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料
图1
   
清朝平定"三藩"叛乱之战(公元1673--1681年)  康熙时期为消除南方"三藩"割据势力、实现和巩固国家统一的一场正义、进步的战争。

    所谓"三藩",是指当时镇守云南的平西王吴三桂,镇守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耿仲明之孙),镇守广东的平南王尚可喜之子尚之信。他们本为明朝的辽东边将,后来或降清,或开关迎接清军进入山海关,或为清廷南征北战,镇压人民和抗清势力的反抗。应该说,他们对清朝的建立、巩固和发展都立有战功。清朝在北京建立中央政权后,他们以功被封为王,享受高官厚禄,作为清朝控制南方边远地区的藩篱。于是,他们就利用这一机会,保存并扩大自己的实力。他们拥兵自重,割据一方,恣意妄为,对下鱼肉百姓,对上与中央政府分庭抗礼。

    吴三桂割据于云南,大肆圈占民田,把耕种这些土地的各族农民变为自己的佃户,恢复了明末的各种繁重赋役,强迫农民纳租纳税。还抢掠人口,"勒平民为余丁,不从者指为'逃人'"。广征关市,榷税盐井、金矿、铜山之利,还发放高利贷,广敛钱财。其部属更是无恶不作,杀人夺货,无所畏忌。尚之信在广东,是一个酗酒杀人的恶魔,以杀人为乐。他令其部属私充盐商,恣意盘剥。耿精忠在福建也是横征盐课,勒索银米。他们还夺人田庐,掠人子女,莫人敢何,十分猖狂。吴三挂在云贵,掌管一切文武官员兵民事务,总督巡抚均"听王节制"。他专横跋扈,"用人,吏部不得掣肘;用财,户部不得稽迟"。为了达到世守云南、割据一方的目的,他公然将清廷命官"指为外人"。大量招揽宾客及有才望者,蓄为私人,遍置于水陆要冲,严密控制。甚至还向全国选派官吏,称为"西选",一时出现了"西选之官几满天下"的情况。吴三桂除同另外两藩互通声息外,又"岁遣人至藏熬茶",通使达赖喇嘛,"奏互市茶马于北胜州(今云南永胜)",力争西藏上层分子的支持。耿、尚二人也是尾大不掉,不把皇帝放在眼里。"三藩"各拥有雄厚兵力。吴三桂有旗兵53佐领,绿旗兵10营,耿、尚各有兵马15佐领和六七千绿营兵,总共10余万人。他们的巨额的军费开支,全由国库支付,造成当时天下财赋半耗于"三藩"的不正常局面,使清政府的财政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随着"三藩"割据势力的膨胀,严重威胁清朝政府的国家统一,双方的矛盾日益尖锐起来。康熙初年,清中央政府逐渐对"三藩"采取了限制的政策,着重限制"三藩"中实力最强大的吴三桂,如命令他缴还大将军印,同意他辞去云贵总督,罢其除吏之权等。这些措施除加深了双方矛盾外,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玄烨亲政之后,以"三藩"及河务、漕运为大事,对飞扬跋扈的"三藩"割据势力,夙夜忧心。康熙帝在除掉鳌拜后,决计清除"三藩"。公元1673年(康熙十二年)3月,尚可喜请求告老归辽东,以其子尚子信承袭爵位,继续坐镇广东。玄烨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同意他告老,但不允许其子袭爵,命令其尽撤藩兵回籍。这道命令触动了吴、耿二藩,他们也不得不请求撤藩,一方面试探清廷的态度,一方面积极准备叛乱。当时,朝廷大臣意见不一,大多数认为一撤藩,势必引起反抗。只有户部尚书米思翰、兵部尚书明珠、刑部尚书莫洛等少数人主张撤藩。康熙帝玄烨认为,藩镇久握重兵,势成尾大,现在撤也反,不撤也反,不如先发制之。于是将计就计,同意吴三桂和耿精忠所请,毅然下令撤藩。朝廷的撤藩令一下,吴三桂即于是年11月间在云南发动叛乱,并发出檄文指斥清廷"窃我朝神器,窃我中国冠裳",声称要"共举大明之文物,悉还华夏之乾坤"。蓄发易衣冠,旗帜皆白色,自称"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打起"复明"的旗号,以欺骗人民。叛军很快攻进湖南,广西将军孙延龄、提督王雄等也据广西叛,四川巡抚罗森、提督郑蛟麟等据四川叛。公元1674年(康熙十三年)3月,耿精忠据福建叛。不到半年,清廷的滇、黔、湘、川、桂、闽六省全部失掉。1676年(康熙十五年)2月,尚之信据广东叛。接着,战乱扩大到赣、陕、甘等省。

