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料
图1
   
清平定准噶尔叛乱之战(公元1673--公元1757年)  一场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的正义战争。这次战争,迭经三朝,历时70余年,最终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明末清初,我国北方的蒙古族分为三大部:在今内蒙古地区为漠南蒙古,在原外蒙古一带的是漠北喀尔喀蒙古,游牧于天山以北一带的是漠西厄鲁特蒙古。厄鲁特又称卫拉特,分为4部,即:和硕特(游牧于今新疆乌鲁木齐地区)、准噶尔(游牧于今伊犁河流域)、土尔扈特(游牧于今新疆塔城地区)、杜尔伯特(游牧于今额尔齐斯河流域)。4部中,准噶尔部势利最强,先后兼并了土尔扈特部及和硕特部的牧场,迫使土尔扈特人转牧于额济勒河(今伏尔加河)流域,和硕特人迁居青海。到噶尔丹执政时,又吞并了新疆境内的杜尔伯特和原隶属于土尔扈特的辉特部后,进占青海的和硕特部,又攻占了南疆维吾尔族聚居的诸城。随着准噶尔势力范围的不断扩大,噶尔丹分裂割据的野心愈益膨胀。此时,正是沙皇俄国疯狂向外扩张的时期,为达到侵略中国西北边疆的罪恶目的,对噶尔丹进行拉拢利诱。公元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底,沙俄参加中俄边界谈判的全权代表戈洛文,在伊尔库茨克专门接见了噶尔丹的代表,阴谋策动噶尔丹叛乱,支持他进攻喀尔喀蒙古。在沙皇俄国的唆使下,噶尔丹终于率兵进攻喀尔喀蒙古,发动了一场旨在分裂祖国的叛乱。

    噶尔丹于公元1688年(康熙二十七年),亲率骑兵3万自伊犁东进,越过杭爱山,进攻喀尔喀,占领整个喀尔喀地区。喀尔喀3部首领仓皇率众数十万分路东奔,逃往漠南乌珠穆沁(今内蒙古乌珠穆沁旗)一带,向清廷告急,请求保护。康熙帝一面把他们安置在科尔沁(今内蒙古科尔沁旗)放牧,一面责令噶尔丹罢兵西归。但噶尔丹气焰嚣张,置之不理,反而率兵乘势南下,深人到乌珠穆沁境内。对于噶尔丹的猖狂南犯,康熙帝一面下令就地征集兵马,严行防堵,一面调兵遣将,准备北上迎击。公元1690年(康熙二十九年)6月,康熙帝决定亲征,其部署是分兵两路出击:左路军出古北口(今河北滦平南),右路军出喜峰口(今河北宽城西南),从左右两翼迂回北进,消灭噶尔丹军于乌珠穆沁地区。康熙亲临博洛和屯(今内蒙古正蓝旗南)指挥。同时令盛京将军(治所在今辽宁沈阳)、吉林将军(治所在今吉林市)各率所部兵力,西出西辽河、洮水河,与科尔沁蒙古兵会合,协同清军主力作战。右路军北进至乌珠穆沁境即遇噶尔丹军,交战不利南退。噶尔丹乘势长驱南进,渡过沙拉木伦河,进抵乌兰布通。清左路军也进至乌兰布通南,康熙帝急令右路军停止南撤,与左路军会合,合击噶尔丹于乌兰布通,并派兵一部进驻归化城(今内蒙古呼和浩特),伺机侧击噶尔丹归路。

