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夫诗三首 血字

 

血液写成的大字,

斜斜地躺在南京路,

这个难忘的日子--

润饰着一年一度……

 

血液写成的大字,

刻划着千万声的高呼,

这个难忘的日子--

几万个心灵暴怒……

 

血液写成的大字,

记录着冲突的经过,

这个难忘的日子--

狞笑着几多叛徒……

 

"五卅"哟!

立起来,在南京路走!

把你血的光芒射到天的尽头,

把你刚强的姿态投映到黄浦江口,

把你的洪钟般的预言震动宇宙!

 

今日他们的天堂,

他日他们的地狱,

今日我们的血液写成字,

异日他们的泪水可入浴。

 

我是一个叛乱的开始,

我也是历史的长子,

我是海燕,

我是时代的尖刺。

 

"五"要成为报复的枷子,

"卅"要成为囚禁仇敌的铁栅,

"五"要分成镰刀和铁锤,

"卅"要成为断铐和炮弹!……

两个血字不该再放光辉,

千万的心音够坚决了,

这个日子应该即刻消毁!

 

 

让死的死去吧!

他们的血并不白流,

他们含笑的躺在路上,

仿佛还诚恳地向我们点头。

他们的血画成地图,

染红了多少农村,城头。

他们光荣地死去了,

我们不能向他们把泪流。

敌人在瞄准了,

不要举起我们的手!

 

让死的死去吧!

他们的血并不白流,

我们不要悲哀或叹息,

漫漫的长途横在前头。

走去吧,

斗争中消息不要走漏,

他们尽了责任,

我们还要抖擞。

 

1929,11。

 

五一歌

 

在今天,

我们要高举红旗,

在今天,

我们要准备战斗!

 

怕什么,铁车坦克炮,

我们伟大的队伍是万里长城!

怕什么,杀头,枪毙,坐牢,

我们青年的热血永难流尽!

 

我们是动员了,

我们是准备了,

我们今天一定,一定要冲,冲,冲,

冲破那座资本主义的恶魔宫。

杀不完的是我们,

骗不了的是我们,

我们为解放自己的阶级,

我们冲锋陷阵,奋不顾身。

 

 

号炮响震天,

汽笛徒然催,

我们冲到街上去,

我们举行伟大的"五一"示威!

我们手牵着手,

我们肩并着肩,

我们过的是非人的生活,

唯有斗争才解得锁链,

把沉重的镣枷打在地上,

把卑鄙的欺骗扯得粉碎,

我们要用血用肉用铁斗争到底!

我们要把敌人杀得干净,

管他妈的帝国主义国民党,

管他妈的取消主义改组派,

豪绅军阀,半个也不剩!

不建立我们自己的政权--

我们相信,我们相信,永难翻身!……

 

1930.4.25

 

我们是青年的布尔塞维克

 

我们是青年的布尔塞维克,

一切--都是钢铁:

我们的头脑,

我们的语言,

我们的纪律!

 

我们生在革命的烽火里,

我们生在斗争的律动里,

我们是时代的儿子,

我们是群众的兄弟,

我们的摇篮上,

招展着十月革命的红旗。

我们的身旁是世界革命的血波,

我们的前面是世界共产主义。

 

我们是劳苦青年的先锋军,

我们的口号是"斗争"!

嘹亮,--我们的号筒,

高扬,--旗儿血红,

什么是我们的进行曲?

"少年先锋"!

伟大是我们的队伍,

无穷是我们的兄弟,

共产主义青年团,

新时代的主人翁。

 

我们是资产阶级的死仇敌,

我们是旧社会中的小暴徒,

我们要斗争,要破坏,

翻转旧世界,犁尖破土,

夺回劳动者的山,河!

我们要敲碎资本家的头颅,

踢破地主爷的胖肚,

你们悲泣吧,战栗吧!

我们要唱歌,要跳舞。

在你们的头顶上,

我们建筑起新都,

在你们的废墟上,

我们来造条大路,

共产主义的胜利,

在太阳的照耀处。

 

我们不怕死,

我们不悲泣,

我们要破坏,

我们要建设,

我们的旗帜显明:

斧头镰刀和血迹。

 

战斗的警钟响彻了天空,

是时候了,全世界无产青年快团结!

齐集在共产青年团的旗下,

曙光在前--

准备刺刀枪炮,袭击!

 

1930年"五卅"纪念

 

注释:

殷夫(1909-1931),共产党员。中国无产阶级的优秀诗人。1929年起,在党的领导下从事青年工人运动,曾经几次被捕,遭反动派毒打,出狱后继续坚持革命工作。1930年3月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他即加入作为盟员。同年5月,作为左联代表,参加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1931年1月在上海被捕,2月7日在龙华被害。

 

 

 

 

【字体:  】           2010-04-19 15:49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