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料
图1图2
   
楚汉战争(公元前206--202)  秦末农民起义推翻秦正朝的统治后,进入了新阶段。农民军的首领项羽、刘邦,分别形成了两个新的集团,双方为了争夺封建统治权,展开了历史上有名的楚汉战争。

    刘邦在秦王子婴投降后,为了收揽人心,封存秦朝的珍宝、财物和府库,与秦人约法三章,规定"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废除秦朝的苛法。

    贵族出身的项羽,在钜鹿消灭了秦军主力,取得了诸侯上将军的地位,声势日大。他率领诸侯军入关前,为防止秦降卒叛变,坑杀二十万人于新安(今河南渑池东)城南。这种屠杀投降士兵的暴行,引起了关中人民的仇视。项羽进军至函谷关时,听说刘邦要称王于关中,大为不满,指挥军队破关而入,驻军于鸿门(今陕西临潼东)。从此刘、项的矛盾日益尖锐。

    当时,刘邦的军队约十万,项羽的军队有四十多万。项羽凭借优势兵力,企图消灭刘邦,独占关中。范增也主张"急击勿失"。正当项羽准备行动的时候,他的叔父项伯把全部计划告诉了张良。刘邦知道后,自料力量不敢,便竭力拉拢项伯,请为调解,又亲赴鸿门求和,使项羽改变了原来的计划,战争没有立即爆发。不久项羽进军咸阳,杀了秦王子婴,并在咸阳城大肆烧杀,掠取宝货、妇女,这就更引起关中人民强烈的反感。汉高祖元年(前206年)二月,项羽凭着军事上的压倒优势,自立为西楚霸王,把自己的地位驾凌于诸侯王之上,取梁、楚之地九郡,定都彭城(今江苏徐州),同时分封了十八王。他蓄意要把刘邦驱逐出关,但已与刘邦和解,又怕别人说他"负约"。他同范增秘密计议,以巴蜀道险,正好用以困锁刘邦,于是就将巴、蜀、汉中之地封刘邦为汉王,胁迫他离开关中。项羽分封之前,韩生向他献策说:"关中阻山带河,四塞之地,地肥饶,可都以霸。"项羽却认为"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拒绝了韩生的意见。他为了制服刘邦,便三分关中,封秦降将章邯为雍王,司马欣为塞王,董翳为翟王,企图通过这三人控制关中,使刘邦不能东进。田荣、陈余、彭越等虽拥有部分实力,但因未跟随项羽击秦,故均不封王。这样就为后来扩大纷争播下了种子。

    刘邦失去了关中,极为不满,想以武力同项羽争夺。他的部属都认为强弱不敌,力加劝阻。萧何分析说:"今众弗(不)如,百战百败,……臣愿大王王汉中,养其民以致(招纳)贤人,收用巴、蜀,还定三秦(即关中),天下可图也。"刘邦采纳了萧何的建议,离开关中。途中他烧毁了所过的栈道,以防止诸侯军队的偷袭,并借此表示没有向东发展的意图。刘邦到达南郑(汉中郡治)后,即按照收用巴蜀、还定三秦、东向以争天下的方针,积极准备,伺机消灭项羽。

    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五月,田荣、陈余因不得封王,联合反楚。田荣赶走齐王田都,杀掉胶东王田市,自立为齐王。七月,又联合占据梁地(今河南东部)的彭越,杀济北王田安,占据三齐(齐、胶东、济北三王封地,在今山东地区),并指使彭越攻楚。这就打破了项羽独霸的局面,使他无暇西顾,给势力较弱的刘邦以乘隙东进的机会。

    关东(函谷关以东)战争刚一爆发,深知楚军内幕的韩信便向刘邦作了详尽的分析,他说项羽是"匹夫之勇",不能用人,内部又不团结。接着从双方的政治条件上加以对比,认为"项王所过无不残灭者,天下多怨,百姓不亲附,特劫于威强耳。名虽为霸,实失天下心。故曰其强易弱"。"大王(指刘邦)之入武关,秋毫无所害,除秦苛法,与秦民约法三章耳,秦民无不欲得大王王秦者"。最后建议说,"今大王举而东,三秦可传檄而定也。"(《史记·淮阴侯列传》)

