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共享最后的胜利 亚历山大大帝

 

马其顿同胞们,联军同事们,我发觉你们现在不再愿意以你们当初的那股热情跟我去冒各种危险。我把你们召集到这里来,是为了说服你们继续前进;不然就是我被你们说服,那咱们就向后转。假如在你们迄今为止所经受的劳累中确实可以找到什么差错,或者在带着你们忍受这些劳累的人,即我自己身上真的可以发现什么问题的话,那我再多说也无益。

我认为,一个有志之士的奋斗是不应当划出一条什么界线的,只是那些导致崇高业绩的奋斗本身可能有自己的极限。不过,如果想知道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的这场战争的界限究竟在哪里,我倒可以这样回答:在我们到达恒河和东海以前,剩下的地方已经不太大了。我向你们保证,你们将会发现这个东海是和赫卡尼亚海相连的,因为伟大的海洋是包围着整个大地的。是的,我还要向马其顿部队和联军讲清楚,印度湾和波斯湾也都是连成一片的海水,赫卡尼亚海和印度湾也是这样。我们的舰队将从波斯湾起航绕到利比亚,直至赫丘力士石柱,而且从石柱往里的整个利比亚地区都将是我们的。甚至全亚洲和在亚洲的帝国边界(那些边界都是上帝给全世界划的)也都是这样。但是,如果你们现在就退缩,那么,在希发西斯河彼岸直至东海之间,将留下很多好战的部族;从这一带地方一直伸展到赫卡尼亚海以北的地区也有许多这类部族;离这些地方不远还有许多西徐亚部族。因此,如果我们现在就向后转,那就会有理由担心,即便是现在已被我们占领但还未巩固的地区,也会被那些还未被占领的地区鼓动起来造反。这样,我们大量劳苦果实可就要千真万确地付诸东流;或者我们就得再从头开始,承受更多的劳累,冒更多的险。马其顿同胞们,联军同事们,大家最好坚持到底。只有不怕艰苦、敢于冒险的人才能完成光辉的业绩。生时勇往直前,死后流芳千古,岂非美事?难道大家不知道,我们的先辈如果在但任斯或阿戈斯停下来不再前进(甚至在到达伯罗奔尼撒或底比斯时停下来),就不可能得到如此至高无上的荣誉,也不会从过去的人变成今天人们都承认的神吗?即使是比赫丘力士还高一级的神狄俄尼索斯,也曾经历尽了千辛万苦。而我们实际上已经越过了奈萨和阿尔诺斯山,连赫丘力士都未能拿下来的这个阿尔诺斯山寨,我们都已经拿下来了。现在,再把亚洲剩下的地方加到你们已经占领了的地方上边,这只不过是把小数加到大数上而已。确实,假如我们当初只是坐在马其顿,认为只要不费气力地守住我们的家乡,仅仅降服边界上的色雷斯人、伊利瑞亚人或行利巴利人,甚至对我们可能并无多大用处的希腊人就足够了,那我们怎么能创造出我们已经创造出来的这些伟大而崇高事业呢?

再说,假如当你们在我的指挥下历尽艰险的同时,你们的领袖,即我自己却不劳累不冒险的话,那你们心里就会理所当然地感到厌恶。因为只有你们自己千辛万苦,而由此获得的果实却都给了别人。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和你们是苦累同受,祸患同当、福禄同享。因为所占的土地都是你们的,是你们在各处当总督或督办;大部分财宝也是到了你们手里。而且,当我们得到亚洲之后,到那时候,我向老天起誓,我决不会只是满足你们,你们那时得到的将要远远超过你们每个人对好事最高的要求。我将把所有愿意回家的人都送回老家,也许由我自己带着他们回去。那些愿意留下的,我会让他们受到那些回去的人们的称羡。(选自《亚历山大远征记》)

 

注释:亚历山大大帝,生于纪元前356年,为马其顿王(菲利普)之子,是历史上第一位征服欧亚大陆的著名帝王。亚历山大自幼聪颖过人,曾受教于大师(亚利斯多德),稍长即被授予首府总督之职,并以平定山贼有功而任命为马其顿大军统帅,随父横扫希腊城邦之乱。公元前336年亚历山大继任王位,率领希腊联军进攻波斯,直入小亚细亚攻占两河流域。

 

【字体:  】           2010-04-19 15:49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