    吴三桂等人的反叛消息传到北京,举朝震动。大学土索额图提出,取消撤藩令,杀掉主张撤藩者的头。达赖喇嘛也暗助吴三桂,提出"裂土罢兵"。康熙力排众议,对其他叛乱分子采取招抚拉笼的手法,暂时停撤耿、尚二藩,集中主要力量打击元凶吴三桂。下令剥夺吴三桂的王爵,杀其子吴应熊于北京。军事上迅速制定出一套作战计划,下令讨伐。急命顺承郡王勒尔锦为宁南靖寇大将军,统率八旗劲旅前往荆州,与吴军隔江对峙,又命西安将军瓦尔喀率骑兵赴蜀,大学土莫洛经略陕西。命康王杰书等率师讨伐耿精忠。又命副都统马哈达领兵驻兖州、扩尔坤领兵驻太原,以备调遣。

    战争开始后,清朝方面暴露了严重弱点。首先是调兵遣将,着着落后;其次是八旗兵斗志不强。湖南守将慑于吴军的来势凶猛,丢掉了许多城池。派到武昌、荆州的八旗兵不敢渡江前进。与之相反,叛军方面却屡屡得手。吴三桂多年来养精蓄锐,兵强马壮,先声夺人。但叛军内部也有致命的不可克服的矛盾。首先,人民群众渴望统一,与人民为敌的吴三桂显然得不到更多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援;其次,叛军内部无法形成整体,不相统属,心志不齐,难以持久。康熙帝玄烨依据时局,运筹帷幄,以湖南为主战场,坚决打击湖南的叛军,辅以陕、甘、川线和江西、浙东东线,三个战场相互配合,把叛军分割开来。江西地位重要,水陆皆与闽楚接壤,决计固守。当耿精忠叛乱时,清军就有效地切断了耿、吴叛军的会合。对西北则采取稳定策略。陕西提督王辅臣,态度暖昧,叛而附,附而又叛,甚至杀害了陕西经略莫洛,康熙以极大的耐心争取他,表示"往事一概不究",极力安抚,终于在公元1776年(康熙十五年)把王辅臣争取过来,保住了陕西,使吴三桂打通西北的阴谋未能得逞,清军得以腾出兵力增援南方。又利用耿精忠同郑经的矛盾,多方招抚耿精忠。不久耿归附清廷,清收复福建。尚之信也于1777年(康熙十六年)5月降服,稳住了广东。由于康熙处置得当,吴三桂失去了外援,军事上完全陷于孤立。这样,从1776年(康熙十五年)起,战争的优势就逐渐地转到了清军方面。

    为了平息"三藩"的叛乱,清朝在把陕西、福建、广东的局势稳住后,便命令诸将重点进攻湖南。清军从荆州江北和江西两方面展开进攻,尤其是从江西方面迂回间道破袁州,又自醴陵攻萍乡,乘胜直指长沙,震动了湖南。吴三桂急忙率领松滋等和长江湖口前线驻军回援长沙,全力拒守。此时,康熙乘吴军全力固守长沙而湖口各路守备空虚之机,命清军自荆州渡江进攻,吴军溃败。到了公元1778年(康熙十七年),形势对叛军更加不利。势穷力竭的吴三桂为鼓舞士气,于是年3月在衡州称帝,国号"大周",改元昭武,改衡州为定天府。但是,这一招并未起什么作用,他坐困衡州,一筹莫展,8月就病死了。吴三桂死后,其部将迎其孙吴世璠即帝位,改元洪化,退居贵阳。

    公元1679年(康熙十八年),清军乘势对吴部发动攻击,平岳州、常德、长沙、衡州等地后,恢复了湖南全省,同时收复广西。1680年(康熙十九年),清军克汉中,定成都,取重庆,收复四川。同时,康熙处分了奉命攻打重庆而中道退返荆州的宁南靖寇大将军勒尔锦,命令彰泰为定远平寇大将军接替他指挥,率师由湖南进攻云贵。1681年(康熙二十年)正月,清军收复贵州,彰泰开始进入云南。2月,赖塔率师由广西抵云南。9月,清将赵良栋率师由四川至云南,与另两路先期抵达的军队会合,加紧围攻昆明。此时,被清军俘获后发给银粮返还原籍的苗族兵将,纷纷帮助清军。10月,昆明城中粮尽援绝,南门守将开门迎降,吴世璠服毒自杀,云贵悉平。平定"三藩"叛乱战争至此宣告结束。

    清政府的这场平叛战争的胜利,清除了地方割据势力,避免了一次国家大分裂,有利于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巩固和发展。同时,中央集权制也得到加强,提高了抗御外敌的能力。这次平叛战争的胜利,意味着受"三藩"割据之害的人民得到了解放,给这些地区的社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提供了必要的条件,从而有利于边防的巩固,有利于边疆和内地经济、文化的交流。

 

【字体:  】           2010-04-20 11:03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