    刘邦采纳了韩信的建议,一面令萧何收取巴、蜀租赋,补给军队;一面部署东进。八月,汉军潜出故道(今甘肃两当附近)袭击雍王章邯,连败章邯于陈仓(今陕西宝鸡东)、好畴(今陕西乾县东),进围废丘(雍的部城,今陕西兴平东南);又派兵攻取陇西、北地、上郡,迫使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投降。刘邦在还定三秦的预期目的基本实现之后,就不顾废丘残敌,立即派薛欧出武关,联合南阳的王陵军(秦末起义军之一),迅速地向彭城方向发展。

    由于田荣起兵山东,刘邦迅速东进,项羽处于两面受敌的不利地位。继续攻齐还是攻汉,正当项羽踌躇未决的时候,刘邦为了助长他的错觉,要张良给他一封信,表示:"汉王失职(指未得为关中王),欲得关中,如约即止,不敢东。"又故意给他送去田荣、彭越的反对项羽书信,说他们要联合陈余共同灭楚。项羽因此决心以主力攻齐,对刘邦暂取守势,只派郑昌为韩王,以弱小兵力去阻止汉军东进。项羽先齐后汉的战略,使刘邦得以乘隙而入。

    汉高祖二年(前205年)一月,项羽在城阳(今山东旧濮县)大破齐军,田荣败死平原。项羽另立田假为齐王,进军北海(今山东北部)。他沿途烧城郭,坑降卒,掳老弱妇女,以致引起齐民群起反抗。田荣之弟田横乘机收集散兵数万人,立田荣之子田广为王,占据城阳(在今山东莒县)一带,与楚相抗。项羽进攻田横,连战皆不得手,被牵制于齐境。

    刘邦乘项羽攻齐的机会,即由函谷关出陕县东进,河南王申阳投降。继又派韩王信(战国韩襄王之孙)在阳城(今河南登封)迫降了郑昌,控制了洛阳地区,逼近楚境。同时,刘邦把都城东迁到栎阳(今陕西临潼东北),以便指挥;把秦朝的花园、猎场都分给百姓耕种,以发展农业生产。三月,刘邦乘项羽进军北海、深入齐境之际,又率军由临晋(今陕西大荔东)东渡黄河,迫降了魏玉豹;攻下河内(今河南所属黄河以北地区),俘虏了殷王司马印。汉在短时间内占领了今河南、山西中南部的广大地区,造成继续东进的有利态势,并把这些地区改为郡县,以便于直接控制。占领河内以后,刘邦南渡黄河到洛阳,以项羽杀楚怀王为借口,分别派遣使者向诸侯宣称,天下共立义帝,项羽竟敢杀害他,我愿与诸侯王同击项羽,为义帝报仇。这一宣传攻势,立刻得到不满项羽的人响应,如陈余就首先发兵助汉。四月,刘邦又乘齐楚胶着于城阳(莒县)之际,率诸侯联军五十六万人向彭城进攻。进到外黄(今河南杞县东北),彭越率所部三万人归汉,刘邦命他继续攻扰梁地,掩护主力侧背。汉军沿途未经战斗,乘虚占领了彭城。这时,刘邦满足于已得的胜利,对项羽不加戒备,竟在彭城"收其货宝美人,日置酒高会"。

    项羽虽闻汉军东进,仍坚持先破齐而后击汉的战略。及至彭城失陷,才留诸将攻齐,自率精兵三万人,回救彭城,由鲁(今山东西南部)出胡陵(今山东金乡南鱼台),进至萧县(今江苏萧县),乘刘邦在彭城尽情享乐的时候,由西向东反击汉军的侧背。早晨开始战斗,中午便大破汉军,将其压迫于穀泗水(今徐州东),死者十余万人。汉军溃退,楚军追至灵壁(今安徽宿县西)以东的睢水上,又歼灭了数十余万人。刘邦只率数十骑突出重围,逃到下邑(今江苏砀山东)。

