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料
图1
   
唐朝平定安史叛乱之战(公元755--公元763年)  唐朝中央与地方割据势力之间的一场尖锐复杂的斗争。这场战争,时间长达8年之久,中经洛阳之战、常山之战、太原之战、睢阳之战、河阳之战等重大战役,结果是唐王朝平定了叛乱,维护了中央集权,有利于社会的安定和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

    唐朝中期以后,府兵制度破坏,募兵制逐渐产生,驻守边防城镇的节度使大量招募军队,在其防区内逐渐取得了政权、财权和兵权,势力日渐壮大。这时,朝廷的权力被藩镇割据势力所分割,节度使不服从朝廷调遣,联合起来反对中央,甚至向皇帝兴师问罪,形成了与中央分庭抗礼的割据势力。相比之下,京师禁卫军的力量寡弱,不足以控制外地节镇之兵,形成了外重内轻的局面。公元742年(天宝元年),唐全国有55万军队,其中49万驻守边境,归各地节度使掌握。河北边防重镇平卢(今河北卢龙县)、范阳(今北京市)节度使更是兵多将广,势力强大。各地节度使都以养兵起家,士卒骄横跋扈,常以废易主帅为常事。如河北幽州(今北京市)、成德(今河北定州市)、魏博(今河北大名县)三镇在位的57个节度使中,由朝廷任命的只有4人,其余53人或擅立,或为士兵拥立,其中又有22人为部下逐杀。因此,在藩镇统治地区连年征战,攘夺不休,这种局面使藩镇节度使争夺最高统治权力的野心不断膨胀,终于酿成了安史之乱。

    公元755年(天宝十四年)冬,安禄山以讨伐权相杨国忠为名,在范阳起兵反唐。安禄山率叛军由范阳南下,一路攻陷藁城、陈留(河南开封市)、荥阳,直逼洛阳。唐朝命荣王李婉为元帅,右金吾大将军高仙芝为副元帅,抗御、讨伐叛军。叛军田承嗣、安守忠进攻洛阳,守将封常清军被叛军骑兵冲杀,大败溃逃,叛军攻占洛阳,封常清逃走。叛军乘胜前进,追击唐军高仙芝部,唐军大乱,人马践踏,死者不可胜数。后唐军退守潼关,才阻住叛兵西进。在河北,平原(今山东德州市)太守颜真卿、常山(今河北正定县)太守颜杲卿兄弟,相约阻击叛军。史思明率兵攻打常山,颜杲卿昼夜拒战,终因粮尽无援,常山失守,颜杲卿及一家30余口被害。常山之战虽然失败,但却牵制了叛军攻打潼关的兵力,减少了关中的压力。公元756年初,安禄山在洛阳称大燕皇帝,准备西进,夺取长安(今陕西西安市)。唐玄宗任命河西陇右节度使哥舒翰为兵马副元帅,扼守潼关。哥舒翰采用以逸待劳战术阻击叛军,等待决战时机成熟。但玄宗屡次催促他出战,哥舒翰不得已出关与叛军决战,结果唐军大败,哥舒翰力战被俘,投降了安禄山。潼关既破,长安已无险可守,玄宗仓皇逃往四川。安禄山兵进长安,纵兵劫掠,搜捕百官、宫女、宦官押赴洛阳。

    叛军在攻占长安后,玄宗之子李亨先逃到灵武,即位称帝,是为肃宗。受命于危难之秋的李亨,在灵武整军经武,准备收复两京,中兴唐朝。唐将郭子仪率兵5万赴灵武、李光粥率部赴太原抗敌,肃宗政权始能立足。然而,李亨却任用了志大才疏的房绾谋划军国大事,并命他率兵收复两京。房绾于是分兵3路,向长安进发。他迂腐地效用古代车战之法,用2000辆牛车,两翼由步兵和骑兵掩护,与叛军安守忠在咸阳附近作战,敌军乘风纵火,拉车的老牛吓得四处乱窜,唐军死伤4万余人,部将杨希文、刘贵哲投降叛军,房绾只带数千人逃归灵武。

