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料
图1图2
   
秦赵长平之战(公元前261--60)  战国时,秦国封建制的发展较其他各国彻底。秦孝公任用商鞅实行变法,发展生产,奖励军功,国势强盛。他西并巴、蜀,东攻三晋,南攻楚,势力逐步向东发展。周赧王二十二年(前293年)伊阙之战,秦军消灭韩、魏联军二十四万,迫使韩、魏献地求和。周赧王三十一年(前284年),与燕、魏、赵、韩、楚五国联合,打败了齐国。周郝王三十六年(前279年)又大举攻楚,攻取了楚的鄢郢,继又夺取楚的巫郡、黔中郡,成为战国时最强大的诸侯国。

    赵自周赧王十三年(前302年)武灵王进行军事改革以后,西破林胡、楼烦,扩地至榆中(今内蒙古鄂尔多斯地区)、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九原(今内蒙古乌拉特、茂明安两旗地区),吞并了中山国,势力也逐渐壮大。

    周赧王四十五年(前270年),秦军越过韩国进攻赵国,被赵将赵奢大败于瘀与(今山西和顺西北)。这时,魏人范睢入秦,针对秦国过去"越人之国"进攻的失策,提出了"远交近攻"的策略。其具体方案是先亲韩、魏,以威服楚、赵;楚强,则与赵友好,以威服楚,赵强,则与楚友好,以威服赵;楚、赵亲附之后,齐必惧而亲附;当远方的齐国亲附以后,就开始向近处的韩、魏进攻。并提出了"毋独攻其地而攻其人"的作战指导思想。范睢的建议,为秦昭王所采纳,并"与谋兵事",以范睢为相,封为应侯。

    秦昭王根据"远交近攻"的策略,首先攻魏,然后转向韩国。于周赧王五十年(前265年)攻取了少曲(今河南济源西)、高平(今河南济源西南),第二年攻占了陉(今河南济源西北),第三年进入太行山南的南阳(今河南济源、沁阳、孟县一带),第四年攻下了野王(今河南沁阳),将韩国拦腰截为两段。韩桓惠王异常恐惧,就派使入秦,献上党郡(今山西长治一带)求和。

    韩国将上党郡献给秦国,而上党太守冯亭为了把秦国的进攻矛头转向赵国,以减轻韩国所受的压力,促使赵不得不联韩抗秦,又将上党郡献给赵国。赵国的平阳君赵豹反对受地,他认为"韩氏所以不入于秦者,欲嫁其祸于赵也。"但平原君赵胜却持相反的意见,他认为"发百万之军而攻,逾岁未得一城。今坐受城邑十七,此大利,不可失也。"赵王采纳了赵胜意见,并派他去接收上党。

    赵受上党,引起秦的不满。范睢认为秦已攻占楚、魏、韩很多地方,所以未完成霸业,是因赵国还未屈服,建议出兵攻赵。秦王采纳他的意见,干周赧王五十四年(前261年)初,命一军攻韩缑氏(今河南偃师西南),直趋荥阳,以威慑韩国;命左庶长工龁率军径取上党。上党的赵军因兵少,敌不过秦军,退守长平(今山西高平西北)。赵王闻秦军东进,即派将军廉颇率军到长平,进据上党。

    廉颇率赵军到达长平,即对秦军展开进攻。周赧王五十四年(前261年)四月,两军前锋在长平以南交战,赵军失利,裨将茄战死。六月,两军再战于长平以南,赵军又失利,两个重要据点都尉城和谷城均被秦军攻占。七月,秦军继续击退赵军,占其西壁垒,赵军损失较大。由于秦强赵弱,赵军数战不利,廉颇决心改取守势,依托有利地形,筑垒固守,以逸待劳,疲惫秦军。

    当赵军初战失利时,赵王与楼昌、虞卿等商议,想亲率部队与秦军决战。楼昌认为这样做,无济于事,不如派地位高的使臣去秦议和。而虞卿则认为若秦决心攻赵,和议难成,不如派遣使者携带珍宝去楚、魏活动,使秦畏惧各国合纵抗秦,这样和议才有成功的可能。但赵王采纳了楼昌的建议,派郑朱赴秦议和。虞卿一再劝谏,说郑朱入秦,"秦王与应侯(指范睢)必显重(隆重接待)以示天下。楚魏以赵为媾(议和),必不救王。秦知天下之不救王,则媾不可得成也","王不得媾,军必破矣。"赵王终不采纳。

    秦国为了麻痹赵国,防止各国合纵,并争取时间,加强军事准备,以便给赵军以严重的打击,果然利用赵国求和的机会,对赵国使者郑朱殷勤接待,有意向各国宣传秦、赵已经和解,借以防止各国出兵救赵。秦对议和原无诚意,暗中以韩的坦雍(河南原武西北)割给魏国,诱使它不去救援赵国。魏、齐、楚三国本来就惧怕秦国,现在又为秦国的宣传所迷惑,加上魏国受了秦的利诱,于是赵国的处境就更加陷于孤立了。