    刘邦在彭城大败后,主力被歼,诸侯又纷纷背刘邦向楚,如陈余归楚,司马欣、董翳也乘机逃奔项羽,形势对刘邦非常不利。他认识到楚军强盛,不能力敌,必须联合其他反楚势力,对付项羽。张良献计说:"九江王布(英布),楚枭将(猛将),与项王有隙,彭越与齐王田荣及梁地,此两人可急使。而汉王之将独韩信可属大事,当一面。即欲捐(分让)之,捐之此三人,楚可破也。"(《汉书·张陈周王传》)建议争取英布,重用彭越、韩信,从各方面结成反楚的强大势力。刘邦同意了张良的意见,随即收集诸侯的军队,退守成皋(今河南荥阳汜水镇)、荥阳,分兵扼守险要,深沟高垒,与项羽周旋。刘邦采取了持久防御的战略,以便在力量对比转变之后,再进行反击。为此汉军在正面、南面和北面战场部署如下:

    正面战场。汉高祖二年(前205年)五月,刘邦在荥阳收集残部,萧何征集关中兵员补充前线,汉军得到休整充实。此时,楚军已进至荥阳地区,与汉军战于京、索(在荥阳南)之间。楚军拥有优势骑兵,给汉军威胁甚大。为此,刘邦派灌婴迅速组成了一支新的骑兵部队,击破楚骑兵于荥阳以东,使楚军不能继续西进,稳定了战局,控制着荥阳、成皋,并甬道(两侧有土墙的运粮道路)直达黄河,掩护粮运,派将军周勃坚守敖仓的粮库,从而转入了持久防御。正面暂时稳定之后,刘邦为了进一步巩固后方,于六月回到关中,引水攻破废丘,章邯自杀,全部平定了雍地。他又令萧何守关中,立法令,设置县邑,调查户口,转运关中的粮食、兵员,不断支援前线。

    汉高祖三年(前204年)十二月,楚军数次切断汉军甬道,使汉军在补给上发生很大困难。刘邦向部属征求破楚的策略,陈平分析项羽的得力将相,不过范增、钟离昧、龙且、周殷等数人,并说"项王为人,意忌信谗,必内相殊",再继之以军事进攻,定能破楚。刘邦于是给陈平大量金银,让其广派间谍,散播谣言,进行挑拨离间。项羽中计,怀疑部属,范增愤而离去,病死于途中,楚军领导核心逐渐分裂。

    刘邦采取上述措施,虽然起了巩固后方、分化楚军内部的作用,但正面所受压力仍然很大。同年四月,楚军进攻甚急,荥阳危在旦夕。刘邦为了缓和项羽的攻势,提出"荥阳以东属楚"的求和条件,被项羽拒绝。五月,楚军攻破荥阳、成皋。刘邦逃回关中,收得一部兵员后,打算夺回荥阳。谋士辕生认为不是善策,他向刘邦献计说:"汉与楚相距荥阳数岁,汉常困。愿君王出武关,项王必引兵南走。王深壁勿战,令荥阳、成皋间且得休息,使韩信等安辑(抚)河北赵地,连燕、齐,君王乃复走荥阳。如此,则楚所备(防备)者多,力分(兵力分散);汉得休息,复与之战,破之必矣!"刘邦采纳了这一意见,进军至宛(今河南南阳)、叶(今河南叶县),果然调动了项羽南下求战。这时,彭越的游军正在黄河沿岸活动,刘邦为了把楚军向更远的方向调动,令彭越袭击楚后方,攻破下邳(今江苏邳县),威胁楚都彭城。项羽首尾不能兼顾,急率军东击彭越,刘邦遂乘机夺回成皋。

    项羽东进击退彭越后,又于汉高祖三年六月回师西进,竭其全力攻破荥阳、成皋,汉军退守巩县地区。楚军进攻虽然得手,但兵力已疲,不能再越巩县西进。

    刘邦再次败出成皋,渡河到韩信大营,收回韩信指挥的大部军队,增加于巩县正面,仍深沟高垒,消耗楚军。为了加强敌后活动,派刘贾率二万人从白马津(旧黄河渡口,在今河南滑县北)渡河深入楚地,协助彭越,烧楚仓库、物资,断其补给。彭越得到支援后,于八月攻占外黄、睢阳(今河南商丘)等十七城,截断了楚军成皋、彭城之间的联络。楚军侧背所受威胁越来越大,项羽不得不停止攻势,再次率军进攻彭越。九月,项羽率军东去,留其大司马曹咎守成皋。临行告诫曹咎:"谨守成皋。若汉挑战,慎勿与战,无令得东而已。我十五日必定梁地,复从将军。"项羽第二次击退彭越,收复了十七城,但并没有消灭这支游军,它仍在梁楚之间积极活动,威胁着楚的后方。