    乌兰布通位于克什克腾旗(今内蒙古翁牛特旗西南)之西。乌兰布通北面靠山,南有高凉河(沙拉木伦河上游的支流),地势相当险要。噶尔丹在此背山面水布阵,将万余骆驼缚蹄卧地,背负木箱,蒙以湿毡,摆成一条如同城栅的防线,谓之"驼城",令士兵于驼城之内,依托箱垛放枪射箭。清军以火器部队在前,步骑兵在后,隔河布阵。公元1690年(康熙二十九年)秋的一天中午,交战开始。清军首先集中火铳火炮,猛烈轰击驼阵,自午后至日落,将驼阵轰断为二,然后挥军渡河进攻,以步兵从正面发起冲击,又以骑兵从左翼迂回侧击,噶尔丹大败,仓皇率余部撤往山上。次日,遣使向清军乞和,乘机率残部夜渡沙拉木伦河,狼狈逃窜,逃回科布多(今蒙古吉尔噶朗图)时只剩下数千人。

    噶尔丹兵败乌兰布通后,分裂叛乱之心未死,他以科布多为基地,招集散亡人员,重整旗鼓,企图东山再起。为防御噶尔丹再次进攻,康熙帝采取了以下措施:调整部署,加强边境守备;巡视漠北诸部,稳定喀尔喀蒙古上层,将逃居漠南的喀尔喀蒙古分为左中右3路,编为37旗;设立驿站和火器营,沟通内地与漠北地区的联络,专门训练使用火铳火炮。公元1694年(康熙三十三年),清廷诏噶尔丹前来会盟,噶尔丹抗命不至,反而遣兵侵入喀尔喀,康熙帝遂决定诱其南下一战歼之。为使此次作战顺利进行,清军在战前做了充分准备:调集兵马,征调大批熟悉情况的蒙古人为向导,随军携带5个月口粮,按每名士兵配备1名民夫4匹马的标准,组成庞大的运输队,备有运粮大车6000辆,随军运送粮食、器材;筹备大量防寒防雨器具,准备大批木材、树枝,以备在越过沙漠和沼泽地时铺路。公元 1695年(康熙三十四年)9月,噶尔丹果然率3万骑兵自科布多东进,沿克鲁伦河东下,扬言借得俄罗斯鸟枪兵6万,将大举内犯。

    在此形势下,康熙决定再次亲征,遂于公元1696年(康熙三十五年)2月,调集9万军队,分东、中、西3路进击:东路9000余人,由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率领越兴安岭西进,出克鲁伦河实行牵制性侧击;西路4.6万人,由抚远大将军费扬古为主将,分别出归化、宁夏(今宁夏银川),越过沙漠,会师于翁金河(今蒙古德勒格尔盖西)后北上,切断噶尔丹军西逃科布多之路;康熙帝自率中路3.4人出独石口(今河北沽源南)北上,直指克鲁伦河上游,与其他两路约期夹攻,企图歼灭噶尔丹军于克鲁伦河一带。是年3月,康熙帝率中路军出塞。5月初,清军经科图(今内蒙古苏尼特左旗北)继续渡漠北进,逐渐逼近了噶尔丹叛军。噶尔丹发现康熙帝亲率精锐前来,又闻清西路军已过土刺河,有遭夹击的危险,便连夜率部西逃。5月13日,清西路军进抵土刺河上游的昭莫多(今蒙古乌兰巴托东南),距噶尔丹军15公里扎营。昭莫多,蒙语为大森林,位于肯特山之南,土刺河之北,汗山之东。费扬古鉴于清军长途跋涉,饥疲不堪,决定采取以逸待劳、设伏截击的方针,以一部依山列阵于东,一部沿土刺河布防于西,将骑兵主力隐蔽于树林之中;振武将军孙思克率步兵居中,扼守山顶。战斗开始后,清军先以400骑兵挑战,诱使噶尔丹进入伏击圈,噶尔丹果断率兵进击,企图攻占清军控制的山头。孙思克率兵据险防守,双方激战一天,不分胜负。此时费扬古指挥沿河伏骑分兵一部迁回敌阵,另一部袭击其阵后家属、辎重,据守山头的孙思克部也奋呼出击。噶尔丹军大乱,夺路北逃,清军乘夜追击15公里以外,俘歼数千人,收降3000人,击毙噶尔丹之妻阿奴。噶尔丹仅率数十骑西逃。

