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料
图1
   
晋楚城濮之战(公元前632年) 春秋时期,晋、楚两国为争夺中原霸权,于公元前632年(鲁僖公二十八年)进行的第一次战略决战。在这场战争中,楚军在实力上占有优势,但是由于晋军善于"伐谋""伐交",并在战役指导上采取正确的扬长避短、后发制人的方针,从而最终击败了不可一世的楚军。此后,晋国遂"取威定霸",雄踞中原。

    春秋时期,大国争霸,最先崛起的是东方的齐国。齐桓公死后,齐国内乱不已,霸业遂告中衰。这时,处于长江中游地区的楚国,就乘机向黄河流域扩展势力,并在泓水之战中挫败了宋襄公图霸的企图,将自己的势力范围发展到长江、准河、黄河、汉水之间的广大地区,控制了郑、蔡、卫、宋、鲁等众多中心国家。

    正当楚国势力急剧向北发展的时候,在今山西、河南北部、河北西南一带的晋国也兴盛了起来。公元636年,长期流亡在外的晋公子重耳,历尽艰辛,终于回国即位,是为晋文公。他执政后,对内修明政治,任贤使能,发展经济,崇俭省用,整军经武;对外高举"尊王"的旗帜,争取与国,从而逐步具备了争夺中原霸权的强大实力。

    晋国的壮大和崛起,引起了楚国的严重不安。两国之间的矛盾因此日趋尖锐。而围绕对宋国的控制权问题,终于导致了这一冲突的全面激化。

    公元前634年,鲁国因和曹、卫两国结盟,几度遭到齐国的进攻,便向楚国求援。而泓水之战后被迫屈服于楚的宋国,这时看到晋国的实力日增,也就转而依附晋国。楚国为了维护自己在中原的优势地位,便出兵攻打齐、宋,并想借此来扼制晋国势力的东进和南下。而晋国也不甘心长期局促于黄河以西一带,于是便利用这一机会,以救宋为名,出兵中原。

    公元前633年冬,楚成王率领楚、郑、陈、蔡等多国联军进攻宋国,围困宋都商丘。宋成公于危急中派大司马公孙固到晋国求救。晋国大夫先轸认为这正是"报施救患,取威定霸"的天赐良机,力主晋文公出兵。但是,当时晋、宋之间隔着曹、卫两国,劳师远征,有侧背遇敌的危险;况且楚军实力强大,正面交锋也无必胜把握。正当晋文公踌躇犹豫之际,狐僵向晋文公提出建议:先攻打曹、卫两国,调动楚军北上,以解救宋国,这样就坚定了晋文公出兵的决心。战略方针确定后,晋国君臣随即进行了紧张的战前准备,将原来的两军扩编为上、中、下三军,并任命了一批比较优秀的贵族官吏出任各军的将领。

    准备就绪后,晋文公遂于公元前632年1月统率大军渡过黄河,进攻卫国,很快占领了整个卫地。接着,晋军又向曹国发动攻击,三月间,攻克了曹国都城陶丘(今山东定陶),俘虏了曹国的国君曹共公。

    晋军攻打曹、卫两国,原来的意图是想引诱楚军北上,然而楚军却不为所动,依然全力围攻宋都商丘。于是宋国又派门尹般向晋告急求援。这就使得晋文公感到进退为难:如不出兵驰援,则宋国力不能支,一定会降楚绝晋,损害自己称霸中原的计划;但若出兵驰援,则原定诱使楚军于曹、卫之地决战的战略意图便将落空,且己方兵力有限,在远离本土情况下与楚军交战恐难以取胜。为此,晋文公再度召集大臣进行商议。先轸仔细分析了形势,建议让宋国表面上同晋国疏远,然后由宋国出面,送一份厚礼给齐、秦两国,由他们去请求楚军撤兵。同时晋国把曹、卫的一部分土地赠送给宋国,以坚定宋国抗楚的决心。楚国同曹、卫本来是结盟的,如今看到曹、卫的土地为宋所占,必定会拒绝齐、秦的劝解。齐、秦既接受了宋国的厚礼,这时便会抱怨楚国不听劝解,从而同晋国站在一起,出兵与楚国作战。晋文公对此计颇为赞赏,并且立即予以实行。楚成王果然拒绝了齐、秦的调停,而齐、秦见楚国不给自己面子,大为恼怒,便出兵助晋。齐、秦都是当时的大国,他们放弃中立立场,使得晋、楚双方的力量对比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楚成王看到晋、齐、秦三大国结成联盟,形势明显不利于己。就主动把楚军撤退到楚国的申地(今河南南阳),并命令戌守过榖邑的大夫申公叔侯迅速撤离齐国,要求令尹子玉将楚军主力撤出宋国,避免与晋军冲突。他告诫子玉,晋文公非等闲人物,不可小觑,凡事要量力而行,适可而止,知难而退。但是子玉却骄傲自负,根本没有把楚成王的劝告听进去,仍坚决要求楚成王允许他与晋军决战,以消弥有关他指挥无能的流言,并请求楚成王增调兵力。楚成王优柔寡断,同意了子玉的决战请求,希冀他侥幸取胜;但是又不肯给给子玉增拔充足的决战兵力,只派了西广、东宫和若敖之六卒等少量兵力前往增援。

