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料
图1
   
官渡之战(公元200)  东汉末年,黄巾起义失败后,东汉统治阶级中的封建割据势力便展开了争夺统治权的斗争。中平六年(公元189年)汉灵帝死,该州豪强董卓借口诛杀宦官,拥兵入洛阳,夺取了军政大权。董卓代表西北豪强势力,他的军队奸淫、烧杀,无所不为,弄得洛阳一片混乱。汉献帝初平元年(190年)关东官僚地主阶级公推袁绍为盟主,举兵攻打董卓。董卓被迫退出洛阳,挟持汉献帝西奔长安。从此,封建割据势力便转入争权夺利、互相兼并的长期战争,造成广大中原地区"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鸣鸣"的惨象。

    在割据势力中,曹操的力量发展较快。他出身于宦官家庭。中平元年(184年),他参加镇压黄巾军。董卓拥兵入洛阳后,曹操拒绝同他合作,逃出洛阳,跑到陈留(今河南开封东南)招兵买马。初平元年(190年),曹操参加了反对董卓的战争,以后到河内依附冀州牧袁绍,于初平二年(191年)进入衮州的东郡(郡治在今山东朝城西)。袁绍任命他为东郡太守。次年,青州黄巾军进入衮州,杀死刺史刘岱。曹操被地主官僚推为衮州牧,组织了一支军队,镇压青州黄巾军。寿张(今山东东平西南)一战,黄巾军失败,曹操追击至济北(今山东长清),迫降了黄巾军一部,选拔其精锐编为青州兵。从此,曹操力量壮大,开始与袁绍分离。他又极力拉拢出身于士族的一批知识分子来扩大他的势力,如荀彧、荀攸、郭嘉和钟绕等人,都成了他的重要谋士。汉献帝建安元年(196年),曹操又进军豫州,击败了汝南(郡治在今河南汝南)和颍川(郡治在今河南禹县)两郡的黄巾军余部,占领许昌,巩固了对衮州和豫州的统治,成为足以与河北袁绍抗衡的唯一力量。

从建安二年到建安三年(公元197到198年),曹操又先后歼灭了袁术和吕布,改变了不利态势,逐步地由弱转强,为全力对付袁绍准备了必要的条件。

    袁绍于建安四年(199年)三月,歼灭了公孙瓒后,消除了后顾之忧,完全占有幽、冀、青、并四州。曹操在消灭袁术、吕布之后,扩大了占领地区,据有今鲁南、鲁西、徐州、两淮和河南一带,并占领了黄河北岸的战略要点射犬,关中也大体上受其控制。但刘表、孙策、张绣持对抗态度。因此,曹操对南方仍然是有顾虑的。

    冀州本来是富足之地,号称"带甲十万,穀支十年",是一个出兵出粮的地区,但由于连年对公孙瓒作战,消耗较大。曹操在一些州郡内虽然实行了屯田制度,经济条件有所改善,但中原连年战争,受摧残过大,比起河北来经济力量差。

    军事方面,兵力数量上,袁众曹寡;但战斗力,曹优袁劣。袁兵虽多,内部不和。曹兵虽少,可是内部比较一致。

    早在初平二年(191年)占据冀州时,沮授就劝袁绍东攻青州,西击黑山农民军,北攻公孙瓒,然后合四州之地,拥百万之众,迎接献帝以号令天下。这样,只要数年,就可以统一天下。袁绍按他的意见在兼并了青、共二州,镇压了黑山军之后,开始围攻幽州的公孙瓒。建安四年(199年)三月,袁绍消灭公孙瓒后,军队增至数十万。六月,袁绍挑选精兵十万,战马万匹,企图进攻许昌,以实现他"南据河,北阻燕、代,兼戎狄之众,南向以争天下"的目的。他采取了集中兵力、直捣许昌的战略方针,并派人联络张绣、刘表以为外援。