    汉高祖四年(前203年)十月,汉军乘楚军东调、兵力分散之际,再度反攻成皋。曹咎最初还依照项羽指示,坚守不出,但经不起汉军数次挑战和辱骂的刺激,一怒之下率部出击。在半渡汜水时,汉军乘机攻击,曹咎兵败自杀。汉军再夺成皋,乘胜推进至广武(在荥阳东北),并包围楚将钟离昧于荥阳以东。

    项羽闻成皋二次失守,急忙由睢阳率军回救,汉军依据险要地形,坚守不战。楚军几次东奔西驰,极为疲惫。此时,因齐地战事吃紧,又分兵二十万去救齐,故攻击力量不足,不得不在广武与汉军形成对峙。数月之后,楚军粮食缺乏,项羽求战更切,曾激刘邦说:"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刘邦给以讽刺的答复:"吾宁斗智,不能斗力。"项羽激战不得,欲退不能,僵持在广武。而彭越的游军又不断袭扰楚军的后方,攻占了昌邑(今山东金乡西)等二十余城,多次截断楚军的补给线。到八月,楚军兵少粮尽,而且韩信破齐后又将向楚进攻。项羽感到形势严重,被迫与汉订立和约,划鸿沟(在荥阳南)以西属汉,以东属楚。

    北面战场。汉高祖二年(前205年)五月,汉军在正面战场阻止了楚军西进,但由于魏王豹反汉,侧背受到威胁。魏踞河东(今山西南部),西进可以威胁关中,南下可以截断关中与荥阳的联络,并与楚军造成夹击荥阳之势。刘邦曾派郦食其游说魏豹,未成,就派韩信、曹参等攻魏。八月,魏约集重兵于蒲阪(今山西永济北),断临晋交通,阻止汉军渡河。韩信声东击西、避实击虚,集结船只佯作由临晋渡河,暗中却调动军队,出其不意地从夏阳(今陕西韩城南)用木罂(小口木桶)渡河,奔袭魏豹军的后方安邑。魏豹仓惶应战,兵败被俘。刘邦把投降的魏军全部补充荥阳,加强正面防御。

    消灭魏豹后,黄河以北尚有代、赵、燕三个割据势力。东面的田齐,也受到战争的削弱。他们据地自保,互不援助。韩信针对这些情况,向刘邦提出"北举燕、赵,东击齐,南绝楚之粮道,西与大王会于荥阳"的战略计划。刘邦同意,给韩信增兵三万,并派张耳去协助韩信。同年闰九月,韩信率军首先攻破代国,收其精兵补充荥阳正面,接着越太行山东进,乘胜击赵。赵将陈余集中号称二十万兵力于井陉口(今河北井陉东),占据有利地形,立下壁垒,准备与汉军决战。谋士李左车向陈余建议:正面坚壁不战,用一部兵力绕到敌后切断汉军粮道,使韩信"前不得斗,退不得还,……使野无所掠",可以一战而擒。陈余则认为韩信兵少而疲,不应避而不击,拒绝了李左车的意见。韩信侦知此情况后,便指挥部队进到井陉口以西,夜半派出轻骑两千,各持一面红旗,从偏辟道路前进,隐伏在赵军壁垒附近。正面则以万人进到绵蔓水(今河北井陉东)东岸背水立阵,故意引起赵军的轻视,以为韩信不知用兵。拂晓,韩信、张耳率主办出井陉口,诱赵军出击;又假装败退,进入背水阵。壁垒内的赵军认为汉军已败,便全部出击,汉军伏兵乘虚进占赵军壁垒,拔下赵帜,换上汉军旗帜。赵军攻背水的汉军,大战不胜,正欲撤退之际,突见壁垒上汉军旗帜招展,误认为将帅被俘,顿时大乱。汉军乘势夹击,大破赵军,斩陈余,擒赵王歇和李左车。

    在韩信破赵之后,项羽虽几次派兵北渡黄河袭击汉军,但因时机已失,未起作用。韩信向李左车征求破燕的策略。李左车认为只凭军事进攻,可能旷日持久,不如休整兵马,安抚赵国的人民,摆出进攻燕国的态势,然后派遣一辩士前去宣扬汉军的声威,迫其投降。韩信照计行事,燕国果然投降了。

