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料
图1
   
明与后金萨尔浒之战(公元1619年) 明朝与后金政权为争夺辽东所进行的一场关键性战役。在这场战役中,后金军在作战指挥上运用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方针,5天之内连破3路明军,歼灭明军约5万人,缴获军用物资,成为战争史上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一个出色的战例。

    后金,是居住在我国长白山一带女真族建州部在明王朝时建立的政权。北宋末期,女真族完颜等部建立金朝,从东北进入黄河流域,另一些部落仍留居东北。明朝初年,这些留居东北的部落分为海西、建州、东海3大部。公元1583-1588年(明神宗万历十一年至十六年),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姓爱新觉罗)统一建州各部,又合并了海西与东海诸部,控制了东临大海(今日本海)、西界明朝辽东部司辖区、南到鸭绿江、北至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的广大地区,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各部过程中,确立了兼有军事、行政、生产三方面职能的八旗军制。八旗士兵出则为兵,入则为民。开始时只分黄、白、红、蓝四色旗帜。公元1614年(万历四十二年),又增编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共为八旗。女真人分编在八旗中,每旗可出兵7500人,共有兵力6万余人,主要是骑兵,此外,还修筑了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等城堡,补充马匹和战具,屯田积粮,积极备战。公元1616年(万历四十四年),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年号天命,称金国汗,以赫图阿拉为都城。

    明朝统一全国后,在东北设官置治,建卫设防。明朝对女真各部的统治,一面以羁糜政策笼络其首领,封官晋爵赏赐财物;一面分化女真各部,使其互相对立,以便分而治之。后来由于对女真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不断加剧,引起了女真人民的强烈不满和反抗。努尔哈赤建立后金政权后,便利用这种不满情绪,积极向明辽东都司进行袭扰。在明与后金对抗中,居于开原附近的女真族叶赫部,为避免被努尔哈赤合并,依附明朝,反对后金。鸭绿江以东的朝鲜李氏王朝,也倾向于明。蒙古察哈尔部,住在归化城(今内蒙古呼和浩特)与承德之间,与金对立,但同明的关系也好坏无常。住在大兴安岭南部的蒙古科尔沁部与住在凌河北的蒙古喀尔喀部,倾向并依附后金,常与后金配合,袭扰辽东。在这种形势下,明虽可以利用叶赫部屏蔽辽东,利用朝鲜李氏王朝牵制后金,但叶赫部人少力弱,朝鲜李氐王朝也因遭到日本的侵略和后金的袭扰无力助明。因此,明与后金在争夺辽东的斗争中,一开始就处于不利境地。

    明朝晚期,专心于镇压关内人民起义,无力顾及辽东防务,驻守辽东的明军,训练荒废,装备陈旧,缺粮缺饷,虚额10余万,实有兵不过数万。加上长期处于和平环境,守备又极分散,军队战斗力差。公元1618年(万历四十六年)正月,努尔哈赤趁明朝内争激烈、防务松弛的时机,决意对明用兵。2月,召集诸臣讨论用兵方略,决定先打辽东明军,后并叶赫部,最后夺取辽东。3月间,加紧秣马厉兵,扩充军队,修治装具,派遣间谍,收买明将,刺探明军虚实,在经过认真准备和精心筹划之后,努尔哈赤在4月13日誓师反明,率步骑2万发起进攻。次日,兵分两路,左四旗兵取东州堡(今辽宁抚顺县东大东州)、马根单堡;自率右四旗兵及八旗精锐内兵(护军)向抚顺所(今辽宁抚顺城)进发。15日清晨进围抚顺城,明军守将李永芳不战而降。明军在抚顺周围的堡寨均被后金军占领。4月21日从广宁(今辽宁北镇)出发的明总兵张承荫部1万援军赶至,双方展开激战,张承荫战死,明军死伤甚众。4月26日,后金军撤回都城。5月,后金军再次越过边墙,攻克明大小堡寨11个。7月,后金军进围清河堡(今辽宁本溪市东北),经力战后攻陷清河堡。至此,抚顺城以东诸堡,大都为后金军所攻占。后金军袭占抚顺、清河后,本打算进攻沈阳、辽阳,但因力量不足,翼侧受到叶赫部的威胁,同时探知明王朝已决定增援辽东,便于9月主动撤退。经过一段休整,努尔哈赤又于公元1619年初,亲率大军进攻叶赫部,给予其重大打击和破坏,基本稳定了翼侧,然后倾其全力对付明朝。万历后期,明朝统治者只顾抽调重兵镇压人民起义,对辽东防务置之不顾。及至抚顺等地接连失陷,明神宗感到事态严重,派杨镐为辽东经略,主持辽东防务,决定出兵辽东,大举进攻后金。但由于缺兵缺饷,不能立即行动,遂加派饷银200万两,并从川、甘、浙、闽等省抽调兵力,增援辽东,又通过朝鲜、叶赫出兵策应。经过半年多的准备,援军虽大部到达沈阳地区,但粮饷未备,士卒逃亡,将帅互相掣肘。明神宗唯恐师老财匮,不顾这些情况,一再催促杨镐发起进攻。公元1619年(万历四十七年)2月,明朝抵达辽东的援军8.8万余人,加上叶赫兵一部、朝鲜军队1.3万余人,共约11万,号称47万。杨镐的作战方针是:以赫图阿拉为目标,分进合击,4路会攻,一举围歼后金军。具体部署是:总兵马林率1.5万人,出开原,经三岔儿堡(在今辽宁铁岭东南),入浑河上游地区,从北面进攻;总兵杜松率兵约3万人担任主攻,由沈阳出抚顺关入苏子河谷,由西面进攻;总兵李如柏率兵2.5万人,由西南面进攻;总兵刘廷率兵1万余人,会合朝鲜军共2万余人,经宽甸沿董家江(今吉林浑江)北上,由南面进攻。另外,总兵官秉忠率兵一部驻辽阳为机动部队,总兵李光荣率兵一部驻广宁,保障后方交通。杨镐坐镇沈阳指挥。原拟2月21日出边进击,但因天降大雪,改为25日。同时,限令明军4路兵马于3月2日会攻赫图阿拉。但4路明军出动之前,作战企图即为后金侦知,努尔哈赤因此得以从容应付。