    曹操分析袁结是"志大而智小,色厉而胆薄,忌克而少威,兵多而分画不明,将骄而政令不一。土地虽广,粮食虽丰,适足以为吾奉也"。曹操决定采取以逸待劳、后发制人的战略方针,以两万左右的兵力抗击袁绍的进攻。为了争取战略上的主动,于建安四年(199年)八月至十一月,先后作了如下的部署:(l)派琅邪相臧霸率精兵自琅邪入青州,牵制袁绍并巩固右翼侧;(2)继续留振威将军程昱守鄄城;(3)留于禁率步骑两千屯守延津,协同扼守白马(今河南滑县)的东郡(郡治武阳,在今山东朝城西)太守刘延,防止袁绍自正面的进攻;(4)分兵官渡(今河南中牟东北)布防,以阻挡袁绍;(5)派卫觊镇抚关中,以稳定翼侧。

    建安五年(200年)一月,袁绍进军黎阳,企图寻求曹军主力决战,从正面突破曹军的防御。首先派颜良进攻白马,以保障主力渡河。此时,曹军主力正集中在官渡。四月,曹操为了力争主动,决心亲自率兵北上解救白马之围。当部队正行动时,荀攸向他提出一个"声东击西"的作战方案,荀攸认为袁绍兵多,只有先分散他的兵力,才能与他作战。劝曹操引兵先到延津,伪装渡河攻袁绍后方,使袁分兵应战。然后再派轻装部队迅速袭击白马的袁军,攻其不备,一定可以击败颜良。曹操采用了荀攸的建设,袁绍果然分兵延津。曹操乃乘机率领轻骑,派张辽、关羽为前锋,急趋白马。距白马十几里路时,颜良才发现,赶忙分兵迎战。关羽出其不意地迫近颜良,乘其措手不及,斩了颜良,袁军溃败。曹操解了白马之围后,向南撤退。袁绍又派大将文丑率兵渡河追击,曹操又在白马山(延津以南)南边石陂以伏击战击败了袁军,并杀了文丑,顺利地退回官渡。

    袁军虽然初战失利,兵力仍比曹操占优势。七月,袁绍进军阳武(今河南阳武)。此时沮授又向袁绍建议说:"北兵虽众,而劲果不及南;南军穀少,而资储不如北。南幸于急战,北利在缓师。宜徐持久,旷以日月。"袁绍还是没有听从他的建设。

    同年八月,袁军主力接近官渡,依沙堆立营,东西宽约数十里。曹操也分别立营和他对峙。九月,曹军曾一度出击,没有得胜,退回坚守营垒。袁绍构筑高橹(望楼),堆土如山,以箭射曹营。曹营的军士都蒙盾而行。曹操设制了一种霹雳车,发石击毁了袁绍所筑的高橹。袁绍又掘地道以攻曹军,曹操也在营内掘长堑来抵抗袁绍的进攻。就这样双方相持约三个月。在相持阶段中,曹操的处境很困难,一方面兵少粮缺,士卒疲乏;一方面因袁绍招降豫州各郡,郡县多有降意,使曹操的后方很不安定;许昌官员和军中将领多有同袁绍通消息的,关中诸将也在观望;袁军又几次抄袭曹军粮道,曹操处境十分困难,写信给荀彧,打算退保许昌。荀彧回信说:"绍悉众聚官渡,欲与公决胜败。公以至弱当至强,若不能制,必为所乘。……今穀食虽少,未若楚、汉在荥阳、成皋间也。是时刘、项莫肯先退者,以为先退则势屈也。公以十分居一之众,画地而守之,扼其喉而不得进,已半年矣。情见势竭,必将有变。此用奇之时,不可失也。"曹操接受这一建议,决心坚持危局,加强防守,捕捉机会,击败袁军。不久,袁军的数千辆运粮车向官渡袁军大营输送军粮。曹操派徐晃、史涣二将去截击,烧掉了粮车。