    韩信破赵降燕之后,东面的田齐为了防止汉军进攻,在历下(今山东历城)作了抵抗的准备。刘邦派郦食其先以威胁利诱的手段,使齐王撤去守备。韩信乘其无备,于汉高祖四年(前203年)十月,引军袭破历下,进占临淄。齐军败退高密,向楚求救。韩信入齐,对楚威胁甚大。项羽派龙且率二十万人北上,与齐军会合于高密。当时有人向龙且献计说:"汉兵远斗穷战,其锋不可当。……不如深壁,令齐王使其信臣招所亡城(招抚失陷地区的人民),亡城闻其王在,楚来救,必反汉。汉兵二千里客居(孤军深入),齐城告反之,其势无所得食,可无战而降也。"但龙且素来看不起韩信,便不用此计,急于与汉决战。十一月,齐楚联军与汉军夹潍水布成阵势。韩信秘密地派人用袋盛沙,乘夜在上流把水堵起来,天明后引军进击龙且,又假败诱敌。龙且不察情况,盲目追击,上流汉军放水,把龙且军冲成两段。韩信挥军反击,全歼已渡河的齐楚联军,龙且自杀,潍水东岸的军队也不战而溃。汉军乘胜消灭残敌,完全占领了齐地。

    汉军在北方战场获得大胜,东进二千余里,占领了长城以南、黄河以北及今山东的大部地区,实力迅速扩大,形成了对楚军的战略包围。

    南面战场。九江王英布拥有相当实力,威胁汉军南翼。此时,项羽与英布已经发生了矛盾。项羽击齐,英布没有参加;汉军袭破彭城,又没有发兵助楚。项羽多次派人责问,英布恐惧。双方表面上虽未破裂,但猜忌日深,因而给了刘邦以离间英布的机会。

    汉高祖三年(前204年)十一月,随何奉刘邦之命去到九江游说英布。他说,项王北上击齐,大王(指英布)理应亲率九江之兵为楚前锋,而却只派四千人助战,这岂是做臣子应有的态度。汉王进占彭城,项王远在齐地,大王及应引兵渡淮,急救彭城,却又拥万人之众,不发一兵一卒,坐观成败,这又岂是做臣子的应有的态度。这一番话,打中了英布的要害。随何接着又诱之以利说:"大王发兵而倍(背)楚,项王必留(受牵制);留数月,汉之取天下可以万全。臣请与大王提剑而归汉,汉王必裂地而封大王,又况淮南,淮南必大王有也。"英布心里同意,但还不敢与项羽公开决裂。适值项羽派人到九江催促发兵,随何抓住这个机会,当着英布的面向楚使宣布"九江王已归汉,楚何以得发兵?"使英布骑虎难下,不得不杀掉楚使,立即出兵攻楚。至此,汉解除了南方的威胁。

    由于英布背楚归汉,项羽侧背又出现了新的威胁,因此不得不分兵一部由项声等率领前去进攻九江。双方战至十二月,英布兵败,收集残部数千人退走成皋。楚军虽攻占九江,而汉军却达到了牵制、分散楚军兵力的目的,减轻了正面压力。

楚汉两军在成皋相持两年又五个月,至鸿沟订和约时,楚军粮缺兵疲,已由强变弱,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项羽看到了形势不利,主动求和,想暂时休兵喘息,以便尔后卷土重来。汉高祖四年(前203年)九月,项羽向东撤退时,刘邦也打算西撤。但张良、陈平一致认为应乘胜追击。他们说:"汉有天下大半,而诸侯皆附之。楚兵罢食尽,此天亡楚之时也,不如因其机而遂取之。今释弗击(纵敌不击),此所谓'养虎自遗患'也。"刘邦遂决心利用项羽订和东撤时的麻痹疏忽,突然发起追击,并约韩信、彭越南下会师,合力歼灭楚军。