    努尔哈赤在攻破抚顺、清河之后,鉴于同明军交战路途遥远,需要在与明辽东都司交界处设一前进基地,以备牧马歇兵,于是在吉林崖(今辽宁抚顺市东)筑城屯兵,加强防御设施,派兵守卫,以扼明军西来之路。此时,当努尔哈赤探知明军行动后,认为明军南北二路道路险阻,路途遥远,不能即至,宜先败其中路之兵。于是决定采取"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集中兵力、逐路击破的作战方针,将10万兵力集结于都城附近,准备迎战,2月29日,后金军发现刘军先头部队自宽甸北上,西路杜松军已出抚顺关东进,但进展过速,孤立突出时,决定以原在赫图阿拉南驻防的500兵马迟滞刘廷,乘其他几路明军进展迟缓之机,集中八旗兵力,迎击杜松军。3月1日,杜松军突出冒进,已进至萨尔浒(今辽宁抚顺东大伙房水库附近)分兵为二,以主力驻萨尔浒附近,自率万人进攻吉林崖。

    努尔哈赤看到杜松军孤军深入,兵力分散,一面派兵增援吉林崖,一面亲率六旗兵4.5万人进攻萨尔浒的杜松军。次日,两军交战,将过中午,天色阴晦,咫尺难辨,杜松军点燃火炬照明以便进行炮击,后金军利用杜松军点燃的火炬,由暗击明,集矢而射,杀伤甚众。此进,努尔哈赤乘着大雾,越过堑壕,拔掉栅寨,攻占杜军营垒,杜军主力被击溃,伤亡甚众。后金驻吉林崖的守军在援军的配合下,也打败了进攻之敌,杜松阵亡。明西路军全军覆没。

    明军主力被歼后,南北两路明军形孤势单,处境不利。是夜,马林军进至尚间崖(在萨尔浒东北),得知杜松军战败,不敢前进,将军队分驻三处就地防御。马林为保存实力,环营挖掘三层堑壕,将火器部队列于壕外,骑兵继后。又命部将潘宗颜、龚念遂各率万人,分屯大营数里之外,以成犄角之势,并环列战车以阻挡敌骑兵驰突。努尔哈赤在歼灭杜松军后,即将八旗主力转锋北上,迎击马林军。3月3日,后金军一部骑兵横冲龚念车营阵,接着以步兵正面冲击,攻破明军车阵,击败龚军。后金主力进攻尚间崖后,马林率军迎战。后金以骑兵一部迂回到马林军阵后,两面夹攻,大败马林军,夺占尚间崖。接着率兵击破潘宗颜部,北路明军大部被歼。刘廷所率的南路军因山路崎岖,行动困难,未能按期进至赫图阿拉。因不知西路、北路已经失败,仍按原定计划向北开进。努尔哈赤击败马林军后,立即移兵南下,迎击刘军。为全歼刘军,努尔哈赤采取诱其速进,设伏聚歼的打法,事先以主力在阿布达里岗(赫图阿拉南)布置埋伏,另以少数士兵冒充明军,穿着明军衣甲,打着明军旗号,持着杜松令箭,诈称社松军已迫近赫图阿拉,要刘廷速进。刘廷信以为真,立即下令轻装急进。三月五日,刘廷先头部队进至阿布达里岗时,遭到伏击,兵败身死。努尔哈赤乘胜击败其后续部队。

    杨镐坐镇沈阳,掌握着一支机动兵力,对三路明军未作任何策应。及至杜松、马林两军战败后,才慌忙调李如柏军回师。李如柏军行动迟缓,仅至虎拦岗(在清河堡东)。当接到撤退命令时被后金哨探发现,后金哨探在山上鸣螺发出冲击信号,大声呼噪。李如柏军以为是后金主力发起进攻,惊恐溃逃,自相践踏,死伤1000余人。

    萨尔浒之战,历时5天,以明军的失败、后金军的胜利而告结束。在作战指挥上,努尔哈赤运用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方针是十分成功的。首先,及时探明敌情,适时判明对方进攻的主次方向,正确决定首先反击对其威胁最大而又孤立突出的杜松军,形成对明军各路的中间突破。其次,善于集中使用兵力,八旗主力始终集中使用于一个方向上,从而在总兵力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能使每战形成局部优势,保证战斗的胜利。第三,能发挥其骑兵快速机动的特长,及时迅速转移兵力,既弥补了兵力不足,又使明军猝不及防。另外,努尔哈赤善于用间行诈,也是取胜的重要原因。

    后金努尔哈赤在萨尔浒之战中所表现的军事才能和作战思想,对于我们加强军队建设和国防建设都是有借鉴价值的。

 

【字体:  】           2010-04-20 11:03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