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国防教育  日本作为我国一衣带水的邻邦,是一个具有尚武传统的国家,历来十分重视对国民进行爱军习武的教育。纵观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日本国防教育,基本分为三个明显的历史阶段:

    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政府和军阀为了对外侵略扩张的目的,大肆宣扬“武士道”精神,宣扬参猛顽强、视死如归是大和民族之“魂”,宣扬天皇是日本国民和军队的精神支柱,鼓励人们不忘皇恩,无条件地效忠天皇,为天皇卖命打仗。

    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迅速强大起来。1894年发动甲午中日战争,打败了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六”的北洋舰队,迫使清政府割让台湾,赔款2亿3千万两白银。1905年,战胜了貌似强大的沙皇俄国,夺取了朝鲜和我国东北。1931年发动“9·18”事变,侵占了我国东北。6年后,发动侵华战争,占领了大半个中国。1941年发动“大东亚战争”,一度打败美、英、荷等西方列强,占领了从东亚、东南亚到澳洲的广袤领土。日本只是一个领土面积小于我国云南省的弹丸小国,资源贫乏,灾害频繁,却曾经打败过领土(殖民地)面积是它几十倍甚至是几百倍的中国、沙俄、英国、美国,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主要的是它坚持开展了深入、持久地军国主义教育,或者说是以侵略扩张为目的的国防教育。

    早在100多年前,日本政府和军阀为了“开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大肆宣扬 “武士道”精神,鼓吹天皇是日本国民和军队的精神支柱,勇猛顽强、视死如归是大和民族之“魂”,宣扬鼓励人们不忘皇恩,无条件地效忠天皇,为天皇卖命打仗。日军通过各种渠道,利用各种手段,向官兵们灌输“皇军”的传统观念和所谓的“日本民族精神”,要求他们发扬“大和魂”和“武士道精神”,养成“正统”的军人作风,教育士兵们仿效旧日军“殉身报国”的榜样;在青年学生中开展以“忠君、节义、廉耻、勇武、坚韧”为主要内容“武士道”教育,鼓励他们参军参战,“为天皇效忠”。经过广泛宣传鼓动,调动了日本民族强烈的崇军尚武和侵略扩张的热情。就在19世纪末期清朝慈禧太后挪用海军经费大肆挥霍,用于修“三海”和举办自己60岁“万寿大典”之际,日本就已推出建造54艘军舰的庞大计划,并在国内发行海军公债。当时的明仁天皇拨出内帑的十分之一经费以为造舰之用,并号召日本的贵族豪富为建设强大海军慷慨解囊。全国上下仅1887年就为海军建设集资100多万元。而此时的中国还处在一派“暖风薰得人心醉”的和平氛围之中,直到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前的两个月,李鸿章才感到“中国自14年(光绪14年,公元1888年)北洋海军开办以来,迄今未添一船,仅能就现有大小20余艘,勤力训练,窃虑后难为继。”然而,此时的忧患意识为时已晚,中国北洋海军的失败已成定局。

    20世纪30年代,日本经济高速发展,军事力量恶性膨胀。与此同时,日本天皇和政府一方面继续给国民灌输武士道精神,一方面大肆鼓吹“大和民族”决不限于日本列岛,“日不落帝国”是东南亚以至东半球的天然统治者,为建立“大东亚共荣圈”而进行“圣战”是男子汉至高无上的荣誉。另一方面利用各种方法宣扬“皇军”的神威,强化军队在普通国民中的形象。这些做法,在日本国民中激起了参军参战的狂热情绪,不少人包括正中学校里读书的青少年纷纷跑到军营,要求参加“皇军”,有的甚至以剖腹来表示要求加入“圣战”的决心。据有关资料统计,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时,全国共有役龄男子1693万人,参加各种军事组织者高达1582万人,占总人数的93.4%。

