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料
图1
   
赤壁之战(公元208)  建安十三年(208年)七月,曹操举兵南下夺取荆州。他采纳了苟穀"可显出宛、叶而间行轻进,以掩其不意"的作战方针。八月,刘表病死,其次子刘琮继任荆州牧。当曹军于九月进到新野时,刘琮投降了曹操。刘备在樊城听到消息后,遂率所部向军事重镇江陵退却,并命关羽率水军经汉水到江陵会合。荆州士民随他南逃的有十余万人,辎重数千辆,因而每天行程仅十余里。刘表在江陵储存了不少军用物资,曹操怕为刘备所得,便亲率轻骑五千追赶,一日夜行三百里,在当阳的长坂坡大败刘备。刘备仅同诸葛亮、张飞、赵云等几十人改向汉水方向退却。曹操继续南下,占领江陵,基本上控制了荆州。

    曹操占领江陵后,企图乘胜顺流东下,席卷江东。贾诩认为应利用荆州的丰富资源,休养军民,稳定内部,造成更大优势,然后再迫降孙权。但曹操由于接受刘琮投降,轻易占有荆州,实力大增,助长了轻敌情绪,因而未采用贾诩意见,坚持继续对江东用兵,并写信威胁孙权说:"近者奉辞伐罪,旌麾南指,刘琮束手,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企图以此造成孙吴集团内部的混乱,迫使孙权不战而降。

    刘表病死后,东吴即派鲁肃以吊丧为名去荆州侦察情况,如果刘备和刘表的儿子合作得很好,就联合他共抗曹操;否则就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夺取荆州。鲁肃到江陵时,刘琮已降曹操,刘备正南逃,鲁肃在当阳的长板会见刘备,说明孙权联合抗曹的意图。这正合诸葛亮"外结好孙权"的主张,刘备便欣然接受了这个建议。

    刘备在长阪战败后,逃至汉水,与关羽万余水军及江夏太守刘琦率领的万余人先后会合,退守长江南岸的樊口(今湖北鄂城西北)。建安十三年(208年)十月,刘备听说曹军即将东下,为了抗曹,派诸葛亮随鲁肃至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会见孙权。当时孙权也不愿以"全吴之地,十万之众"受制于曹操,但对刘备的力量有怀疑,对曹操的声势有顾虑。诸葛亮为了打破孙权的怀疑和顾虑,促成他定下抗曹决心,便分析当时形势说:"豫州(指刘备)军虽败于长阪,今战士还者及关羽水军精甲万人,刘琮会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曹操之众,远来疲敝,闻追豫州,轻骑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此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且北方之兵,不习水战;又荆州之民附操者,偪兵势耳,非心服也。今将军诚能命猛将统兵数万,与豫州协规同力,破操军必矣。操军破,必北还,如此则荆、吴之势强,鼎足之形成矣。成败之机,在于今日!"

    正在这时曹操的恫吓信到了,张昭等为曹操声势所吓倒,主张投降,认为曹操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在占领荆州后,已和东吴共有长江天险,兵多将广,双方力量悬殊,势难取胜。鲁肃反对降曹,助孙权召回周瑜商讨对策。周瑜从鄱阳(今江西波阳)赶回,向孙权建议说:"今北土既未平定,加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后患。且舍鞍马,仗舟揖,与吴、越争衡,本非中国所长。又今盛寒,马无蒿草。驱中国土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此数四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将军禽操,宜在今日。"接着他又具体分析曹军的实力,指出:"诸人徒见操书,言水步八十万,而各恐慑,不复料其虚实,便开此议(指迎降),甚无谓也。今以实校之,彼所将中国人不过十五、六万,且军已久疲;所得表众亦极七八万耳,尚怀狐疑。夫以疾病之卒,御狐疑之众,众数虽多,甚未足贯,得精兵五万,自足制之,愿将军勿虑!"周瑜的分析,更加坚定了孙权抗曹的决心。孙权当即任命周瑜、程普、鲁肃等,率军与刘备会师,共同抗击曹操。

