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硝烟的女神  作者 姜安

主题思想:《走出硝烟的女神》以解放战争时期,1948年秋季以降的陕北战场为大的背景,描写了西北野战军中一支孕妇队一年间的转战历程,在多种多样的矛盾冲突中,塑造了陈大蔓、冰姑、吴娘娘、孙志坚、刘雪鸣、大脚婶、梅子、苦女等一群战争中的女性形象,歌颂了那些穿越血与火付出无数艰辛甚至生命的革命先烈,唤起人们珍爱生活、保卫祖国的情怀。

故事梗概:新中国诞生前夕,我军女兵营营长陈大曼、侦察连连长郑强奉命率领一支精干小分队护送部分身怀六甲的女军人到后方医院休整,为保卫孕妇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949年春天,新中国的诞生指日可待。我军西北某部女兵营营长陈大曼、侦察连连长郑强奉命率领一支精干小分队,护送部分身怀六甲的女军人到相对安全的盘龙堡野战医院休整、生育。出发前,军长把一个绣着老虎图案的烟袋荷包交给陈大曼,这是老虎团潘团长的遗物。同时,军长还叮嘱,孕妇刘雪鸣已知道丈夫叛变的消息,思想包袱很重,一路上要多关心她。

孕妇队开始在莽莽苍苍、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上艰难跋涉。在公路上与敌人经历了一场遭遇战后,孕妇队丢弃了马车,改乘一列破旧的老式煤车去盘龙堡。

由于战局发生变化,盘龙堡已被敌人占领,电台遭敌人破坏后无法与大部队取得联系,陈大曼 、郑强带领孕妇队脱离险境后,在孟村一个清代破旧的古戏台下安顿下来。不久,卫生员徐松就手忙脚乱地为潘二嫂和刘雪鸣接生。夜深人静,刘雪鸣思绪纷乱。她不愿意抱着个叛徒的孩子拖累大家,遂抱着婴儿走向村中涝池深处。闻讯赶到的陈大曼扑进水里,把刘雪鸣母女救起 。

与此同时,军部参谋赵刚率领一支武装小分队也在苦苦寻找这支与部队失去联系的孕妇队。 经过分析,陈大曼、郑强决定率领孕妇队往北走,横渡泾河到解放区。

打退敌人残部的围攻,孕妇队在风雨交加中抬着受伤的战士,相互搀扶着向前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尼姑庵。孙志梅难产,可徐松出去找药了,在郑强的一再动员下,陈大曼猛地挽起袖子硬着头皮为孙志梅接生。在大家的一阵忙碌中,孙志梅生了一个女婴。疲倦至极的陈大曼靠着火塘的泥台,坐在地上睡着了。郑强为了让她睡得舒服一些,把她身后的草铺平,用力推了 她一下,见她没有反应,便把她抱了起来,被惊醒的陈大曼嗖地拔出手枪顶在他的脑门上,要枪毙他。潘二嫂、刘雪鸣、孙志梅等人都觉得陈大曼脾气太怪,不近人情。军长的爱人冰姑道出了她过去曾经受过伤害的惨痛经历,大家听了都非常难过。

离开尼姑庵,孕妇队继续朝北去,一路上,大家在嘀咕徐松还没归队的事,潘二嫂则不停嘴地夸自己的丈夫老潘。傍晚在一片苍翠茂密的松林内宿营。入夜,郑强、陈大曼在篝火旁讨论事情,当郑强转身离去,陈大曼急忙拿出那双郑强送给她的新草鞋,没注意到老潘的那个烟荷包被一起带出来掉在地上。潘二嫂走过来捡起烟荷包,发现竟和自己的一模一样,她马上意识到丈夫已经牺牲的真相,却不敢面对,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那撕心裂肺的哭声,令人心碎。 没有药物、食品、孕妇队只好到山上采野菜充饥。一队敌人骑兵发现她们,冲了过来,郑强作掩护,命令陈大曼率领战士带孕妇队撤退。敌众我寡,敌人紧紧追上来,危急关头,刘雪鸣翻身上马,引开敌人。陈大曼带领孕妇队撤到山下农民烘房内,,回身接应郑强,看到不远处两个浑身是血的战士艰难地拖着郑强挪动。由于伤势过重,郑强终于永远地离开了孕妇队,陈大曼痛不欲生。

拂晓,一件写满名字的破军衣像旗帜一样在树枝上迎风中猎猎飞扬。写在破军衣上的名字有:潘建国、郑国强、赵红霞……孕妇队在老百姓的帮助下渡河。冰姑突然剧烈腹痛,孩子要出生了。从敌人手中逃回来的徐松赶紧准备为冰姑接生。由于密探告密,一群国民党兵扛着机枪和迫击炮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身负重伤的战士从担架上滚下来,要掩护孕妇队渡河,潘二嫂 按住他们,和刘雪鸣、孙志梅等人抓起枪杆迎向敌人。陈大曼指挥负轻伤的战士和老百姓抬着冰姑和其他孕妇过河,自己急忙跟着潘二嫂她们跑去。陈大曼她们边打边撤,国民党兵步步迫进。千钧一发之际,赵参谋率领武装小分队赶到,以排山倒海之势杀向敌人。此刻,河中传来了婴儿响亮的哭声,冰姑的孩子在炮火中诞生。

孕妇队全体渡过泾河。昏迷过去的陈大曼在众人焦虑的呼唤声中睁开眼睛,环顾四周,艰难地清点人数,然后用虚弱的声音向赵参谋报告:警卫战士牺牲八名,孕妇队一个也不少,孩子个个平安,请示归队。赵刚紧紧握住陈大曼的手,告诉大家两个好消息:西安已经解放,另外,刘雪鸣的丈夫在解放西安的战斗中立下大功,全军通报嘉奖。

出版单位及时间: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8年出品

 

【字体:  】           2010-04-19 15:49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