁世凯等反动派的宣言。5月8日,已宣布独立的云南、贵州、广西、广东四省都督在广东成立军务院,宣布指挥全国军政,督率护国军分湘、赣、闽3路,加紧对袁军进行围捕。浙江、陕西、四川、湖南相继宣告独立,在山东的中华革命党人居正等组织革命军攻占周村、潍县、博山等地,山东将军靳云鹏弃职出走。6月6日,袁世凯在极度惊恐中因病而死,护国战争遂告结束。

    护国军起初虽势单力薄,且仓促起兵于偏远的云贵一隅,但其行动符合全国人民推翻袁世凯独裁统治的意愿,很快发展成为全国性的斗争。袁世凯虽拥有强大兵力,且占据全国重要战略要地,但其复辟帝制的倒行逆施,遭到全国人民唾弃,无法挽回其彻底失败的命运。不过,护国战争的领导权掌握在以梁启超为代表的进步党(立宪派)和地方军阀手中,他们的目的仅限于除掉袁世凯个人,因此,护国战争虽然打倒了袁世凯,但中国仍然处在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之下。(参见《中国军事史略》(下),高锐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字体:  】           2010-04-20 11:06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