    1945年2月,美英军队集中力量加快从海上进攻日本本土的步伐,此时日军由于树敌太多,战线太长,兵力不足,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为了挽救失败的命运,日本海军中将泷治尾西发明了“神风特攻队”战法,就是由飞行员驾驶装满炸药的飞机去撞击美军的大型水面舰艇。执行这种任务的飞行员,多数都是刚刚学会驾驶飞机,年龄不满20岁的青少年。在二战最后10个月中,日军“神风”攻击队作战数百次,损失2000多架飞机和2198名“神风”队员,先后击沉击伤了包括美军10多艘航母在内的32艘舰船,216艘遭到重创,迫使美国杜鲁门政府调整军事战略,请求苏联加入对日作战,并采用原子弹攻击日本重要军事目标,对“二战”的结局和战后国际关系产生了重大影响。日本关东军也组建了专门用于对付苏军坦克的“神风”攻击队。在长期的军国主义国防教育的熏陶下,队员坚信牺牲自己,摧毁敌人,就可以成为与“神风”齐名的“活佛”,永世居住在东京神社,成为拯救国家的英雄。尽管这样做并未能挽救侵略者灭亡的命运,但不能不承认,这种民族精神的形成,确实使日本的作战力量成倍增长,成为日本军阀横扫东南亚、逞威太平洋的直接资本。

    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成为战败国,被解除了武装而将整个国家置于美国的保护之下,此时日本的国防教育,主要是强调日美军事同盟的重要性,把国家的安全寄托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之下。

    三是随着越南战争的爆发,尤其是70年代原苏联军事力量的不断膨胀,美国不断要求日本政府增加国防开支,以分提保卫日本海上交通线的任务,这时日本政府认为,经济发展脱离强大的国防便十分脆弱,于是一方面反复宣传日美安全条约的重要意义,要求加快陆、海、空自卫现代化建设的步伐,另一方面则在各学校的课程设置增加了有关国际形势和国家安全的内容,邀请退役军官给学生上军事常识课,组织学生参加某些军事项目的训练,再就是在电视上播出日美联合军事演习的录像,吸引国民对军事问题的关注和重视。

    日本的国防教育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始终用危机感来刺激国民对国家安全的关心,以增强国民的优患意识。从这种危机意识出发,日本政府为了建立安全基础,不仅积极采取使社会安定、经济发展的各项措施,而且不断提高国民保卫国家生存和发展的意识,此外,日本的领导人还力图使国民相信,加强军费开支,加快扩充军事实力,对于国家的安全必不可。自80年代中期以来,日本的军费开支就突破国民生产总值1%的限额,这是在做了大量宣传、造了大量舆论之后才采取的具体行动。

    近几年,随着日本军国主义的抬头,日本的国防教育从形式到内容都增添了许多危险的因素。

    一是在日本朝野的那么一部分军国主义分子,极力美化过去给亚洲一些国家和日本人民带来过巨大灾难的侵略战争,否认日本军国主义对亚洲各国人民犯下的罪行。如日本文部省在审定历史教科书时,一再把对中国、朝鲜的侵略说成是“进入”,把对东南亚国家的侵略说成为“解放”西方列强奴役下的人民,这些都招致被侵略国家的强烈抗议。

    二是在日本政府中有那么一部分公职人员,包括内阁首相在内,不顾舆论谴责,公然参拜供有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一再酿成举世瞩目的事件,想必定有缘由。据有关方面报道,战后废止了41年的日本军事博物馆,已经重新修整复原,于1986年7月重新开放。日本军事博物馆建于1879年,馆内陈列着从明治维新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战死的“勇士”或所谓“军神”的遗书、遗像、遗物等等,中央大厅及馆外广场展示了许多战车、古炮、特攻(敢死)队用的飞机和鱼雷等实物模型。国际评论认为,日本当局这样做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要对国民进行军国主义精神教育,复兴尚武传统,为通向军事大国扫清思想障碍。

    三是“自卫队”成为社会上最热门的职业之一,申请到“自卫队”各种岗位供职的人数远远超出了需要的数量:在自然科学和工程专业方面17:1;在社会学和人文科学方面60:1;申请士官候补生职位的比率,陆军为24:1,海军为19:1,空军为23:1,女兵更是百里挑一。军方的社会地位空前提高。

    四是自70年代以来,日本拍摄了不少歌颂旧军人和美化侵略战争的影片,如《日本海大海战》、《山本五十六》等,为东乡平八郎、山本五十六等战犯招魂。尤其是日本政府在海湾战争问题上所表现出来的跃跃欲试的态度和海湾战争后向波斯湾派遣自卫队扫雷艇的行为,都是与这个战败国家的身份格格不入的。

 

【字体:  】           2010-04-16 17:25             编辑: 江西国防教育网
国防武器库
国防法规
国防教育场所
国防历史