    同年十月,袁绍又派车运粮,并令淳于琼率兵万人担任护运,屯积在袁军大营以北约四十里的故市、鸟巢。由于前次粮车被烧,沮授劝袁绍派蒋奇率领一支部队屯扎在冀侧,以防止曹军抄袭。袁绍不听。许攸也向袁绍建议说:"曹操兵少而悉师拒我,许下(指许昌)余守,势必空弱,若分遣轻军,星行掩袭,许可拔也。许拔,则奉迎天子以讨操,操成擒矣。如其未溃,可令首尾奔命,破之必也。"张郃也建议袁绍,秘密派遣轻骑抄袭曹军后方。袁绍均未采纳,并说:"吾要当先取曹操。"不久,审配借故扣押了许攸在邺城的家属,许攸一怒之下,投降曹操,并向曹操献计说:"公孤军独守,外无救援,而粮穀已尽,此危急之日也。袁氏辎重万余乘,在故市、乌巢,屯军无严备。若以轻兵袭之,不意而至,燔其积聚,不过三日,袁氏自败也。"许攸的建议,正符合曹操出奇制胜的作战意图。因此,曹操毫不迟疑地立即实行,留曹洪、荀攸守大营,亲自率领精兵五千人,使用袁军的旗号,冒充袁军,每人抱一束柴草,夜袭乌巢。半夜到达后,立即围攻放火,淳于琼等退保营垒坚守。

    袁绍听说曹操袭击乌巢,企图急攻曹操大营。认为"就曹破琼,吾拔其营,彼固无所归矣"。但是张郃主张先去救乌巢。认为"曹公精兵往,必破琼等。琼等破,则事去矣,请先往救之"。郭图等却附和袁绍的意见,认为攻打曹操大营,曹操势必引军回救,这样乌巢之围自解。张郃一再说:"曹公营固,攻之必不拔。若琼等见擒,吾属尽为虏矣。"袁绍最后还是派张郃、高览率主力攻打曹操大营,而只派一部轻骑去救援乌巢。曹营坚固,果然攻打不下。

    当曹军意攻乌巢淳于琼营时,袁绍增援的骑兵迫近乌巢。曹操左右的人请求他分兵去阻挡,曹操愤怒地说:敌人到了背后再报告!因而大破琼军,杀淳于琼,并烧了袁军全部粮草。

    乌巢粮草被烧的消息传到袁军前线,军心动摇。郭图等害怕袁绍追究自己的责任,反推过给张郃,说张郃对战败很高兴,出言不逊。张郃听到这个消息,气愤之下与高览投降了曹操。曹军乘势出击,大败袁军。袁绍和他的儿子袁谭仓皇地带了八百骑兵退回河北。官渡之战就这样以曹胜袁败而告结束。建安七年(202年),袁绍病死,他的儿子袁谭、袁尚互相攻杀,曹操乘机各个消灭了他们,于建安十一年(206年)完全占领了冀、青、幽、并四州。第二年,曹操又率军出卢龙塞(今河北喜峰口),在白狼山(即布祐图山,在今凌源东)打败乌桓,统一了北方的广大地区。

    曹操争夺中原胜利的根本原因是由于他为了收揽人心,能采取措施,抑制某些豪强任意兼并土地,并推行屯田政策和发展农业等,因而收容了大批失去土地的流民,获得了人民一定的支持。他的用人政策也获得了不少地主阶级知识分子的支持。曹操在击败几个主要割据势力的作战中,根据由近及远、先弱后强、各个击破的战略方针,每战都注意到孤立敌人,力求速战速决,因而能够避免两面作战,依次消灭或击败敌人。在官渡决战时,曹操根据敌强我弱的具体情况,采取了以逸待劳、后发制人的方针。毛主席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曾提到这次战争来说明"双方强弱不同,弱者先让一步,后发制人,因而战胜"的战略防御原则。在作战指导上,曹操指挥灵活,力争主动,善于捕捉战机,并善于听取部属意见。如荀攸的声东击西、荀彧的耐心坚持和许攸的奇袭乌巢等建议,都能立即采纳。还表现了他能参谋善断,如在夜袭乌巢时曹操拒绝分兵阻援、集中兵力急袭乌巢,显示出他的指挥是坚定和果断的。

    袁绍代表的是大官僚、大地主的利益,在政治上纵容豪强,兼并土地,任意搜刮,因而遭到人民的反对。袁绍本人骄傲轻敌,不能采纳部属的意见,不善于团结部属,造成内部分裂。在作战指导上,把十万大军摆在官渡,形成顶牛的局面。相持数月,无所作为,坐失良机。曹操夜袭乌巢,袁绍不以主力救乌巢,而去打官渡大营。曹营既打不下来,而乌巢粮草又被烧,引起军心动摇,内部分裂,全军溃败。

【字体:  】           2010-04-20 11:03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