    在抗击安史叛军的战斗中,影响最大的是太原之战和睢阳之战。公元757年(至德二年)初,安禄山为其子安庆绪所杀。是年,史思明、蔡希德率兵10万,两路围攻太原,准备攻占太原,长驱朔方(今宁夏灵武县西南),消灭肃宗政权。唐名将李光弼率领军民于太原城外掘壕沟,在城内修堡垒,凭险固守。叛将史思明亲率其骁骑兵攻城,命令军队东城西城接应,百般设计,又造云梯、土山攻城,双方相持月余。李光弼募人挖地道通到城外,把叛军攻城的人马云梯陷入地道中,又制造大炮,毙伤叛军2万余人,史思明才率军稍向后退。李光弼派偏将诈降,亲自率军挖好地洞,严阵以待,史思明正在准备受降,突然一声天崩地裂,叛军千余人陷入地洞,顿时大乱,唐军乘势出去,杀伤1万余人。史思明留下蔡希德继续攻城,自己则逃回范阳。李光弼选派敢死队出击叛军,杀敌7万余人,蔡希德率残兵败逃,唐军取得了太原保卫战的胜利。与此同时,安庆绪命尹子奇率兵13万攻打睢阳(今河南商丘市南),唐守将许远向守卫雍丘(今河南杞县)、宁陵的张巡求援,张巡自宁陵率兵进人睢阳城,与许远共同坚守。二人齐心协力,张巡指挥战斗,许远调集军粮,修造战具。当时,睢阳唐军只有6000余人,但却士气百倍,昼夜苦战,有时一天作战20次,杀敌2万余人,叛将尹子奇被迫率军回撤。三四月间,尹子奇再度围攻睢阳。张巡杀牛饷军,士卒感奋,全部出战。叛军见唐军人少,麻痹轻敌,张巡率军直冲敌阵,杀叛将30余人,土兵3000人,追杀数十里,大获全胜。此后,双方相待于睢阳,张巡命令士兵夜间在城上列队击鼓,作出要出战的架势,弄得叛军一夜不敢休息,唐军则在白天息鼓休整。如此数日,尹子奇不复防备,张巡率领勇将南霁云、雷万春10余将突袭敌营,直冲到尹子奇大帐,杀敌将50余人,叛兵5000人,南霁云一箭射中尹子奇左眼,险些把他活捉,尹子奇狼狈地率军撤围。七月,尹子奇第三次围攻睢阳,唐军因伤亡无法补充,又无援兵,城中粮食也已用完,张巡只好固守拒敌。叛军用云梯、木驴、土囊攻城,张巡随机应变,千方百计破敌,迫使尹子奇做长期围困的计划。由于数月苦战,唐军只剩600人,孤立无援。张巡命南霁云赴临淮(今安徽泗县东南)向贺兰进明求援,但贺兰进明忌妒张巡成功,拒不发兵。叛兵见援兵不到,城中鼠雀都被网罗以尽,攻城更急,唐军将士力竭不能出战,城遂失陷,张巡、南霁云、雷万春等36将被害,许远被押赴洛阳。

    太原和睢阳保卫战,牵制了叛军大量兵力,对扭转战局起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唐将郭子仪率兵攻取凤翔,平定河东,肃宗由灵武进至风翔,会集陇右、安西和西域之兵,又借回纥兵,收复两京。公元757年(至德二年)秋,唐军进攻长安,李嗣业率前军,郭子仪率中军,王思礼率后军,与叛军李归仁交战。唐军初战不利,为叛军所败。李嗣业袒胸持刀,身先士卒,唐军手执长刀,排阵推进,所向披靡。唐将王难得被敌箭射中,肉皮下翻遮住了眼,他连箭带肉拔去,血流满面,战斗不止。叛军伏兵又被仆固怀恩和回纥兵击败,土气沮丧。叛军大败,被斩首6万,践踏而死者不计其数,唐军乘胜收复长安。广平王李极与回纥叶护、唐将郭子仪等率军兵进洛阳,安庆绪杀所俘唐将哥舒翰、许远等后,逃回河北,唐军收复洛阳。

    公元759年(乾元二年),史思明杀安庆绪,自称大圣燕王,史思明由范阳率河北诸郡南下攻汴州(今河南开封市),唐将许叔冀出降。史思明进攻郑州。唐将李光粥在河阳(今河南孟县)拒战。史思明攻打河阳,命勇将刘龙仙出战,唐将白素德追杀龙仙,叛军惊恐。李光弼又命唐军烧毁叛军布署在黄河中的船只,造浮桥炮击叛军,叛将高庭晖、李日越、董秦都投降唐军。史思明亲自率兵攻河阳,叛将周挚攻北城。唐将李抱玉、荔非元礼、仆固怀恩等奋击破敌,杀死千余人,俘虏500人,周挚遁逃。李光粥把俘虏晓示南城史思明,史思明见大势已去而退走。公元760年(上元二年)3月,史朝义杀史思明,自立为帝。史朝义率兵攻宋州(今河南商丘市),为唐将田神功所败。公元762年(宝应元年),唐代宗即位,命雍王李适为天下兵马元帅,仆固怀恩为副元帅,协同李光粥讨伐史朝义。唐军在洛阳北郊大败叛军,杀获甚众,史朝义败归河北,唐将仆固场又在贝州(今河北清河县)取胜。公元763年(宝应二年),史朝义败走范阳,穷困自杀,延续8年的安史之乱被平定。

    安史之乱是唐末社会矛盾的产物。由于唐朝社会长期承平,不识战斗,所以叛兵很快攻占了洛阳和长安。然而叛军每破一城,都大肆劫掠妇女、财货,男子壮者荷担,老弱则被杀死,渐失民心。安禄山攻陷长安后,日夜纵酒为乐,没有进兵四川,使玄宗在蜀,太子李亨在灵武立足,得以组织力量反击。唐将颜杲卿、张巡、郭子仪、李光弼等力阻叛军,不但消灭了敌军大量有生力量,而且稳住了战局,为唐军战略反攻准备了条件。颜杲卿、张巡抗击叛军的事迹,惊天地泣鬼神,为人们千古传颂。

 

【字体:  】           2010-04-20 11:03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