周瑜率兵沿江西上,到樊口与刘备会合后继续前进,与顺江东下的曹军在赤壁(今湖北嘉鱼东北)遭遇,这时曹操军中疾病流行,初次交锋,曹军战败,退回北岸,屯军乌林(今湖北嘉鱼西),与孙、刘联军隔江对峙。

    曹军大部分是北方人,不惯于水上的风浪颠簸,便以铁环将战船连接起来。周瑜部将黄盖针对上述情况建议说;"今寇众我寡,难与持久。然观操军船既首尾相接,可烧而走也。"周瑜于是命黄盖写书向曹操诈降,并事先约定时间。届时,吴军以蒙冲、斗舰十艘,满载干草,灌足油脂,外用布幕伪装,插上旌旗,并另备快船跟在大船之后,以便黄盖等放火后换乘。时值东南风起,船行很快,曹军官兵听说黄盖来降,毫无戒备。黄盖顺风放火,曹军船只因用铁环连接,分散不开,都烧了起来,并延烧到岸上的营砦,曹军烧死、溺死的极多。在南岸的周瑜,率领精锐,擂鼓前进,大败曹军。曹操被迫率军由陆路经华容(今湖北监利西北)向江陵撤退,一路上人马自相践踏,及至江陵,伤亡已超过总兵力的大半。曹操令曹仁、徐晃守江陵,乐进守襄阳,自率残部北返樵郡(今安徽毫县)。周瑜、程普追击曹军,与守江陵的曹仁军隔江对峙,久不能下。周瑜派甘宁率兵数百攻取了江陵上游的彝陵(今湖北宜昌),曹仁以为甘宁兵少,便分兵到彝陵围攻甘宁;周瑜率主力应援,大败曹军。彝陵解围后,周瑜又回师与曹仁相拒于江陵。

    建安十四年(209年)十二月,曹军在江陵屡战不利,损失甚大,且孤立突出,便自动撤走。周瑜占领江陵后,孙权即以周瑜为南郡太守,镇守江陵;以程普为江夏太守,镇守沙羡(今湖北武昌西南),东吴全部控制了长江中下游。与此同时,刘备也乘机攻取了武陵(郡治在今湖南常德)、长沙、零陵、桂阳(郡治在今湖南郴县)四郡。

    曹操乘在北方战胜的余威,先夺取了荆州,并收编荆州降军,兵力数量上较之孙、刘处于很大优势,战略形势也较为有利。但由于内部还不巩固,经济力量不足,主观上骄傲轻敌;在策略运用上,过低估计了孙、刘的力量,既打刘备,又打孙权,促成了孙、刘的联合,增加了敌对力量。在战略部署上,将几十万大军顺长江一路进军,舍长就短,不能发挥北方步骑兵的作用。又错误地用铁环将战船连结起来,限制了自己的机动,给了对方以诈降火攻的可乘之隙。

    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取得了地主价级的支持,其政权较为稳定;刘备在荆州收揽人心,网罗人材,整编军队,也得到了当地一些地主阶级的支持。双方联合起来,就在客观上具备了可以取胜的一定的物质条件,所以能够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其取胜的原因,还在于主观指导的正确。如:采取了联合抗曹的方针。当时的形势是两弱一强,孙、刘如不联合抗曹,就势必遭到各个击破。诸葛亮和周瑜、鲁肃等人,不为曹军声势所吓倒,能从分析敌人的弱点之中,找出可以战胜敌人的有利条件和根据。孙权在主战、主降的争议中,能拒绝妥协投降派的意见,采纳主战派的建议。这些对取得战争胜利都起了重要作用。在作战指导上善于"以长击短"、"出其不意"。孙、刘联军的总兵力虽远不如曹操多,但他们拥有善于在长江作战的水军;利用长江天险,发挥所长以对付远来疲惫、不善水战的曹军,这就具备了战胜敌人的条件。周瑜等又善于利用曹军战船连结的弱点,出其不意地发动火攻;并能乘敌军的混乱,及时地投入主力给以致命的打击。因而,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字体:  】           2010-04-20 11:03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