    秦军准备完成后,又对赵军展开攻势。赵军在廉颇战略防御的思想指导之下,凭险固守,坚不出战,致使秦军屡攻不克,旷日持久,不能达到速决的目的。但赵王急于求成,认为廉颇坚壁不出是胆怯的表现,几次派人责备廉颇,要他转取攻势,廉颇未听。范睢为了促使赵王撤换廉颇,采用离间手段,派人携千金到邯郸去活动赵王左右权臣,并散布流言说"秦之所畏,独畏马服君(指赵奢)子赵括为将耳!廉颇易与,且降矣!"赵王听了,更加对廉颇不满,终于不顾蔺相加和赵括母亲的谏阻,命只知空谈兵法的赵括去代替廉颇为将,以实现他击败秦军占据上党的意图。

    周赧王五十五年(前260年)七月,赵括统率一部援军来到长平,接替廉颇为将。他更换部队将领,改变军中制度,弄得全军官兵离心离德,斗志消沉。为了执行赵王的意图他又改变了廉颇的防御部署,积极做进攻准备,企图一举击败秦军,占据上党。

    秦王得知赵王已派赵括代替廉颇为将,便增加部队,调武安君白起为上将军,改命王龁为裨将,并令军中严守秘密,"有敢泄武安君将者斩",以免引起赵军的注意。白起为了彻底歼灭赵军,针对赵括没有作战经验、鲁莽轻敌的特点,采取后退包围、围困歼灭的作战指导,并作了如下的部署:以原第一线的部队为诱敌部队,待赵军出击后,即向长壁撤退,引诱赵军深入;利用长壁构成一个袋形阵地,以主力坚守营垒,阻止赵军的进攻,以一部轻装部队组成突击队,待敌人被包围以后,不断去突击敌人;以奇兵二万五千人布置在两翼,准备插到赵军的后方,断其退路,协同长壁上的部队,围攻赵军;以骑兵五千插入赵军营垒的中间,进行分割。

    八月,赵括果然向秦军进行大规模的出击。秦军的诱敌部队佯为败退,赵括不问虚实,就实施追击,进至秦的长壁时,遭到了秦军的坚强抵抗。此时,秦军两翼的二万五千人,插到赵军出击部队的后方,抢占西壁垒(今山西高平北的韩王山高地),截断了出击的赵军与其营垒的联系,构成了包围。另外的五千骑兵也迅速地插到赵军的营垒之间,进行分割、监视。白起又令突击队不断地突击。赵军数战不利,被迫就地构筑营垒,转为防御,以待救援。

    秦王听到秦军包围赵军的消息,亲到河内(今河南沁阳及附近地区),把当地十五岁以上的男子编组成军,调到长平战场,占据长平以北(今丹朱岭)及其以东一带高地,断绝赵国的援军和粮运,以保障白起歼灭被围的赵军。

    九月,赵军断粮已四十六天,内部暗相杀食,情况异常严重。赵括组织了四支突围部队,四出轮番冲击,企图打开一条出路,但未成功。他在绝望之时,亲率精锐部队强行突围,结果被秦军射死。赵军因无主将指挥,全部投降。

    白起认为,"赵卒反复,非尽杀之,恐为乱",便坑杀赵降卒四十万,只留下幼小的二百四十人放回赵国,使他们回去宣扬秦国的军威。这一战,秦军前后共歼赵军四十五万人,秦军也伤亡大半。

    在长平之战胜利后,白起请秦王增加兵粮,准备乘胜灭赵。同时又分秦军为三路,扩张战果:命王龁率一军攻占邯郸(今河北邯郸)以西的要点武安;命司马梗率一军北上,夺取太原都(今山西中部地区);白起自率一军留驻上党,待命进攻邯郸。

    秦军东取武安、北占太原的时候,韩、赵都异常恐惧。赵国为了免于灭亡,与韩国合谋,派苏代携带重金赴秦,游说范难。苏代从范睢的个人利益及秦国的得失两方面来动摇其灭赵决心。他说:"今赵亡,秦王王,则武安君必为三公,君能为之下乎?……今亡赵,北地入燕,东地入齐,南地入韩、魏,则君之所得民亡(无)几何人。故不如因而割之,无以为武安君功也。"范睢果为所动,使向秦王建议说:"秦兵劳,请许韩、赵之割地以和,且休士卒。"秦王采纳了他的意见,允许韩国割垣雍,赵国割六城,达成和议,于周赧王五十六年(前259年)一月下令罢兵。

    长平之战,秦军取得了巨大胜利,大大地削弱了赵国,为秦尔后完成统一创造了有利的条件。秦军胜利的原因:除秦国封建制发展较快,经济实力较其他各国雄厚外,运用了"远交近攻"的策略,采取软硬兼施的办法迫使韩、魏屈服之后,趁赵国争夺上党之机,断然进攻赵国。贯彻了"毋独攻其地而攻其人"的作战指导思想,避免攻坚,后退包围,全歼敌人,创造了我国古代大规模歼灭战的先例;破坏了关东六国的合纵,孤立了赵国。如隆重接待郑朱、利诱魏国、用离间计使赵王换将等,直接为长平歼灭战创造了条件。

    赵军失败的原因:贪利受地,不搞合纵。初战失败之后,又孤注一掷,与秦决战;后来又不采纳虞卿先搞合纵、再行议和的主张,反中秦人隆重接待郑朱之计,丧失了合纵抗秦的机会。不自量力,冒险进攻。坚持占据上党的意图,改变廉颇的防御战略,迫不及待地与优势的秦军过早决战。听信流言,选将不慎。以只知空谈兵法的赵括去代替有战争经验的廉颇,结果断送了四十万大军的生命。

 

【字体:  】           2010-04-20 11:03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