    子玉得到了楚成王增派的这部分援兵后,更加坚定了他同晋军作战的决心。为了寻找决战的借口,他派遣使者宛春故意向晋军提出了一个"休战"条件:晋军撤出曹、卫,让曹、卫复国,楚军则解除对宋都的围困,撤离宋国。子玉的这一招显然不怀好意,实际上是要让晋国放弃争霸中原、号令诸侯的努力。但晋文公棋高一着,采纳了先轸更为高明的对策:一方面将计就计,以曹、卫同楚国绝交为前提条件,私下答应让曹、卫复国。另外扣留了楚国的使者宛春,以激怒子玉来战。子玉眼见使者被扣,曹、卫叛己附晋,果然恼羞成怒,倚仗楚、陈、蔡联军的兵力优势,气势汹汹地扑向晋军,寻求战略决战。

    晋文公见楚军向曹都陶丘逼近,为了避开楚军的锋芒,选择有利的决战时机,诱敌深人,先发制人,遂下令部队主动"退避三舍",撤到预定的战场棗城濮(今河南濮城)一带。晋军的"退避三舍",实际上是晋文公谋略胜敌的重要一着妙棋,它在政治上争得了主动棗"君退臣犯,曲在彼矣",赢得了舆论上的同情。在军事上造就了优势棗便于同齐、秦等盟国军队会合,集中兵力;激发晋军将士力战的情绪;先据战地,以逸待劳;等等。从而为晋军后发制人,夺取决战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对晋军的主动后撤,楚军中不少人都感到事有些蹊跷,主张持重待机,停止追击。然而刚愎自用的子玉却认为这正是聚歼晋军,夺回曹、卫的大好时机,挥兵跟踪追击晋军至城濮。

    晋军在城濮驻扎下来,齐、秦、宋诸国的军队也陆续抵达和晋军会合。晋文公检阅了部队,认为士气高昂、战备充分,可以同楚军一战。楚军方面,决战的准备也在积极进行之中。子玉将楚军和陈、蔡两国军队分成中、左、右三军,以中军为主,由他本人直接指挥;右翼军由陈、蔡军队组成,战斗力薄弱,由楚将子上统率;左翼军也是楚军,由子西指挥。

    公元前632年4月4日,城濮地区上空战云弥漫,晋、楚两军在这里展开了一场战车大会战。在决战中晋军针对楚中军较强,左右两翼薄弱的部署态势,以及楚军统帅子玉骄傲轻敌、不清虚实的弱点,采取了先击其翼侧,再攻其中军的作战方针,有的放矢发动进攻。晋下军佐将胥臣把驾车的马匹蒙上虎皮,出其不意地首先向楚军中战斗力最差的右军棗陈、蔡军猛攻。陈、蔡军遭到这一突然而奇异的打击,顿时惊慌失措,阵脚大乱,楚右翼就这样迅速被歼了。

    接着,晋军又采用"示形动敌",诱敌出击,尔后分割聚歼的战法对付楚的左军。晋军上军主将狐毛,故意在车上竖起两面大旗,引车后撤,装扮出退却的样子。同时,晋下军主将栾枝也在阵后用战车拖曳树枝飞扬起地面的尘土,假装后面的晋军也在撤退,以引诱楚军出击。子玉不知是计,下令左翼军追击。晋中军主将先轸、佐将卻溱见楚军中了圈套,盲目出击,便立即指挥最精锐的中军横击楚左军。晋上军主将狐毛、佐将狐堰也乘机回军夹攻。楚左翼遭此打击,退路被切断,完全陷入重围,很快也被消灭了。子玉此时见其左、右两军均已失败,大势尽去,不得已下令中军迅速脱离战场,才得以保全中军。楚军战败后,向西南撤退到连谷,子玉旋即被迫自杀。城濮之战就此以晋军获得决定性胜利而告结束。

    城濮之战后,晋文公在践土(今河南郑州西北)朝觐周王,会盟诸侯,向周王献楚国俘虏四马兵车一百乘及步兵一千名。周襄王正式命晋文公为候伯。晋国终于实现了"取威定霸"的政治、军事目标。

 

【字体:  】           2010-04-20 11:03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