    在噶尔丹率军东侵喀尔喀之际,其后方基地伊犁地区被其侄策妄阿拉布坦所袭占。加之连年战争,噶尔丹"精锐丧亡,牲畜皆尽",噶尔丹兵败穷蹙,无所归处,所率残部不过千人,且羸弱不堪,内部异常混乱。1697年(康熙三十六年)2月,康熙帝鉴于噶尔丹拒不投降,再次下诏亲征。噶尔丹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服毒自杀而死。至此,康熙时期平定噶尔丹叛乱之战始告结束,喀尔喀地区重新统一于清朝。

    噶尔丹死后,策妄阿拉布坦便成为准噶尔部的统治者。随着他的统治地位的巩固和地盘的不断扩大,又滋长了分裂割据的野心,沙皇俄国也积极支持其叛乱。策妄阿拉布坦在沙俄支持下,不断袭击清军据守的科布多、巴里坤(今新疆巴里坤)、哈密等军事重镇,并派兵侵入西藏,进行分裂叛乱活动。由于康熙帝及时派兵进藏协同藏军进行围剿,才将策妄阿拉布坦叛乱势力赶出西藏。康熙帝逝世后,雍正帝继续坚持平定准噶尔贵族割据势力的斗争。公元1727年(雍正五年)冬,策妄阿拉布坦死,其子噶尔丹策零继位后,又在沙俄的支持下,继续进行叛乱活动,从公元1728年(雍正六年)以后,清朝政府多次出兵平定噶尔丹策零叛军。1732年(雍正十年)7月,噶尔丹策零率军袭击驻扎于塔半尔河的清军。8月初,清军以精骑3万夜袭其营,准噶尔军溃逃,清军乘胜追击,将其大部歼灭于光显寺(今蒙古共和国鄂尔浑河上游),噶尔丹策零被迫投降。

    公元1745年(乾隆十年),噶尔丹策零死后,准噶尔部发生了内乱。在内乱中,达瓦齐夺得汗位。清廷于公元1755年,(乾隆二十年)2月,发兵5万直捣伊犁,向达瓦齐发起进攻。达瓦齐猝不及防,兵败被俘。不久,归降清廷的阿睦尔撒纳,因统治厄鲁特蒙古4部的野心未能得逞,聚众叛乱。1757年(乾隆二十二年)春,清廷遣军从巴里坤等地分路进击,叛军溃败,阿睦尔撒纳叛逃沙俄后病死。清军平定准噶尔贵族分裂叛乱的战争,至此取得了胜利。清军平定叛乱的战争所以延续70年之久,除了沙俄权力插手和支持叛乱者以及民族关系等原因,增加了战争的复杂性外,清军在作战指导上的一些失误也是重要原因。但是,准噶尔部贵族在沙俄支持下掀起的民族分裂叛乱战争,是违背各族人民利益的不义之战,必然遭到各族人民的强烈反对,政治上的不得人心,及其统治集团内部的争权夺利和军事上存在许多不可克服的致命弱点,决定了其失败是必不可免的。

    清军平定准噶尔贵族分裂叛乱战争的胜利,不仅维护、巩固了西北边陲,消灭了准噶尔贵族分裂势力,而且也打击了沙皇俄国侵略中国准噶尔的野心,对于以后挫败帝国主义勾结利用民族败类分裂祖国的阴谋,捍卫西北边疆的斗争,产生了良好影响。清军之所以取胜,首先,清军进行的是维护祖国统一、反对准噶尔贵族分裂叛乱的正义战争,因而得到各族人民也包括准噶尔人民的支持。其次,清廷剿抚并用的策略运用的比较成功。第三,清廷此时处于内部稳定,国力强盛,军队纪律严明,战斗力较强的时期。第四,在战争指导上,能依据客观情况,制定出切合时宜的作战方针;针对作战地区地理条件的特点,认真作好战争准备,注意发挥骑兵快速机动作战的能力和发挥火器部队的作用。

 

【字体:  】           2010-04-20 11:03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