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线轶事  作者 徐怀中

主题思想:小说通过通过对越自卫反击战中941部队女子总机班展开故事,写得既有人间味又有飞扬感,体现苍凉人生和英雄生活所构成的内在焦灼,写出了文革时期成长起来的一代军人,他们多舛的生活遭遇构成的心灵创痛和崇高坚定的爱国情感。小说成功开启了用文学反映南线战争之先河。

故事梗概:一共有六名战士,人们称为六姐妹。由于有了这六名女电话兵,有线电连显得格外有生气,无形中强化了连队的生活基调。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之后,941部队奉命参战。六名女兵剪了长发,给妈妈挂了长途告别,随部队跨过红河,来到黄连山脉。

部队开始执行任务。严莉、陶坷各负责架一条线,五分钟以内都架通了。杨艳和吴小涓两人负责架首长的一条线,却遇到了麻烦。路上卧着越军三具尸体,肚子胀得老大,周围一滩黑血。她们想找地方绕过去,但从刺藤草棵里怎么也钻不过去,只好横了心从尸体上跨过。她们接通首长电话后,听见一号在电话里对连长说:"怎么搞的,指挥所离你们没有几步路,整整二十六分钟才把线架起,要你们这些电话兵干什么吃的!"二人心里又是委屈,又是丧气。

经过行军,部队到达预定位置。总机开机不久,刚架好的线又断了。路曼、肖群秀立即出去将放在公路上的明线改为高架。有处需跨越公路。她们发现一株木棉,但两人搭起人梯仍够不着。这时,过来一个战士,让小肖骑在他脖子上,变成三节人梯。敌人发现后拼命向这里扫射。

几天以后,她们在转送处看到这位战士的遗体。抬担架的小战士说这位烈士叫刘毛妹。听到这个名字,陶坷立刻扑了上去。陶坷和刘毛妹从小住一个院,相互看着长大。两个幼年朋友十年后在新兵团意外相逢。陶坷觉得毛妹变了,平时神情冷漠,言语间带出一种半真半假的讥讽嘲弄的味道。陶坷曾劝告他:"不能因为第一次飞翔遇到了乌云风暴,从此就怀疑有蓝天彩霞。"毛妹却回答:"不必以海市蜃楼里的绿洲,覆盖地上的沙漠。"现在陶坷忍住眼泪在听小战士叙述刘毛妹牺牲的经过:昨天攻打三号高地时,营里把他配给主攻连的突击排。强攻时,副连长、排长、副排长相继牺牲,部队开始有些稳不住了。这时刘毛妹挺身而出,大吼一声:"大家不要慌,现在听我指挥!"他分派了两个战斗组,从两侧佯攻,吸引敌人火力;自己带着部队绕到敌人背后,突然发起攻击,占领了三号高地。刘毛妹英勇牺牲在阵地上。

陶坷看了毛妹生前写给妈妈的长信,才真正理解了这位儿时的伙伴。他是怀着对祖国和人民前途命运的深刻思考走上战场的。送走烈士遗体,女兵们回到电话站,知道敌情有变。司令部要求加强警戒,还特别通知总机班,严格控制声音灯光,避免暴露。她们把总机转移到猫耳洞,班长严莉亲自守机。她将交换机摆在地下,还用两层军毯连人带机一起蒙住。天气十分闷热,次日从军毯里出来时,她已经瘦了一圈,还从身上抓出十几条吃得圆滚滚的蚂蟥。

战斗仍在进行,总机忽然传来一号焦急的声音,电话线又断了。陶坷和架设排两个新战士去查线。为了查明线路接了又断的真相,她让新战士继续往前走,自己进行隐蔽观察。发现原来是一个越南女冲锋队员在搞破坏。陶坷没有开枪,她要抓活的。一直追到河边,女冲锋队员跳进河里,陶坷跟着下水。趁对方呛得不能自主,拖住她的长发向岸边游去。

三月五日,我国政府宣布,边防部队达到了征罚越南侵略者的目的,决定撤回边界线我方一侧。总机班随941部队撤回国内。一号首长来看望女兵们,说他和二号要为她们请功。总机箱子上放着路曼和肖群秀的入党志愿书。严莉还向首长报告:在国外,支部就发给了陶坷入党志愿书,但她一直拖着没有填。一号问为什么,陶坷笑笑没作声。指导说:"小陶总拿自己和刘毛妹烈士比,说既然刘毛妹都还没有能入党,那她就更……"提起刘毛妹,一号心情沉重,带着对烈士深深的敬意说:"大家都向党委提意见,说应该追认刘毛妹同志为正式党员。我们当然希望能这样,可是,他生前没有向党组织表示过这种要求。无论他是出于什么考虑,我们总是应当尊重他个人的意愿。"陶坷主动推迟自己入党时间,希望能成为一滴洁净的水。一号首长特许总机班放半天假,让她们下河去洗个澡。太阳就要落山了,六姐妹一字排开走回驻地。

发表时间及刊物:原作载《人民文学》1980年1月号

 

【字体:  】           2010-04-19 15:49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