    汉高祖五年(前202年)十月,刘邦追击楚军至固陵(今河南睢阳西北),但韩信、彭越按兵不动。楚军反击,大破汉军,刘邦被迫坚守。他问计于张良,张良认为楚军将被击溃,而韩信、彭越没有得到封地,所以按兵不动。如能给予封地,他们自然会立即出兵。于是刘邦划睢阳(今河南商丘)以北至穀城(今山东东阿)之地封彭越为梁王;以陈(今河南淮阳)以东至海之地给韩信(时信已为齐王)。封地之后,彭越、韩信果来会师。

    韩信军进占彭城,迫使项羽转向垓下(今安徽灵壁南濠城集)撤退。汉军主力由陈向东追击,刘贾部亦南渡淮河,进围寿春(今安徽寿县)。楚龙江守将大司马周殷降汉,并迎回英布,与刘贾合军北进。十二月,汉军包围项羽于垓下,楚军屡战不胜,项羽夜闻汉军四面楚歌声,以为汉尽得楚地,眼见大势已去,乘夜率八百骑突围南逃,为汉军追及,自杀于乌江(今安徽和县东北长江边)。汉军全歼楚军,获得了战争胜利。

    楚汉战争是一次争夺封建统治权的战争。反秦战争中,六国残余势力乘农民起义反秦割据。项羽代表旧贵族阶级的利益,分封诸王,分裂割据,违反了当时人民要求统一的愿望。刘邦代表新兴地主阶级的利益,他要建立一个统一的封建政权,这是符合历史发展趋势的。

    在政治上,刘邦从入关时起就注意争取人心,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除秦苛法"、"所过秋毫无犯"、大赦"罪人"等,获得了人民一定程度的拥护。项羽参加灭秦的战争,消灭了秦军的主力,人民是同情的,但他坑降卒,掳老弱,烧城廓,这些行为引起了人民的不满。这是刘胜项败的根本原因。刘邦还善于争取诸侯,孤立项羽。比如:借项羽杀楚怀王一事积极地展开政治攻势,纠合诸侯共同对楚,以及争取英布,游说齐王田广等等。而项羽则只知迷信武力,不注意争取同盟。彭城战后虽然出现过诸侯背汉向楚的形势,他也不知利用,终至陷于孤立作战的境地。刘邦能集思广益,注意团结内部,如张良、萧何、樊哙等都能为其所用,战略和策略的运用也比较灵活。项羽却不注意内部团结,许多重要将领和谋士,如韩信、陈平、英布等,都因失意而投奔了刘邦,范增也愤然而去,因之终归失败。

在经济上,刘邦一直重视支持战争的经济因素,还在汉中时,即命萧何收取巴、蜀租赋,夺取三秦与进至中原后,仍注意巩固后方的工作。他派萧何镇守关中,发展生产,不断"调兵给食",支援前线。在战争中,还尽量利用了占领区的人力和物力。如收魏、代降兵补充荥阳汉军,取敖仓之粮以供军用等等,因而能够支持长期的战争。项羽则不注意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及后方的巩固工作,在人力物力上就不能及时地得到补充。终至兵少粮尽,造成战争的失败。

    在军事上,刘邦在战略运用上有其成功的地方。在争夺关中时,认识到当时的形势是楚强汉弱,确立了忍让待机、积极准备的方针。田荣等在反楚战争爆发时,能积极行动,乘机东进;彭城兵败,被迫退守荥阳、成皋时,能吸取教训,采取防御,以持久来对付项羽的速决;在项羽智穷力竭、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时,又立即集中优势兵力,转入追击,全部歼灭了楚军。项羽在战略运用上是失策的。田荣反楚,威胁彭城,他固然必须派兵北上攻齐,但当刘邦乘机占领三秦、续向关东发展之后,楚军已陷于两面受敌的境地,他却没有认清这时主要的威胁在西面,仍采取"先齐后汉"的方针。击败田荣以后,又不善于巩固胜利,使田横得再据城阳与楚对抗,使楚军主力受制于齐,陷于被动。彭城反击胜利后,虽取得了一时的主动权,却只注意正面,不照顾全局,结果仍摆脱不了两面作战、被动不利的地位。项羽在战场指挥上虽有其成功之处,如破田荣于齐地,败刘邦于彭城,打垮英布,击败彭越,两次突破成皋,固陵反击等都显示出他的指挥才能。但这些局部性的胜利,对全局不起决定性的作用。战略运用失策,全盘皆输,终于导致战争的失败。

 

【字体:  】           2010-04-20 11:03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